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公子極惡 > 第349章 希望

第349章 希望

作品:公子極惡 作者:淺如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何況帝王了。

    都以為逸安王登基為帝,定會大刀闊斧的做些什麼。比如對朝堂百官重新整頓,對皇家公主皇子,還有後宮嬪妃進行安置或清除。

    然,出乎他們意外的是,新帝什麼都沒做。甚至對前太子和二皇子都未曾驅離。而在登基之日,更是連在皇宮安歇都不曾,而是回了逸安王府。

    新帝的心思,實在讓人弄不懂呀。

    離開皇宮,走到王府前,四爺停下腳步,抬頭,望著‘逸安王府’幾個大字。

    曾經褪去逸安王爺的頭餃,登基成帝王,是他的野心,亦是他的目標。為此他多方謀劃,精心謀算。

    本以為在達成目標,拿下那個寶座之後,他心情該是無比的舒暢和意氣風發。然,這一天真的到了,他感受最多的卻不是得意與暢快,而是揮之不去的悵然所失!

    登基為帝,成就了自己的野心,卻並不能讓他感到痛快和高興。

    “相公!”

    聲音入耳,四爺抬眸,看到那抹縴細的身影,看到那笑盈盈站在不遠處的顏璃,四爺心頭下意識的緊了緊,抬腳,大步走過去。

    “這麼冷的天怎麼出來了?”

    “今天感覺身體舒服多了,所以想走走,順便接接相公。”

    身體舒服多了嗎?

    這話,四爺並不相信。

    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顏璃希望在今天這個日子,她的男人盡享得意,沒有煩憂!

    顏璃伸手拉起四爺的手,朝著正院兒走著,道,“相公有沒有覺得我今天更好看了。”

    四爺轉頭看看她,顏璃將小臉往他面前湊了湊。

    四爺看著,抬手在她臉頰上輕輕撫了一下,“擦胭脂了?”

    “嗯!擦了一點,感覺自己光彩照人。”顏璃說著,在四爺臉上親了一下,看著他臉上沾染到的那一點口脂紅,笑開來,拉著他,“走吧!我今天做了好多菜,都是你喜歡吃的。”

    為他梳妝打扮,為他洗手作羹湯。是她現在能做到,是她恭賀他的方式。

    鎮國府

    逸安王登基,鎮國府榮耀依舊,穩坐權臣之位,屹立不倒。

    對此,裴家上下均大大松了口氣。榮華富貴,安逸安穩,這些都沒變,沒有什麼比這更值得高興了。

    只除了裴仁,裴家一切能得保,他心里自然也踏實了,可心里卻並不是都是愉悅,因為他知道鎮國府的今日,都是國公爺抵上他自己的性命換來的。

    國公爺中毒,這件事,裴家其他人不知,可裴仁還是知道的,裴戎都告知他了,為了讓他也清楚知道國公爺的用心,為了讓他好好照顧。

    “祖父,把藥吃了吧!”

    看著裴仁遞過來的藥,國公爺伸手推開,坐起來,看著他道,“裴仁,對仕途你有什麼盼望嗎?”

    裴仁听了,看著國公爺,沒有猶豫,沒有隱藏,如實道,“過去孫兒曾盼望著能坐上丞相之位,成為皇上倚重的重臣,成為裴家的頂梁柱,成為祖父的驕傲。可現在,我已不那麼想了。”

    裴仁平緩道,“現在裴戎已是手握兵權的將領。而我,在京城做一個忠心為君,不居重臣的文官才是最好,這樣或許才是保裴家安穩的最好方式。”

    武將,文官,裴家不能全部都佔了。那樣,于裴家並不是榮耀,而是危機。

    文武重臣,全有裴家佔據,這不是忠心,這是野心,皇上會不高興。

    听了裴仁的話,國公爺抬手拍拍他的肩膀,滿是欣慰道,“你能這樣想,祖父真的很高興。”

    裴仁听言,既知,他這樣想果然是對的。

    “祖父,孫兒現在對仕途沒什麼野心,只希望我們裴家合家安穩。”

    “好,好!”

