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公子極惡 > 番外︰日常(2)

番外︰日常(2)

作品:公子極惡 作者:淺如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凌黑妞生了!

    雖然凌黑妞是第一胎,可因她是大夫懂得醫理,各種注意事項都謹守的很好。所以胎位很正,又加上她從小習武長大,身體底子好。

    所以,雖然是第一胎,可用江老太的話說,那是生的又快又好。

    長得好算什麼,生孩子生的好那才是真本事!

    听江老太這麼說,小芽不由道,“您老不是說,種地種的好才算是真本事嗎?”

    這話挨老太太一眼刀。

    小芽立刻閉嘴不吭聲了。

    “傻站在這里做什麼?還不快去叫武安進來。”

    “我這就去。”

    “看看這丫頭,哪里機靈了?明明就是個只懂得吃的二憨子,真不知道四爺怎麼就死心塌地的惦記上了。我看,四爺一定是對自己誤會了,其實他念念不忘的一定是她的廚藝,而是不是她這憨丫頭。你說是不是呀?小寶兒!”

    小芽往外走著,听江老太對著襁褓里的嬰孩兒實力吐槽,心里好笑。

    有這麼個奶奶,讓你想恃寵而驕都難。

    “武安,你媳婦兒生了,快進來……”小芽話剛落,就看武安哧溜的跑進去了。

    在听到娃子哭的時候,武安就想沖擊去了,可小芽和江老太沒發話,他生忍著,沒敢進去,怕一不小心壞了什麼規矩,會有什麼不吉利。

    “母女平安!武安,恭喜你當爹了。”江老太對著沖進來武安說道,說著,眼楮盯著他的表情。

    “謝謝老夫人,謝謝老夫人。”武安對著江老太不斷的鞠躬謝著,眼楮看著江老太懷里那鄒巴巴紅彤彤的嬰孩,心里激動,卻又手足無措。

    看著眼前高壯的漢子,一臉緊張,搓著手,不知怎麼下手的樣子,江老太笑了笑,“孩子很好,你去看看黑妞吧!她也受苦了。”

    “好,好!”武安應著,大步朝內室走去。對于武安來說,這會兒讓他看媳婦,可比讓他抱孩子能勝任。

    看著那幼小的嬰孩兒,武安是真緊張,別說抱,踫都不敢踫一下。就怕自己掌握不住力道,輕了,把孩子摔了;重了,又將她弄傷了。

    不得不說,這是孩子出生前,武安沒想到的。

    武安本以為,在他的孩子降生後,他一定是抱著孩子笑的滿臉慈愛。誰曾想,對著自己娃兒,除了緊張還是緊張。

    看武安幾乎是同手同腳的走進內室,江老太有些好笑,動作輕柔的將孩子放在小床上,用棉布給她輕輕擦著身上的血污,臉上滿是慈愛,看到小芽進來,輕聲道,“武安真的很不錯,黑妞嫁給他,算是嫁著了!”

    知道疼媳婦兒,知道緊張崽兒。雖然是個女娃兒,可武安除了緊張高興,不見一點失望。這樣的男人,很好了。

    小芽點點頭,坐在一邊,眼楮卻望著床上的嬰兒移不開眼。

    看小芽那一臉稀罕的樣子,江老太開口,“都說什麼樣的主子教出什麼樣的下人。武安如此,四爺定然一點不差。所以……”頓了頓,聲音放低,“你身體現在調養的怎麼樣了?”

    調養的怎麼樣了?這就是問她可不可以開始準備生娃兒了。

    “都好了。”

    江老太听了,第一反應不是高興,而是盯著她猛看。

    那似審訊犯人的眼神,讓小芽明明沒說瞎話,都差點心虛了。

    我本良民,可被警察叔叔問話,還是莫名的緊張心虛。大概就是這種心理。

    盯著小芽看了一會兒,江老太開口,肅穆道,“小芽,你可別為了寬慰奶奶,就給我說瞎話。我告訴你,生孩子雖然緊要,可你身體更重要,這事可是一點都玩笑不得,你別給我稀里糊涂的。”

    “我知道!奶奶您放心,我在生孩子的事兒上,可是從來不稀里糊涂。”

    听小芽這麼說,江老太心放下了,眼楮亮了,“這麼說,可以要孩子了?這事兒你跟四爺說了嗎?四爺怎麼說?”

