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其他類型 > 大唐斬妖人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一個人的江湖(五)

正文 第八十七章 一個人的江湖(五)

作品:大唐斬妖人 作者:大唐布衣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就在何長安一劍洞穿猴魁眉心時,三百里開外的烏鴉山上,傳出一聲淒厲慘號。

    一座鬼氣森森的石洞深處,一大團黑霧瘋狂翻滾,迅速凝視成形,卻是一條黑色龍魚。

    亦實亦虛,乃一大妖身死道消後,一腔怨念經久不散,重新修煉成精的鬼物。

    這條龍魚,曾是大河下游的一條黑色鯉魚,依靠吞食大量水族,修成精怪之物。

    後來,因緣際會,吞食煉化一截仙人遺骨,竟然化形成蛟,在大河下游入海口一帶,稱王稱霸數百年之久。

    後來,偷听到有高人說過,龍門瀑布是一處玄妙所在,可通一處洞天福地,普通鯉魚若能一躍而過,便有機會蛻變成龍。

    龍魚狂喜之下,逆河而上,來到龍門瀑布前,打算也來一次‘魚躍龍門’。

    不料,它剛剛躍過龍門,尚未化形成真龍,便被一道天罰神雷按在地上摩擦,只幾個呼吸,便落得個身死道消……

    一腔怨念修習鬼道之法,經過數百年苦修,竟然成了氣候,興風作浪,禍害人間。

    猴魁的神魂印記,便是它種下的。

    何長安雖然小心謹慎,在控制猴魁心神的瞬間,就斬斷其神魂聯系,卻依然被這條龍魚精魄修煉而成的鬼物察覺。

    劍意透體時,它一陣驚疑,但很快就察覺不對。

    斬殺猴魁的竟然是一名粗鄙武夫!

    這位墨玉夫人怒不可遏,仰天嘶吼,就地一滾便化為一名體態豐腴的婦人,沖出石洞,便要前去滅殺何長安。

    一出洞,婦人就看見一個平平無奇的中年男子,悠閑的坐在不遠處的一塊岩石上,一把竹劍橫放膝頭。

    正在慢慢喝酒。

    婦人心下驚疑,站在洞口面色變幻不定。

    對方悄無聲息摸到‘洞府’門口,自己竟然毫無覺察,想一想就讓它心頭一緊。

    尤其是、那把竹劍,難道是……

    “就說這烏鴉山上一股魚臭味,原來是條死魚。”中年男子很失望,懶得再看那鬼物一眼,低頭喝酒,嘀咕一聲‘沒勁’。

    中年男子灌一大口酒,長身而起,向前跨出一步,便在百丈以外。

    手中竹劍隨手一揮,墨玉夫人,及其身後那座烏鴉山,猶如切豆腐那般,被無聲無息的一分為二……

    ……

    何長安受傷極重,大口大口的吐血,臉色衰敗的厲害,臉上甚至出現細密的皺紋。

    奇怪的是,他的氣機卻絲毫不顯衰敗,反而由極度衰弱狀態,逐漸復甦、強勁起來;

    否極泰來,脈動如鼓。

    口鼻之中噴吐出來的熾熱白汽,凝而不散,猶如兩條小蛇,吞吐不定,龍盤虎踞……

    這番詭異的景象,讓守護一旁的魁梧老人、小慧二人面面相覷,驚疑不定。

    ‘爺爺,這是什麼景象?’小慧畢竟少女心性,耐不住性子,傳音問道。

    ‘不要多問……知道的越多,就越難受,你去煎藥吧。’魁梧老人有些神不守舍,不願多說,起身站在瀑布前數百丈處,沉默不語。

    小慧很乖巧的去煎藥了。

    有人從極遠處走來,一步跨出,就是數十丈,老遠就喊︰“何長安,你知道嗎,剛才我一劍就劈了一座山,簡直不費九牛二虎吹灰之力……”

    十幾個呼吸後,那人來到龍門瀑布前,卻是一名平平無奇的中年男子。

    魁梧老人向前迎了幾步,小慧蹲在藥罐前,伸長脖子看著來人。

    來人自然便是阿飛。

    他隨意看來魁梧老人、小慧一眼,快步走到何長安身邊,突然臉色微變,繼而嘿嘿笑了起來。

    “這傻小子,還行啊,”阿飛一屁股坐下來,口中嘖嘖稱奇,嘀咕道︰“就是資質實在太差,連我阿飛的萬分之一都沒有。”

    魁梧老人、小慧听的有些牙疼,覺得這名中年男子、有些言過其實。

    ……

    何長安躺在一片干涸的心湖之中,渾身血肉模糊,經脈被撕扯的七零八落,丹田靈海也碎成七八片,看起來淒慘無比。

    他掙扎著、想爬起來,稍微一動,便是一陣死去活來的劇痛,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但就這樣慢慢死去,他又不甘心。

    他還年輕,好不容易重活一世,還有很多逼沒裝,還有很多花沒插,他才十八歲……

    何長安突然想起了呂先生,那位溫和、平凡而古板的老讀書人。

    老讀書人說過很多話,嘮嘮叨叨的,像所有善意的老人一樣,總會把一些很簡單的事情,講出一大堆道理來;

    而對一些很高大上的問題,卻往往輕描淡寫,一筆帶過。

    其中,便有關于武夫破境、劍修、長生等問題,何長安很認真的請教,老讀書人很不負責任的隨口敷衍,偏生一臉鄭重其事……

    ‘人人都說修行之法,是逆天而為,連天都逆了,你的氣機還能順暢嗎?’

    ‘破境破境,沒有境,破什麼破?是破罐子破摔還差不多。’

    如此這般,等等。

    何長安還想到很多人,老爹,李義山,趙正,杜十三,溫太原,沈岩,鄭公,小尼姑,鄭紅袖……

    對了,還有阿酒。

    那個黑而清秀、板上釘釘的丫頭,體內沒有一絲一縷的靈氣,一把竹劍是如何做到一擊斃命的?

    是劍意。

    劍意、有是什麼呢?

    何長安沉浸于思索,來自奇經八脈、丹田靈海和神魂深處的劇痛,似乎稍微緩解了些……

    他想起很多往事,有前世的、有今生的,沉寂的小黑棍微微動了動。

    他突然有了一絲明悟。

    何長安強忍著徹骨的劇痛,慢慢調息,開始搬運大小周天,讓小黑棍循著經脈慢慢流轉,不再刻意追求吐納……

    心湖之上,開始有白霧蒸騰、凝聚,最後化為一點一滴的靈液,從高處滴落下來,砸在干涸、龜裂的土地上。

    一滴,兩滴,滴。

    猶如一場姍姍來遲的春雨,終于淅淅瀝瀝的落下來,絲絲縷縷,潤物無聲。

    經過春雨的滋潤和澆灌,何長安被撕裂的經脈、丹田靈海,開始變得柔軟,散發出陣陣青草的氣息。

    春回大地,萬物復甦。

    遠遠的,有春雷陣陣,雷聲如鼓。

    心湖里,有人慢慢坐了起來,嘀咕一句︰‘那個自稱劍修的阿飛、太能吹牛了……’(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