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公子極惡 > 第353章 我明明挺好

第353章 我明明挺好

作品:公子極惡 作者:淺如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最快更新公子極惡最新章節!

    京城

    深夜,裴仁站在城門口,看著手拎一壺酒靜站在前面的國公爺,抬頭看看天,已經在這里等了快三個時辰了。

    摸摸手里已冰涼的手爐,裴仁輕步走上前,“祖父,您身體才剛剛好些,不若您先回去吧,我在這里候著,待皇上回來,我即刻讓下人稟報于您。”

    國公爺搖頭,“還是我在這里等著就好,你回去吧。”

    三個時辰了,若是順利,四爺早就該回來了。而現在,人還未歸,那就說明……國公爺低頭看看手里酒水,今天四爺或許想喝一杯。

    鎮國府

    “國公爺和大公子還沒回來嗎?”

    因為掛心裴敏兒,裴大奶奶也是徹夜難眠,對著身邊趙嬤嬤問道。

    “回答奶奶,老奴剛才讓丫頭去問了門房,他們說還沒有。”

    裴大奶奶听了,凝眉,“這大半夜的是去了哪兒呢?”

    國公爺做什麼事,不會向她說明稟報,這自是正常。可裴仁現在也一樣,她這個兒子,現在做事也極少告訴她,更是極少再向她解釋說明什麼。這點,讓裴大奶奶感覺心里很不舒暢。

    鎮國府後宅的當家人,她這名頭听著倒是好听。其實呢?她什麼事兒也當不了家,做不了主。府中有什麼事,從從來沒人跟他商量。

    鬧心。

    “大奶奶,您說,皇後娘娘為什麼要離京呢?”趙嬤嬤看著裴大奶奶低聲問道。

    她想來想去,怎麼都想不通。無論是身體好了,還是身體情況愈發的不好了,都應該留在京城才對,沒有離開的理由呀。

    裴大奶奶听了,面無表情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當初,放著那麼多乖巧端莊的女兒家,國公爺看不上,偏給裴戎定下了顏璃,這點裴大奶奶至今不能理解。

    之後,當今皇上對著京城那麼些千嬌百媚的女子不要,偏娶了顏璃這個名聲不好為王妃,裴大奶奶也是鬧不懂。

    現在,顏璃頂著皇後的名頭和尊貴,不說極力求活,拼力守住,反而離開了,這也讓裴大奶奶想不通。

    太多的不懂,讓裴大奶奶時常懷疑,到底是他們不正常,還是她不正常?

    “你再去門房那邊問問,看看國公爺和大公子回來了沒?”

    雖然鬧不懂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可該關心的還是得關心,這才是孝順的兒媳,慈愛的母親該做的。

    敏兒,她想她的女兒早日脫離苦海回京,就不能惹國公爺不高興。

    “是,老奴這就去。”趙嬤嬤說著,忍著困意,轉身走了出去。

    看人離開,裴大奶奶靠在床頭,心里掛念的很,“也不知道敏兒現在怎麼樣了。”

    ***

    京城門口,在天隱隱透亮時,那一抹高大的身影映入眼簾,緩緩走來。

    去時一人,歸時亦是。

    看此,國公爺長嘆了口氣,什麼都沒說,看看四爺,拎著酒,隨著他回了逸安王府。

    裴仁跟在後,在王府門口被攔下,“大公子,你先回去吧!之後,我送國公爺他老人家回去。”

    裴仁听了,看看武佑,“那就勞煩武護衛了。”

    “大公子客氣了。”武佑說完,轉身走進府內。

    裴仁朝王府望了望,而後離開回了鎮國府。

    從天蒙蒙亮,一直等到深夜,才等到國公爺回府,滿身的酒氣,眼楮泛紅。

    看著國公爺泛紅的眼楮,裴仁一時不能確定,他這是喝酒紅的,還是……哭過了?!

    “祖父,您怎麼樣?”裴仁扶著國公爺在榻上躺下,看著他道。

    “我沒事,沒事兒……”國公爺說著,竟嗚嗚哭了起來。

    看著一直強硬嚴肅的國公爺,突然跟孩子似的哭了起來,這一下子弄得裴仁手無無措了,不能抱著哄,只能趕忙反省。

    這,這是咋地了?難道他剛才的話帶刺兒了,扎到他了嗎?

    “祖父,您這是怎麼了?是身體哪里不舒服嗎?”

