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公子極惡 > 第369章 不是讓你來做奸夫的(一)

第369章 不是讓你來做奸夫的(一)

作品:公子極惡 作者:淺如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看到身後那清瘦的人影,林松凝眉,眼底眸色變幻。

    顏璃麼?

    武安看到那道人影,握著劍的手,開始冒汗,緊張,緊繃,目不轉楮,“皇……”

    “皇個屁!”

    武安剛開口。得一句粗話,在武安激動,呆愣間,手腕一緊,突然被人拉著狂奔。

    看那一手扛著大刀,一手拉著的他的人,武安忽而眼眶發熱,“皇後,您怎麼不趁機離開呢?”

    在他和林松對持時,顏璃趁亂離開,這是絕佳的機會呀,她這麼聰明應該能想到這一點才對。

    “離開個屁!”

    再次听到一句粗話,武安咧著嘴不由笑了,確是皇後沒錯。他認識的女子當中,只有皇後最會說粗話,而且每次還講的最是鏗鏘有力!

    雖看不清面容,可憑粗話也能確定。

    若顏璃知道武安確定她的。那麼,她一定再多講幾句粗話給他听。

    李松站在原地,看著橫攔一刀,丟下一句粗話,隨著撒丫子就跑的人,一時有點怔楞。

    交涉的過程呢?

    顏璃不是應該仗著大越皇後的身份,對著他來一套威逼利誘嗎?

    在他料想中,顏璃應該是這種反應才對。而他,也已經做好了應對的準備。那就是,直接動手斬殺,速戰速決,不留余地,不听廢話!

    處死他們前,也要給他們一個難堪。自己真切體會一下將大越踩在腳下的舒爽感覺。

    然,他這里都已經做好準備,擺好姿勢了。顏璃竟然給他來這一出!

    做的比他還簡單粗暴,直接撒丫子開溜了。

    舒爽的場景沒如願的出現,林送心情沉郁,“追,給我追!”

    “駕!”

    听著後面的馬蹄聲,武安看著顏璃道,“皇後,我們這是去哪兒呀?”

    “當然是逃命!不然你以為去搶花魁嗎?”

    被訓,武安憨憨一笑,又跑了一會兒,武安忍不住開口,“皇後,有一句話屬下不知當不講不當講。”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顏璃急奔,喘息道。

    “皇後,那個,我用輕功帶著您,是不是比我們這樣跑更快一些呀?”

    武安話出,只見顏璃猛的停了下來。

    武安也隨即停下腳步,看著顏璃!

    顏璃深吸一口,開口,“月亮當空照,倆在狂跑!”說完,吐一口氣,“氣到我都會吟詩了!”

    武安听言,不多想,脫口道,“皇後,您這可不是詩!”

    “那是什麼?”

    “是,是經典絕句!”

    “口是心非的樣子,天黑都能看出來。少廢話,快走!”

    “是!”

    武安扶著顏璃的肩膀,飛身離開。

    在顏璃的指揮下,到地方,武安看著這片廢墟,皺眉道,“皇後,這是哪兒?”

    “三皇子府。這地方我很熟,走,先藏起來再說。”

    藏起來!

    武安還以為她知道什麼密道,結果是紅薯窖。不過也挺好,餓了可以啃紅薯吃。

    “皇後,這些日子都發生了什麼事呀?”

    “這個說來話長,等我們安全了再說。”

    武安听了,凝眉,沉沉道,“看林松的舉動,宇文明是打算殺我們滅口呀!這種情況下,是否能安全離開,屬下心里也沒底。”

    “你不是都已經放了火燒竹了嗎?救援的人不是很快就到了嗎?”

    “那火燒竹是遇險時發送的信號,暗衛若是看到自然一定回來。只是……”武安頓了頓,看著顏璃,如實道,“只是,現在他們距離西域有多遠,是否能看到,何時會趕來,屬下都不能確定。”

    顏璃︰……

    顏璃︰……

    當那煙花升空,她以為那是希望之光。所以,在看到武安遇險時,她毫不猶豫的就沖了出去。

    結果,沒曾想……

    砰!

