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武俠修真 > 三生無虞 > 第六十八章 第九童子

第六十八章 第九童子

作品:三生無虞 作者:松子克麻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看著四周不斷移動的森森白骨,楚一凡展開修為的同時連連暗罵,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急。楚一凡目光閃動,老鎮長剛才的話語依舊回蕩在他的腦海里,沉吟少許,他低聲自語︰“恐懼?興奮?老東西,既然你感覺到了恐懼,今日我便除了你!”

    楚一凡心里很清楚,這老鎮長恐懼的並不是他,而是他體內的某一樣東西,龍魂?魔靈?或者是七巧玲瓏心與骨書,不管是其中的哪一樣,在這生死危急之際,楚一凡一試便知。話音落下,楚一凡右腳踏地,身子一飛而出,與此同時,一把青光大劍赫然幻化,朝著不遠處的白骨斬下。在這一斬之下,大量白骨崩潰,巨大的白骨牆出現了一條裂縫,楚一凡沒有猶豫,一閃之下直奔裂縫而去。眼看臨近,可就在這時,老鎮長的聲音響起︰“你跑不掉的!”

    余音回蕩間只見那剛出現的裂縫處頓時就出現了無數枯藤碎木,這些枯藤碎木立刻形成一張網,將裂縫堵上,與此同時,竟有數十根枯藤變成人手的模樣,直接朝著楚一凡抓來。這些枯藤所化的人手速度很快,眨眼就出現在了楚一凡身前,數量實在太多,也就是一兩個呼吸的時間,楚一凡的雙手雙腳就被枯藤纏繞,倒掛在半空,動彈不得。

    就在楚一凡被枯藤困住的瞬間,那些白骨停止了移動,一縷縷黑氣從那些數以萬計的白骨口中涌出,這些黑氣在涌出時就融合在了一起,最終形成了一個人影,定楮去看,這人影赫然就是老鎮長的模樣。楚一凡看著漂浮在身前不遠處的老鎮長,內心駭然,嘴上卻是大罵︰“你這個老東西,老妖怪,小爺早晚要弄死你!”

    那黑影輕笑一聲,緩緩開口︰“我不是你說的老鎮長,我是魔神,我是這世間一切邪念所化的魔神,我也不知道我在這里沉睡多少歲月了,你所謂的那個老鎮長只不過是我操控的一具活人傀儡罷了,我需要生機,需要大量的生機,整個青陽鎮的生命都是我的,包括你!”

    這自稱魔神的黑影說到這里突然一愣,空洞的雙眼盯向楚一凡,片刻之後,他再次開口︰“就算我吸取了這里所有的生機,也不會甦醒,是你,是你帶來了希望,小小修士,你不配擁有他!”

    說完,只見那黑影一指楚一凡,一縷白氣從其體內飄出,這白氣在出現的一瞬就化作了一個人影,正是骨書。看著眼前漂浮的骨書,楚一凡心中已然有了答案,讓這黑影興奮的定然就是骨書。

    就在骨書出現的一瞬魔神竟然憑空消失,出現時已經來到了骨書的面前,他繞著骨書走了一圈,緩緩開口︰“真是天助我魔神,只要吸了你的生機,我就將永生,不死不滅!”

    聞言,骨書淡淡一笑,說道︰“上古魔尊坐下第九童子,僅靠一絲殘念存活至今,還想吸取我的生機,不死不滅,真是痴心妄想!別說你此刻只是一縷殘念,就算恢復如初,在本大爺面前也如螻蟻一般!”

    骨書抬起下巴,一副傲然的樣子,看都不去看那魔神,楚一凡听聞骨書一席話,心中暗道︰“難不成這只老鳥深藏不露,修為驚天?”

    (本章未完,請翻頁)

    轉念一想,自打認識這骨書以來,楚一凡就從來沒有見他出過手,想來這老鳥定然是在故作鎮定,虛張聲勢。魔神仰天一吼,就要出手,骨書輕咳一聲,一指楚一凡,說道︰“且慢,你可知他是誰?”

    魔神抬起的右手一頓,看向楚一凡,沒有說話,骨書冷笑,再次開口︰“想必你也感覺到了魔尊的氣息,沒錯,他就是魔尊傳承者,這也是我守護在他身邊的原因所在!”

    言語間,只見骨書向著楚一凡眨了眨眼,楚一凡搖頭苦笑,心說這骨書也太能吹了,什麼上古魔尊,什麼傳承者,全是瞎編的。不過此言一出,那魔神竟然後退幾步,體內黑氣不斷涌出,似在猶豫掙扎。就在這時,骨書的聲音傳開︰“第九童子,你在等什麼,還不趕緊放下你的新主人!”

    骨書斜眼看向魔神,冷哼一聲,只見那魔神沉思少許之後輕嘆一聲,右手一揮,那些纏繞在楚一凡身上的枯藤緩緩松開,回到了裂縫處。就在這時,那魔神突然開口︰“雖然我聞到了一絲魔尊的氣息,但這不足以說明你就是傳承者,我族有言,魔靈乃萬魔之根本,得魔靈者方可號令眾魔,得魔靈者方才是魔尊傳承者,你可有魔靈?”

    听到這話,楚一凡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他淡淡一笑,緩緩開口︰“第九童子,你看這是什麼?”

