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其他類型 > 霸婿(又名︰不敗戰神 ) > 第865章 殺楚天歌,月離對不起!

第865章 殺楚天歌,月離對不起!

作品:霸婿(又名︰不敗戰神 ) 作者:朽木可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霸婿(又名︰不敗戰神 ) (ie)”查找!

    凌杰的表情十分平靜!

    波瀾不驚。

    全場誰對凌杰此刻的心情最了解?

    甦雯。

    上一次甦雯看到凌杰被這麼圍攻的時候,還是在海龜山的龍脈之地,當時人龜族的八大高手,包括四大九宮造化境界的高手聯合圍攻凌杰。

    當時的場景,對凌杰和安若雪來說都是災難。

    如今,再次面對類似的情況,甦雯相信凌杰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準備。

    絕對不會再讓歷史重演。

    而曾經那一幕帶給凌杰的巨大痛苦,相比深深的刻在了凌杰的靈魂深處。

    甦雯仿佛感覺到了凌杰對這種圍攻的極度厭惡。

    她仿佛看到了凌杰瘋狂發力,橫壓七大高手的場景。

    曾經帶給他無限痛苦的場景,他再次遇見,必定會瘋狂屠戮。

    絕不留情。

    甦雯忽然為這個少年感到幾分心疼。

    除了甦雯和白子歌等少數幾個了解凌杰的人之外,其他人都紛紛為凌杰捏了一把冷汗。

    楚天歌,黔侯,白仲堯兩個人也都紛紛捏緊拳頭,期待看到凌杰被誅殺的下場。

    ……

    大殿中央。

    風火雷雲電五大長老爆發出來的合擊術格外強大。

    “風起!”

    “火流!”

    “雷霆!”

    “雲涌!”

    “電閃!”

    五大屬性的能量轟然出現,五道力量屬性轟然聯系在一起,彼此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五彩斑斕的力量龍卷風,一馬當先,沖擊在凌杰身上。

    而華海棠和李翰林則在兩側加持,隨時準備出手對凌杰發起強攻。

    這樣的攻擊模式,可謂完美。

    只要五大長老的合擊術稍微擊破凌杰的防御,華海棠和李翰林這兩頭凶狠的惡狼就會一口咬住凌杰。

    “誒!雕蟲小技罷了。在真正的赤陽血之力面前,你們這些攻擊手段,又算得了什麼?”

    凌杰雙手一分,猛的一掌拍在地上。

     !

    大地震動,一棵血色的大樹瘋狂暴漲,萬千觸手樹枝遮天蔽日,瞬間彌漫在整個大殿的每一個角落。緊跟著,無數血色的大樹轟然出現。

    遍及大殿的每一寸土地。

    但凡樹木所及的地方。一切的力量都被血色樹枝樹葉給吸干了。

    五大長老爆發出來相當于造心境的合擊術,瞬間被吸干了力量。

    “ !”

    合擊術軟綿綿的攻擊在大樹之上。

    全數被擋下來。

    “什麼?”

    五大長老頓時目瞪口呆,看魔鬼一般的看著凌杰。

    兩側隨時準備攻擊凌杰的華海棠和李翰林也都驚的目瞪口呆。他們這麼都想不到,凌杰爆發出這麼可怕的樹木。連五大長老的合擊術都無法撼動這大樹分毫。

    這還怎麼打?

    “嘶嘶嘶!”