    那一響,或許只是空響。那絢麗的色彩,不是希望,而是死前一景。

    “皇後,屬下思慮不周,讓您失望了,屬下知錯!”

    顏璃沒說話,沒人能體會她此時這悲喜交加的心情。

    “皇後,您身體可是都好了嗎?”

    顏璃不想說話。

    武安直當她是默認了,看來是都好了,剛才皇後跑的多快呀。那速度,但凡身子弱一點的人都跑不出那速度。

    “皇上若是知道,一定很高興。”

    “我們還是先想著怎麼離開吧!”

    皇宮

    宇文明坐在靠在龍榻上,看著那跳躍的燭光,眼里帶著期望。

    夜黑殺人夜,希望林松今夜能提著顏璃和武安的人頭回來,讓他可以睡個安穩覺。

    宇文明有時會想,如果在世成之後,他再把顏璃的尸體送回大越,送到墨昶的跟前,是不是更好一些呢?

    武安之前不是說了嗎?顏璃是失蹤,是生死未卜。

    如此,他們找到顏璃的尸體,好像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這樣一來,墨昶也許就不會再懷疑什麼了,更不想顏璃是他殺死的吧!

    宇文明這樣想著,思索著這一舉的可能性。

    右相府

    夜深,同樣無法安然入睡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西域右相秦嚴。

    此時,坐在書房,想到這妃幾日的事,總感覺那里不太對勁兒。

    首先,在先帝駕崩,宣告遺旨之後,他當時能清楚感覺太子那時的好心情。可是之後,太子的情緒好像突然急轉直下,心情似突然變得很糟。

    還有御林首領林松,這幾日幾乎是寸步不離的跟在皇上左右,這也讓秦嚴感到很詭異。

    他怎麼不記得林松曾做過,讓宇文明一下子如此倚重的事呢?

    宇文明對林松的看重,來的太突然,讓秦嚴感覺反常。

    “相爺!”

    听到聲音,秦嚴抬頭,看人進來,隨道,“如何?可有查到什麼嗎?”

    護衛肅穆道,“小的還未靠近,就被林大人的人發現了,他們直接將我攔了下來,跟我說,城門口處危榮險,讓我不要靠近。”

    “什麼危險?”

    “將我攔下的人說,有人刺殺大越的武護衛,林大人正帶人保護。那邊刀光劍影,最好遠離。”

    秦嚴听了,神色不定,有人刺殺武安,林松在帶人保護?!

    這話,感覺好像沒什麼問題。武安是大越帝王的護衛,過去常年游歷在外,與人結怨自然也使不少,有人想殺他,不值得大驚小怪。

    可,在武安遇到刺殺時,林松怎麼就剛好的在那里呢?是存粹巧合?還是……

    一種猜測入腦,秦嚴心頭跳了跳,搖頭,不可能!李松沒理由也沒膽子對武安下手。

    心里如此想,可這心里,很不安吶!

    ***

    在尋找顏璃的那幾天,西域京城差不多都被林松給犯了一個遍。所剩下的地方依然極少!所以這一次,顏璃未能像前幾天那麼幸運……

    這次她和武安沒能躲藏幾天,而是很快就被找到了。

    “皇後您放心,無論如何,屬下都一定會把您送出西域!”

    武安護著她的真心,顏璃不懷疑。只是就當下這情形,縱然武安有心,結果怕是也難以如願。

    俗話說,雙拳難難抵四手,武安就算是身手再好,也低擋不住林松身後數百御林軍。

    而武安在說完那句話後,帶著顏璃飛身落在馬上,“駕!”

    一聲高喝,武安帶著顏璃,策馬朝城門口沖去,而他完全放棄防守,將後背留了出去。

    這完全是拼死一護!

    這樣將後背留給林松,等于是將自己的性命給豁了出去!

    武安一舉出,顏璃心一沉,伸手拿過武安手里韁繩,將撿到的弓和箭塞到他手里,“護好自己,我來控馬!”

    武安接過顏璃手里的弓箭,轉身向後,閃躲著那襲來的長箭,將箭上弦,弓對準,對著林松射去。

    而林松早有防備,看著襲來的長箭閃身避過。

    “駕!”

