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公子極惡 > 第364章 送信

第364章 送信

作品:公子極惡 作者:淺如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大越*皇宮

    “主子,鎮國公來了!”

    四爺抬眸,看國公爺大步走進來,“老臣給皇上請安。”

    “起來吧!”

    “謝皇上。”國公爺起身,抬頭看看四爺,看四爺臉色,暗腹︰看來武佑倒是沒看錯,從臉上都能看出,四爺心情確實不怎麼好。

    為什麼心情不好呢?據猜測好像是因為總是夢到顏璃的緣故。

    每日夢到顏璃,是四爺想的,可當每天夢里她不是命亡就是改嫁,無一好夢,四爺心情自然也就難好了。

    “國公爺可是有什麼事嗎?”四爺開口問道。

    一般無事,裴靖現在已極少入宮。既入宮,應該就是有事。

    “回皇上,老臣也沒什麼要事,就是過來給皇上送個小玩意兒。”國公爺說著,將手里的籠子放在地上,掀開上面的籠子。

    武佑抬頭看了看,看到籠子里那雪白的小兔子,神色不定。

    國公爺竟送了只兔子給主子。他到底是怎麼想的?主子看起來是那種會養兔子的人嗎?

    國公爺看著四爺道,“皇後娘娘之前說想養只兔子,老臣今天上街,看這只兔子挺討人喜歡。”

    听言,武佑垂眸。國公爺倒是挺會給主子找事做。這樣也好,養只兔子比主子總是發呆好。

    每次看到主子在寢殿一坐就是好久,那不動不言的樣子,讓武佑不由的擔心,擔心主子突然看破紅塵,要出家為僧。

    四爺看一眼那籠子里的兔子,還未說話,門口太監稟報,“皇上,大爺來了,在……”話未說完,就看墨已大步走了進來。

    “墨昶,墨昶,我真是受夠了,你把我發配了吧!”

    武佑听了抬了抬眼簾,昨天尋死覓活,今天又嚷著要發配了。墨大爺現在真的是每天變著花樣的撒潑呀。

    墨嚷著走進殿內,看到國公爺,臉當即耷拉了下來,盯著他,冷哼一聲,“奸臣,叛徒,酒囊飯袋!”

    在他帝位被奪時,國公爺連護一下都沒有,直接就投靠了墨昶,這不是奸臣是什麼?!

    各種犀利的痛斥入耳,國公爺眼楮往上望,望著那房梁上的雕花,自顧賞景。

    墨一見到國公爺就是這一句話。而國公爺一看到他,就是裝聾作啞。罵,隨便你罵,反正也不會少塊肉。看國公爺照舊裝死,墨鄙夷的看他一眼,當看到地上那只兔子時,墨嗤笑一聲,“鎮國公現在連送禮都送的夠鮮的,不給君王送嫦娥,倒是改送兔子了。你這是清楚你眼前的帝王吃素,所以連送的玩意兒都是吃草的。倒是會投其所好!”

    說著,冷笑一聲,嘲弄道,“這下好了,這皇宮里上到主子,下到一只兔子,沒一個是吃肉的,和尚廟都沒這里素雅。”

    墨曾想,這大越帝國,在墨昶的治理下,早晚會成為了最大佛教國,到時候所有的臣民,不以高中科舉而感到光榮,反是出家為僧才是光宗耀祖!

    想到未來可能出現的詭異畫面,墨面皮顫了顫,抬頭看向四爺,“墨昶,你把我發配了吧!”

    “不知皇兄想去哪兒?”四爺不咸不淡道。

    “你把我發配到皇陵吧!我寧願去守皇陵,也不願意再待在這皇宮里。”

    四爺听了,看著墨淡淡道,“守皇陵嗎?是不是盼著那邊出現個艷鬼什麼的?”

    “沒錯!我寧願與艷鬼作伴,也不願意在這里當和尚。”

    “所以,你在宮里折騰,鬧騰我還不夠,還準備去皇陵搞,氣祖宗是不是?”四爺溫和道。

    墨听言,當即呸道,“個屁!我是去守孝。”

    “那邊葬的可都是墨家人,若有艷鬼,十有都是父皇的妃子。所以,你倒是可以一邊守孝,順便勾搭父皇的妃子。”

    墨瞪眼。

    四爺淡淡一笑,“皇兄若實在是閑的憋得慌,明日就隨我一起去狩獵吧!”說完,起身,走到國公爺跟前腳步頓住,看看地上的兔子,伸手拎起走,大步走了出去。

    “叛徒,奸臣……”

    听墨又再在罵裴靖,四爺拎著籠子,看著里面的兔子,眸色幽幽……

    別的女兒家養兔子當玩意兒養,而小芽那丫頭養兔子,十有是為了吃。所以,清蒸?紅燒?香辣?!

