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都市言情 > 穿成大佬的爬牆嬌妻 > 房子蓋好了!

房子蓋好了!

作品:穿成大佬的爬牆嬌妻 作者:貓生寂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穿成大佬的爬牆嬌妻 (ie)”查找!

    第五十八章房子蓋好了!

    上堯村本來就窮, 滿村里數數蓋了磚房的不到十個。可那些人要麼是村支書一流,有人有權,要麼是齊明安的舅舅一流, 在體面的工廠工作, 每個月都有不少進益。

    可這齊明安家,看上去是兩邊都不靠。

    既沒有親友幫襯, 也沒有什麼穩定體面的工作, 齊明安還是個瘸子, 他們怎麼能夠有錢蓋房子呢?

    他們夫妻兩個連結婚的時候房子都是舊的, 被村子里的人好一頓笑話。

    全村的人都蓋上, 這樣的人家也不應該先蓋房子啊。

    本應該是窮困潦倒的人, 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先富起來了, 這樣的落差感, 讓那些平時對他們挺和善的人都紅了眼, 說出來的話也就不那麼好听了。

    “也沒見他們比咱多種多少糧食啊, 咋就忽然有了這麼些錢呢, 這齊家,地還是咱們村最孬的呢, 這是發了什麼財了?”

    “賣糧食錢都花光了也不見得能蓋這樣的房子, 下半年不吃飯了啊!我看可能是借錢蓋的。”

    “借錢?能還的起嗎?”

    “人家還不一定是借錢呢。他們之前就在市場那塊賣東西呢,我兒子都看見了,膽子可真大,听說錢一把把的收,嘖嘖。”幾個聚在一起的老太太格外的痛心, 撇著嘴在門口嚼舌頭。

    “就是, 也不怕被人給抓起來, 判成投機倒把。”其中一個在門口抓了把花生吃的的黑瘦婦人賊眉鼠眼, 半佝僂著背,說出來的話最不好听。

    “三嬸子,你又糊涂了吧,現在哪還有投機倒把啊,都沒人管了都,人家自己賺錢自己蓋房子,咱就別管了。”因著齊明安他們長租他們家的騾車,發財媳婦倒是幫著說了幾句話。

    但是她是個年輕媳婦,臉皮子又薄的,被婆婆和嬸子刺了幾句,便被氣的臉色通紅,抱著盆走了。

    一句兩句的聲音根本擋不住這幫多嘴的老婆子,她走後,話題就越來越歪了。

    “這人啊,可真是不可貌相,沒想到這個齊明安,這麼有錢。不過,說是賣東西賣的錢,咱也不知道,別是什麼來路不明的錢,媳婦這麼漂亮的……”那老婆子嚼花生嚼的嘴邊都是白沫,掏了前襟上掛著的布擦了擦,癟癟干癟的嘴,指指緊閉的大門。

    “不過這倒是沒準哈,你瞧瞧她那個樣子,都結婚了還天天打扮的跟個小姑娘似的,也不知道給誰看,要不要臉啊。”

    “我可听說她以前在娘家的名聲就不好,你知道吧,他媳婦,之前跟不少人相好呢……”一旁的人倒是揚了眉毛,仿佛肚子里堆著不少的內情,忙不迭的往外面分享。

    只是她還沒把這句話說完,面前的門就一下子打開了,一盆水兜頭潑了在他們腳下,水沫混著灰塵濺起老高。

    “噗噗噗,誰啊,有病吧。”那些長舌婦避無可避,一下子擊在他們褲腿上,搞了一堆泥點子,鬧的他們跳腳。

    眼尖的正看見門口站著一個穿著汗衫的精壯男人,臉的鍋黑的底似的,暗沉沉的嚇人,低聲震喝︰“議論什麼呢,快點給我滾。”

    “齊明安,你怎麼回事,我們可都是你的長輩。”這些平日里潑皮慣了的自然是不會怕他,紛紛拍打著腿褲,叉著腰,吵嚷起來。

    這些人,做慣了佔著所謂的輩分碎嘴的事情,竟絲毫不覺得在人家的門口編排侮辱人家的媳婦有什麼錯,一味只覺得是齊明安冒犯了自己,十分不滿起來。

    齊明安卻懶得跟她們置喙,臉色黑沉,又說了一聲︰“滾,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這些老娘們雖然年老,但是戰斗力驚人,平日里旁人總是怕了他們,但齊明安一身常干活的肌肉,個頭高挑,也有了三分威懾。