    顏璃抓著韁繩,一路狂奔。

    眼見他們逼進城門,林松眸色沉下,若是讓他們跑了。那,他麼就都等著死吧!

    “放箭,給我放箭!”

    隨著林松的命令,武安看百支長箭朝著他們襲來,眸色暗了暗,“皇後,你朝東行,那邊有一個小門,可以出城,你從那邊沖出去,一路疾行去邊境,只要到了邊境,你自然就安全了!”

    听到這話,顏璃心一沉,還未開口,清楚感覺到坐在她身後的武安身體晃了晃,隨即血腥味傳來……

    “武安!”

    沒有回應!

    嘶!

    只有身下的馬似突然受疼,嘶鳴一聲,猛的狂奔起來。

    不用多想,定然是武安做了什麼。

    看一眼猛追的林松,轉眸看一眼顏璃,武安握了握手里的劍,身體動了動,身體剛要滑下,突然被抓住!

    武安轉眸。

    “不要總是把英勇犧牲放在腦子里,還不到時候。”顏璃說著,看到武安胸口的長箭,心緊了緊,手隨著拉緊韁繩。“皇後……”在武安焦灼的神色中,眼看著顏璃停下,翻身下馬。

    武安按著胸口隨著下來,顏璃扶著武安坐下,看林松眨眼間帶人逼近,很快將他們團團圍住。

    林松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狼狽的兩人,微微一笑,“皇後娘娘怎麼不跑了?”

    林松問著,等著顏璃求饒,或向他利誘。

    然,林松話剛落下,就听顏璃說道,“听聞,林大人的長子這幾日很不舒服,不知可是真的?”

    聞言,林松嘴角笑意定格。

    顏璃看著他,不緊不慢道,“林大人就不好奇我前幾日都躲在哪里了嗎?”顏璃問完,不待林松回答,自道,“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只是可惜,林大人太過小心謹慎,讓我在林府只藏了一天,就迫不得已跟著那倒泔水的大叔偷偷出來了。”

    “不過,雖只有一天的時間,也足夠做不少事了。”顏璃說著,對著林松淡淡一笑,“林家大公子長的真是可愛,就是那挑食的習慣的不好,好在最後他還是把湯喝了。”

    听到顏璃的話,林松眼楮微眯。

    一開口,沒有理由,只有威脅,極好!

    “皇後娘娘這是想告訴微臣,我兒子的性命你在你手心里握著嗎?”

    “林大人果然睿智。”

    顏璃說完,看到林松緩緩笑了。

    這一笑,落入眼中,顏璃心沉了沉。都說虎毒不食子,看來今天自己遇到了個例外。想詐他一下,一命換命平安離開,恐怕是不可能了。果然……

    “如此剛好,取了你們的性命,為吾兒報仇,我也無愧慈父這兩個字。”說著,斷然抬手,下令,“給我放箭!”

    “是!”

    一聲令下,坐在地上的武安隨即起身,果斷伸手,將顏璃放在馬背上,“皇後,走!”說著,用力在馬背上拍了一下,“走!”

    看馬鳴叫一聲,開始飛奔。

    “武安!”

    顏璃緊拉住韁繩,轉頭喊著,眼睜睜看著那些箭朝著武安飛去!

    看五萬攔截,看血色飛濺,看武安身上染上血紅,看幾支長箭朝自己心口飛來……

    顏璃看到,握著韁繩的手攥緊,嘴巴微抿,就在顏璃以為她這次必傷無疑時,一道冷光猛然從眼前掠過……

    砰!

    看那眼見就要落在她身上的箭被擊落,看一人出現在眼前。

    看清人,顏璃眼眸微縮,猛然拉近韁繩,隨著翻身下馬!

    腳剛落地,人突然被抱住。

    感受著那陌生的懷抱,顏璃隨著抬腳,一腳踹了過去,“裴戎,我是讓你來做英雄的,不是讓你做奸夫的,給我起開!”說完,將人推開,把腿朝武安跑去。

    看著顏璃奔跑的背影,摸摸被踢的生疼的小腿,裴戎抬眸看向林松,朝著他輕輕笑了……

    他不做奸夫,只做屠夫!(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 太古星辰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