    “我還沒跟四爺說。不過,在生孩子這個問題上,四爺的態度應該還是挺明確的。”小芽說著,看看襁褓里的小嬰兒,悠悠道,“四爺應該想當爹很久了。所以,晚上做夢我都听到他自稱為父!”

    雖然四爺從來不說,表現的很含蓄。可是內心里,對孩子,應該是期盼已久。那勁頭,就跟他過去謀取皇位差不過。

    言語謹慎,表現含蓄,可內心那是野心昭昭,隨時準備著發兵呀。數千萬的兵馬小蝌蚪,早已蓄勢待發,時刻準備著攻打陣地。

    也因此,小芽覺得還是不要跟四爺說的好。生孩子這種事,是計劃不來,也計算不來的。順其自然,沒壓力,反而能容易如願。

    若是跟四爺說,她身子好了,可以準備生娃兒了。那,晚上床肯定就成了陣地了,搞不好每天晚上都是硝煙四起。就四爺這年歲,那勁頭,吃飽了肯定把力氣都用在這上頭了。

    這樣的話,最後結果肯定不是她有孩子,而是又該養身體了。

    而且,四爺一定也會開始掰著指頭緊盯她月事。一旦她月事來,沒如願,四爺臉上表情,小芽也不太想看。那會讓她生出一股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之感!

    所以,還是不要說了,身體好了,該懷自然也就懷了。

    江老太听了,沉默一會兒,點點頭,對著小芽低聲道,“既然還沒說,那就不用說,免得四爺每天都疑神疑鬼的。”

    小芽連連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

    看來老太太現在也很了解四爺什麼尿性。真說了,四爺在她沒來月事的日子里,定然會疑神疑鬼的。她敢多吃點酸的,四爺就會懷疑她懷了兒子;她敢說句想吃辣的,他就會猜疑她懷了女兒;而她若多吃點,他說不定就會猜測她懷了雙胞胎!

    所以,不能說,說了日子就別想安生了。

    “不跟四爺說,你自己也注意點,別稀里糊涂的。”

    “奶奶,我可是大夫,什麼都懂,你對我大可放心。”

    “我能放心就好了……”

    長輩對小輩兒哪里有放心的時候。懷孩子,生孩子,養孩子,哪一樣都忍不住擔心。

    “公子,凌黑妞生了。”

    四爺听了,看了一眼桌上的沙漏,生的挺快。看來,生孩子並不是特別艱辛的事兒嘛!四爺此時自以為是的想著。

    “生了什麼?”

    “回公子,生了個女娃兒,很健壯。”武佑如實道。

    “長的像誰?”

    武佑听言,仔細回想了一下道,“好似像武安多一些。”皺巴巴的,丑丑的,怎麼看都不像黑妞。

    聞言,四爺眉頭揚了揚,似武安嗎?

    武安雖然長的不丑,可跟如花似玉可是相差甚遠。所以……

    四爺腦子里映現一個面容似武安一般,五大三粗梳著發髻的女子形象。

    那模樣入腦,四爺嘴角幾不可見的動了動,不由的抬手摸了摸自己臉,早當爹算什麼本事,孩子長的好看才是真本事。等著吧,將來他的孩子就算是似他,也必定分外好看。

    生平第一次,四爺對自己的長相感到得意。

    看自家主子悠然翻著書,嘴角掛著淺笑,心情似不錯的樣子。武佑垂眸,主子心情好,一定是因為武安當爹了,絕不是因為武安女兒似他的長相。

    嗯!一定是這樣。

    武佑揣著明白當糊涂,昧著良心,堅定不移的維護著他家主子的善良。

    武佑思腹間,听四爺又問道,“夫人呢?她看到武安女兒是什麼反應?”