    不知道那丫頭會做什麼口味的!

    四爺想著,抬頭看看那已開始泛黃的樹葉,秋天過去,就是冬天了!她不在自己身邊已快一年了!

    人不在,可關于她的所有記憶卻是越發的清晰了。這樣,如何能忘記?又如何能忘得了!

    四爺對顏璃念念不忘,武佑看著,心里總不是滋味兒。而墨卻是截然相反……

    “看到他這樣子,我就一肚子氣!”墨看著四爺的背影,分外嫌棄道,“想當初我為帝王的時候,無論是嬪妃還是宮女,都是卯足了勁兒的去爭寵,個個想法設法的往我跟前湊。看看現在,墨昶為皇上,連個願意勾引他的宮女都沒有。做皇上做到他這種程度,簡直是給墨家蒙羞。”

    武佑听了不說話,大步走了出去。墨大爺嫌棄主子,還不是因為宮中少了點女色,曾經他是左嬪妃,右貴妃,現在是左太監,右侍衛!滿眼灰蒙蒙的,說話自然也是火氣騰騰的。

    對此,武佑,包括宮內人,差不都也都習慣了。

    武佑有時不由的想,若是有一天墨大爺想拿回帝位,也許不是為了重掌權勢,而是為了重新填滿三宮六院!

    想著,武佑嘴角抽了抽,這想法無稽了。

    哎!

    輕嘆一口氣,武佑默默算了算日子,已經半年多了,武安那邊一點消息都沒有。這是連皇後的尸體都還沒找到嗎?

    若是,那麼,他們是不是可以抱著一些希望?期待奇跡的出現呢?

    西域

    “太子殿下,根據詢問,三皇子府起火的原因好像是施姨娘的小廚房走火所致!”

    宇文明听了,沒什麼表情道,“死了了嗎?”

    “死了兩個人,一個管事的劉嬤嬤,一個馴馬的馬夫!”

    宇文明听言,看著眼前管家道,“這事兒你怎麼看?”

    管家斟酌了一下,開口道,“回殿下,就表面看來好似確實只是意外,府邸失火,這也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只是,為何偏偏就在八月二十這一天呢?”

    這失火的日子,實在是有些可疑。

    “什麼意外!在本殿看來,這就是宇文卿為引起父皇注意的詭計而已。”宇文明冷冷道。

    關鍵是宇文卿還成功了,這點最是可惱。

    “殿下,那現在……”

    三皇子現在已經入了皇宮,見到皇上了,現在想在把人弄出來滅了怕是不可能。

    宇文明輕哼一聲,低低沉沉道,“宇文卿,你既敢在本殿眼皮底下耍心眼。那,本殿就讓你看看,什麼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管家听言,看著宇文明,低聲道,“殿下可是有什麼計策?”

    宇文明涼涼一笑,神色莫測,卻沒說話。

    皇宮

    三皇子府被燒,女眷和下人被太子安排在了別院暫住。而宇文卿在入宮時,將顏璃以貼身丫頭的名義給帶入了皇宮。

    宇文卿這一舉,妥妥的又刺激到了施姨娘,“姐姐,你看到了吧!這種時候,殿下他不說把你帶在身邊,反而將那啞丫頭帶了過去,這已然說明殿下他已開始偏心了呀!姐姐,您說,那樣的丫頭如何還能再留?”

    她受了那麼大驚嚇,宇文卿都沒安慰她一句,這已讓施姨娘很傷心了。現在宇文卿,明知她對二丫那丫頭分外不喜,不說將她驅離,竟還對她愈發看重。這……難道她在宇文卿的心里,還不如一個丫頭來的重要嗎?

    想到這一點,施姨娘又委屈又不滿,心里難受的不行。

    看施氏不依不饒,到現在還拎不清輕重的樣子,呂氏沒說什麼,只是倒了一水遞了過去,柔聲道,“妹妹先喝口水,有什麼委屈我們姐妹慢慢說。”

    施氏接過呂氏遞過來的水,一口喝了下。喝完,對著呂氏,還欲又說,突然的眼前一黑,人當即倒了下去,什麼都不知道了。

    “姨娘……”

    胭脂的驚呼,在踫觸到了呂氏的眼神後,戛然而止,嘴巴緊緊的閉上了。

    呂氏看一眼地上暈死過去的施姨娘,對著胭脂涼涼道,“施姨娘受驚過度,需要靜養,你在身邊好好照顧。”說著,從袖袋里拿出一個藥瓶遞了過去,“這是安神養氣的藥,記得每個兩個時辰給施姨娘服用一次。”

    胭脂听言,看著呂氏遞過來的藥,顫顫巍巍的伸手接過,“奴婢遵命。”

    “好了,去喊兩個婆子過來,將施姨娘抬到床上好好養著。”

    “是!”