    言語間,楚一凡閉上了雙眼,待到再次睜開時,只見他眼中紅芒乍現,體內更是散發出一股逼人的氣息,在這紅芒之下,魔神後退數步,“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抱拳開口︰“魔尊坐下第九童子石山拜見傳承者,剛才是小人有眼無珠,竟未識得傳承者,是我該死!”

    這樣的變故來的太突然,楚一凡一愣之後輕咳一聲,裝著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緩緩說道︰“罷了,不過你在此地沉睡,吸取青陽鎮無辜百姓生機,此乃大罪,不容寬恕!”

    魔神聞言,右手抬起,在自己眉心處輕輕一點,在這一點之下,只見無數星點從其眉心處緩緩飛出,楚一凡略一沉吟,看向骨書,問道︰“這是什麼?”

    骨書來到楚一凡身邊,小聲答道︰“這就是你剛才所謂的生機,這第九童子在這里不知道多少年了,竟然吸取了這麼多的生機,現在他把生機從自己體內抽出,恐怕連這一縷殘念都要消散在天地之間了!”

    這些星點緩緩上升中融入了虛無,沒有了蹤跡,與此同時,在這片空間之上,原本的死寂之地此刻大量的花草樹木快速生長,向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飛鳥成群,在樹林里嘰嘰喳喳叫個不停,即便是秋天,也沒有一篇黃葉落下。青陽鎮中,老鎮長打了一個哈欠,抽了一口旱煙,整個人微微一震之後竟年輕了許多,臉上的皺紋也都全部消失不見,就連花白的頭發也都成了縷縷青絲,他摸了摸自己的臉,又摸了摸頭發,身體竟不由自主的顫動起來,兩行熱淚從眼角緩緩流下,他抬眼望向遠處,大聲開口︰“解脫了,我們終于解脫了,青陽鎮終于解脫了!”

    曾貴灰頭土臉的沖進大門,“撲通”一下跪倒在老鎮長身前,嘴唇顫抖,許久才說出話來︰“爹

    (本章未完,請翻頁)

    ,我們自由了,自由了!”老鎮長右手抬起,放在了曾貴的頭上,沒有說話,此時此刻,他比誰都要激動。

    待到再無星點從魔神眉心出飛出,他的右手才緩緩垂下,整個人頓時就變得萎靡,奄奄一息,仿佛一陣風就可以將他吹散。他緩緩抬起頭來,看向楚一凡,說道︰“傳承者,我已將所有生機奉還,想得永生,不死不滅,談何容易,就連當初的魔尊、仙帝等大能之人都無法做到,更何況我這一縷殘念!石山,上古魔尊坐下第九童子,告別傳承者!”

    話音落下,只見那魔神的身體漸漸化作了縷縷黑煙,消失不見,與之一同消失的還有那些數以萬計的森森白骨,這里一切的一切都化為了虛無。楚一凡輕嘆一聲,轉頭看向骨書,此時的骨書已經變成了一只鳥,它拍打著翅膀,落在了楚一凡的肩上,尖聲開口︰“這次太險了,還是本大爺聰明吧,緊要關頭臨危不亂,要不是有我在,一百個你都不夠他塞牙縫的!”

    看著骨書得意洋洋的樣子,楚一凡也很是無奈,說道︰“你厲害,都是你的功勞,行了吧!不過”

    骨書打斷了楚一凡的話,接著說道︰“你是不是想知道上古魔尊是什麼人,傳承者又是怎麼回事?以你現在練氣期的修為還沒有資格知道這些,等你哪天達到斬凡境了,再來問我!還有,在你的修為不夠強時不要輕易顯露體內的三大至寶,否則你將麻煩不斷!”

    楚一凡本來還想問問有關魔靈的一些事情,可听到骨書這麼一說,他只好暗嘆一聲。就在這時,忽然從不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骨書身子一閃,回到了楚一凡體內。目光一閃,楚一凡散開靈識,在他的眼中立刻出現了三個身影,正是周茹三人。

    時間不長,這三人便來到了楚一凡所在之地,周茹沉思少許,上前一步,抱拳道︰“這位道友,我等三人乃還魂宗弟子,多謝出手相助,不知道友是哪個宗門的人?”

    楚一凡略一沉吟,本欲道出真實身份,可轉念一想,這里可是南域苗疆,他一個來自北邊的練氣修士來到這里不好解釋,于是說道︰“在下池牧,無門無派,山中一散修,三位道友不必多禮!”

    聞言,周茹三人相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心思,孫雲哈哈一笑,說道︰“我看池牧道友修為不凡,距離築基也是一步之遙,何不拜入我還魂宗,宗內資源豐富,若是完成宗內長輩交代的任務,還有可能獲得築基丹,這對于道友築基可是大有好處啊!”

    一旁的孫雨也是淡淡一笑,說道︰“說的是啊,要不池牧道友就隨我等前往還魂宗如何?”

    楚一凡沉吟少許,抱拳道︰“多謝三位道友厚愛,我本山中散修,閑雲野鶴慣了,恐怕不能跟隨三位前往還魂宗!”

    見相邀無望,周茹暗嘆一聲,說道︰“既然池牧道友心意已決,我等也不再勉強,他日有緣再見,告辭!”說完,三人便轉身離去。

    看著三人的背影消失在了黑暗中,楚一凡輕聲喃喃︰“築基,築基,我要築基!”

    (本章完)(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劍仙歸來 贅婿當家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道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