    “嗚嗚嗚……”

    肯定是了,祖父身體才剛好,就喝了這麼多酒,身體肯定吃不消。

    “祖父您忍一下,我現在就去請太醫過來。”說著,抬腳就要往外走。

    一步剛邁出,被拉住。

    “我身體挺好,你不用瞎操心,該干什麼干什麼去吧,我什麼事兒都沒有,就是想哭會兒……”國公爺說著,抹著淚,將裴仁趕了出去。

    裴仁站在門口,听著屋內嗚嗚的哭聲,太陽穴一跳一跳的,滿心焦灼。

    就想哭會兒、!這話裴仁怎麼能相信。他祖父可從來都是流血都不流淚的,說句大不敬,想當初他祖母過世的時候,他祖父可都沒這麼過哭過。現在這是突然怎麼了?

    一時又猜不透是怎麼回事兒,抑制不住的胡思亂想。難道是裴戎怎麼了?不會,如果是裴戎出事了,他祖父就不會只是哭,而是在想對策了。

    如果不是裴戎那是誰?皇上嗎?難道皇上駕崩了?!

    這一念入腦,心里一顫,即刻搖頭屏退。

    裴仁听著國公爺哭聲,腦子里想著各種可能,甚至想是不是相中哪家老夫人了?結果人家沒看上他,所以才這麼多愁善感的?!

    各種猜疑不斷的往外冒,弄得裴仁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第一次發現他想象力這麼豐富。

    許久,劉言從屋內走出來,對著裴仁低聲道,“大公子,國公爺睡著了,您也趕緊去歇會兒吧!等下還要去上朝。”

    裴仁听了沒動,看著劉言道,“祖父可有說什麼嗎?”

    劉言搖頭,“沒有。”說著,頓了頓道,“今日之事大公子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吧!國公爺既不說,那應該就是不想我們知道。”

    裴仁听言,沉靜少時,點頭嗯了一聲,對著劉言道,“你好好照顧祖父,有什麼事讓人即刻去告訴我。”

    “是,老奴謹記。”

    裴仁離開,朝著自己院子走去,走著,心里暗想,祖父如此,不知道皇上又是什麼情形?今天還會早朝嗎?

    皇宮

    “臣等叩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宮的黎明,高呼聲,響徹宮中。

    “平身!”

    “謝皇上。”

    百官之中,裴仁站在其中,偷偷看了看龍椅上那一身龍袍的帝王……

    一片淡漠。

    只有威懾,不見喜怒!

    往日情緒波動明顯的帝王。此時,什麼也看不出了,曾經那個熟悉的四爺回來了。

    看此,裴仁心頭不由一緊,垂首,那個總是能勾起他情緒的人不在了,他的情緒也被掩埋在了這帝王的威儀之下,再難窺探。

    大越新帝,或許今日才是真正的登基日。

    二皇子府

    自墨昶登基,二皇子就被圈禁在了府邸。對他,皇上沒有處置,也沒有一句話,就是這麼圈著他。

    皇上這是打算圈禁他一輩子嗎?若是這樣,倒是還好了。這樣雖沒了權勢,至少還有性命。可惜,皇上對他怕是沒這麼包容。

    墨昶容不下他。

    都說好的不靈,壞的靈。二皇子這猜想很快就得到了印證。

    “二皇子,請接旨。”

    看著拿著聖旨的宮人,二皇子眼楮微眯,有些意外,胡全?!怎麼會是他來宣讀聖旨?!

    看著二皇子疑惑意外的表情,胡全沒去解釋什麼,只是展開手里的聖旨,“先帝有令,二皇子秉性惡毒,弒父奪位,其心可誅,其罪難以饒恕,今日起收回二皇子皇家人的身份貶為庶民,驅逐京城,流放漠北,永世不得回京……”

    听著聖旨上的內容,二皇子扯了扯嘴角,臉上滿是譏諷,眼底一片灰暗。

    看來容不下他的不止墨昶,還有他的父皇。

    驅逐出京,流放漠北。也許,他到不了漠北就已經去見墨家祖宗了。

    在京直接動手,被議父子相殘,新帝殘暴,終究是不好看。所以,在他離開京城後弄死,簡單方便,面上也好看。

    皇家在做任何一件腌事兒的時候都會給自己找一塊遮羞布,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他的結局一定,太子應該也差不多,而之後是不是就該輪到他的父皇了?