    大樹覆蓋了七大高手,瘋狂的吞噬著七大高手的力量。

    七大高手想逃竄,但沒用。

    任憑他們怎麼逃竄,寶樹王的樹枝出手都紛紛跟上,死死的限制著他們的行動。

    他們絕望的發現,無論他們做什麼都是徒勞。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力量被寶樹王不斷吸走。前後不過半分鐘的時間。

    七大高手被壓迫得聚在一起,背靠背。共同防御寶樹王的蔓延和吞噬。

    華海棠十分緊張︰“副宗主,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怎麼會這麼強大?我們的力量不斷的被它吞噬,過不了多久,我們的力量非要被吸干不可。”

    電長老緊張萬分道︰“是啊,無論我們怎麼奔跑,始終都無法跑出這大樹的蔓延範圍,我們被困住了。當我們的力量被吸干的時候,就是我們滅亡的時刻。”

    雲長老道︰“副宗主,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必須想一個破局的辦法。不然我們這是在慢性死亡啊。”

    雷長老道︰“這大樹的威力太強了。我們合力都沒辦法撼動它分毫。凌杰的實力雖然只有造血境,但這大樹的威力,足夠限制造心境的強者了。我們不抱著拼命的決心,根本不可能打破這大樹的限制。”

    各大長老紛紛開口,緊張萬分。

    李翰林沉聲道︰“眼下只能引爆金丹試試了。否則,沒有破局的可能。”

    這話一出,六大高手紛紛吃驚。

    他們何嘗不知道,引爆金丹的威力固然十分強大。

    但,誰來引爆金丹呢?

    一旦引爆金丹,那就是死亡啊。

    李翰林道︰“大家別等了啊。多拖延一秒,我們的金丹之力都在衰減。繼續這麼下去。根本不是辦法。”

    就這時候,凌杰冷冷道︰“引爆金丹麼?”

    “太天真了啊。我既然出手了,怎麼會給你們這樣的機會?”凌杰冷哼一聲,右手往前一壓。

    轟隆!

    巨大的寶樹王再次暴漲,化成一道道可怕的洪流,瘋狂的卷向眾人。

    萬千觸手,第一時間沖擊在電長老身上。

    “噗嗤!”

    帶著血咒咒印的樹枝,剛強如鐵。

    無堅不摧。

    任何人都無法阻攔。

    電長老的身體,頓時被轟擊的百孔千蒼,無數血洞出現。

    緊接著,電長老的身體快速被吸干血肉,變成了一具干尸。

    “啊啊啊!副宗主,救我啊!”

    電長老發出最後的求救聲後,整個人就化成了干尸。

    死了!

    連掙扎的可能性都沒有。

    引爆金丹?

    不存在。

    電長老知道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的確想引爆金丹,這這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寶樹王樹枝上的強大血咒之力,完全沒給他這個機會。在他心神反應過來之前就吸干了他的一切。

    嘶!

    全場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這可是風火雷雲電的電長老啊。

    就這麼被吸干而死?

    恐怖如斯。

    全場每個人都感到毛骨悚然。

    而凌杰,眉頭都沒皺一下,反而右手一劃,指著雲長老。

    雲長老,瞬間被無數的樹枝擊穿身體。

    “噗嗤!”

    下場和電長老一樣。

    前後不過一個呼吸的時間,雲長老,被吸干血肉,變成了干尸。

    瞬間死亡!

    接著,凌杰手指雷長老。

    觸手樹枝爆發。

    雷長老被吸干而死。從頭到尾都沒來得及做出反應。

    第四個死的人,是火長老。

    火長老早早的就預料到危險在降臨,提前準備引爆金丹決一死戰。奈何觸手爆發的速度太快了。一瞬而擊!

    瞬間斃命!

    到死的時候,火長老都不知道這些觸手從哪里冒出來的。

    最後一個死亡的,是風長老。

    風長老,顧名思義,靠的是非常出色的風之屬性力量,速度超凡。他憑借超凡的速度躲閃著觸手的攻擊,奈何也就一個呼吸的時間,被擊中而死。

    至此,風火雷雲電五大長老,全部滅亡!

    華海棠和李翰林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嚇尿了。壓根不敢抵抗。

    兩大高手,軟綿綿的跪在地上。

    “凌先生,之前的事情是我錯了,請你饒恕我吧!”

