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玄幻魔法 > 我在火影創造克甦魯 > 第八十二章 看到

第八十二章 看到

作品:我在火影創造克甦魯 作者:魚本非魚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六十多萬的戰栗值,說明地形類不可名狀之物的影響範圍非常廣,戰栗點的投入和收入是完全成正比的。

    有了這些戰栗值,折鏡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但是礙于只能在村里活動的原因,折鏡不好再繼續提升自己的實力。

    只能暫時將這些戰栗點留下,等到以後再用。

    黑夜之中,一個孤獨的身影正在雪地上前行著。

    此人身披黑色斗篷,頭戴橙黃色面具,隨行沒有任何行李卻能毫無顧忌地走在雪之國的荒涼大地上。

    數天前,帶土從長門那里接到了任務,就是從雪之國獲取大蛇丸所需要的研究材料。

    雖然對于自己要幫大蛇丸跑腿這件事,帶土非常反感,但是大蛇丸對目前的曉組織來說確實是一股值得拉攏的力量。

    而且當初也是自己想要讓大蛇丸加入曉組織,幫助改造白絕的。

    所以沒辦法,帶土只能長途跋涉來到雪之國,替大蛇丸搜集研究材料。

    雖然帶土的眼楮可以將人從一個地點吸收,再從另一個地點釋放,從而達到瞬間移動的效果。

    但傳送的前提必須是帶土曾經親眼看到過的地方。

    而帶土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去過雪之國,所以去往雪之國的路,帶土必須親力親為。

    來到雪之國,帶土打算先獲取古老者的生物樣本。

    根據雪之國發布的報紙所說,這個生物樣本正在雪之國的國立博物館進行展出,所以帶土最先要去的地方就是這里。

    黑夜中,一棟巨大而恢弘的建築屹立著,正面赫然寫著國立博物館幾個大字。

    只不過現在並不是營業時間,門口的大門緊鎖著,但這對于身為忍者的帶土來說並不是難事。

    站在玻璃門外的帶土看著博物館的地面,面具上露出的眼楮里召喚出來一個漩渦,漩渦將帶土的身體吸進去,然後再從門內釋放出來。

    甚至連一點破壞痕跡都不會留下,帶土如此輕松地潛入了博物館。

    博物館的正中間是一個慰靈碑,上面寫著“僅以此碑紀念十七名勇士”。

    帶土看著這塊碑,不禁想起現在木葉村的慰靈碑上應該也有著自己的名字。

    深夜的博物館幾乎沒有一點亮光,但帶土的眼楮在被宇智波斑軟禁數年的地下生活里已經非常能適應黑暗了,就算沒有可靠光源也能看清這里的一切。

    在博物館里搜索著,帶土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之一。

    博物館中央的展廳里,五個碩大的玻璃展櫃猶如一個個精美的水晶棺,每個里面都橫躺著一具古老者的生物樣本。

    和報紙上刊登的照片一模一樣,桶狀身軀、五角星頭顱、海百合般的觸肢、貝類斧足樣的附肢,一種超乎想象的生物。

    盡管只是注視著這種生物的殘破身軀,帶土的內心都會感覺到極大的不舒服,就像是和琳約會約到一半,卡卡西突然冒出來說有任務。

    帶土懶得再看這種生物,直接一拳打碎玻璃,準備將古老者的生物樣本收走。

    但就在這時,博物館的警報裝置觸發了,巨大的警報聲立刻驚醒博物館的安保人員。

    “有小偷!”

    “快抓小偷!”

    走廊上響起嘈雜的聲音,但帶土依舊不慌不忙,將手搭在古老者生物樣本上,一具古老者生物樣本就被吸收到了帶土眼楮里的空間。

    帶土用同樣的方法,又吸收走了一具古老者生物樣本。

    等到最後一具古老者生物樣本,帶土直接連同自己的身體一起吸進了空間里。

    直到這時,博物館的安保人員才姍姍來遲。

    “人呢?人怎麼不見了?”

    “快看,存放古老者的玻璃櫃被打碎了。”

    “古老者也不見了三具!”

    “可惡,這可是勇士們用自己的生命換回來的珍貴樣本啊!”

    安保人員驚慌失措地看著一片狼藉,而帶土已經躲進了萬花筒寫輪眼掌控的特殊空間里。

    在這個空間里,帶土終于聞到了古老者身上所特有的惡臭味道。

    可惡,這東西竟然這麼臭,弄得我的空間里都是這種臭味了。

    帶土忿忿地抱怨著,但此時也無可奈何,只能向著下一個目的地進發。

    帶土的下一個目的地並不是直接前往大蛇丸提到的另一種生物可能存在的古老者城市,而是先去獲取一些情報。

    根據報紙上所說,這次的任務並不是全員喪生,還有一名雪之國的忍者得了失心瘋,帶土打算直接從這個人的身上獲取古老者城市的情報。

    白天時候,帶土已經找到了這名忍者休養的地方,到了晚上,帶土只需要用瞬移的能力,就可能瞬間到達這名忍者的面前。

    一個扭曲空間的旋渦毫無征兆地出現在角落里,帶土憑空出現在狼牙雪崩的房間里。

    簡陋的榻榻米房間里沒有太多家具和擺設,最醒目的就是牆壁上掛滿了一張張圖畫。

    這些圖畫並不精致,甚至有些粗糙,只能算是意義不太明確的涂鴉而已。

    圖畫大部分的主題是一個既像肉塊、又像山峰的黑色物體,以及形形色色的眼楮。

    有時候這些黑色山峰或者說是肉塊和眼楮會分開繪畫,但有的也會將它們合二為一,生成一張張令人毛骨悚然的圖畫。

    而這些圖畫的繪制者——狼牙雪崩就正坐在窗前的矮桌前,手上的筆仍在不停畫著。

    帶土走到狼牙雪崩身邊,絲毫沒有掩飾腳步,如果是正常的忍者早就能察覺到帶土的到來了,但狼牙雪崩卻沒有,依舊坐在那里瘋狂地甩動自己的筆觸。

    對于失心瘋的人,帶土不屑與之交流,只是將手放在狼牙雪崩的頭上,然後強行將他的頭扭到可以與自己對視的角度。

    在狼牙雪崩的瞳孔中,寫輪眼的三勾玉緩緩轉動,記憶中那些難以想象的巨大創口再次被揭開。

    帶土利用寫輪眼的催眠術讀取了狼牙雪崩的記憶。

    在狼牙雪崩的記憶里,帶土看到了狼牙雪崩與風花怒濤關于謀權篡位的對話。

    看到了木葉村來的忍者,旗木卡卡西。

    看到了營地里的慘幕。

    看到了古老者的城市。

    看到了被撕扯掉只剩下桶狀脊柱的古老者遺骸。

    最重要的,帶土看到了那不定形原生質構成的瀆神生物。(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荒野生存365天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