    裴家在仕途上退一步,方能海闊天空。

    “祖父,有一個問題,孫兒不知該不該問?”

    “說吧。”“是!”裴仁看著國公爺,輕聲道,“祖父,今日登基,孫兒看皇上心情好像並不是很好。”

    別說舉辦宮宴,連個笑臉都沒有。

    帝王的位置,顏璃的壽命,得到了一樣,即將失去一樣。

    墨昶的心情怎會好!恐怕只會更糟。因為,縱然成為了君臨天下的王者,可並不意味著就能無所不能。那感覺並不好!

    “皇上的心情,我們不用探究太多。只要記得,謹遵聖令,忠心為主就行。”

    看國公爺無意多說,裴仁也沒再探究,“孫兒知道了。”

    “還有,日後切記不要摻和皇上的後宮之事。”

    墨昶既登基為帝,那麼子嗣將會成為百官和百姓都關注的一個問題。

    子嗣,墨昶應該很想讓顏璃給他生,可是那恐怕已是不可能了。那麼,生下第一個皇子的女人會是誰呢?

    操心這個的人應該很多。但,國公爺卻不想裴仁也摻和進去。因為,那會讓墨昶很不高興。

    顏璃時日無多,在這個時候誰若膽敢提出讓墨昶選妃,或早日誕下皇子。那,在墨昶眼里,可能就是在盼著顏璃死。

    在顏璃生命的最後,任何可能讓顏璃感到委屈的事,墨昶自己都不會做。自然的,他也絕對不容許別人去做。

    在選妃這件事上,現在不能容忍的不是顏璃,而是皇上!

    逸安王府

    “嗚……疼疼疼,輕點,輕點。”

    夜深人靜,本該好眠的時辰,顏璃看著給自己涂藥的男人,喊痛。

    四爺穿著里衣,繃著臉,看著顏璃腰間那片青紫的痕跡,臉色分外難看。“相公。”“作甚?”“你干嘛一臉被我強迫,被我〞qiang jian〞的表情。你別忘了,可是你先勾引我的。”听到這直白又露骨的字眼,四爺臉色愈發不好了。直盯著顏璃,這分明就是倒打一耙,是他先勾引她的嗎?明明是她勾引他,他明明是……被勾引者。

    她身體這種情況下,他被勾引,也理直氣壯不到哪里去。

    想到自己竟會失控被勾引,四爺心里直罵娘。

    看四爺臉色實在難看,顏璃嘆了口氣道,“嫁了個長的太好的相公就是這點不好。你一脫衣服,我就把什麼都忘了,色心一起,哪里還記得別的。”說著,伸出腳丫戳了戳四爺的腹肌。腳剛伸過去,剛踫到,就被拍開了。“給我老實點。”“我很老實呀!可我胸不老實,這長的比我家相公的手都大了。”說著,看看四爺的大手,對他拋個媚眼,而後抬頭,眼楮往那不能看的地方瞄。

    似要抓什麼罪證一樣。

    只是,這腦袋剛伸出去,眼楮就被捂住了,“給我老實躺著。”

    四爺動作出,滿滿都是欲蓋彌彰的味道,顏璃吃吃笑了起來,“相公,你這叫不打自招。”

    四爺不理她,拿下捂著她眼的手,繼續給她擦藥。擦著藥,才發現,她身上青紫的痕跡不止一處。

    看著四爺凝眉,他明明記得他當時動作已經很輕了,怎麼……

    明明記得?!意識到這點,四爺嘴巴緊緊,這就說明他當時理智還在,只是還是沒受住誘惑。

    “相公,我反省,我檢討。我保證以後再不故意誘惑你,也保證控制自己不被你誘惑。不若我把這話寫下來吧,我們一起共勉!”顏璃說著,低笑道,“辦完事,就趴在一起寫悔過書,這算不算也是一種情趣呀!”

