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公子極惡 > 第350章 隨著時間

第350章 隨著時間

作品:公子極惡 作者:淺如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京城

    年節過去,新年的喜慶慢慢散去,可京城街上卻愈發的熱鬧了,或是天氣不再那麼寒冷的緣故,或是都忙于生計的原因。

    走街串巷看熱鬧的,吆喝著忙著招攬生意的,還有置辦東西的。京城正午的長街,繁華而熱鬧,連寒氣都跟著去驅散不少。

    一茶樓內,一頭發花白的老者,端著一杯茶靜靜的品著,听著樓下說書的抑揚頓挫,聲色並茂的說著故事。

    傳奇的故事,高暾簫※_,听到一幫听眾听的聚精會神,隨著故事心潮起伏。

    “太爺,是四……不,是皇上,還有皇後娘娘。”

    听言,老者喝茶的動作一頓,轉頭,朝樓下街頭望去。

    一匹白馬,一對璧人!

    白馬之上,只見那俊美尊貴的帝王,用大氅將那明媚的女子嚴嚴實實的護在懷里,生怕她受一點涼風。那份疼寵,毫不掩飾,且細致入微。

    走到一酒樓前,停下,帝王率先下馬,而後伸手輕易又穩穩的將人抱下。動作自然,而熟練,似做慣了一樣。

    腳落地,那明媚的皇後不知說了什麼,惹得新帝嘴角揚了揚,臉上揚起一抹笑,擁著她走進酒樓。

    看兩人身影逐漸消失,老者收回視線,看著手里茶水,扯了扯嘴角,一抹笑,帶著一絲悵然,一絲嘆息,更多苦澀。

    “太爺,回府吧!該用飯了。”

    老者點點頭,拿起手邊的拐杖,緩慢的朝外走去。

    老者不是別人,正在趙太傅。不過,現在太傅的頭餃已不復存在了,他只是趙家太爺。一個滿心算計,最後卻一事無成,最後差點連趙家都全部覆滅的失敗者。

    而那個曾被趙家定為孽種,拒而不認的女娃,現在卻成了大越最尊貴的女人,成為了趙家見到都需叩拜的皇後。

    世事無常,天道輪回,報應不爽,或許就是如此。

    酒樓

    “想吃什麼?”

    “什麼都想吃。”顏璃說著,吸吸鼻子,“聞著都好香。”

    看顏璃說著好似還咽了一下口水,那饞樣兒,一如小時候那樣。

    只是小時候她這樣,看著是沒出息,沒規矩。而現在,她這胃口大開的樣子,入四爺看著竟覺得分外動人。

    好吃好喝,活蹦亂跳,沒有什麼比她這樣更好看。

    喜歡看她生機滿滿的樣子。

    “那就都嘗嘗。”

    “嗯嗯,我也這麼想。我家公子真是又大方又體貼!”

    “馬屁精。”

    公子,相公,四爺——恍然發現,顏璃對他的稱呼,依舊是這些,從未喊過他皇上。

    這是為什麼呢?是因為喊公子或相公習慣了嗎?四爺隨想一下,不想探究。因為比起皇上,他也更喜歡她喊他相公。

    “你們都給仔細著點,仔細著點,精心著點,今兒個可是皇上和皇後在我們這酒樓吃飯。你們誰敢給我出一點錯,脖子那顆腦袋就都別想要了!”酒樓掌櫃的站在廚房內,不斷的督促著,提點著,甚至是威脅著,就怕有人疏忽大意了。

    提醒著做活兒的人,大冷天的自己也搞出一身的汗,不知道是緊張的,還是被自己嚇的,應該兩者都有吧。

    摸一把額頭上的汗,看著廚房內忙成一團的人,看著立在酒樓內的護衛,還有在酒樓內用飯的人,剛還劃拳暢飲鬧做一團的人,這會兒都沒聲了,連吃飯都是細嚼慢咽的,生怕自己聲音太大了,驚擾到了樓上正用飯的人。

    看著吃的津津有味的顏璃,四爺心情也不由的跟著好了幾分。

    “這家酒樓的飯菜味道真不錯。”

    “是嗎?”

