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都市言情 > 報告將軍,夫人又在作死了 > 088多是藥商

088多是藥商

作品:報告將軍,夫人又在作死了 作者:魏小聊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寒夜寺清幽,庵堂里的女尼也都基本不怎麼出來走動。

    不是在屋子里念經,就是在屋子里坐禪,看上去跟真的似的,百里燁冷笑著,悠悠地晃了一路。

    雨過天晴,滿地落葉,倒是有幾個年紀輕的小女尼拿著比她們人還高的掃帚用力掃著地,一下又一下,唰唰的聲音作響,倒是給這寂靜的院落增添了一份鮮活。

    百里燁站在廊下,看了好一會兒。

    直到有一個小女尼直起腰來擦汗,回頭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青澀有余,嬌媚不足。

    百里燁眼下微微一沉,這姿容,比翊城拾花樓的差遠了,也就只能在這種地方苟延殘喘,也不知道秦九吟什麼審美水平,他家里那個就提不上台面,沒想到這用來招待客商的還是提不上台面。

    就這勾引技巧?

    他還不如回去給夫人打一拳。

    百里燁靠著紅漆柱子,身形不動,只冷冷盯著那小女尼,直到將人盯得全身起雞皮疙瘩,甚至握著掃帚的手都開始微微顫抖才算完。

    見此,百里燁更是嗤之以鼻。

    膽子小成這樣還敢出來賣?

    實在是丟青樓女子的臉。

    他還是回去讓夫人打一拳吧。

    不過,這小女尼能做出這種動作,顯然也是知情者,只是動作生疏,很可能不是青/樓女子,怕是為了離開被迫做出的行為。

    這寒夜寺里香火清減,平日里基本見不到幾個人上山祈福,就算是有客,也是女客居多,根本踫不見像百里燁這種身姿挺拔面容俊朗的男子,這些動了心思的小女尼當然得想辦法留下點印象。

    萬一呢?

    萬一正好踫上的是個色/欲燻心的呢?

    只是,大概只有慧安不走尋常路,不找百里燁,直接找上了黎童。

    碧雨暫時替了赤衣的班,讓赤衣可以稍微睡會兒覺,躲在廊上默默觀察著咱們這位將軍的所作所為,甚至開始思考,要不要回去告訴夫人。

    總覺得討好夫人,比討好將軍得到的好處多多了。

    “碧雨,今晚把這小尼姑抓起來。”百里燁嘴巴不動,聲音卻明明白白傳到了碧雨耳朵里。

    “是。”

    話畢,他轉身就走,一個多余的眼神都沒給那小女尼。

    院子里那聲輕微的嘆息,他到底是沒听見。

    百里燁回屋的時候,黎童已經坐著喝茶了,見他回來,只是瞅了他一眼,順手倒了一杯茶放在一旁。

    “夫人對為夫真好。”百里燁沒皮沒臉。

    黎童翻了個白眼。

    “有線索嗎?”

    “都是些不正經的小尼姑,幸好為夫對夫人的心堅貞不移,沒有上當。”百里燁一把抓住黎童的手,趁機吃豆腐,趁機表忠心。

    黎童被他這一通騷操作整得直起雞皮疙瘩,站在門外的碧雨也適時地抖了一下。

    之前還滿腦子都是小傻子,現在就一口一個夫人。

    呵,男人!

    “這兒又沒別人,就不用裝恩愛了。”黎童用了點勁,將自己的手解救出來︰“慧安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帶她走,但是她沒跟我交實底。”

    “沒事,我剛才也踫見一個小女尼,今晚就抓她來問問。”百里燁眯了眯眼楮,殺意畢現,一想到那小尼姑沖他拋媚眼,他就覺得自己髒了。

    突如其來的一陣冷風,黎童往門外看了一眼,將身上的衣服裹了裹緊︰“不許嚴刑逼供,我膽子小,見不得血。”

    百里燁︰“……”

    碧雨︰“夫人,您連將軍都敢打,這普天之下恐怕沒有比你膽子更大的了。”

    趁著晚飯,慧安親自端了來。

    放下托盤又不走,傻傻地站在門口,眼巴巴地望著黎童,卻是一點余光都不留給百里燁。

    黎童被她盯得沒辦法,索性放下筷子,讓羽簾去外頭守著。

    “不是我不幫你,是我實在沒法相信你,這里是庵堂,你若真心想走,怎麼會走不了呢?”

    百里燁沒打算插嘴,點了點頭。

    慧安躊躇不決,一張小臉上,情緒復雜,糾結萬分,她死死咬著嘴唇,幾乎要咬出血來,仍舊是沒有決定下來開口說實話。

    黎童搖了搖頭︰“你走吧,我還不傻,就算要救人,也得知道自己救的是個什麼人。更何況,你隱瞞自己的身份,若是日後真出了事,你遁入人海找都找不到,倒霉的不還是我們夫妻倆?我覺得此事不妥。”

    “夫人!”

    慧安眉心緊縮,急急出口,卻見黎童已經不再看她。

    “煩擾夫人了。”

    隨後,慧安真就垂著頭走了。

    黎童咬著筷子︰“就這麼走了?就這?就這?”

