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公子極惡 > 番外︰日常(8)

番外︰日常(8)

作品:公子極惡 作者:淺如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想拿武安女兒試試手的想法,四爺不止是這麼想了,且還真的那麼做了。

    只是,四爺抱起武安的女兒,正听凌黑妞講解抱娃要領,這手腳還未弄明白要怎麼放,孩子到底要怎麼抱,就听到……

    噗!

    一聲響入耳,四爺只感到手臂上一股溫熱襲來,並伴隨著一股前所未聞過的味道,一並傳入鼻中。

    “主子!”武佑驚呼。

    “主子恕罪!”武安面皮抖動著,趕緊認罪。

    “四爺恕罪……”凌黑妞說著,急速將孩子抱走。

    三人反應迅速,而四爺僵站在原地,看著胳膊上的液體,還有那黃黃的物體,聞到那奇異的味道,腦子頃刻空白,面皮緊繃,表情如臨大敵!

    “哈哈哈哈……”

    四爺抱娃經歷傳到小芽耳朵里,當即笑倒在床上。腦子里再想象一下,四爺當時手無無措,無助又懵逼的表情,更是笑的直捶床。

    該!

    讓他不存好心眼,竟然想拿娃子練手。現在好了,一泡屎尿,讓他有了徹底的體悟。

    也許,經此一事後,四爺對于當爹意味著什麼,應該有了更深的認識才對。

    想著,小芽忍不住又咯咯笑了起來。

    另一邊,武安看著武佑,滿臉的不安,“武佑,現在可怎麼辦才好呀?”

    “娃子這麼小,對什麼都一無所知,她是完全無知,無意的,主子不會怪罪一個娃子。只不過……”武佑看著武安道,“你以後在主子面前,切記輕易不要提及你家閨女。”

    “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武安也不傻。

    他家閨女都在主子身上拉屎了,他再提,那不是存粹引主子不愉快嗎?武安也是人,也怕疼,他也不想被收拾。

    看武安知道輕重,武佑想到主子當時的臉色,長長嘆了一口氣,這下好了,以後主子再想起娃子,可能腦子里浮現的跟以往的都不再一樣了。日後提及娃子,他所能想到的可能就是一坨屎味兒!

    ***

    自找娃練手,結果反被娃練後,四爺好似一下子消停了。

    除了以科舉的形式在選拔穩婆的事還在進行之外,其他的,關于希望孩子像誰,孩子日後要怎麼教導,四爺都不再說了。

    而對于四爺突然的消停,小芽在背後對著江老太太悄悄吐槽道,“也許,四爺是忽然發現,在教導孩子之前,他首先要克服隨時跟孩子屎尿接觸的那一關。”

    江老太听了,白了小芽一眼,可心里卻覺得,小芽說的很有可能。畢竟,擦屎擦尿,對于四爺來說卻是一中考驗。

    對四爺來說,考驗可不止是這些。還有小芽那日益豐潤的身體……

    是夜,四爺洗澡出來,看著坐在床上做針線活的小芽,抬腳走過去,“在縫什麼?”

    “肚兜!”小芽揚揚手里那塊布,還不忘問一句,“你看這個顏色怎麼樣?好看嗎?”

    看一眼那本該令人心曠神怡的天藍色,四爺漫不經心的嗯一聲,隨著道,“前幾日不是剛做了幾個嗎?”

    “穿上有點緊了。”小芽說著,無意識的抬手按了按自己胸口,“感覺又長大了,所以肚兜也要做大點穿著才舒服!”

    听言,四爺朝小芽胸口瞅了一眼,隨著起身,一言不發朝著洗浴間走去。

    小芽看著四爺背影,開始還不明白,他剛洗過澡,怎麼又進去了。不過,很快明了什麼,望著洗浴間,輕輕笑了,伸手摸了摸肚子。

    為父母,對于她和四爺來說,都是一種全新的體驗,有忐忑,有無措,但更多是期待。

    而四爺則不然,他從未預料到在成為爹之後,隨之而來的考驗竟這麼多……

    “嘔……”

    夜半,四爺睡夢中,听到那熟悉的嘔吐聲,瞬時睜開眼楮,騰的坐起來,抬腳下床,拿痰盂,倒水,拿棉布……

    一系列動作,熟練,迅速。自小芽開始孕吐,到現在經過半個月的時間,四爺可以說已是訓練有素。

    “喝口水,漱漱口!”

