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都市言情 >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弄點情報

第四百八十七章 弄點情報

作品: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作者:喵神的爪爪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先不去猜萬妖尊者的具體身份,為今之計,還是先剁了夜妖郁壘。這家伙就是個心腹大患,不除掉他做啥都不踏實。

    老呂完全贊成,但他補充了一點︰

    “我們需要把活做的漂亮點,不能留尾巴。”

    所謂留尾巴,是指不能像上次一樣讓郁壘負傷逃跑。根據上次交手的經驗來看,這家伙有一個很龐大的本體。如果像上次一樣再讓他斷尾逃跑,以後就不知道到哪去找他了。那就得日夜防著一個看不見的敵人伺機報復。

    孫象的太清劍境是很厲害,但總不能一直開著吧。這玩意動輒百萬級神念,開多了容易禿頭。孫大掌門這才幾百歲吶,像碼農一樣掉頭發可不好。

    既然如此,老白前期在夜鳴城搜羅的情報就很重要了。如果能明確郁壘的本體和行蹤,兩位掌門可以進行充分的準備,布下天羅地網讓他在劫難逃。兩位手段有的是,但需要確切的情報。就像醫院治病的手段有的是,但首先需要確診。不能確診一切手段都是玄學。

    “郁壘的本體就藏在夜魔堡內。”

    老白表情異常嚴肅的宣布了這條至關重要的情報。孫象听了點點頭,靜靜等候下文。

    然而並沒有下文,為什麼會有人指望一只鴿王?

    “就這?”孫大掌門驚訝道,“你在這里折騰幾年,就這?你還不如在家帶孩子呢!”

    小白是真的冤!

    “沒了,我只明確了這一條。”老白嬉皮笑臉的兩手一攤,“夜魔堡防守太強,我混不進去。”

    “我踏馬在濱海也知道郁壘呆在夜魔堡,你這個探子怎麼當的?”老呂同樣非常不滿,如果不是友軍,直接一拳揍上去了。

    真是糟糕的情報員啊,本來還指望這家伙最起碼能提供一份夜魔堡的地圖,然後孫象老呂一前一後燒殺進去。轉念一想自己居然對鴿王有期待這完全是自己的錯。妖尊確實厲害,不過他居然指派鴿王進行這麼重要的工作,可見妖尊也不是那麼無懈可擊嘛。

    直接打上夜魔堡把郁壘拖出來砍死是一個選擇,但這樣就比較踫運氣。不談那些實力和數量都頗為不俗的妖將,假如郁壘恰好不在夜魔堡而是在魔仙堡呢?那樣大鬧一場只會打草驚蛇,局面看起來就很蠢。

    所以還是需要情報,老白是指望不上了,他完全被失而復得的女兒沖昏了頭腦,那膩歪勁,不知道的還以為小白是他的小三呢。

    孫象手頭上的信息恐怕比老白還要豐富一些,其中大部分來自投誠的妖將澗童。他是北方軍團的重要將領,知曉許多內部機密。這家伙雖然大義凜然視死如歸,他像真正的烈士一樣冷笑面對人類的鐐銬和刺刀,沒有任何拷問的手段可以從他嘴里撬出東西。

    但只要在他的廣播直播中,以粉絲的身份寫信給他,他便會知無不言。

    也是醉人得可以。

    根據澗童透露的情報,北方軍團主帥郁壘不僅從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且即使在夜魔堡中也是神出鬼沒。即使最緊急的軍事調動,妖將們也常常找不著主帥。

    很多時候都是槐朱自行其是以郁壘大人的名義發布命令,之後郁壘也沒有責罰他。後來大家習慣了槐朱的軍師身份,找不著主帥的時候就找槐朱商量。外人看起來夜鳴城一切正常,實際上這是槐朱在代理郁壘的工作。

    “沒有誰知道郁壘大人消失的時候究竟身在何處。”當時澗童在回答一位熱心听眾的來信時說,“我們內部有一個說法,在找不到郁壘大人的時候,實際上他並不存在。

    或者,郁壘大人其實有著另外一個身份,他就在我們中間。”

    夜妖行事如此詭異,令人浮想聯翩。孫象來回踱步,認為還是應該搞一點最近的情報回來。最起碼要搞清楚上次郁壘被他打傷,有沒有逃回夜魔堡。如果能問清傷勢那就最好了。

    抓舌頭的事情當然是呂寧的老本行,他自告奮勇躍出門,不出一盞茶功夫拖回一頭蠢笨的黑熊精。這頭五大三粗的黑熊是夜魔堡門前的護衛之一,也不知道老呂使了什麼法子把他全須全尾的給“嫩”回來的。

    這頭黑熊還有那麼一點血性,醒來睜眼一看情況,立馬仰天狂吼︰“灑家和你們拼了!”

    嚎完像個愣頭青一樣朝孫大掌門撞來。

    孫大掌門不動神色的撢撢手指,空氣中憑空落下一根雞毛。

    雞毛輕飄飄的落到熊精的肩頭,下一秒將他活活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我發現你的小把戲越來越多。”呂寧嘟囔道,他有點想學,但他知道除非孫象傳他雲耀觀想法,否則這種羨慕只能是白搭。

    類似彈幕術、鵝毛泰山術這樣的神通哪怕再簡單,也需要修行者大量時間的練習和體悟才能似剛才這樣舉重若輕。

    但唯獨孫象可以用超高等級的神念直接解析模擬神通術型,他根本不需要感悟。呂寧時常抱怨孫象根本不像個修道中人,你連冥想感悟都不做你修個毛啊!但其實心里羨慕得要死。

    黑熊在地上動彈不得,一開始還相當嘴硬。後來四個無聊的家伙按住熊頭一頓亂錘,終于還是被錘破了防。

    “我說我說!”他慘嚎,“別打了!”

    大家意猶未盡的停下雨點般的拳頭,這家伙皮糙肉厚揍得可真帶勁。

    這頭黑熊是夜魔堡前面看大門的,所知有限。不過他倒是很確定郁壘大人幾天前有狀況。那天深夜他當班,正瞌睡的打哈欠呢。忽然一陣灰色煙霧急速向夜魔堡飛來。當班的小隊長知道這是郁壘大人回來了,趕緊趕到前面巴結。

    結果他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一股強大的妖力擊飛,撞在牆上四分五裂。

    夜妖郁壘雖然神出鬼沒,但從未對手下如此痛下殺手。黑熊驚呆了,因此牢牢記住了這一點。

    孫象心中默默點頭,看來那一劍確實重創郁壘,令他氣急敗壞。

    呂寧繼續詢問,黑熊雖然之後再也沒有見過郁壘大人的行蹤,不過通過各種蛛絲馬跡,老呂斷定郁壘應該還在夜魔堡中療傷。

    因為他不但加強了護衛,還在當夜緊急招來地蠻等幾位將領交待事宜。自那天之後,地蠻等將領不再主動出擊,而是轉為戰略收縮。由此可見,郁壘的傷勢確實並不樂觀。

    他應該沒有力氣到處亂跑。(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 太古星辰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