    “嗯,或許是因為吃了飯可以不用給錢的緣故,感覺味道相當的好。”顏璃嚼著,鼓著腮幫子,笑眯眯道。

    四爺失笑,“財迷。”

    “這不叫財迷,這叫持家有道。”說著,想到什麼,從袖袋里掏出一張銀票遞給四爺,“給,你的月錢。”

    四爺听了,伸手接過,“一百兩?這個月怎麼這麼大方?!”

    記得上個月只給二十兩的,這個月一下子就一百兩了。

    “二十兩是月錢,其余八十兩是獎賞。”

    四爺挑眉,“獎賞?”

    “你昨天晚上表現好的獎賞。”

    聞言,四爺嘴角抽了抽,在顏璃似調侃,似取笑的眼神中,拿起手邊茶水灌了一口,忍不住瞪她一眼。

    眼神凶狠,可卻都是虛張聲勢,紙老虎的味道。

    顏璃看低笑,往四爺跟前湊了湊,“相公,我說的昨天晚上表現好,指的是你給我擦藥的事,您老想到哪里去了?”

    “我什麼都沒想。”

    “真的嗎?”顏璃滿是懷疑的看著四爺。看到四爺抿嘴,強裝風輕雲淡。那樣子,顏璃看著不由一笑,傾身在他臉上親了一下,低喃調侃,“我的大老粗皇上。”

    大老粗?!听到這字眼,四爺當即想歪了。不知是顏璃笑的太嬌媚,還是自己太不正經。總而言之,大老粗三個字,四爺腦子里就記住大和粗,且還延伸出了畫面。

    “咳咳……”咳一聲,不看顏璃,轉眸看向外面。

    顏璃看著四爺直笑,笑著,伸頭往外看了看,看到街頭賣小玩意的,伸手指了指,“相公,我想要那個鈴鐺。你用你的月錢給我買一個吧!”

    四爺听了,看看她,起身,“等著。”

    “好。”顏璃端正做好,很是乖巧的樣子。

    四爺推開門,抬步走出去。

    武佑抬腳走進來,“娘娘,您還有什麼想吃的嗎?屬下讓廚房那邊去做!”

    顏璃沒說話,只是看四爺身影消失在視線外,人隨著起身,對著痰盂吐了!

    “娘娘……”武佑臉色變,疾步走上前。

    嘔!

    剛吃下去的飯,帶著血一並吐了出來,心口處那熟悉的痛意一並襲來。

    “娘娘……”

    看顏璃捂著心口,人蹲在地上,身體抵在桌椅上,顫抖不穩,武佑顧不得其他,伸手去扶……手,還未踫到顏璃,一只胳膊快他一步伸過來,將顏璃穩穩扶住。

    “主子。”

    听到武佑聲音,顏璃抬眸,四爺身影映入眼中。

    四爺眼簾微垂,看著臉色慘白,嘴上滿是血紅顏璃,眼底漫過一抹晦暗,“疼嗎?”

    顏璃靜默,少時,點頭,“疼。”說著,頭靠在四爺懷里,“我想回家。”

    “好,回家。”

    四爺抱著顏璃,大步離開。

    武佑看看地上的血跡,心口發沉,召來護衛,“將這里清理了。”

    “是。”

    待四爺帶著顏璃離開,護衛也隨著離開酒樓,待酒樓一切恢復如常,一包廂的門打開,幾人緩步走了出來,而在經過剛才顏璃和四爺吃飯的包廂時,有人朝著里面望了望,而後離開。

    鎮國府

    鎮國府安穩了,裴大奶奶心里總算是踏實了。此時坐在軟塌上,看看書,繡繡花,清閑自在,頗為安逸。

    “大小姐,您回來啦。”

    “嗯,娘呢?可是歇息了嗎?”

