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其他類型 > 曖昧透視眼 > 681︰最後一戰,新的紀元

681︰最後一戰,新的紀元

作品:曖昧透視眼 作者:魂歸百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曖昧透視眼 (ie)”查找!

    681︰最後一戰,新的紀元

    決斗日到。

    藍山會所。

    最豪華的包廂里,秦遠方的親人朋友都來了。原本秦遠方不想讓他們來的,但是他們堅持要來,所以秦遠方就隨他們的便。

    原本有人想奉勸秦遠方別讓他們過來,特別是蕭晴,避免看到不該看的局面。若是秦遠方有個什麼意外,那蕭晴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秦遠方最後的血脈了,他們怎麼都會將其保存下去的。

    不過這樣一來又覺得太過烏鴉嘴,也就沒提起來。

    包廂雖大,卻容納不了那麼多的人。所以那些秦遠方比較疏遠的親人,還有不是很熟悉的朋友們,則被安排到其他的包廂,甚至到擂台,專門劃出一個區域出來。

    這樣一來,秦遠方這邊的陣容就顯得異常的鼎盛。

    不過櫻花家族那邊也遜色不到哪里去。秦遠方得罪的人、家族和組織來了不少,組合起來居然佔據了半個看台。而藏在包廂里的更是不少,不得不說,一個家族的崛起總要得罪不少的人。

    此時,櫻花家族的人率先出來了。

    嘩!

    擂台區域一片喧嘩。

    櫻花家族出現了,他們居然都穿著日本武士裝,而且還是以前的黑龍武士裝,這可是對在場所有華夏人的挑釁啊。哪怕再沒良知的華夏人都對櫻花家族的挑釁行為感到憤慨,有的喝罵,有的怒視,有的直接打電話。

    謝曉賢冷冷地說︰“他們就以為他們贏了嗎?”

    古千秋回道︰“听說華夏來了幾位老前輩,似乎是為了櫻花永木而來的。”

    櫻花永木,櫻花家族的精神象征,日本古武界唯一的天階宗師。

    謝曉賢回道︰“這個當然了。他們膽敢伏擊遠方,為什麼我們就不能伏擊日本唯一的天階呢。櫻花永木一倒,那我們華夏就可以在這方面盡情蹂躪日本了。”

    古千秋苦笑不已。

    這樣一來,藍山會所注定會成為無數人仇視的對象。不過作為股東的謝曉賢似乎沒這方面的心思,看來他對藍山會所的留戀不是很強烈啊。

    而在另一邊。

    秦遠方的家人、朋友也在議論呵斥。

    七爺冷冷地說道︰“不錯,他們果然夠囂張,看來我們的準備是沒錯的。直接把人家給留下,這才是最正確的做法。”

    小刀恭敬地說道︰“七爺,所有能調動的人都來了,全部都是精銳。只要隊伍一動,櫻花家族的人絕對是有來無回。”

    七爺紛紛點頭。

    老葛等人也在這里,都露出猙獰的表情。

    而老虎則是看著一切,眼里有點不甘,但更多的是憂愁。

    當!

    鐘聲響起。

    秦遠方方才慢吞吞地從後台走出來。

    他的相貌是那麼年輕,但他的故事卻是傳奇。伴隨著他的出現,場面沒有絲毫的喧嘩,有的只是關注和窒息,全部人都以他為中心,視線順著他的走動而轉移到擂台上。

    “你終于來了。”

    櫻花永木看了秦遠方一眼,眼里有點迷糊,問道︰“你的境界有點迷糊,似乎處于突破的邊緣。”

    秦遠方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櫻花永木嘆息道︰“可惜啊,原本我們可以見證一個武學天才的崛起,只可惜你今天就要倒在這里了。”

    “是嗎?”

    秦遠方的笑容依舊。

    櫻花永木見秦遠方不為所動,也不在這方面浪費時間,轉移起重點來︰“秦遠方,你小心了,我這個人殺死過無數的華夏古武者,從他們身上學到過不少的華夏武學,希望你等下別驚訝。”

    “我听說過。”

    秦遠方略微點頭︰“5歲修煉古武功法,15歲晉升地階,20歲開始化名游歷世界,殺死無數的古武高手。你有一個特點,就是過目不忘,而且模擬天賦極高,基本被你看過3次的武學就能模擬。”

    櫻花永木得意地笑了開來。

    秦遠方最後說道︰“你放心,我不會給你機會偷學的。”

    櫻花永木譏笑道︰“是嗎?”

