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都市言情 > 歷史學霸在秦末 > 韓信

韓信

作品:歷史學霸在秦末 作者:漫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歷史學霸在秦末 (ie)”查找!

    秋已深,層林盡染,楓葉紅得似火,將正午的陽光染成橘紅的暖調,溫暖而不耀眼,秋風陣陣,送來絲絲涼爽,撩動行人的衣擺。

    周寧初見張良時,曾因晨風而感嘆對方資質風流,如今,她在一家旅店前駐足,攜陽光與秋風同來,同樣驚艷了店家的眸。

    店內的老板娘愣了片刻,才上前招呼道︰“王孫可是要住店?”

    秦滅六國後,六國的王子王孫皆貶為平民,故如今的王孫不再僅僅指代特定的貴族身份,也是一種對人的尊稱。

    周寧氣質不凡,舉止大方,一言一行沒有時下百姓拘謹,她淺淺帶笑,行動間有一種上位者的從容隨意,故而一路來總是被人稱作王孫。

    周寧笑著點了點頭。

    幫佣便急忙上前接過馬繩,牽引馬兒去後院歇息喂食。

    等老板娘看過了傳驗,周寧付了兩日的房費,又叫了吃食,便往樓上客房走去。

    系統好奇的問道,【宿主是要找什麼人嗎?】

    這一路來,除了在下邳尋找張良時宿主在旅店停留了幾日外,別處,宿主都是只住一夜的,而且每每黃昏時分才投宿。

    【嗯,尋人。】

    【什麼人?還是美男子嗎?】系統是個好奇寶寶。

    經過師兄弟那一遭後,系統基本確定,宿主說的熟人,都是宿主單方面的熟。上次尋張良,宿主便是問人縣里的美男子是誰,家住何處,然後一一找上門。

    還好張良確實容貌出眾,也還好問的人是宿主,有宿主的樣貌在眼前擺著,直接替回答的人排除了大多數干擾項。

    周寧笑了笑,【漢初三杰的最後一位︰兵仙韓信,嗯,我不知他長相如何。】

    【啊!那怎麼找?】兵仙韓信!雖然它只听過胯•下之辱,但它也知道這是個很厲害的大將軍。

    系統覺得自己已經猜到宿主的打算了,所以它的聲音很著急。

    事關宿主的雄圖霸業,不容有失啊?

    周寧卻笑著不急不緩的說道,【不著急,我知道去哪一處尋他。】

    系統日常吹捧宿主,【宿主最棒!】

    離開沛縣之後,周寧恢復了一日三餐制,這會用過午飯,才叫人送了水來換洗。

    洗去一身塵土,周寧取了兩塊干淨的長布分別纏繞在胸前和腰間,她的腰肢太細,若只是縛住胸,哪怕穿著寬大的衣裳,腰帶一扣,曼妙的身姿便能將她所有的偽裝化去,故她每每還得在腰上纏繞一條長布,顯得身材平板,好歹像一個文弱的書生。

    周寧梳洗完畢,小憩了片刻,才仿佛游山玩水般出門尋人。

    這一次,周寧很有方向,直接走到縣衙,向守門的衙役尋問下鄉南昌亭亭長家住何處,而後便徑自往下鄉南昌亭亭長的家行去。

    系統大驚,【韓信已經當上官吏了嗎?統記得他青年窮困落魄呀~】

    不然怎麼會因為背著劍,又愛看兵書,便被人取笑他侮辱,讓他從自己胯下鑽過去。

    周寧笑著解釋道,【不是,我是去那處問韓信如今的行蹤。史書記載,下鄉南昌亭長很賞識韓信,所以韓信常常去他家做客,接連數月之長。】

    做客?數月?還接連?

    系統默了,看來真的是很窮了,這是去蹭飯呀,還一蹭蹭數月,這情商……連它都知道,不能可著一只羊薅,所以他不僅人窮,還沒朋友?

    周寧又道,【若是韓信還沒有到那亭長家中做客,但兩人能相識,想來韓信也是住在附近,打听一下便能尋到了,若是已經離開,那也能知道他長相如何,往後也好尋了。】

    再不濟,等項梁項羽起義後,那韓信也自會來投。

    【宿主若能早點尋到他,他就不用受胯•下之辱了。】系統的聲音低低軟軟,是它同情心大發時特有的腔調。

    周寧笑了笑,沒有說話。

    到了下鄉南昌亭長家外,周寧叩響門扉,等了片刻,一婦人像是摔打一樣,大力的扯開了院門,不待沒有正眼瞧人,眉頭已先一步不耐煩的皺得死緊。

    周寧笑了笑,亭長妻子已有嫌惡,卻沒有第一時間口出惡言,想來韓信數月的做客之旅已到了後期了。

    既然如此……

    周寧和煦的微笑著,微微頷首,溫聲道歉︰“抱歉,我走錯了。”

    如小泉流水般叮鈴清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婦人意外的應聲看去,見是一陌生的翩翩公子,而且其衣冠整潔,深衣寬袖,像是出身不凡。

    婦人眉間的嫌惡散去,雖沒有友善的笑容,但神情聲音還算有禮平和,她道︰“公子還有事?”