    升龍道宗的副宗主,低下了他高傲的頭顱。

    華海棠也跪在地上不斷磕頭道︰“對不起凌先生,我華海棠有眼不識真龍,多有得罪,請您恕罪。”

    沒必要抵抗了。

    寶樹王展現出來的驚天實力太過強大,他們甚至都沒有引爆金丹的可能。而且他們內心很清楚,就算成功引爆了造化金丹,恐怕也無法撼動如此強大的寶樹王。

    凌杰負手而立,冷冷的看著地上的兩大高手,深深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這個時候求饒,不覺得太晚了麼?”

    說完,凌杰緩緩抬起右手,指著地上的李翰林︰“升龍道宗,橫霸津河黔江兩地足足二十年。白仲堯臣服你,黔侯府臣服你。那是他們的事情,我凌杰,從來就不曾臣服過你們啊。你們試圖讓我臣服,為此還試圖誅殺我。這是你們犯下的最大罪行。更是不可饒恕的存在。我現在就送你們上西天!”

    說完,右手一劃。

    無數的觸手樹枝,瞬間暴漲。分別從四面八方沖向李翰林。

    “啊!”

    李翰林歇斯底里的咆哮一聲。

    身體被打穿了上百個血洞。

    每一個觸手,都是吸干血肉的惡魔。

    瘋狂吸收著李翰林全身的血肉和靈力。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李翰林的身體被吸干了!

    癟成干尸!

    瞬間死亡!

    這位升龍道宗的副宗主,就這麼離開了這個世界。

    七大高手,死了六個。

    最後剩下的華海棠,已經嚇的魂飛魄散,猛的叩首在地上,大聲求饒道︰“凌杰,求求你饒恕我吧。我甘願為你做牛做馬!”

    少年傲然挺立,冷冷道︰“其實這一次黔侯府之所以引起這麼大的風波,你才是真正的惡徒。若非你從中攛掇牽線,我天音宮也不可能遭受到這麼強大的爭對。更不會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七萬紅盟會弟子的生死,十數萬虎賁軍被殺。這一切的血債累累,你讓我饒恕你?”

    “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請先生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華海棠完全沒了脾氣,心中只有驚慌和恐懼。

    “啪!”

    凌杰二話不說,直接一個巴掌抽在華海棠臉上。

    “就你,也配讓我給你改過自新的機會?”

    凌杰冷冷道︰“當初我弱小的時候,你們怎麼對我的?忘了麼?現在看到我強大了,就要我饒恕你?你以為你是誰?想殺我就殺我?殺不了,我就要饒恕你?你什麼邏輯!”

    “給我死吧!”

    凌杰冷喝一聲,右手一彈。

    “ 嚓!”

    萬千觸手樹枝,猶如無數可怕的利箭,瞬間擊穿了華海棠的身體。

    “啊!”

    華海棠頓時咆哮一聲,錐心的痛苦讓她的身體挺的筆直。前後幾個呼吸的時間,華海棠被吞噬了血肉,化成了實打實的干尸!

    瞬間斃命!

    從頭到尾,華海棠沒有做出任何有效的掙扎。

    就這麼死了!

    至此,七大造血境的高手,全部被殺。

    在凌杰的寶樹王面前。七大造血境高手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全場,死靜!

    人們眼中看到的,是一棵魔鬼般的寶樹王。

    少年深吸了一口氣,大殿內的巨大寶樹王慢慢的消散,最後回流到凌杰體內。

    周圍恢復了清明,大殿之中也恢復了往日的安詳。

    一切,好像都沒發生過似的。

    然而,凌杰腳下的七具干尸,卻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剛剛所發生的一切。

    寶樹王消失了,人們對凌杰的畏懼反而更加深了。

    全場靜若寒蟬。

    若非親眼所見,誰能相信這里所發生的一切?