    施姨娘被帶離,呂氏靜靜坐著,眉頭微皺,眸色變幻不定,想到著兩日發生的事,心里感覺很詭異!  首先這次的起火點,是施氏的院子。再有這次死的那兩個人,孫正,劉嬤嬤;還有一個傷重的綠櫻!

    這幾個人,結合這幾日的事……

    施氏意圖毀了二丫的人,孫正傷了二丫的人,劉嬤嬤總是欺負二丫的人,還有一個綠櫻,也是慣愛欺辱二丫的人。

    現在這幾人受驚的受驚,受傷的受傷,死的死了。難道都是意外嗎?

    呂氏想著,垂眸,宇文卿對二丫那個啞丫頭,難道真的……

    想到剛才施氏的話,呂氏深吸一口氣,又輕輕的吐出,起身走到外面,看著窄小的院落,心情壓抑,若是能保這份榮華和安逸。那麼,宇文卿要納了誰,又對誰傷心。其實,她並不是十分在意。

    皇宮

    確定她有用,將她帶在身邊,這一點顏璃早就預料到了,也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此時,站在一邊,听宇文卿和西域帝王父子倆說著那父子情深的話。

    “父皇,您放心,兒臣一定竭盡所能佑您長命百歲。”宇文卿看著一臉病容,氣色極差的老皇帝道。

    “好,好,父皇信你。”老皇帝臉上也滿是希望道。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老皇帝終是精神不濟,不多會兒就又睡了過去。

    宇文卿坐在床邊,一動不動。

    主子不動,作為奴婢的自然也得繼續當木頭。

    竭盡所能給老皇帝治病。宇文卿這話,不是假的。因為只有老皇帝好起來,宇文明迫不及待登基的心願就會落空。而宇文明才能多些時間同宇文明斗,也才能多一點勝算。

    只是,宇文卿想法是不錯。可想如願,恐怕沒那麼容易。因為宇文明可也從來不是吃素的。

    “二丫,我要留在寢殿守著父皇,你留在這里不合適。不若,我讓人先送你到婉兒公主那邊吧!”

    听到宇文卿的話,顏璃點頭,對著宇文卿福了福身,隨著宮人離開,朝著宇文婉兒的寢宮走去。

    宇文卿看著顏璃離開的背影,眸色悠悠,希望她別忘了他交代的話。

    顏璃走著,心里暗想著,原來宇文卿和宇文婉兒一直是同盟。也是,兩人的目標都是宇文明,結成同盟倒也合情合理。不過,再見宇文婉兒倒也正合她意。

    “公主,三皇子身邊的婢女來了。”

    要將身邊丫頭放在這里,宇文卿之前已派皇上跟前的宮人過來告知宇文婉兒了。所以,宇文婉兒此時听到人來,什麼都沒問,直接將人喊了進來。

    顏璃踏入殿內,剛走進去,就聞到一股濃濃的中藥味。再看那靠在軟塌上的人,眼簾微動。

    曾經身姿火辣,明艷動人的宇文婉兒,此時猶如那即將凋零的花兒一般,眼窩凹陷,身形消瘦,很是憔悴。

    宇文婉兒靠在軟塌上,看到蒙著面顏璃走進來,開口,“你就是三皇兄身邊的丫頭?”

    顏璃頷首。

    宇文婉兒皺眉,帶著顏璃過來的宮人,看宇文婉兒神色忙道,“公主,這丫頭不會說話。”

    听言,宇文婉兒眉頭皺的更緊了,心里也略有些疑惑不明,三哥怎麼將一個丫頭帶在身邊?

    心里有些不解,卻沒多言什麼,只是對著那宮人道,“你回去吧!告訴三皇兄,我會照顧好他的丫頭的。”

    “是,小的告退。”

    宮人離開,宇文婉兒起身,走到顏璃身邊,對著她打量起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三哥既看重一個人必有理由。而看重這個丫頭的理由是什麼呢?

    宇文婉兒盯著猛瞧,瞧著,瞧著,竟莫名的看出幾分詭異的熟悉之感來。

    看著,宇文婉兒視線最終落在顏璃的臉上,盯著那眉眼,定定的看著,眉頭漸漸皺起,“你,你把臉上的面紗揭了!”

    看著這眉眼,一個懷疑涌上,雖宇文婉兒都覺得荒誕,可還是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我的話你沒听到嗎?”

    宇文婉兒冷厲的話出,少時,看眼前人抬手,將臉上那一層面紗輕輕摘下!

    面紗摘下,看到臉頰上那一道傷疤,看清面容,宇文婉兒眼眸頓時瞪大,“你,你……”震驚,不敢置信。

    “你,你是……”

    “我是。”

    “你,你怎麼?”