    當!

    第二聲鐘響,時間開始進入最後的倒計時。

    秦遠方的眼神悠然冰冷了下來,仿佛沒有絲毫的感情。或許此時的他,才是真正的秦遠方,以前那個熱情或者感性的秦遠方,只是他的表面假象而已。

    “這樣不行。”

    “天階要的不是絕情,而是感動,對天地的感動!”

    櫻花永木卻依然刺激道。

    “放心,你等下會看到的。”

    秦遠方簡單回了一句,讓櫻花永木有一種老鼠拖龜的憋屈感。

    當!

     !

    最後的鐘響,代表著死亡決斗開始的聲音剛起來,在不見任何爆炸現象的擂台上,秦遠方的身體消失了,他的身體化為一道殘影化向櫻花永木。

    櫻花永木最是經驗,因為他看得很清楚,此時的秦遠方雙手化刀,帶著澎湃的真元奔襲而來。這雙刀有若實質,一刀直取自己的脖子,一刀以詭異的角度斜取自己的心口,無論是角度還是用心都相當歹毒,與秦遠方之前的格斗風格完全是兩碼事。

    如此的刀,如此的猛,可見秦遠方的力量。

    可櫻花永木畢竟是天階宗師,沒有失去冷靜,雙眼神光前所未有的閃爍,他一雙大手瞬間凝聚出一張似有似無的氣網,一張渾然天成的真元網。

    隨即金屬切割牆壁的刺耳聲音出來。

    秦遠方的手刀居然是金屬,而櫻花永木的真元居然是牆壁。這樣匪夷所思的能力,完全超越了一般古武者的想象,讓在場所有的人,包括七爺等老牌前輩在內,紛紛色變。

    但擂台上的雙方卻沒異常。

    秦遠方的確驚奇于櫻花永木這神奇的一招,但是天階宗師已經能隨意調動天地間的能量,舉手之間就把真元化為實質,有這樣的一招倒是不為奇怪。

    不過這僅僅是開始而已,秦遠方新的絕招出現了。櫻花永木駭然發覺秦遠方的身體居然消失了,當著自己的面消失了,隨後一個恐怖的氣息飄到自己身側。

    “遁術!”

    這是櫻花永木腦海里唯一的念頭。

    秦遠方剛才好像就只跨出一小步,卻偏偏能跨越數米的距離,而且還能瞞過櫻花永木的眼楮和感覺,這不是遁術是什麼。

    櫻花永木隨後駭然發覺秦遠方招數又變了,右手有若一台電鑽,瘋狂鑽向自己的心口。

    生死一瞬,櫻花永木終于起出了自己的底牌。

    只見櫻花永木那雙如同嬰兒般潔白細膩的雙手瞬間失去所有的血色,慘白一片,以手心相合的姿態,在秦遠方的“電鑽”即將刺入他的心髒之時,雙手之間的真元驟然凝聚出來,形成一個肉眼可視的真元氣團,死死地將秦遠方的電鑽給鎖定。

    不僅如此,櫻花永木已經深刻體會到秦遠方的恐怖,遁術,千奇百怪的攻擊,這樣的手段已超越地階的層次。櫻花永木哪里還敢隱藏實力,雙手驟然一轉,強大無匹的扭轉力量竟然要把秦遠方的鑽手給絞斷。

     !

    可就在此時,櫻花永木的身體突然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炸了出去。而他那真元氣團自然是銷聲匿跡,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這怎麼可能!”

    這是所有觀戰者的心聲。

    他們自問無法施展出櫻花永木這樣的招數,覺得被這樣詭異的招數禁錮住鐵定完蛋,不想秦遠方不僅沒有絲毫的異常,甚至還笑了出來,剩余那只手的手指以不可屬于的速度在真元氣團上邊一點,氣團如同氣球般爆炸開來。

    飛!

    櫻花永木被炸飛了。

    在這樣恐怖的力量爆炸之下,連修為高深的天階宗師櫻花永木也抗不住,身體直接被炸飛開去。最詭異的是,秦遠方文風不動,那強烈的爆炸力認得他,不會給他造成沖擊一般。

    吼!

