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玄幻魔法 > 我在火影創造克甦魯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帶土登場!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帶土登場!

作品:我在火影創造克甦魯 作者:魚本非魚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郁郁蔥蔥的樹林中,水無月班正向著火之國的北部邊境線極速前進著。

    他們要剛好趕在運送貢金的隊伍到達邊境時與其對接上,這個時間點必須掌握得非常好,不得提前也不能延後。

    如果提前通知,有可能造成運送貢金的時間泄露。

    如果延後通知,有可能造成運送貢金不及時,增加貢金被劫走的風險。

    事實上這次任務在布置給暗部以及水無月班之前,整個木葉村就只有三代火影猿飛日斬一個人知道運送貢金的事情。

    不過按照折鏡的推測,現在知道貢金隊伍抵達時間以及運送路線的不只是猿飛日斬以及任務相關的這些人,應該還有帶土。

    以黑白絕的情報能力,提前從霜之國那里獲取貢金的情報簡直易如反掌,而帶土選擇在這次運送貢金的時候出手,對帶土是有著莫大好處的。

    現在的帶土已經進化成了莫得感情的工具人,任何不利于他計劃的存在都被他視為敵人。

    而這次劫持貢金,最直接的好處就是獲得一筆數目不菲的貢金,曉組織當前的任務就是聚集大量金錢,為日後做準備。

    其次就是削弱火之國,讓霜之國這個大金主倒向水之國,也能變相增強帶土所掌控的霧隱村。

    最後的好處算是摟草打兔子,殺掉鼬的隊友,幫助鼬開啟寫輪眼,也算是為以後的曉組織提供了一個不錯的戰力。

    現在的宇智波鼬還沒有開啟寫輪眼,雖然鼬的天賦不錯,但寫輪眼的開啟與天賦無關,只有強烈的情緒刺激才是開啟寫輪眼的條件。

    這樣算下來,帶土這次打劫貢金隊伍的好處都不知道一石多少鳥了。

    折鏡在跳躍的過程中看向旁邊的樹林,在樹冠的陰影中,隱隱約約能看到有幾個黑暗的身影正跟隨著水無月班一同前往北部邊境。

    雖然這次任務有暗部護送,但折鏡知道,面對帶土,這些暗部根本不夠看。

    而且帶土肯定也有能應對這些暗部的辦法,到時候真正面對帶土的還是只有他們水無月班的這些個臭魚爛蝦了。

    雖然知道在分班後就知道有一天會出現這種情況,但沒想到就是今天。

    看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來到北部邊境,水無月班順利與剛剛抵達國境線的貢金運送隊伍接上頭,接下來就由水無月班護送著貢金隊伍前往火之國大名府。

    霜之國運送貢金的車是由一種體型巨大的黑豬拉著的,這種黑豬的拉力比普通馬匹更強,由此可見這次的貢金到底有多麼驚人的數目。

    如此驚人數目的貢金,也怪不得帶土會動心。

    剛開始上路的一段時間里,並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但是等到已經完成接近一半路程的時候,該發生的事情終于發生了。

     !

    轟!

    在山間道路兩邊的森林突然響起兩個爆炸聲,卡卡西帶領的暗部立刻潛上高處,發現森林中的兩個地方正冒著滾滾黑煙。

    “怎麼辦,卡卡西分隊長?”一名暗部忍者問道。

    卡卡西略微思考了一下,說道︰“運金隊伍的附近暫時沒發現有敵人,我們可以先去這兩處地點勘察一下,如果有敵人的話就迅速排除,不要讓任何可能存在的敵人接近運金隊伍。”

    “是!”

    幾道黑影伴隨著越來越小的聲,消失在了運金隊伍的周圍,而這一變化都被折鏡察覺到了。

    果然是被引開了。

    其實卡卡西的判斷是沒錯的,暗部忍者一路上一直在運金隊伍周圍維持著警戒,知道現在的運金隊伍周圍確實沒有人。

    在這種情況下,暗部出去排除可能存在的外部敵人是正確的選擇。

    但關鍵就在于這次的敵人不是普通的敵人,就算是暗部已經確定了周圍範圍沒有任何人,這個人也可以憑空出現。

    就像眼前這樣。

    一個人毫無征兆地從運金隊伍前面的樹叢中走出來,站在路中間阻擋住了運金隊伍的去路,儼然一副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的模樣。

    此人身穿黑色和服,內襯是黑色緊身衣,一頭隨意的黑色長發,頭戴橙黑相間的獨眼面具,腰間還別著一把武士刀。

    雖然打扮很奇怪,還戴上從來不用的武士刀,但一個能憑空出現在暗部已經確認過沒有人的區域、還能空手打劫沉重運金車的人,當今忍界只有那個人了。

    帶土!

    帶土站在路中間,沒有任何話語,慢慢抽出腰間的武士刀,已經證明了他的態度。

    水無月班的四人立刻退到運金車的周圍,三名下忍呈三角陣型將運金車護在中間,水無月頂在最前面,而霜之國雇佣的武士則是直接拔出武士刀沖向帶土。

    “啊!”

    “啊!”

    同樣是一個字的叫聲,卻擁有著兩層含義。

    第一個“啊”是武士沖向帶土,為了一鼓作氣砍死敵人所發出的怒吼聲。

    而第二個“啊”字是這些武士的身體直接被帶土一刀劃開,在眼睜睜看到自己的身體呈分裂狀後,發出的驚叫聲。

    帶土在一群武士中左劈右砍,如入無人之境,雖然不擅使用這種長兵器,但殺掉這些雜魚實在是太輕松了。

    沒過太長時間,最後一個武士倒在地上,整個運金隊伍就剩下水無月班的四個人。

    看到最後剩下的是四名忍者,帶土將手里的武士刀又收了回去,因為對于他來說,這把武士刀確實是限制了自己的戰力。

    “你”水無月將苦無抵在面前,一邊做著慎重的防御姿勢,一邊說道︰“是一個忍者吧?”

    在剛才得戰斗中,水無月一直在仔細觀察眼前這個帶著奇怪面具的“劫匪”。

    不知道用什麼方法騙過了暗部的搜索,單槍匹馬就敢來挑戰擁有忍者護送的運金隊伍,而且其身手能迅速殺掉這些在普通人中已經算是身手不凡的武士。

    這些足以說明眼前這人是個不容小覷的對手。

    對于水無月的提問,帶土淡然道︰“是又怎樣?”

    “不是又怎樣?”

    “反正你們都是將死之人了,我是誰對你們來說已經沒有回答的必要了。”(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武道蓋世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荒野生存36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