    別人辦完事,可能直接就睡了。他們辦完事,開始寫檢討,想想一下那畫面,顏璃輕笑出聲。

    听著顏璃笑聲,四爺不吭聲,給她擦好藥,蓋上被子,大步走了出去。

    “相公你去哪兒呀?”“拿筆墨紙硯寫悔過書。”

    顏璃听了,好笑,望著男人離開的背影,臉上帶著笑,縮進被窩里,閉上眼楮,其實很困,也很累。

    “主子。”看到四爺竟自著里衣走了出來,武佑忙上前,“主子,天寒小心受涼。”

    “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很不可理喻?”

    這話,指的是什麼武佑自然清楚。

    今夜在听到主子要水進去時,當時有那麼一瞬間,武佑或許真的有過那樣的想法也不一定。

    王妃身體這種情況之下,主子怎麼還能……

    “主子,屬下……”

    武佑剛開口,四爺沒再听下去,轉身進屋。

    因為顏璃,四爺現在覺得自己像個變態。他一直以為自己並不是重欲的人,可現在,他好像高看自己了。

    這一夜,顏璃睡的很沉。四爺抱著她,卻是一夜無眠。

    翌日,當顏璃醒來已是半晌,四爺已不見了人影。

    看著身邊空空的位置,顏璃躺著沒動,似出神,似發呆。

    “皇後娘娘,您醒啦!”孫嬤嬤看著顏璃,輕聲道,“娘娘,可是哪里不舒服嗎?”

    看顏璃一副若有所失的樣子,孫嬤嬤關切道。

    皇後娘娘?!

    這稱呼讓顏璃有瞬間怔忪,少時才反應過來,皇後娘娘指的就是她。

    看顏璃不言,孫嬤嬤緊聲道,“娘娘,老奴去傳太醫過來吧!”

    顏璃听了搖頭,“不用,我挺好!就是……”頓了頓,看著孫嬤嬤淡淡道,“我夢到娘了。”

    聞言,孫嬤嬤心頭一緊。

    夢到顏塵了嗎?這夢意味著什麼?

    “皇上呢?”

    听到顏璃問話,孫嬤嬤將心里雜念壓下,恭敬道,“回皇後娘娘,皇上他進宮了。皇上說了,等忙完政務,就回來。”

    顏璃點頭。

    孫嬤嬤看著顏璃,恭敬道,“娘娘若是還困就再睡會兒。”

    顏璃搖頭,“不睡了。”說著,撐著坐起。

    起身,梳洗,簡單的吃過飯後,顏璃召來安永,去了宅院。

    宅院一點沒變,還是原來的樣子。只是卻沒了老太太,也沒了顏塵。

    所以,縱然還是原來的樣子,但卻沒了家的味道。

    “小芽,你這犢子,菜苗都被你踩死了!你個敗家玩意兒……”

    “小芽,小芽……”

    腦子里想著往昔熱鬧的情景,扯了扯嘴角,在暖爐邊坐下,望著外面,憶往昔。

    往昔的日常,過去了,再回憶,才發現原來是那樣的溫馨美好。那時顏塵健在,老太太安好,她也健康。

    現在,支離破碎!

    “娘娘,人帶來了。”

    聞聲抬頭,看安永同護衛,帶著一人走進來。

    “太妃娘娘,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看著顏璃,董太妃神色涼涼。

    別來無恙?呵呵,墨昶稱帝了,顏璃成了皇後了,而她成了罪妃了。這一切的改變,怎會無恙。

    “請坐。”

    董太妃听了,看看顏璃,在她對面坐下,涼涼淡淡道,“皇後娘娘怎會突然想起見我了?是想讓我這個罪妃仰望一下您這個皇後娘娘的尊貴嗎?”

    在董太妃想來,顏璃想見她,除了羞辱她,和向她耀武揚威之外,不會有其他。

    “董太妃想多了!我一將死之人,沒什麼可向太妃炫耀的。”

    聞言,董太妃盯著顏璃神色不定。

    顏璃淡淡道,“之前,謝將我擄走,對我下了毒,現毒已浸入五髒六腑,我大概沒多少日子了。所以,我想給太妃做個交易。”

    董太妃听了,直直看著顏璃,少時開口,“皇後可讓我探個脈嗎?”