    少年深吸了一口氣,給自己點了一根煙。他抬起頭,看著窗外傾灑下來的夕陽,喃喃自語道︰“夕陽西下,一切都要進入黑暗之中。時間,過的真快啊。”

    說完,少年緩緩轉身,看著高台之上的黔侯,楚天歌和白仲堯三人。

    三人頓時嚇得渾身發抖,說話的聲音都顫抖。

    凌杰緩緩往前走了兩步,看著白仲堯道︰“白仲堯,之前你代表聖堂執掌一切,聲威赫赫。造就了天音宮的圍攻之案。無數天音宮的弟子因此而死去。你才是幕後真凶啊。現在,你有什麼要說的麼?”

    “啪!”

    白仲堯猛的跪在地上,不斷磕頭。

    “   !”

    腦袋一次次的砸在地上,每一次都發出劇烈的聲響。額頭的皮膚也被磕破了,鮮血淋灕。

    “凌杰,對不起!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錯。我給你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啊!”

    白仲堯瘋狂磕頭,直接尿了。

    嚇尿了。

    太可怕了。

    他主宰黔江之地足足大幾十年了,從來沒見過哪個少年成長到凌杰這個高度。更沒見過哪個少年背後還有涅境高手坐鎮。連升龍道宗的第二高手玄川大師都被殺了。

    這還得了?

    “除了對不起,你就沒什麼其他要說的麼?”凌杰夾了口煙,一臉冷漠的道。

    白仲堯繼續磕頭,語無倫次。

    “誒,看來你真的糊涂了。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活在世界上浪費糧食了。畢竟,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窮苦人,把你省下來的糧食分給他們,也算一件善事。”凌杰緩緩走到白仲堯身前,伸出右手,在白仲堯的頭頂上輕輕一拍。

    “ !”

    巨力爆發。

    鋼鐵破碎。

    腦漿迸裂。

    白仲堯,這位主宰了黔江多年的大佬,瞬間死亡!

    連頭顱都爆炸碎掉了,死狀十分淒涼。

    全場的大佬,只剩下楚天歌和黔侯兩個人。

    這兩個人早就嚇得不行了,此刻跪在地上不斷磕頭。

    因為驚恐過度,兩個人連話都說不出來,除了磕頭,做不了別的事情。

    少年抽了口煙,走到兩人身前。冷冷道︰“黔侯,楚天歌。你們對不起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些因你們而受傷的人。去給我的朋友道歉吧。”

    凌杰舉起右手。

    月離,楚流沙,小茹和雨荷,四人都躺在擔架上。

    有人把擔架推到人群最前方。

    黔侯和楚天歌這才意識到了什麼。

    猛的在月離面前跪下,瘋狂磕頭道歉︰“對不起月離妹子,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是我給你造成了沉重的傷害,我現在正式給你道歉。”

    兩人,瘋狂道歉。

    一個被恐懼所支配的人,他已經不是正常人了。

    凌杰讓他們做什麼,他們就會做什麼。

    這一聲道歉,頓時讓月離的淚水涌流。

    她再也控制不住激動的情緒,淚水奪眶而出。

    多久了啊!

    雖然這一聲道歉不更改變任何的結果。但是對月離的內心來說,她非常渴望過這個場景。無數個日夜,她都妄想自己可以讓這一對父子道歉認錯。

    如今,在凌杰的運作之下,這一切都實現了。

    珍貴無比。

    “啪!”

    楚天歌一次次的抽著自己的臉蛋︰“月離,對不起,之前是我豬牛不如。居然對你一個弱女子做出這樣的事情,我有錯。請你給我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我願意自己也變成殘廢。”

    滴答!

    淚水,失控。

    月離閉著雙眼,一言不發。

    “雨荷,對不起!”

    楚天歌跪在地上,用膝蓋走路,一點點的挪動到雨荷的擔架前方,嘶吼道︰“對不起!我楚天歌這輩子做過很多事情。唯獨讓我無法原諒的是在古海大墓之中對你出手。如果我知道凌杰會成為這樣的天才高手,當初打死我也不會這樣對你。我知道我給你造成了無法想象的傷害。我為此給你道歉,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楚天歌伏在地上,磕頭不斷。

    雨荷沒說話。任憑淚水往下流。

    這一聲遲來的道歉。

    那麼的珍貴。

    那麼的令人激動。

    最後,楚天歌爬到楚流沙面前,一頭磕在地上︰“二哥,對不起!我不該這樣對你的。如果再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會做個好弟弟。好好的照顧你。我楚天歌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全部都是我咎由自取。但我還是要說,我對不起你!”

