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都市言情 > 異能田園之農女謝涼衣 > 第52章事情進展

第52章事情進展

作品:異能田園之農女謝涼衣 作者:無語可嘆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據杜氏訴說,撞了人是真的有這件事,只是並不是玉鐲子,只是人家的銀鐲子,人家也沒有讓他們賠錢。

    而謝文祿和謝華衣都在杜家做客,並不知道杜氏回來的事情。

    主要原因是杜氏的大哥去賭場輸了五十兩,家里沒錢,就想把杜氏的佷女賣了,她嫂子不願意,就打上了謝家的主意。

    听完杜氏的敘述,屋里一片寂靜,一時間就只有杜氏低聲哭泣的聲音。

    好一會兒,周氏才反應過來,騰的一下子就站了起來,來到杜氏面前,“啪啪”就是兩巴掌,嘴里更是毫不留情的怒罵起來。

    “你這個壞了良心的婆娘,黑了心肝的賤人,那是你男人,你閨女都沒有你佷女兒重要,這壞人名聲的事你都敢做,當初我怎麼就給老三說了你這樣一個坑貨!你怎麼不去死,你這個蠢貨!”

    周氏氣的不輕,剛才一听老三父女出了事,別提她心里多難受了弄了半天竟然是這個杜氏壞了良心,竟然是撒謊為了騙銀子,害得她擔驚受怕半天,簡直就是不知道該怎麼發泄心里的惱怒。

    別看周氏個子小,手勁可不小,片刻就把杜氏的臉都給打腫了,而杜氏因為心虛也不敢躲,只能用胳膊捂著頭,趴在地上“嗚嗚”的哭泣著。

    一時間屋里就只剩下周氏的怒罵聲和杜氏嗚咽聲。

    剩于的幾人也都是面面相覷,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他們沒想到,杜氏竟然會這麼大的膽子,和娘家合起來欺騙婆家銀子,究竟是誰給她的膽子,這樣做的?

    “好了,老婆子,你先住手。”

    最後,還是謝長泰出聲阻止了周氏的繼續打罵。雖然,他覺得杜氏一系列的說辭有些問題,而且行為也有些反常,最多就是把銀子說的多了,就想嚇嚇她,誰知道還真是有隱情,更是沒有想到這是空手套白狼呢!

    “呸,老四,你去杜家把你三弟叫回來,老大家的,老二家的,你們把老三家的給關進柴房,等老三回來再說。”

    周氏怒氣沖沖的沖著兒子和兒媳婦一通吩咐,才恨恨的瞪了杜氏一眼,坐了回去,氣的胸膛急促的起伏著。

    幾人見謝長泰沒有反對的意思,就起身照著周氏說的行事。

    王氏和小周氏一人攙著一邊,就把杜氏扶了出去,來到柴房就進去了。

    “大嫂,二嫂,我……”

    杜氏想說什麼,只是也不知道說什麼,叫了兩人一聲,眼淚就更是洶涌而出。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們先出去了。”

    王氏不想跟她多說,她又不是傻子,杜氏最後想算計的是誰,她心里也有數。

    以前看著杜氏多嘴多舌的,也只是心里厭煩而已,沒想到她竟然會想著來算計他們家。

    老謝家是有一些家底,只是本來就是老實的莊家人,這幾年因為給幾個兒子娶妻,哪里能有多少銀子?

    看著謝文福一家又是蓋房子,又是賣皮蛋,究竟有多少銀錢誰也不知道,杜家人算計到最後,還不是想讓謝文福一家來出錢?

    所以,想讓王氏給杜氏好臉色,那是不可能的。

    小周氏看了一眼臉腫的像個豬頭的杜氏,眼里閃過一抹嘲諷,就扭頭也離開了。

    等柴房門被從外面關上,杜氏才咬著嘴唇,痛心的哭了起來。

    她有些後悔了,她不是後悔這樣的做法,而是後悔不該說實話。若是被謝文祿知道了,她一定落不到好。拿不到銀子,她佷女就得被賣了,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她能被賣到什麼地方,不用想都知道,她怎能忍心?

    想著家里愁眉苦臉的老父母,再想想哭的悲涼絕望的嫂子,又想著不爭氣的大哥,杜氏一時心痛的不行,捂著心口跌坐在草堆上,失聲痛哭起來。

    自己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啊!

    “娘……”

    謝涼衣看著王氏難堪的臉色,有些擔憂,王氏能想到杜氏的目的,謝涼衣自然也能想到,這樣的情況就算心里同情,也不能開這個頭。

    賭鬼那就是個無底洞,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因為賭博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數不勝數,只要沾染上了,那就是個禍害。

    “你帶著弟弟妹妹玩,別跑遠了。”

    王氏說的有氣無力的,摸摸謝涼衣的頭,就又進堂屋了。

    “爹,這事我們不能沾,如果是別的事,作為親戚我們伸手幫忙一下,也沒什麼,可是這賭博我們是萬萬不能沾上的。杜家老大現在都開始賣閨女了,說明已經到了瘋魔了。”

    謝文福皺著眉,沉著臉不悅的開口,杜家算計的是什麼,在場的人都看的明白。他也就不藏著掖著了,直接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我同意大哥說的,不是我們不講情面,只是這賭博可不是別的,要是被杜家老大給纏上了,我們家就沒有安穩日子了。”

    謝文壽也是陰著臉,看老爺子不開口,就怕他突然同意了,立馬附和著表態。

    “他爹,孩子們說的也對,這杜家老大既然沾上了賭,那就是沒個好的了,我們也不是不管,只是這該怎麼管可是也得有個說法呢!”

    周氏眼中滿是厭惡鄙夷,當年若不是老三相中杜氏長得好,非得娶回家,她是不可能看上杜家人的。

    當年她就找人打听了,杜氏的娘和大哥都不是實誠人,她並不想讓兩家接親,只是少年慕艾,哪里會听的進老人的勸告之言,最後看著杜氏也不是太不堪,這才同意了兩人的親事。

    現在,她後悔了,有了這樣一個賭鬼大舅,老三家的孩子能走什麼好未來?

    時下說親,考慮的不僅僅是本人的德才品貌,還有家族里的親眷方面。

    所以,名聲是最重要的,哪怕這是外家的瑕疵,也會受到影響的,雖然只是稍微的影響。

    “等老三回來再說吧。”杜家離上梁村不遠,也就兩三里地,謝文禧又是讓趕著牛車去的,速度就更要快些了。

    不錯,老謝家有自己的牛車,可是謝文福從來沒有想過要用老宅這邊的,寧可去租車也沒有用想著用這邊的。

    別的原因不說,單單因為周氏對牛的寶貝程度,就令人望而卻步,那簡直就是比謝文福一個養子都要珍貴呢!

    不過,也怪不得周氏寶貝,農忙的時候一頭牛堪比兩個勞動力呢,除了自家用,周氏是概不外借的。

    所以謝文福也就不自討沒趣了。(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荒野生存365天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