    “回大小姐,奶奶正在里面看書呢,您進去吧!”

    裴敏兒抬腳走進來,裴大奶奶看到她,開口,“你不是說跟羅家小姐在外吃飯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羅家小姐,羅晶玉——羅子川的嫡親妹子,也是裴敏兒未來的小姑子。

    與小姑子搞好關系,也很重要。所以,自和羅家定親之後,裴敏兒和羅晶玉就開始走的很近。一起相約去逛個街,吃個飯,是常有的事。只是,沒想到今天在酒樓竟會遇到四爺和顏璃,還有……

    想到在酒樓無意中撞見的事,裴敏兒看著屋內下人道,“我跟娘有些貼己的話要說,你們都出去吧!”

    “是。”

    下人們听令,魚貫而出。

    裴大奶奶看著裴敏兒表情肅穆的樣子,關切道,“怎麼了?可是出什麼事兒了嗎?”

    裴敏兒斟酌了一下,看著裴大奶奶低聲道,“娘,皇後娘娘好像快不行。”

    聞言,裴大奶奶心里咯 一下,驚,“你,你在渾說什麼?”

    顏璃明明好好的,怎麼突然就不行了。

    “敏兒,現在顏璃身份不同往昔,你可要謹言慎行,別胡言,沒得給自己招禍。”裴大奶奶沉聲道。

    “娘,女兒沒胡言,這是真的,今天女兒和晶玉在酒樓吃飯的時候,親眼看到……”裴敏兒對著裴大奶奶將今日看到的和听到的對著裴大奶奶講了一遍。

    裴大奶奶听完,神色驚疑不定,“你,你說的可都是真的?”

    “這種事女兒怎敢胡言。”裴敏兒壓著嗓子道,“皇上登基之日,連個笑臉都沒有,是不是就因為這個?”

    裴大奶奶不言,心口翻涌榮,如果真是這樣。那,顏璃可就太沒福氣了。現在四爺登基,她貴為皇後,又如此得皇上寵愛,眼見錦繡日子都在前頭,沒曾想卻沒命享。

    “娘,這件事要不要跟祖父說一下?”

    裴大奶奶思索了一下,搖頭,輕聲道,“你祖父應該不喜歡我們探究這些事。所以,還是算了,免得被你祖父斥責說我們口舌無忌。”

    裴敏兒听了,點點頭。

    裴大奶奶若有所思,她感覺,國公爺十有早就知道了。畢竟,之前那些日子,他可是一直跟四爺和顏璃在一起的。

    所以,顏璃身體是什麼情況,他不會一無所知。只是,這些事國公爺不與他們講罷了,既然如此,她們也就當做不知道吧。

    “敏兒,這件事你就當做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听到,絕對不要向任何再提及,知道嗎?”

    “女兒知道。”亂議太後,那也是罪。裴敏兒不會在這種事多嘴多舌亂說話。只是羅晶玉那邊……她自來聰明機靈,想來也知道輕重,不敢亂言才對。

    “娘,那女兒先回自己院子了。”

    裴大奶奶點頭,說道,“你成親的日子馬上就到了,日後無事也別在出府走動了,免得招來什麼閑言碎語。”

    “好。”

    裴敏兒離開,裴大奶奶心里裝著事,繡花的興致也完全沒了。

    顏璃快不行了!

    其實這事仔細想想,好像也不值得那麼吃驚。之前顏璃被擄走,而後在被找到後,一直沒有回京。這就已經很反常了!

    既是被擄,怎麼可能毫發無傷。所以,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才導致了她命不久矣。

    裴大奶奶心里這樣想著,轉頭對著身邊嬤嬤道,“你去門口迎一下,等下大公子回來了,讓他即刻來這里一下,我有緊要的事要跟他講。”

    “是。”嬤嬤領命,快步走了出去。

    沒多久,裴大奶奶沒等來裴仁,卻等來了羅家被抄家發配的消息。

    聞之色變,裴大奶奶騰的起身,眼眸瞪大,“你,你說什麼?抄家,發配?為什麼?”