    “ !”

    楚天歌一頭磕在地上。

    楚流沙雖然沒有落淚,但眼眶已經濕潤了。

    楚天歌,是他的親弟弟啊。

    如果不是因為楚天歌對自己造成的傷害太大,楚流沙或許真的會原諒他。請求凌杰饒恕楚天歌。

    但現在。楚流沙沒有這麼做。

    楚流沙知道,凌杰所做的沒錯。

    楚天歌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可這一聲對不起,卻讓楚流沙的心都碎掉了。

    悲傷,無奈,同情,憤恨……

    “凌杰,你讓我道歉,我已經道歉了。能不能饒恕我?”

    楚天歌最後跪在凌杰腳下,大聲求饒。

    少年夾了口煙。舉起右手,一道血線忽然出現,化成了一道繩索,死死的捆綁著楚天歌。

    隨後,凌杰拿出月芒劍,直接在楚天歌身上切下一塊肉。

    “啊!”

    楚天歌瘋狂的咆哮著。

    凌杰不加理會,繼續切下一塊肉。

    “當初你對他們四個人抽筋剝皮,如今,我也對你千刀萬剮了。”凌杰冷漠的開口,一劍一劍的劃出。

    只見楚天歌身上的血肉,一塊一塊的掉落下來。

    楚天歌瘋狂的求饒,掙扎。

    奈何血線繩索死死的捆綁著他,讓他無法動彈。

    他只有忍受著千刀萬剮的痛苦。

    很快,楚天歌的雙手血肉被剝離。

    很快,楚天歌的雙腳血肉被剝離。

    腹部的血肉,正在被凌杰一塊一塊的剝離。

    黔侯看到這樣的場景,整個人都要瘋掉了,抱著凌杰的大腿,瘋狂求饒。奈何凌杰一腳把黔侯踩在地上,壓根不理會。繼續剝離楚天歌身上的血肉。

    少年神色冷漠,一動不動。

    他仿佛在很認真的雕琢自己的藝術品。

    凌杰本身就是一個強大的雕刻大師。

    抽筋剝骨,千刀萬剮這樣的事情,對凌杰來說簡直輕車熟路。

    很快,楚天歌小腹上的血肉都被切下來了。

    凌杰的劍法恰到好處,割肉的同時,還不讓楚天歌立刻死去,更讓楚天歌無法自行結束自己的生命。

    這本身就十分嚇人。

    “楚天歌,當初在古海大墓之中我就說過,我成聖子時,滅你黔侯府。”

    “那個時候我就說過,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是你的噩夢。或許你覺得我當時很弱小,我說的話,我發過的誓言,你都沒放在心上。也不認為我可以做到。可我凌杰從來就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啊。”

    “我雨荷師姐,何錯之有?居然讓你這麼對她?你可知道雨荷師姐躺在床榻之上成了一個植物人!你可知道雨荷師姐這大半年來,每天都以淚洗面,生不如死?!”

    “雨荷師姐本來早就想結束自己的生命。是我多番勸阻,我告訴師姐,就算要死。也要看到你死在她面前之後。今天,我等了大半年,我的雨荷師姐也等了大半年。”

    凌杰說一句話,就切一塊肉下來。

    旁邊的雨荷,看的淚流滿面。

    這一刻,她的確感覺自己死而無憾了。

    凌杰,成了她的自豪。

    她深深的感覺到,自己曾經為凌杰付出的一切犧牲,都值得了。

    “還有楚流沙,他可是你的親哥哥啊。就因為他站出來維護我天音宮,你就要這樣對他?楚天歌,你還是人麼?!”