    平日里他溫柔和善,如今發了狠,竟也有了凶神惡煞之感,怕人的很,看熱鬧的便你拉我趕的走了精光。

    人都走光了,宋梔才拉著齊明安的衣角探出了頭,摟著他的腰靠在他背上,臉貼著沒說話。

    齊明安往後探了探手,正踫到她抖個不停的身子。他關了門,一瘸一拐的往屋里走,宋梔一聲不吭,便就著這個姿勢,像是掛著的小猴子一樣的,被他帶到了里屋。

    齊明安打濕了毛巾給她擦臉,她胡亂的抹了兩把便丟在一旁,嬌嫩的粉白臉蛋弄的泛紅,可她像是覺不到疼似的,推了齊明安往床上坐。

    然後她便跨坐在他身上,細胳膊摟著他的腰,臉頰蹭著他的胸膛。

    齊明安擔心她哭了,便推了她的肩膀看,黑亮的眼楮里倒是沒有半絲哭意,只紅潤的嘴唇幾乎要撅上天,臉頰鼓鼓的。

    “生氣了?”齊明安滿肚子的氣性被她這樣可愛的模樣給逗的散了大半,捏她的臉。

    “沒有!”宋梔拿開他作亂的手,不滿推了推他,他便順勢倒了下來,手拍著她的大腿,臉上卻滿是笑意。

    宋梔撅著嘴,也跟著倒了下去,趴到他身上。她不重,卻也砸的齊明安悶哼了一聲,他沒有松手,只是摟著她,大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又輕又溫柔,好像是個什麼易碎的物品。

    宋梔的氣性被很快安撫了下去,只在他胸膛上吐息悶熱的訥訥說了一句︰“她們怎麼這麼壞啊。”

    撫摸著她肩頭的手頓了頓,稍微移了移,改為順著她滑潤的頭發摸下來。

    越是窮的地方,人的心就越壞。

    他們之間平日里都沒什麼來往,更是沒有仇,只不過對別人的惡意編排從來不是因為仇恨,他們□□裸的八卦嘴臉才最可惡,看似只是說了幾句話,卻跟刀子似的,句句見血,惡毒的很。

    從小時候一句一個的小瘸子,到大了的時候看似同情實則嘲諷的所謂善意,到了現在,都是一樣的。

    可他們,也就只能這樣說說罷了。

    齊明安一手枕著胳膊,眼楮盯著屋梁上吊下來的一個竹筐,過了半晌才輕輕的開口︰“一直都這樣,他們是嫉妒。下次她們再說你,你便回來告訴我,我替你教訓她們。”

    “都是些老太太,你教訓壞了這麼辦,你養著嗎?還是忍忍吧。”她早就不氣了,听到齊明安哄小孩一樣的語氣反而有些好笑,昂著頭親了親他帶著胡茬的下巴,語調嬌軟。

    齊明安卻不放過她,托著她的屁|股,拿下巴蹭她的臉,口中卻認真的保證︰“嗯,我養著。”

    他掐著她的腰不許她逃,宋梔在他懷里驚呼著亂扭,又怕鄰居听見了不好,不敢大聲,只能壓著嗓子嗚咽,嬌軟又柔弱,可憐極了。

    但是,事情卻沒有這麼快過去,上午他拿水潑了人,下午,村支書便上了門。

    支書坐在椅子上吧嗒吧嗒的抽著旱煙,話雖說的不大客氣,卻也沒什麼難為的意思,反而算的上是善意的提醒。

    “你家啊,最近還是稍微收斂一點,別有些錢就亂花,也稍微省點,為將來想想。咱們村的某些婦女,眼都紅了,今天上午一共五六個來我這舉報你的。”

    老支書早就退了,再加上因為他分家的那檔子事,最近老支書都沒有再管過,現在來的人,是後來的新支書,年齡算不上大。

    “支書,咱做的都是正經營生,哪值當舉報。”齊明安在外面跑,做的生意不多,卻也算是開闊了他的眼界,別人不知道,他都是清清楚楚。

    因此自然是不會被支書模稜兩可的話給嚇到,反倒拿了幾包好香煙出來,遞給村支書,稍微講了幾句現在的形勢。

    其實誰都知道現在不是以前了,只有止步不前的還以為一切都還活在過去,那些老婦女想舉報他把他抓了,估計是行不通了。

    “這倒是,那群人真是活干的太少了,閑的……”支書收了煙,把旱煙熄滅,磕了磕,點點頭道。

    下午,便听說支書在廣播里指桑罵槐的罵了幾句,第二天他們開工那麼大的事情,都沒人過來看了,讓宋梔好生的松了口氣。

    房子花了大概一個月蓋好,設酒席好好的款待了工人們之後,宋梔拉著齊明安極興奮的驗收了新房。

    在外面房檐西側,蓋了廚房,搭了灶台。廚房也是用磚頭搭建,水泥抹出來的灶台。

    正屋共有三間,當中一個堂屋,放著新打的櫃子桌子,旁邊各分出兩個房間,東面是他們的臥室。

    因為宋梔還是習慣睡床,所以這次就干脆沒有砌炕,擺著一架剛做好的棗木的床,床邊擺著桌子,還有新打的衣櫃,衣櫃上瓖著一塊明晃晃的鏡子。

    外面看去,是紅磚水泥縫,整整齊齊,顏色鮮亮,房間的牆壁刷了熟石灰混立德粉,白的干淨雪亮。而大門也換了新的,看上去很是鮮艷漂亮。

    院子幾乎沒動,只是砌了水泥,但留下了種菜的地方,顯得干淨的多,因為他們吃水方便,因此干脆雇人在院子里打了井。

    顯得干淨整潔極了,跟以前大不同。

    ※※※※※※※※※※※※※※※※※※※※

    寫的時候想起來我的親戚們。

    說沒兩句話一定要扯到我身上,說我的毛病。

    嘖嘖嘖。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劍仙歸來 贅婿當家 道神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