    嬤嬤急聲道,“老奴也不知道,只是听府里去采買的小廝說,武護衛已帶侍衛去羅家,皇上聖旨都下了……”

    “這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裴大奶奶被這突然的變故,打的措手不及,六神無主。

    裴敏兒同羅子川可是快要成親了,現在羅家突然被抄。那,她女兒怎麼辦?

    想著,裴大奶奶疾步朝著主院兒跑去。

    國公爺,國公爺!

    裴大奶奶這邊得到了消息,裴敏兒那邊自然也很快就知道了。

    “娘,怎麼辦?怎麼辦?”

    “別急,別急,我已跟你祖父說了。先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再說。你放心,如果羅家不是犯了重罪,你祖父一定會向皇上求情的!”裴大奶奶對著裴敏兒安撫道。

    只要國公爺開口,羅家十有能得保,皇上對國公爺還是很敬重的。

    裴大奶奶心里這樣期盼著。

    不久裴仁回來,直接去了裴老太爺處,“祖父,孫兒回來了。”

    國公爺抬眸,“說吧。”

    “是。”裴仁在國公爺跟前坐下,看著他,沉沉道,“對羅家,皇上未將他們全家抄斬或已是網開一面了。不過,羅家二小姐羅晶玉,現已被押入死牢,難逃一死。”

    “她做了什麼?”

    “今日在酒樓遇到皇上和皇後之後,羅晶玉或許是猜到了什麼。所以,回到羅家之後,跟她的心腹丫頭開始合計謀劃。想在皇後不適時,借著探望,討好皇後,接近皇上……”

    【小姐,看顏璃那樣子,十有是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只要你能討的皇後歡心,讓皇後在皇上跟前夸贊你幾句。那麼,皇上就一定會記得你的好。】

    【我倒是希望顏璃夠賢惠,夠識大體。她在臨終之際,能主動讓出皇後的位置,能自覺的為皇上找一個貼心人。那樣,死了還能落下一個賢後之名。】

    【小姐,只有您夠用心,一切都有可能。】

    無意得知顏璃命不久矣,羅晶玉就自以為抓到了先機,就異想天開的想趁機得到皇上青睞,甚至妄想皇後之位。

    為此,甚至想到對顏璃下毒,威迫顏璃助她一臂之力;想到了制造危機,她為顏璃擋劫,感動顏璃……

    各種謀算吐口,結果就是將自己送到了死牢。

    “若非羅廣(羅晶玉父親)對四爺早已俯首臣稱,且忠心耿耿。那麼,羅家這一次怕都在劫難逃。”絕對不是只是發配邊疆這麼簡單。

    听了裴仁的話,國公爺靜默不言。

    無意中知曉顏璃身體情況,各人反應,決定各自的命數。

    或許那些知曉顏璃情況的人,四爺都在盯著。祈望顏璃活著的,四爺容你活著;而那些盼著顏璃死的,四爺會先送她去死。

    你期盼顏璃早亡,四爺又怎會容許你長命百歲。

    只是無論四爺做什麼,隨著時間的推移,都擋不住顏璃身體日漸變差。

    昏睡,嘔吐,疼痛!

    從之前的的偶爾一次,到每天一次,到現在已發展成每天幾次。

    身體情況的急轉直下,讓看著的人都感覺有些承受不住,何況顏璃了。

    顏璃身體愈差,四爺在外情緒愈發不好。

    “主子,主子!”

    皇宮之中,早朝還未結束,武佑顧不得許多就沖了進去,“主子,安平和靜月回來了。”

    听到武佑的話,朝堂百官還未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就見那高位的人,已沒了蹤影。

    安平和靜月回來了,希望是帶著解藥回來的。(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 太古星辰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