    不問她要往何處去,需不需要指路,這是在委婉的逐客。

    嗯,為她省事了。

    周寧笑著搖了搖頭,略微拱手告辭。

    系統委屈道,【這人好冷漠呀~】

    周寧笑道,【她一個有夫之婦,又不有求于我,對我熱情才是不好了。】

    呃……听起來好像有道理,系統的心情好多了。

    周寧笑了笑,看了看天色,快到暮食時分了。

    周寧走到一拐角處,等了片刻,便見一老者敲門進院,又過片刻,一高高大大的青年敲響院門。

    青年大約一米九左右,天庭飽滿,顴骨較高,眉短而眼利,硬朗中帶著俊朗;其身後負劍,手中執卷,神色沉郁,真有幾分懷才不遇又憂國憂民的大能者模樣。

    但還帶著稚氣的五官,將他努力撐起的氣勢泄了個底兒掉,他的面上無須,今年不過十七歲,這麼個青蔥少年偏偏要做那麼一副沉穩老成的模樣,身材長相還都不壞,又孤身一人、家貧無著,也難怪會遭人嫉妒戲弄了。

    老者打開門,一邊對那青年笑說著什麼,一邊請青年進去。

    等院門重新掩上,周寧轉身回到旅店,續了十日房費。

    系統給自家宿主鼓勁,【宿主加油,明天繼續!】

    周寧笑了笑,接下來兩日只到處閑走,再沒有刻意尋問誰,第四日,周寧散步的區域不再包括那亭長住處,相反多在集市和河邊閑逛。

    她看到第二日,韓信先于那亭長敲響院門,不過片刻便緊抿著唇,沉默的走出,第三日再去,果然再不見韓信飯點登門。

    第四日下午,她在河邊看到挖餌垂釣的韓信,看他一日無食,按著腹部蜷縮在大樹底下,看他兵書舉了又放下,已無法集中精神,看到日落時分,一漂洗衣裳的老嫗給了他一個雜糧餅。

    第五日上午,她看到韓信在集市閑逛,像是在考察要做什麼營生,成衣鋪子的一位小姑娘頻頻的偷偷看他,不過他並沒有注意,下午他又去了河邊,漂母又給了他一個餅。

    第六日第七日依舊如此,第八日周寧不再去河邊散步,只在那成衣鋪子對面的茶肆喝茶,她發現那每次偷看韓信的小姑娘,亦被一賣肉的屠夫暗暗傾慕著。

    終于到了第九日,這三方撞到了一起,周寧放下茶碗,勾了勾唇,終于等到了。

    “嘿!”那屠夫攔住了韓信,挑釁道︰“我看你整日背著刀劍,卻從沒見你用過,你要真是勇武者,便拔出佩劍刺我一劍,若你膽小怕死,就從我胯•下爬過去。”

    那小姑娘皺著眉頭,急聲叫那屠夫別鬧,屠夫見此卻越發不依不饒。

    韓信轉身想要繞開他,那屠夫也跟著轉身還是攔在他面前,路上的行人見此處有紛爭,都圍了過來,他們倒不是純粹奔著看熱鬧來的,而是秦律規定,若有人在大街上殺傷人,距離兩百步以內的路人若不加以救援,也是有罪的。

    周寧也屬于兩百步以內的人,故她隨大流走到韓信身後,並不顯得突兀,除了過于出眾的長相讓人多看了兩眼外,其他並無特別。

    秦律將道德要求明確為法律規定,出發點是好的,但此時此刻,于韓信而言,卻是災難了。

    他若拔劍刺人,當即會被周圍的人拿下扭送官府,他的性命、他的未來就完了。

    他若不拔劍,擔了膽小怕死的污名還是小事,而是此時行人圍圈,屠夫又繞著圈子攔在他面前,他根本退無可退。

    系統在周寧的腦中發出土撥鼠尖叫,【宿主,你沒找錯,胯•下之辱來了!他就是韓信!】

    周寧聞言,慣常的清淺笑容終于帶上了些別的情緒,像是無奈,又像是包容?

    系統安靜了,它小心翼翼的問道,【宿主,統怎麼了嗎?】

    周寧笑道,【沒什麼,挺……可愛的。】

    【哦~】雖然沒有說錯啦,但它總覺得怪怪的。

    周寧站在韓信身後,看他低頭沉默了片刻,而後抬起頭仔細的打量那屠夫,與此同時,周寧的視線卻下移,看著他因穿著不合身的粗布短袍而露在外頭的腿彎。

    就在韓信的雙腿要彎曲下伏的一瞬,周寧上前兩步,一手托住了他的胳膊,叫他不能再伏身趴下,韓信詫異的看向身側,卻被刀劍晃了眼。

    “錚!”

    笑容依舊和煦的周寧就著韓信半俯著上半身的姿勢抽出了他的佩劍。

    ※※※※※※※※※※※※※※※※※※※※

    明天入v日萬,麼麼麼麼麼噠~

    下一章男主會出場啦~

    感謝在2020-07-23 21:28:21~2020-07-24 21:24:4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槐序望月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荒野生存365天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我是一個原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