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都市言情 >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 第五百零三章 吾身(大結局)

第五百零三章 吾身(大結局)

作品: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作者:喵神的爪爪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祖巫乃是天道規則的一部分,他們總會在恰當的時期降臨,為大地上修煉的眾生帶來深重災難。幾乎只有集天下修煉之力,才能將祖巫斬殺。

    但也並非真的殺死。被斬殺的祖巫只是回歸虛無之中,靜靜等待下一紀元的到來。

    無比漫長的歲月過去,第七祖巫棺臣對此產生厭倦。他希望可以在這一紀元殺光世間的一切生靈,或許這樣能夠將他從周而復始的天道循環中解脫出來。

    但這幾乎不可能。

    因為每次祖巫降臨,都是天下修真界非常繁盛的時期。別說修真者們聯合起來的威力,有時候某些絕強的修真者甚至能夠擁有單挑祖巫的能力。

    棺臣認為,最關鍵的並非實力,而是降臨世間的時間節點。如果他能在靈氣復甦一開始便降臨,那麼天下不會有任何存在能夠阻止自己。

    但天道自有其法,在修煉者如此弱小時,祖巫這樣級別的力量無法存在于世間。這本來只是棺臣的虛無祈願,可是這一紀元,出現的小小意外令他覓得一線機會。

    這一靈氣紀元伊始,人類世界中出現了一件此時不應出現的東西——鴻蒙引氣八法。

    這是一部無暇功法,人類修行者本應該用一萬年的時間打磨出它。因為這部無暇功法的提前出現,人類的修煉力量將空前強大,妖族會因此滅絕。

    這是錯誤的,天道的平衡被打破。妖族不應被滅絕,他們有著自己的價值。靈氣初期,正是天道留給妖族的時代。

    恢復平衡,妖族必須獲得可以和鴻蒙引氣八法媲美的寶物。因此天外天中孕育出一位妖族聖人︰

    萬妖尊者。

    他將指引妖族獲得對抗人類的力量。

    棺臣正是利用了這一線機會。他在虛無中接近那個天外天,然後徹底散去自己的搖光。即使對于祖巫來說,這也是非常危險的嘗試,因為沒有誰可以告訴他,聖人的身軀是否會聚攏他的搖光,也沒有人可以告訴他,誕生後還能保留多少的自己。

    所幸,棺臣成功了,他以聖人之軀降臨在這個靈氣剛剛復甦的世界中。或許祖巫的搖光太過強大,即使佔據的是聖人的道體,依舊主導了全部的記憶和命格。

    但也並非沒有代價。

    即使是聖人的道體,亦無法承載祖巫的全部搖光。棺臣在人間的存在不完整,只有一團漆黑的影子,因為他的本質尚有大部分滯留在天外天中。

    而力量,更是萬不存一。

    失去了橫掃天下的力量,棺臣並未在意。正如他一開始計劃的,實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時間節點。

    利用一個沙雕脫離青銅棺之後,棺臣很快便定下完整的計劃。他的本體化為夜妖郁壘,另外一個化身混入人類當中。利用這雙重身份的配合,棺臣不久便輕而易舉的獲得新世會的控制權。

    他一步步統合人類力量,這個修煉潛力最強的種族。他將利用人類,滅絕所有可以修煉的生靈。

    做完這一切後,棺臣將帶領人類走向毀滅。在這個時代,他有一千種的方法做到這一點,甚至不需要多大的力氣。

    而逼迫俞笑月就範,是獲得人類掌控權的最後一塊拼圖。只要這位名聲在外的東方白盾嫁給自己,棺臣將獲得全體人類修行者的支持。

    接下來,他會順勢徹底滅絕妖族,那麼他將成為人類不可撼動的神皇,無人能夠質疑他的決定。

    但孫象的出現令棺臣不得不中止計劃,沒用多長時間,這位祖巫便猜測出孫象來自上一紀元。這讓棺臣產生深深的疑慮,不得不暫時蟄伏。他的實力萬不存一,他擔心孫象識破他的身份之後會全力以赴的殺死自己。

    只要自己的真實身份不暴露,就一定能等來機會。對于已經輪回無數歲月的棺臣來說,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

    他沒有想到的是,孫象自己給出了一個天大的機會︰

    混沌道法——逆運算!

