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都市言情 > 異能田園之農女謝涼衣 > 第54章謝文福的心思

第54章謝文福的心思

作品:異能田園之農女謝涼衣 作者:無語可嘆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華衣,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三嬸現在在柴房,你要去看看嘛嗎?”

    謝涼衣雖然覺察到了謝華衣的異常,只是並沒有往重生這一方面想,也是因為現在年紀小,謝華衣並沒有做出什麼特別的事來。

    就算今天救人的事異常,可是還是在鎮上,謝涼衣並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她也會感嘆一聲謝華衣運氣好而已,並不會多想。

    謝涼衣帶著溫和的淺笑,沒理會謝華衣微僵的臉,伸手指了指柴房方向,詢問道。

    謝華衣咬著嘴唇,眸光流轉,把心里的郁悶和煩躁給壓了下去,聲音柔柔的開口,“多謝大堂姐,我去看看我娘。待會兒再來和大堂姐玩。”

    說完就帶著微笑往柴房走去了,目光落在從後院過來的謝文福兄弟三人身上。

    “大伯,二伯,爹,我去看看娘……”

    柔柔怯怯的聲音,在加上她那弱弱的目光,小小的人兒別說多麼惹人憐愛了。更別說還是這樣一個有孝心的娃娃了。

    再看看已經和兄弟玩到一起的五歲謝青峰,那就是一個憨小子。

    “華衣,你去吧,陪著你娘就行了,大人的事小孩子也別擔心,沒事的,啊!”

    看吧,謝文福就心里一軟。對謝華衣說話的語氣也自動的溫和不少,怕嚇著她了。

    “去吧,讓你娘別哭了,有爹呢!”

    謝文壽雖然有些不著調,但是對這個懂事女兒還是很喜歡的。當然,分量還是沒有兒子重要。

    謝涼衣看著謝華衣推開柴房門進去,又把門關上,里面杜氏本來嗚咽的聲音就停了下家。目光落在那扇關著的木門上,心里閃過一抹了訝異,沒看來她這個堂妹,還真是個不簡單的人呢!

    因為謝華衣的擾亂,謝涼衣並沒有听到堂屋里面的談話,現在謝文福他們進去,也沒有了心思去打听,而是來到大門口,打開了院門坐到了門檻上,望著遠處發呆。

    其實,這件事因為杜家父母的到來,已經有了明顯的答案了。我與還會因為姻親的關系,多少借出一些銀子,畢竟姻親有難,作為親家多少也得伸手拉拔一些的。

    果然,過了沒多久,杜家夫妻就跟著謝家人的出來了,臉上已經沒有剛才來的悲苦,看來事情已經解決了。

    他們並沒有要求見他們的女兒杜氏,這也是一種態度,默認了自家女兒的錯誤,一切都有謝家人來懲罰,他們不會插手的。

    他們這樣的給面子,謝家也不會太過分的對杜氏嚴重的懲罰,多少還是要懲罰的。畢竟,今天杜氏不僅讓謝家丟了臉面,更是聯合外人來坑謝家,雖然那個外人是杜家的兒媳婦。

    這已經是很嚴重的“吃里扒外”了,若是沒有杜家夫妻的過來,杜氏一定不會落到好的,現在就不知道周氏會怎麼懲罰了。

    還是謝文壽和謝文禧兩人一起趕著牛車把人送走。

    “你們也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這件事就這樣吧。”

    謝長泰看了看謝文福的拐杖,揮手就讓他們回去了,臉上的神色不是很好,帶著幾分疲倦之色。

    “那行,我們就先回去了,有什麼事喊我一聲就行了。”

    謝文福也沒有推辭,今天他也是有些累了,腿也有些酸脹不舒服,答應了一聲就帶著王氏和謝涼衣回去了。

    路上,王氏和他們分開,往秋嬸子家去了,說是待會兒給他們帶飯過來。

    “爹,爺爺借給杜家爺爺他們銀子了?”

    “就你聰明,說說你怎麼知道的?”

    謝文福走的慢,雙人拐杖一步一挪,看著有些吃力。看來今天謝文福走的路有些多了,謝涼衣的偷偷的往他的腿上打了幾個木系能量,緩解他的酸痛,讓他不至于傷到了筋骨。

    “杜家爺爺兩人來的時候眉頭皺的很緊,臉色也不太好,走的時候已經沒有了愁苦,還能給爺爺他們笑著告別。我就猜一定是爺爺借給了他們家哈銀子,而且數目還不小,要不然他們不會那麼輕松。”

    “呵呵,你到是機靈,你爺爺借給你杜爺爺家十兩銀子。”

    “啊?這麼多?爺爺倒是舍得!”

    謝涼衣要中閃過嘲諷,有銀子借給別人,卻沒有銀子養活兒子,就算是養子,那也是兒子啊。

    謝文福好似知道謝涼衣心里的想法一樣,目光並沒有看謝涼衣,確實能知道她在想什麼。

    “涼衣,他們是長輩,是把我養大的人,銀子是他們掙得,他們想怎麼用,是他們權利,我們這些做晚輩的能說什麼?我知道你替爹感到委屈,可是,爹告訴你,爹心里並不覺得難受,也不覺得委屈。”

    謝涼衣不明所以得扭頭看著謝文福,看著他臉上的神色很平靜,與她對視的目光里也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他是真的沒有委屈。

    “爹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我是謝家的養子,那時候我可能也就青山那麼大吧,那時候的我感到很恐慌,就怕父母不要我了,所以,爹就想著只要我懂事听話乖巧,他們就不會討厭我,不會想著不要我了。

    這些年隨著爹的長大,我已經不怕他們不要我了。所以,這些年我一直是把他們當做恩人的,他們養大了我,我就會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別的已經在這些年里慢慢的磨耗完了。

    涼衣,沒有期待過,哪里來的失落?沒有期盼過,哪里來的難過,委屈?”

    “你……”

    謝涼衣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覺得心里有些堵的慌,有些心疼眼前這個憨厚的男人。

    她明白謝文福的意思,他一直把謝長泰夫妻當作是恩人,需要報答的人,從來就沒有期盼過父母之愛,所以,就算被他們苛待,被他們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分出來,在外人看來很委屈的事情,他卻沒有太大的感受。

    就像他說的沒有期待過父母之愛,所以並不會感到難受,也許他早就做好了這樣的準備了吧。

    只是,她還是會這樣的父親感到心疼,感到悲傷。

    “爹,你有想過尋找你的親生父母嗎?”

    謝文福搖頭,“沒有,我知道當年他們並不是故意要拋棄我的,而是迫不得已才這樣做的,就行了。這麼多年沒有找過來,不是已經忘記了,就是有什麼原因導致沒能找來,不管是什麼原因,只要他們在某個地方好好的生活著就行了。”

    謝涼衣知道,有時候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沒有消息,還能想著他們在某個地方,而不是已經不在人世間了!(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荒野生存365天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