    之前,二皇子還不明白墨昶留著他父皇的原因是什麼?現在看來明了了,就是再利用他一次,利用他之手將礙眼的礙事兒的人都清除干淨。

    皇家人有那個不陰狠的?新帝自然也不例外。

    皇宮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靠在軟榻上,精神氣大不如以前的墨「先帝」听到聲音,抬了抬眼簾,看到走進來的人,眸色冷涼。

    看著以不屑眼神看著自己的墨,四爺臉上表情淡淡,在他對面坐下。

    “準備怎麼處置我這個一敗涂地的皇兄?”墨看著四爺,不咸不淡道。

    四爺沒回答。

    看四爺不言,墨涼涼道,“怎麼?可是還沒想好嗎?可是覺得宮內的酷刑都用在我身上還嫌不夠?”說著,看一眼四爺身上的墨藍色的袍子道,“你怎麼不穿著龍袍過來?”

    想當初,他登基為帝時,可是穿著龍袍到每個皇弟和太妃哪里都轉了一圈,為的就是看他們不甘又不得不臣服的表情。

    雖然那舉動很幼稚,但心里真的很痛快,他以為墨昶也會這樣呢!

    “後宮嬪妃,今日全部離宮。”

    听墨昶開口第一句是這個,皇上看他一眼,“哦。”

    看墨那不意外,更無所謂的樣子,四爺靜了一下,少時開口,“沒有不舍的嗎?”

    “我說有,你會把人留下嗎?”

    “說吧。”

    听墨昶這麼說,墨看著他,想了一下。發現,沒有。

    沒有特別不舍得誰,也沒有特別想留下誰。

    想了一下,恍然發現,後宮那些嬪妃,原來竟都是可有無可的人,皇上嗤笑一聲,似自嘲,“我都快去見祖宗了,舍不舍得,留不留下,還有什麼必要嗎?”

    四爺听了,看著墨,靜默,良久,呢喃,“跟你比,我確定自己是個不錯的相公。可是,我明明挺好,為什麼顏璃還是能狠心把我舍下呢?”

    听言,墨當即湊了過去,滿臉懷疑,“墨昶,你剛剛說什麼?舍下你?你,你被顏璃休了?”

    四爺看看他,沒說話,起身離開。

    墨看著四爺離開的背影,轉頭看向胡全,“墨昶剛才那話是什麼意思?”

    胡全搖頭,“這個,老奴也不知道。”

    “還有,墨昶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墨皺眉道,“難道就是是為了告訴我,他被顏璃休了?!”

    他都已經做好受死的準備了,結果墨昶給他丟了個樂子過來,然後就走了,這是作甚?

    難道是念在他們才是親手足的份上,對他格外開恩,給他講個樂子,賜他一個含笑九泉嗎?

    墨想著撇嘴,“誰稀罕!”

    胡全站在一旁,听著墨的呢喃,想到剛才新帝的言行,心里也滿是不明所以。

    四爺走出墨寢殿,抬腳走上城樓,望遠方,明知早已看不到,可還是想看看。

    “武佑!”

    听到喚,武佑上前,“屬下在。”

    “以後,關于顏璃的消息,不用告知朕知道。”

    聞言,武佑猛的抬頭,“主子……”

    “朕就當她一直好好的,當她只是去游玩了,當她……有一天還會回來。”

    不知道她的消息,當她還好好的,心里還能有個牽掛,還能有個盼望。

    余生她不在身邊。至少,還能讓他有個掛念,這樣才不會太寂寥。

    只是可惜,四爺最後連這樣一個盼望都落空了……

    在顏璃離開的第二十天,大越發生震動坍塌,死傷無數。而梅山就在其中!

    許多身手好,身體好的人,尚且沒能逃過,何況顏璃!

    發生這麼大的動靜,四爺想自欺欺人,當做不知道都做不到。

    鎮國府

    國公爺在收到消息,確定梅山也發生動蕩時,急匆匆就往皇宮趕去。

    裴仁繃著神經,跟在後,這些日子皇上好不容易平靜下來了,現在又出了這麼一茬事兒。裴仁實難想象,皇上會是什麼反應?!

    心里這樣擔憂著,禱告著︰希望顏璃運氣好,躲過了。那樣,就算是身體已快不行了,至少還能同皇上再見一面。然……

    “屬下無能,未能及時將皇後帶離,請皇上責罰!”

    走到御書房門口時,當听到這話,國公爺和裴仁的心同時沉了下來。(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 太古星辰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