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歷史軍事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1381章 推卸責任的本事難分高下的難兄難弟(求訂閱求票票)

第1381章 推卸責任的本事難分高下的難兄難弟(求訂閱求票票)

作品:大唐第一世家 作者:晴了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程三哥哥,給我看看……”李明達努力地伸出自己那白藕一樣的小手。

    程處弼將這塊兔形香皂伸了過去,李明達兩只手捧到了眼前,突然兩眼一亮。

    “哇……好漂亮好可愛,還好香啊,程三哥哥,我可以吃它嗎?”

    “???”程處弼看著那白白嫩嫩的小臉蛋已經越發顯得圓潤,呈現出嬰兒肥狀態的可愛小公主。

    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那個殿下莫吃,這不是吃的,這是拿來用的,就跟胰子差不多。”

    李世民與長孫皇後臉色有些發黑地看著這位垂涎欲滴的心頭肉,這小祖宗可真是……啥時候變得這麼饞了?

    “這麼香,居然不是吃的……”李明達不禁有些失望,但還是緊緊地捏著這只可愛又香噴噴的玉兔在那里聞著。

    “但我還是好喜歡,謝謝程三哥哥……”

    這話听得程處弼心中一暖,不愧是情商智商都高于一般人的晉陽公主,這麼小的年紀說起好听話來一套一套的。

    李世民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此物,那奶白色令人覺得類似于羊脂的質地,還散發著奶香味的東西。

    “你的意思是,這東西是胰子做的?”

    “叔叔英明,跟胰子算是同一種東西,只不過經過了小佷改良罷了……”

    程處弼看到了一向溫婉嫻靜的長孫皇後的目光死死盯著那塊香噴噴的免形香皂,趕緊又拿出了兩個漆盒恭敬地向踫上長孫皇後遞上。

    “娘娘,這兩盒是給你的,還有這兩盒是給叔叔你的,至于剩下這兩盒則是準備送來上皇的。”

    長孫皇後接過之後,便迫不及待地先打開了其中一個漆盒,就看到了揭開的油紙中央。

    擺著著一塊渾圓,但是上面,卻有著十分漂亮的花瓣紋路的香皂。

    長孫皇後小心翼翼地拿在了手中,放到鼻前輕嗅,果然,能夠聞到那種令人心情愉悅,甚至有些誘人的奶香味。

    “這真是胰子?這麼好看……”

    程處弼看著這整整齊齊的一家三口,不由得樂道。“當然是胰子,作為禮物,當然要做得好看一點。”

    “對了,用這東西清潔皮膚之後,然後再配上這個潤膚油,更能夠令皮膚不論寒暑,都能夠保持水份……”

    程處弼一邊說著,一面又從食盒的第二層,拿出了兩個不大的小瓷瓶,打開了其中一只的瓶塞。

    稍微倒也了一點在手心,然後雙手那麼一抹以作示範。

    然後往長孫皇後伸來的素手掌心也倒了些許,長孫皇後的雙手搓揉了一下之後。

    又忍不住湊到了鼻子前輕嗅了嗅,不禁兩眼一亮。

    “咦,感覺手好像不那麼的干,而且居然還是奶香味?”

    李世民已然坐回了案幾跟前,身邊的長孫皇後,還有閨女,一大一小兩個女人正在那里嘖嘖稱奇,滿臉欣喜地互相感受著彼此的皮膚。

    看到娘子難得如此的輕松快活的模樣,李世民對程處弼的印象略微改觀了那麼一點點。

    “你小子這腦子是怎麼長的,怎麼成日鼓搗這些奇奇怪怪……的好東西。”

    李世民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了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的目光齊刷刷落在了自己臉上,瞬間改口。

    這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這些都是小佷研發藥物的副產品,不值一提。”

    程處弼秉承著程家人一干扎實肯干,低調做人的原則謙虛地答道。

    听聞是程三郎研發藥物的副產品,李世民差點就想要問研發的是什麼藥物。

    突然想到了這貨前兩天才剛剛給自己的大舅哥治了便泌,莫非……

    李世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那邊的娘子還有閨女,此刻她們的心情是那樣的快活。

    算了,不問,真要問出來。萬一這個嘴上沒把門的小子又胡說八道,嘖嘖……

    李世民也拿起了打開了程處弼送給自己的香皂盒子,揭開了油紙,只是,在看到了那塊橢圓形的香皂上。

    那拓印得十分明顯的菊花紋路時,李世民的臉色直接黑了至少八個色號。

    “???”菊花!又見菊花!

    “程老三,你是不是想要故意報復老夫?嗯?!”

    看到面黑如鍋的李叔叔額角青筋直跳,沖自己揚了揚手中的香皂。

    程處弼一臉懵逼地看著那花紋。“叔叔你這話啥意思?我報復你干嘛?”

    “那這上面的花紋是怎麼回事?”李世民鼻孔開始有冒煙的趨勢。

    “……”程處弼瞬間秒懂,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這說明啥,只能說明皇帝大佬小肚雞腸。

    “叔叔你能不能別多想,這香皂上面如果不印花紋,肯定就沒有這麼漂亮。

    但是若是給大佬爺們上面印多牡丹花,要麼月季花,你覺得你能樂意要?

    畢竟菊花這是文人雅士最愛,小佷這也是為了順應您和上皇的需求……”

    李世民看到程處弼滿臉委屈,很是悲憤的表情,在那里赤急白臉的解釋。

    仔細一想也對。大佬爺們,弄著牡丹花香皂,那也太不爺們了點。

    花里邊,最適合君子,或者是文人雅士的,還真就是菊花這種花。

    心里邊狐疑盡去,略微有了那麼一絲絲內疚感的李世民總算是轉怒為喜,朝著程處弼道。

    “行了行了,老夫就只是跟你開句玩笑,瞧你那樣,還當真了不成?”

    “對了,那個丁老六的腿傷你治療得如何了?”

    “叔叔放心,愈合良好,不過為了安全第一,我估摸著怎麼也還得有兩個月才能讓他下地。”

    “為了讓他長好骨骼,小佷也真是費盡了心思,光是每天都給那家伙帶上一斤奶。

    那家伙自己都說,他這輩子吃得最好的時候,就是在太醫署里蹲病房。”

    李世民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小子雖然喜歡胡說八道若人討嫌,可好歹辦事的確靠譜得緊。

    “對了,這東西制作難不難?”李世民打量著手中的菊花羊奶香皂,罷罷罷,菊花就菊花罷,總比牡丹花強。

    听到了李世民這話,程處弼深有感觸地搖了搖頭吐槽道。

    “難倒是不難,可問題是咱們大唐的油料沒人種,用香油、茶油太貴。

    小佷只能用動物油來做,花了不少的功夫,才養出足夠膘肥體壯的豬來。”

    “???”(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傲世丹神 武逆焚天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