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 > 正文 第4303章 聰明蛋

正文 第4303章 聰明蛋

作品: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 作者:很是矯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壁虎咬的還不是右手,是她完整的左手,要咬咬假肢呀。

    寧舒拽著壁虎,壁虎就跟王樣,就是不松口。

    手指頭突突地跳著疼,寧舒也不敢動,就怕手指的傷口扯大了。

    王八是怎麼回事,突然就動嘴咬她。

    寧舒咬牙切齒,“松口。”

    壁虎還是緊緊咬著她,寧舒的手指流出了鮮血,順著壁虎的嘴巴流出來。

    寧舒簡直心疼,萬萬沒想到,給這丫喂了這麼多的能量體,壁虎能動了,第一個咬的是她。

    她心里特別委屈巴巴,咬誰也不該咬她呀。

    你還我能量體。

    傷口很疼,壁虎尖銳的牙齒幾乎陷入了骨頭之中,只要一動就感覺骨頭都會碎。

    滴滴答答的血液滴在了桌上,鮮紅的,帶著血腥之氣,隨著時間的流逝,鮮血緩緩變成了黑紅色,甚至開始凝固。

    壁虎和跟寧舒對峙著,以前毫無精神的眼楮直溜溜地和寧舒對視著,眼神格外堅定。

    寧舒面無表情地看著壁虎,“放開,不然我會把你的脖子割下來。”

    說著,她釋放出了精神力,精神力從廚房里卷了一把菜刀過來,菜刀漂浮在她的面前。

    她的右手握住了菜刀,“我的右手精細動作不是很好,一刀砍下去可能把你的脖子砍不斷,也許會連著皮。”

    壁虎一听,頓時縮了縮脖子,但還是沒有松開嘴。

    寧舒一看,頓時柳眉豎立,“好呀,你個小畜生跟我鬧呢。”

    居然能夠听懂人話,還以為這是一個脆弱的,沒有什麼靈智的生靈,結果自己遭道了。

    壁虎現在是騎虎難下,它的嘴里咬著她的手指,而對方的手里握著一把菜刀。

    刀刃亮光閃閃的,讓人心里發寒。

    如果自己松口,她肯定會一刀剁了自己。

    壁虎眨著黑豆眼,眼楮里沁出了淚水。

    寧舒︰????

    我特麼流血了,受傷了,還這麼疼,你哭個幾把?

    她真的特別迷惑。

    壁虎一哭眼楮眼淚就停不下來了,嘩啦啦啦的,都說女人是水做的,但壁虎也不逞多讓。

    寧舒相當無奈,自己才是該哭的吧,你哭個什麼東西?

    寧舒說道︰“行了,行了,松口吧,你想走就走吧,我也不攔著你。”

    伐天不止一次暗示她這個東西養不熟,但她都不在意,現在遭到皮肉之痛了。

    特麼的。

    不管這個東西內里是個什麼東西,不養了不養了。

    還是小世界充滿了快樂。

    壁虎听到寧舒這麼說,她似乎服軟,但依舊不敢放開嘴,鬼知道她會不會翻臉無情。

    眼淚嘩嘩的。

    寧舒擰眉,“你松開。”我失血過多怎麼辦?

    受不了這個委屈,特麼的,養個寵物還要受這樣的委屈。

    蚯蚓回來就看到這樣對峙的畫面,面色一驚,“怎麼回事?”

    之前都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發生了這樣跟的事情。

    寧舒嘆氣,養個寵物真的太不容易了,還是狗子比較萌。

    寧舒忍不住在心中反思,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蚯蚓趕緊對壁虎說道︰“趕緊松開。”

    壁虎對蚯蚓流淚,眼珠子都被眼淚淹沒了,可憐兮兮的,感覺被咬住了手指頭的人是它。

    寧舒︰???

    所以,你到底是在委屈什麼,流血的是你嗎?

    受傷的是你嗎?

    怎麼還倒打一耙呢,我也很委屈,我也要流淚,我也要哭泣

    寧舒看著蚯蚓,眼淚醞釀水花,蚯蚓說道︰“你把刀給我,你這樣它害怕,不敢松嘴,它一松,你就要剁了它。”

    寧舒︰嘎???

    我難道不是一個令人憐惜的寶寶嗎?

    有個人勸架氣氛就沒有那麼僵持了,蚯蚓從寧舒手里奪過了菜刀,又安撫壁虎︰“沒事了,把嘴松開。”

    壁虎只是流淚,嘩啦啦的,桌上好大一灘水漬。

    蚯蚓抱住壁虎,“松口吧。”

    壁虎這才小心翼翼地松開了口,卻被寧舒飛快地抓住了嘴巴,它掙扎著。

    傷口深可見骨,它的牙齒非常尖銳,幾乎要洞穿整個手指了。

    松開嘴拔出牙齒的時候,傷口的血液咕嚕咕嚕地往外冒。

    這件事不是這麼簡單就完了,壁虎被抓住了嘴巴,眼淚流得更凶。

    蚯蚓看到寧舒的傷口,緊緊擰著眉頭,“它干什麼突然咬你,還咬得這麼凶?”

    寧舒捏著壁虎的嘴巴,露出了險惡的笑容,“我怎麼知道,我怎麼知道它突然就瘋球了。”

    蚯蚓︰“先把傷口處理了再來處置它,不應該呀,你們應該很和諧的。”

    寧舒冷淡地說道︰“它大約不喜歡我給它讀書,也不喜歡我摸它。”

    以後也不會摸了,冷冰冰的,涼颼颼的,也沒啥好摸的,還沒有狗子r起來舒服。

    誰想摸你來著。

    “你也把嘴松開。”蚯蚓很頭痛,他仙子啊就是兩個孩子打架的父母。

    在中間調停太難了,孩子還是只有一個好,多了就麻煩。

    不過蚯蚓對這種事情很淡定,因為之前養的孩子比現在還多,各打五十大板。

    寧舒覺得沒勁,果然自己不太適合養寵物,松開了壁虎的嘴巴。

    蚯蚓找了布條給寧舒把傷口包扎好,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沒怎麼回事,就是這丫一直扮豬吃老虎呢,想要逃跑被我抓回來了,大概是太絕望了,太無助了,就咬我。”寧舒說道。

    蚯蚓︰

    這他嗎讓人該怎麼說。

    “既然它想走就讓它,誰不走誰是烏龜王八蛋。”既然養不熟就不養,欠他什麼了。

    蚯蚓問道︰“不養了嗎?”

    寧舒擺擺手,“不養了,太危險了,把它扔出去。”

    蚯蚓聳了聳肩膀,抱著壁虎出了院子,然後把它放在地上,對它說道︰“走吧。”

    既然她不願意養就不養了,說實在了,寧舒對它不差,但是壁虎卻傷了人。

    壁虎的黑豆眼眨了眨,似乎不太相信這就離開了。

    離開了那個小惡魔。

    “走吧。”蚯蚓推了推壁虎,壁虎轉過身體亦步亦趨地走了,它的身體還很孱弱,走路很費勁。

    沒緣分就是沒緣分,不是說養多久就行。(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