    顏璃將手腕兒伸過去,董太妃手指落在她脈搏上。

    “太妃娘娘會醫術?”“之前在廟堂待了十多年,閑來無事學了一些,說不上會醫術,至少探脈不成問題。”董太妃不咸不淡說著,給顏璃探著脈。

    少時,手松開,確定顏璃所言是真,看著她開口,“不知皇後想與我做什麼交易?”

    “我保你余生安穩,你解了下在國公爺身上的毒。”

    听言,董太妃笑了,“皇後娘娘真會開玩笑。”

    看董太妃對她的話絲毫不信,顏璃一點不意外。伸手拿過手邊的茶壺,倒一杯水放在董太妃跟前,淡淡道,“太妃娘娘比我年長,經歷的也比我多。當年你從備受寵愛,到遭遣送廟堂,經歷沉浮,太妃娘娘凡事應該比我看到通透,對男人也應該比我更加了解。”

    顏璃看著她,平和道,“你說,如果我現在是長命百歲的命格。那麼,墨昶對我能寵愛多久?”

    董太妃听了,沒回答,反問,“你覺得呢?”

    “我也不知道!但,再多也多不過現在吧!在他情最濃時,我離開,因為不舍太多,我不經意的就成了他心口的朱砂痣。如此,在我臨終之際,若是寫下遺書,讓他饒恕你所有罪過。我想,就算他不能完全都應下,但至少,不會讓你活的生不如死。太妃娘娘以為呢?”

    董太妃不言。

    顏璃也不語,看著她,等她思量。

    這交易對于董太妃來說,是有點冒險,但卻也是一次轉機。

    若她繼續和墨昶僵持下去,她的結果只有一個,在國公爺還有一口氣時,墨昶為了解藥,會折磨她的生不如死。而在國公爺那一口氣斷了之後,墨昶和裴戎把她五馬分尸都有可能。

    所以,是等著慘死,還是信顏璃一次,冒險答應她的條件,為自己爭取到一線生機?

    其實,這對于董太妃來說,並不難選。

    靜默少時,董太妃看著顏璃幽幽道,“我倒是不知,皇後娘娘對國公爺如此敬重。”

    顏璃听了,淡淡道,“國公爺護我不止一次,我敬他老人家是理所當然。”

    董太妃呵呵笑了一聲道,“可你這麼做,其實更多的還是為了墨昶吧!”

    顏璃抬眸,看著董太妃,沒有否認。

    “讓謝將你擄走的是我。如此一來,害的你短命,我自然也就成了罪魁禍首之一。如你剛才所說,在墨昶對你情正濃時,你離開了。那麼,他是什麼心情可想而知。繼而,在你離世的那一天,墨昶心傷憤怒之下,如何能饒得了我。”

    “若是那時國公爺還活著,可墨昶卻什麼不顧的把我殺了。那,裴世子將會是什麼心情呢?”

    “墨昶殺了我,等于是放棄了解藥,等于是送國公爺去死。一旦這種想法落在裴戎的心里,隨著時間的推移,當裴戎心里對國公爺的歉疚越積越深,那麼就不免對墨昶生怨。如此,在將來的日子,墨昶這個皇帝怕是坐的也不會太順心。”

    “你想跟我做交易,其目的也不過是為了不想墨昶和裴戎兩人之間生出間隙,不想墨昶這個皇帝做的辛苦吧!皇後娘娘,我說的可對?”

    顏璃沒去承認,也沒否認,只道,“若是想好了,讓人去王府送個信。”說完,起身離開。

    董太妃靜靜坐著,看著顏璃的背影,眸色幽幽。這個在生命最後,還在為了墨昶盤算的女人……就是墨昶放不下她的理由。

    所以,她的遺言,墨昶會听。這話,不是大話。

    顏璃走出宅院,看到那騎在高頭大馬上走來的人,轉眸看向安平,“今日事,記得只對四爺說我是為國公爺,其他不要多言。”“是。”

    顏璃看著那緩緩走來的人,眸色悠悠,高處不勝寒,希望他余生不會太孤單。(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