    秦遠方爆喝開來。

    他全身洋溢出一團氣息,一團鮮艷如血的氣息,整個人仿佛是來自地獄的血魔。秦遠方的身體化為一道血色洪流,帶著席卷的威勢奔襲而去。

    血煉術的第二層︰

    生命獻祭。

    當初被6位地階後期的日本高手埋伏,查點埋葬秦遠方。但同時讓處于生死一線的秦遠方領悟到血煉術的真諦,暗中揣摩,借助他的透視異能,特別是用生命力灌輸植物的理念,偶有所悟。

    是以,他才會大膽地接這次對決。

    這是秦遠方第一次當眾使用,震撼性完全超出了在場所有人的想象。誰都想不到場面會這樣慘烈,秦遠方整個人仿佛是在消耗生命,以透支生命的方面來決斗。

    但不得不說,櫻花永木也忌憚了,恐懼了。剛才的真元爆炸簡直就是借助櫻花永木的力量摧殘他,震得他的內府震蕩,臉面涌現出一通病態的潮紅。不過櫻花永木再怎麼說都是天階宗師,瞬間調節過來,雙手瞬間演化出無數只魔爪,如雨點般朝秦遠方爪過去。

    這一絕學是他殺死華夏一個魔門高手後搶奪過來的絕學。這一招沒有虛招,全部是實招,而且看似散亂的爪影全部都是奔襲向敵人的弱點要穴,隨便挨上一記就要完蛋。最恐怖的是,這魔門絕學還是化血的效果,被其真元入侵的都是氣血敗壞,即使支撐過去也會成為藥罐子。

    在當初,那個魔門高手就以這樣的招數重創了櫻花永木。

    秦遠方居然毫無懼色,迎著櫻花永木布置出來的魔爪雨繼續沖殺過去,下一時刻,秦遠方沖了進去。

    秦遠方的衣服寸寸粉碎,甚至連血肉也被抓掉不少。如此慘烈,完全超越了大家的想象。

    不得不說,櫻花永木的魔功實在太可怕了,完全超越了地階古武者的承受極限。

     !

    櫻花永木被秦遠方轟飛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秦遠方以會硬抗的方式全吃自己的魔門絕學,導致他準備的補救攻擊全部落空,還被秦遠方殺了一個猝不急防,撞得飛起。

    “不對!”

    “我怎麼感覺不到真元的入侵呢?”

    被撞飛的櫻花永木感覺到一絲不對,當即調動天地靈氣,凝聚出一面前所未有的真元牆,布置在自己的跟前。

    轟!

    可是秦遠方帶著更加燦爛的血氣沖了過來,人未到,無數血點全部落在櫻花永木的真元牆上,將其轟得粉碎。

    “不!”

    櫻花永木感覺到一股由衷的危險,正想把新的絕學施展出來,秦遠方帶著血光,如同戰神一般飛射過來。

    是的,這是血光,不再是血氣。

    當一種功法,一種秘術演化到極至,就會出現極端的現象。渾身散發著血光的秦遠方就是地獄出來的血之戰神,帶著無窮的戰意,跨越時間與空間的距離,簡單的一刺,手如劍,直接貫穿了櫻花永木的心口︰

    艮卦︰日月爭明!

    秦遠方第一個自我領悟的絕學,也是最熟悉,最適合他的絕學。

    “這!”

    “不可……”

    只可惜,再不可能也要結束,櫻花永木死睜著眼,不瞑目。

    他犯了許多的錯誤,以堂堂的天階欺負人家,激發人家的潛力。還有的,他不應該把心神專注在陰謀詭計上,因為在單純的力量方面,秦遠方遜色他至少一籌。最後的,他不應該低估秦遠方,一個已經觸摸到天階邊緣的人必須一開始就全力絞殺,而不是讓他隨意發揮,把所有的武學演繹到極至,最終演化成天階的力量。

    總之,櫻花永木錯了,錯得很離譜。

    可惜這個世界沒得後悔,他死了,帶著日本古武界最後的榮耀死了。

    鼓掌聲起。

    除了櫻花家族的人,連不少的日本古武者為一位新誕生的天階宗師而鼓掌。

    至于秦遠方的家人,則是哭成淚人,沒有一個意外。

    而秦遠方的朋友則是眉開眼笑,笑容不提有多燦爛。

    自從,世界古武界進入新的紀元。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武道蓋世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荒野生存36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