    寒夜寺是個庵堂,不吃葷,在客人面前做的表面功夫還是到位的,這素齋味道還不錯,百里燁夾了一筷子豆腐放到黎童碗里。

    “夫人莫急,她不願意說,咱們還有別人。”

    看著百里燁胸有成竹的模樣,她突然想起那個即將要被碧雨抓來的小女尼,現在隱隱有些為她快要遭遇到的一切感到些許同情。

    百里燁是將軍,沙場多年,刑訊問話什麼的簡直是家常便飯。

    對于他而言,不見血的刑罰比見血的更加殘酷,只是通常來說,見血的比較能震懾人心罷了。

    碧雨的動作很快,偷偷往茶里撒了點迷/藥,那小女尼喝下之後不到一刻鐘就昏迷了。

    扛著人飛檐走壁,碧雨的輕功雖然不如赤衣,卻也不差,悄無聲息地就將人帶了來,隨後麻利地用麻繩將人捆成麻花。

    而後又從懷里掏出了一瓶東西,放在小女尼鼻下輕輕晃了晃,那小女尼便輕咳著醒了過來。

    黎童在這里,百里燁不想親自詢問,坐在一旁打算觀看。

    這小女尼法號慧悟,模樣很清秀,五官小巧,是個瓜子臉,看著還很稚嫩,年紀大概不超過十五歲。

    一睜開眼楮看見沖她微微笑著的碧雨,她不由得心中一顫。

    以往被逼著陪酒的那些客商,不是腦滿腸肥,就是性格變態,哪像眼前這個,笑起來像春風化雨。

    可就在下一秒,碧雨往旁邊一讓,她的視線就落到了後面一身冷意的百里燁,以及百里燁身邊帶著玩味笑容的黎童。

    慧悟想站起來,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

    視線向下,才看到身上那綁著自己繞了一圈又一圈的麻繩,心下慌亂起來。

    “你們……你們要做什麼?”

    “不做什麼,問你點事。”黎童單手托著下巴,笑得人畜無害。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慧悟的臉色一時間復雜起來,各種情緒交織變化,連連搖頭。

    “我們還沒問呢,小師父為何如此驚慌失措?”

    “你們不要傷害我,求求你們!”慧悟不一會兒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了,黎童看了直皺眉,扔了個眼神給羽簾,羽簾會意,就從袖子里掏出來一塊帕子,很是粗魯地將慧悟的臉又擦干淨。

    “只要小師父識時務,我們肯定不會傷害你,畢竟我們是良民。”

    碧雨偷偷看了一眼自家將軍夫人,人都綁來了還說這話,誰信呢?

    百里燁眉心微鎖,暗自思考︰“我什麼時候成良民了?”

    “你們想知道什麼?”

    慧悟怕死,也不像白天那樣膽子那麼大了,碧雨只稍稍將她的指尖捏住,痛感還沒完全侵襲到大腦,這甚至還不算到用刑的程度,她就已經有些招架不住了。

    她倒是想大聲喊救命,可嘗試了幾次,換來的卻是碧雨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地將她的下巴捏脫臼,口水淌濕了整片衣襟。

    她再也不敢了。

    夫人說了,不能見血,不然按百里燁的法子,這小女尼早什麼都交代了。

    “我們都是好人家的姑娘,也並不是為了攀附權貴,只是想活著回家而已。”慧悟趴在地上,臉朝著地面,嚶嚶地哭起來。

    “秦知府每月初五來寒夜寺,是為了跟那些商人做生意,而我們就是用來陪那些商人的工具,我們都是無辜的。”

    “我白日里勾/引公子,只是想讓公子帶我離開。”

    黎童看了一眼百里燁,百里燁立刻舉出三指,打算朝天起誓,被黎童一手按下。

    “秦知府通常見的是哪些人?”

    “我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只知道姓氏,和做的生意。”慧悟不哭了,趴在地上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碧雨將她扶了起來,卻也不給她松綁。

    “說,一個不漏。”

    慧悟很識趣,她雖然害怕,卻還是將那些人的姓氏和長相都一一描繪了出來,碧雨拿著紙筆記錄。

    一直到半夜,慧悟說得口干舌燥,也沒敢停下。

    她這時候才後知後覺眼前這幾人根本不是什麼普通的生意人,他們的行事作風都帶著高位者的氣息。

    或許……

    或許她們能逃出去了。

    慧悟想著,又有些忍不住想哭,她在這里好幾年了,也不知陪了多少客商,她看見那些客商就惡心得想吐。

    “秦九吟真是膽大包天,不僅買賣人口,還逼良為(女昌)!”黎童一茶杯砸在桌子上,百里燁皺了皺眉,有些心疼夫人的手。

    慧悟吸了吸鼻子,突然想起了什麼︰“夫人,公子,秦知府似乎發現了一種新藥,這幾個月以來,與他見面的商人/大多是藥商。”

    “什麼藥?”

    慧悟搖了搖頭︰“不太清楚,那藥很奇怪。”

    “具體說說。”(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劍仙歸來 超級黃金眼 道神 都市小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