    這門孫象自創的道法確實強大,但未經嚴密的測試,孫象實際上並不完全了解這個法術的最終效果。

    的確,棺臣在此界的本質被逆運算瓦解。但是算文並沒有停下,而是逆流而上抵達天外天,並在那里將棺臣逆向還原為原本的洪荒第七巫。

    實力完全恢復的棺臣花了一點點時間制造了一條進入主世界的通道,而現在,他就站在俞笑月的面前,有些得意,又有些感慨的講述了這樣一段曲折的故事。

    他已經無須隱藏身份,完整的祖巫,並非此世任何人能夠匹敵的存在。靈力不能,科技不能,孫象也不能。

    “那麼,回到我們最初的話題。到底是讓孫象先生先痛苦幾十年,還是讓他直接痛苦而死?”

    棺臣的腳下,俞笑月重傷無法移動,相菲緊緊抱住她哭泣。只有她們兩,剩余的修行者和士兵全部死絕。

    棺臣捏著下巴,戲謔的打量兩人︰

    “本來準備把你們兩直接殺了,但我也很希望看到那位孫象先生多痛苦一段時間,所以,你們到底先死哪一個呢?”

    俞笑月雖然模樣淒慘,目光卻是純粹的仇恨。

    可是此時,相菲忽然抽出自己的匕首。

    俞笑月一陣錯愕。

    棺臣嘲諷的笑了笑,人類不都是這個樣子嗎。只要有機會,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自己活下來。更何況是女人之間,平日里親密無間,關鍵時刻背後一刀。

    因為義氣,從來和女人絕緣!

    在棺臣嘲諷的目光中,相菲的匕首猛然扎進自己的心髒。

    “只死一個……說話算數……”

    說完,她倒下,氣絕身亡。

    “小菲!!!”

    明白過來發生什麼事的俞笑月,她抱住相菲的尸體慟哭,眼淚決堤。巨大的悲痛貫穿了俞笑月的身心。她甚至听見體內傳來嘎吱嘎吱的異響,這或許就是心碎的聲音吧。

    “呃……好吧。”相菲的果決令棺臣有些意外,他打了個響指,“這樣也好,省的我選擇困難。

    就先讓孫象先生痛苦一段時間吧,等我想起來的時候,再來取你的性命。”

    “哦對了,如果孫象先生想找我報仇,告訴他我在新世會總部,隨時歡迎他來自取其辱。”

    棺臣最後惡毒的笑了笑。他丟下伏尸痛哭的俞笑月,轉身慢慢離開,一如他來時的模樣。

    ……

    ……

    ……

    “喂,我有說讓你走了嗎?”

    冷不丁的一個聲音響起,棺臣霍然回身。

    說話的竟是俞笑月,只是聲音已經有些不似人間。

    她此時不再哭泣,臉上一滴眼淚的痕跡都沒有。她愛憐的端詳著相菲的臉。片刻,俞笑月低頭吻上相菲的唇。

    冰冷的嘴唇逐漸溫暖,相菲睜開眼楮,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位朝夕相處的姐姐。

    俞笑月微微一笑,拍拍相菲的頭,示意她離遠點。相菲乖乖照辦。

    “棺臣,回答我一個問題。”

    俞笑月的長發無風自起,在空氣中舞動,她的雙眸中有清輝旋轉。

    棺臣不知不覺的後退。

    “你消散搖光並再度還原,這是極為罕見的體驗,你一定體會到了什麼。棺臣,回答我的問題。”

    俞笑月認真的問道,她的語氣,甚至有些溫柔︰

    “何為本質?何為實質?如若兩者皆虛,那如何區分一切有形之物和其無形之形式?亦或是說,一切之物皆為在其是中所為是?”