    “回主子,夫人很高興,很稀罕的樣子。”

    四爺听了,點頭,不緊不慢道,“既然如此,你去告訴夫人,她和凌黑妞既是表親。那,就讓她在那里多照顧一下,不用趕著回來給我做飯,我去老太太那邊將就著吃一點就行了。”

    听言,武佑︰咦?主子怎麼突然這麼通情達理,細致體貼呀?

    “去吧!”

    “是!”

    縱然心里疑惑,武佑也不敢直問多言,轉身大步往外走去。走著,心里暗腹︰剛剛主子好像說他去老太太那邊將就著吃一點?

    就老太太做飯的廚藝,對于主子來說確實是將沒錯。不過,對于老太太和江巧來說,她們大概也不稀罕主子去她們那邊將就吧!

    這些年來,主子脾氣是好多了。可嘴,卻是被夫人養的越發的刁了。

    “小芽,以後你跟四爺到我這里做什麼都行,就是別來吃飯。每次不論是我,還巧兒好飯,四爺盯著飯桌一臉看豬豬槽子的表情,我都是強忍著才沒瞪眼。”

    武佑在無意間曾听到江老太直白的這麼對夫人這麼說。至此。他也明白了,為什麼每次老太太和四爺一起吃飯都耷拉著眼皮了。那不是敬畏到不敢直接你的容顏,而是怕一抬眼,對你都是眼白呀。

    哎!

    武佑輕嘆一口氣,心里嘀咕︰對于這些,他那機敏驕傲的主子,不知道是否看出來了?也許,早已看出來,只是故作糊涂,視而不見,反正心里犯堵的也不是他。

    其實,這麼一想,他家主子臉皮也是挺厚的。

    四爺不知武佑心里正在吐槽他,只是看著武佑的背影,心里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小芽喜歡武佑的女兒嗎?如此甚好,看著別人的孩子,她也該知道努力了。

    “東家!”

    小廝的聲音打斷了四爺的思緒,“什麼事兒?”

    “東家,昨兒個夫人去街上挑了幾個人說要壘個大點的雞圈,現在人過來了,您要不要見見?”

    四爺搖頭,“你帶著他們去做活兒,我就不見了。”

    “多謝東家這麼信任。不過您也放心,這劉家小哥是壘牆的一把好手,做出來的活兒一定不會差的。”小廝恭敬道。

    四爺听了,眼簾動了動,抬眸,“你剛才說那做活兒的小哥姓什麼?”

    “回東家,姓劉。”小廝回著話,心里想,難道東家也認識這幫干粗活兒的嗎?

    劉!

    確定自己沒听錯,四爺嘴角垂了垂。他最討厭姓劉的!

    村頭的劉二狗子,京城買面的劉小哥,還有邊境那喜歡給人送梨的,都是姓劉的。這些個想挖他牆角的,個個姓劉。

    現在又來個姓劉的來他家里壘牆。而且,這人還是江小芽親自找回來的。

    現在這個姓劉的活兒做的好不好,四爺不想知道。他只知道這姓氏,讓他心煩。

    “東,東家,可是有哪里不對嗎?”

    看四爺臉色很是微妙難懂,小廝心里不由緊張了,來干活的人不會是跟東家有什麼過結吧?

    “沒事,去忙吧!”

    “哦,是。”小廝想著東家剛才的臉色,心里裝著問號走了。

    四爺盯著手里的書,面無表情,為了一個姓氏把人趕走,豈不是顯得他太沒肚量了?!不過,江小芽找這麼個人來……

    “江世美!”

    ------題外話------

    一直都在,從未走遠!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 太古星辰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