    凌杰嘶吼一聲︰“閑魚,他只是想安安靜靜的過日子罷了。他不過是看不慣你們的行為罷了,他不過是說了幾句公道話罷了,居然遭到你這樣的爭對,讓他生不如死?你楚天歌,也配稱之為人?”

     嚓!

    好幾塊血肉,紛紛掉落。

    “至于月離,那就更加無辜了。她甚至不是你的敵人,和你沒有任何的仇怨。就因為站在了天音宮那一邊。就要受到這樣的懲罰?為什麼?為什麼啊?!”

    “月離是個女人,實力弱小的女人。她什麼都沒做。你居然挖了她四肢的血肉和小腹的血肉,還切了人家的胸口。為什麼啊?”

    “我的月離那麼美麗,那麼善良。她何錯之有?!居然要受到這樣的結果?!”

    “月離,何錯之有啊!”

    凌杰猛然咆哮一聲,挖去了楚天歌的鼻子和耳朵。

    最後,挖去了他的眼楮。

    “楚天歌!你是我凌杰在黔江最憎恨的人!大半年來,我無時不刻想將你碎尸萬段,以此泄恨!今天,我終于可以做到了。月離,我為你戰!”

    “月離,我為你討回公道了。”

    “月離,對不起,我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少年說一句話,割一塊肉。

    少年割肉的速度越來越快!

    全場每一個人都仿佛感覺到了少年的心事,感覺到了少年心中的悲傷和憤慨。一股悲戚的氣氛在全場蔓延,大家感同身受,跟著感到無比的悲傷。

    黔侯好幾次想說話,結果被凌杰死死的踩著動彈不得。

    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生兒子被凌杰這般的欺凌,而什麼都做不了。

    月離,睜開雙眼,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她鼻子發酸,眼楮發燙。

    淚水,再忍不住往下掉落。

    凌杰能夠為她做到這一步,她心中很感動。

    “凌杰,我知道錯了,能不能原諒我?”楚天歌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

    “原諒?你不配!我早就可以殺你。甚至我早就迫不及待的要對你動手了。但我沒有,因為我不想因為我的一時沖動,再導致無數紅盟會的弟子連累而死。我所有的忍耐,都是為了今天,將你碎尸萬段!”

    言罷,凌杰一劍斬下!

    被剝離的只剩下一副骨架的楚天歌,身體轟然被擊碎。

    只剩下一堆碎骨頭,堆在地上。

    死亡!

    這一刻,全場的人,心髒都狠狠的跳動起來。

    橫霸了黔江年青一代很多年的世子,終于結束了自己罪惡的一生。

    在場的無數人都心中興奮。

    凌杰,終于做到了。

    為無數死去的天音宮弟子,紅盟會弟子報仇。

    告慰無數亡魂和英靈。

    這一刻,場上跟隨凌杰的紅盟會弟子,是如此的自豪。

    白月光,邰水華都激動萬分。

    更是被凌杰的舉措所震撼。

    對白月光和邰水華這樣的強者來說,誅殺楚天歌不難。

    難的是他們不敢。

    連白月光都不敢。

    因為楚天歌的母親是華海棠,楚天歌的背後是升龍道宗啊。如果不是因為凌杰,本次聖子的名額,必定屬于楚天歌。哪怕強如邰水華和白月光這樣的強者,都沒辦法阻攔。

    結果,因為凌杰的出現,逆天改命。

    打破了這個鐵律。

    凌杰,就是一個戰神!

    永恆的戰神!

    白月光此刻才感覺到少年的可怕和強大的意志。這樣的意志,深深的震撼著白月光,讓白月光本能的想要臣服凌杰。

    而那個孤傲站在場上的少年,沒有任何興奮,只有淚水往下流!

    少年緩緩走到月離身前,蹲下身,緊握著月離的臉龐,輕輕拭去她眼角的淚水,喃喃道︰“月離,對不起!”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武道蓋世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荒野生存36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