    棺臣歷經數個靈氣紀元,他見過無數大能。

    單挑祖巫的,有之!徒手破碎虛空的,有之!飛升之後還能回來的,有之!

    但現在的俞笑月,帶來的絕非同樣的感覺。直到站在俞笑月的面前,棺臣才忽然明白一個詞的真正含義︰

    絕對!

    恐懼的後退三步,棺臣結結巴巴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他甚至不敢問俞笑月是什麼。

    “啊,雖然知道會這樣,但還是會很失望啊……”俞笑月無奈的揉揉額頭,“那麼,

    你可以死了。”

    俞笑月的手伸進空氣,透明的空氣中 嚓一下蔓延出蛛網般黑色的裂痕。這不是空氣開裂,而是俞笑月隨手扯碎了空間。

    破碎的空間如同牆上干裂的泥塊剝落,一把古樸的巨劍現身天地之間。

    在很久很久之前,真武大帝機緣巧合中,曾遠遠一窺此劍,他因而創出劍法的巔峰真武太清劍。

    其實真武大帝當時並沒有看清巨劍的全貌,因為此劍籠罩在雲霧當中,只瞧見赤紅的電光縈繞。棺臣無疑是幸運的,他現在看得非常清楚。

    這是一把古樸的巨劍,非金非木,似乎是某種蒼老的岩石。此劍全長一萬七千七百七十七米,籠罩劍身的根本不是雲霧,而是凝固成實體的劍氣。最令棺臣膽寒的是,圍繞巨劍的不是電光,而是一道一道緊緊鎖住巨劍的赤紅鎖鏈。那鎖鏈究竟是什麼棺臣並不清楚,但他本能的知道,哪怕他只是用手踫一下這些鎖鏈,便會立刻化為烏有。

    這是怎樣的一把劍,僅僅是封印它,便要使用這樣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但劍身上閃過的兩個大篆,或許能解答他的疑惑。

    吾身

    這兩個字,便是這把巨劍的名字。

    俞笑月的手撫上吾身的劍柄,她只有不到一米七的身高,可這樣一把長的離譜的巨劍,落到她手上卻沒有絲毫的違和感,仿佛就是為她量身打造。原本灰白的劍身,此時仿佛帶了一點點活了的色彩。

    劍壓之下,棺臣緩緩跪地,他大約已經猜到面前這位存在的身份,自己根本無法逃離,而且也不會再有下一個紀元。

    不世劍氣沖天而起,棺臣瞬間被這不可思議的一劍化為烏有。但這一劍的劍勢不減,落在地面打穿地殼。

    大地上被斬出一條幾百公里長的巨大斷層,狂暴的岩漿從地幔深處涌上。俞笑月撇撇嘴,在地球上動手就是容易沒輕沒重。她揮揮手,岩漿被平息,大地的傷痕愈合。

    而吾身劍,再次回歸不知名的虛無中。

    ~~~~~~~~~

    當全身真元沸騰的孫象瘋狂趕回濱海時,他看到俞笑月好端端的站在城頭等著自己。

    孫象一躍而起,緊張的把她抱在懷中︰“笑月你沒事,太好了!”

    “不,我有事。”俞笑月推開孫象。

    兩人凝視片刻,孫象意識到情況不對。

    這是俞笑月,似乎又不是。

    “我將陷入沉睡,會很久才能醒來。”俞笑月認真的問道,“你願意等我嗎?”

    “永遠,我會等你,直到永遠。”孫象沒有廢話,“我這麼說,也這麼做!”

    “人類能夠觸摸的,沒有永遠。”

    俞笑月微笑著閉上眼楮,靠在孫象的懷中。

    “不過再信你一回吧……”

    (第一部  完)

    (結束的有些突兀,抱歉,不過這也是原本大綱中的一個階段性結束。所以,就算做第一部的結局吧。至于第二部,會有的啦,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寫寫一本蒸汽仙俠hhhh

    有好多好多的話想和讀者說,但是說的太多會被刪掉,很遺憾。最後,謝謝讀者們的喜愛!真的很感動。

    那麼,大家江湖再見!)(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 太古星辰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