    一番折騰,再躺下,小芽窩在四爺懷里,閉著眼楮,帶著睡意道,“今天總共只吐了四五次,比昨天已經好一點了。”

    “嗯,是好一點了。”四爺輕輕拍著小芽的背,嘴上這麼說。可心里,一點也沒覺得哪里好。

    孩子是什麼?

    曾經,四爺覺得那是對他的無上獎賞。可現在,那種感覺已經完全沒了。

    自己憋著**,看小芽受著罪,到底為了什麼?就是為了一個不孝子嗎?

    就是不孝子沒錯!

    每次看小芽吐的那個難受勁,四爺就已感覺這小崽子不是那知道孝敬母親的人。

    看看人家武安的閨女,听說凌黑妞懷著她時,幾乎都沒吐過。再看看小芽,懷的都是娃兒,差別真不是一般的大。

    “武佑,四爺呢?”

    “回夫人,主子上山去給你打野味去了,一會兒應該就回來了。”武佑滿是恭敬的,眼楮不眨的說著瞎話。

    小芽听了,看看天色,這天都快黑了,他去打什麼野味兒呀?難道是想獵貓頭鷹嗎?所以才等到天黑才出動。

    小芽心里嘀咕著,卻也沒多問。

    而武佑自然也就沒多言,可心里卻清楚的知道,主子山上打野味是虛,去山上尋木材,削棍棒,備著教子才是真。

    棍棒之下出孝子——主子自被這句話點醒,就跟削棍棒杠上了。時不時的就山上偷偷削幾根,以發泄過剩的力氣和心頭的焦灼。

    夫人這才懷孕不到四個月,主子就差不多已經削了百十根了。這以後,還不知道會再削多少出來。

    看著那些堆積在一起的木棍,武佑心里默默心他家小主子。

    懷孕五個多月,小芽終于不吐了,吃飯有胃口了,夜里也睡踏實了,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

    人精神了,也有精力了。看她家氣色不佳的相公,夜里偷偷給探了探脈,探出原因所在。小芽伸手摸摸肚子,又無聲摸了摸自己的脈象。嗯,很平穩,只要動作輕點,不玩兒花樣,完全沒問題。

    確定自己身體沒什麼問題,小芽覺得可以盡一下妻子的義務。她這樣想了,也這麼做了!

    當四爺知道小芽的意圖,看著她的肚子,最初是不從,不願的。只是,理智是如此,可擋不住意志薄弱,最後結果……

    小芽盡了力了,四爺卻只得一個不上不下。那吃到了,卻不給吃飽的感覺,比憋著都難受!致使第二天,但凡有眼楮的都看出四爺臉色更差了!

    “你故意的是不是?”四爺憋的難受,小心眼發作,看著小芽,十分懷疑她是不是已經知道他削木棍的事了,所以才給他來這麼一下的。

    “絕對沒有,我只是力不從心,高估了自己的能耐,也低估了你的能力!”小芽說著,手撫著四爺胸口,給他順毛,一臉諂媚的拍馬屁,“我哪里知道我家相公金槍不倒的功力又見長了呢!”

    “你少給我說這沒臉沒皮的話。我告訴你,以後你少對我動手動腳的。”四爺冷著臉訓著人。他明明憋得好好的,都快憋出心得了,偏偏小芽給他來這麼一下,四爺有種自己憋功前功盡棄,又要重新修煉之感。

    四爺心里火著,嘴上訓著,可對小芽那只撫在他胸口的手,卻一點沒讓她拿開的意思。不知道是一時疏忽忘記說了,還是,根本就沒想起來。“是,相公的話我一定謹記,以後一定老老實實做人。”

    說老實,小芽還真的就老實了。可四爺,看著每晚規規矩矩睡在他身邊的人,心里卻是開始想念她給的那點肉末了。

    雖然被弄的不上不下,可有好過沒有呀。

    他就是說說而已,誰讓她真的就一本正經了。四爺這心里又憋悶了!

    長夜無眠,四爺望著房梁,默默算著日子,算著孩子出生的日子,感覺那麼漫長……

    ------題外話------

    公子番外應該還有一章!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手機用戶請瀏覽twnovel.org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 太古星辰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