    “公主,隔牆有耳。”

    听到這句話,宇文婉兒朝外望了一眼,繃著臉開口,“你進來,伺候本公主沐浴。”

    宇文婉兒說著,大步走進洗浴間,顏璃隨著走了進去。

    洗浴間,算是眼下最隱秘,也最安全的地方了。

    但宇文婉兒同顏璃並未在里面待很久既出來了,至于說了什麼,無人知曉。

    翌日

    只是在宇文卿過來的時候,宇文婉兒將一封信遞了過去,對著他道,“三哥,你到父皇那邊,請父皇派人將這封信送往邊境裴世子的手中。”

    宇文卿听了,不明,“給裴戎?”

    “嗯!裴世子手里有一味藥,對父皇的身體很有幫助。”宇文婉兒說著,在將信遞給宇文卿時,將手心里的幾個字一並送到了他眼前。

    看到宇文婉兒手里的那幾個字,宇文卿眼眸微縮,深深看她一眼,將信拿過,“好,我知道了。”

    對宇文婉兒,宇文卿還是相信的。因為她對宇文明的恨,是貨真價實的。

    “皇兄,那你去忙吧!二丫就暫時還住在我這里吧!這皇宮大內,你帶著她也不方便。”

    宇文卿听了,看看站在宇文婉兒身側,低眉順目的顏璃,點點頭,也沒再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人都是怕死的,皇帝更是如此。

    當老皇帝听宇文卿說,裴戎手里有藥能救他的命,絲毫不懷疑,當即就派人帶著信朝著大越邊境而去。

    太子宇文明對宇文卿的舉動,自然不會視若無睹,讓人千方百計看到了那封給裴戎的信。

    “太子,屬下看來,就是一個向裴戎討藥的信,沒有異常之處。”就是那信上的字寫的有點丑。不過,這應該不算是異常之處吧。

    宇文明听了,揚眉。真的只要討藥嗎?若是,好像也並不說不通,因為宇文卿心里應該相當想讓老皇帝好起來的。

    只有老皇帝好起來了,他才能掙到機會再跟他斗。

    只是,宇文卿和裴戎可並無什麼交情,就憑這一封信,裴戎會給他藥嗎?感覺是異想天開!這一點,想來宇文卿應該也很清楚。所以,既知道是開口也是白搭,為何還要去做呢?是存粹就想試試運氣嗎?

    心里這樣想,宇文明總是感覺那里有點怪,就算是護衛說並無異常,這心里還是莫名的感覺不踏實。只是,送信的人是老皇帝的龍衛,他有所顧忌,終是不敢硬攔。

    宇文明眼看著信離開西域,被送往大越邊境。

    是夜,躺在床上,看著那跳躍的燭光,宇文婉兒轉頭看向身旁的顏璃。

    顏璃都經歷了什麼,宇文婉兒沒多問,因為她看起來也不想多說的樣子。

    現在宇文婉兒就盼著信能送到裴戎的手里,裴戎能帶兵來西域。那時……撕了宇文明,這是宇文婉兒的心願。還有就是……

    宇文婉兒看著顏璃,低聲開口,“二丫,有一個問題,我一直很想知道,你能如實的告訴我嗎?”

    顏璃听了,看向宇文婉兒。點點頭。

    宇文婉兒看著她,輕聲道,“你相公他,他到底有沒有隱疾呀?”

    顏璃听言,眉頭動了動,沒有回答,轉而反問道,“為何懷疑他有隱疾?”

    “因為我曾經勾引了他好幾次都沒成事兒。所以,我直到現在還是有些懷疑,他是不是身體不行。”

    “勾引了他幾次,他都完全無動于衷嗎?”

    宇文婉兒如實道,“也不是!我記得第一次勾引他時,他盯著我胸口看了看,還往我胸口摸了摸。”

    听言,顏璃揚眉,原來還有這一茬呀!

    听宇文婉兒這麼說,顏璃更想見墨昶了。

    這一晚,顏璃听宇文婉兒說了不少墨昶過去撩騷的事兒。

    原來她在梅山的那幾年,他是那樣過來的。

    “好多我也是听說的,真的假的,並不確定。”宇文婉兒八卦完,擔心顏璃不高興,又補充一句道。

    顏璃听了,道,“都是假的,沒有真的。”

    宇文婉兒听言,道,“你這麼肯定?”

    “嗯,因為他就是不能人道,所以,我很肯定。”

    宇文婉兒︰……

    邊境

    裴戎從軍營回來,一兵士走上前,將一封信遞上前,“世子,西域三皇子給您的信。”

    裴戎听了,伸手接過!(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 太古星辰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