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玄幻魔法 > 在九十年代升職加薪 > 217,努力狡辯

217,努力狡辯

作品:在九十年代升職加薪 作者:明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陳哥,你計算一下看看需要投資多少錢?辦公點,訓練點,這是必須要有的。還有人員配備,財務、人事,業務員等等。”

    “當然,最重要的是保安人員。工資、福利......”保安預備人選來自五湖四海,讓他們自己租地方住,肯定不現實。

    所以,最好就是有個宿舍。

    目前,陳知年的建材倉庫有五十個倉管人員,而為了省錢,這五十個人全部住在倉庫。用簡陋的木板搭成一張床,能睡十個人的大通鋪。

    倉庫幾個角落里都有這樣簡陋的木板床。

    為了省錢,他們不怕苦,不怕累。

    有時候看著,陳知年挺心酸的。

    英雄啊。

    以前,他們流汗流血,現在流淚。

    待遇能好一點,就盡量好一點吧。錢,能從其他的地方賺回來。

    “可以租一個大一點的訓練場,然後在訓練場旁邊搭建臨時房充當宿舍也可以。等有錢後,就可以買一片地建房子......然後讓你的兄弟們把家遷過來。”

    陳健突然就笑了,“謝謝你。”他都沒有想這麼長久,就想著能給兄弟們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就好。

    畢竟,很多人因為沒有文化因為曾經和社會脫節而找不到工作。即使找到工作,也是最苦最累的。

    陳健很感激陳知年,她給他打開了一扇門,給了他機會。

    曾經,領導說︰雖然很多人忘記了他們,忘記了他們的付出,但也有人記著,感動著,感恩著。

    “你先別急著感動。我也先說明,保安公司肯定是要一步一步發展的,從小做起。”

    一開始的時候可能就是一百幾十人,慢慢做大,然後增加保安人數,增加一些先進的科技設備等等。

    一開始,她也不可能投入太多的資金。

    “我是個商人。”陳知年的眼珠子咕嚕的轉一下,“肯恩是個心有陽光的商人。”所以,她願意以善待世界。

    “我明白。”陳健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他能成為精英隊的隊長,也不是只靠四肢發達的。

    雖然他和陳知年相處的時間不多,對陳知年的了解也不多。雖然,陳知年是倉庫的老板,但她來的次數並不多。

    一般都是在入貨的時候過來。

    出貨,一般都是周康成在處理。

    相對于陳知年,陳健和周康成打交道更多些。

    但陳健是部對訓練出來的精英,還是有幾分眼力的。而且,陳知年也從來沒有掩飾過她的野心。

    陳知年是個聰明能干,也很有野心的年輕姑娘。

    漂亮柔弱的臉蛋下有一顆鋼鐵般的野心。

    陳知年,可能的確想要為他們這些退五的兵提供一個工作機會,這是真心實意的,但更大的可能是她看到了保安業的前景,為了賺錢。

    陳知年看什麼都能賺錢。

    不管出于什麼原因,陳健感謝陳知年的提議和善意。如果沒有陳知年的合作,保安公司可能會開起來,但不會這麼容易。

    “......租一個辦公室,一個訓練的地方。當然,也可以把辦公室設置在訓練場地......在有場地之後,我們就可以接業務了。一些公司舉辦活動,肯定會需要保安,例如電視台最近舉辦的‘美在花城’的選美活動,應該也需要保安......還有酒家的試吃,超市的開業等等,都需要保安維持秩序......”

    羊城每天都有新公司、新店鋪開業,每天街道上都熱熱鬧鬧的。有人圍觀,就需要保安維持秩序。

    “明星......”陳知年皺著眉頭,“雖然明星舉辦活動會有單位接管,但明星個人也是要請保安、保鏢的。”

    陳知年越看越覺得保安行業有前途,“發展好的話,應該能賺錢......我前段時間看一部電影,好像是保安公司幫人護送珍貴珠寶什麼的......好像也有護送名畫、重要的信件之類的。”

    陳知年皺著眉頭,“我忘記這部電影叫什麼了。就是幾個年輕人合伙開了一家公司,這家公司的主要業務就是幫別人護送重要的東西,有貴重的首飾,也有重要的文件,還有人......”

    陳知年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就覺得這個行業能賺錢。不過,國內好像還沒有這樣的公司,因為大家都害怕護送失敗後賠償不起。

    陳健挑眉,“像古代的鏢局?”其實現在的保安公司有些像鏢局,不過就是業務範圍更小而已。

    現在,很多大廈、商場、超市都有保安。

    一些了解片面的人甚至回把保安等同于‘看門的’。

    其實,很多人看不起保安就是這個原因,不就是一個‘看門的’?很多人寧願去工地搬磚,也不願意當保安。

    陳知年雙手一拍,“啊。對,就有點像古代的鏢局。”

    “你們應該也有古代鏢師的本事吧?論身手,你們應該也能一打三吧?我覺得你們完全可以把業務擴充、細化......”陳知年覺得,既然古代的鏢局能賺錢,沒有道理現在的保安公司不能賺錢是不是?

    陳健也覺得很有道理,“我盡快把場地租下來。”

    有了場地才能訓練。

    訓練好了才能接業務,就能賺錢。

    陳知年欲言又止的看向陳健。

    “陳總,有什麼事嗎?”

    陳知年考慮再三,覺得有些事情,有些話還是要攤開說的好。“你們都是經過訓練的人,我相信你的身手足以勝任保安一職。但是......”陳知年想了想,“但是,保安最重要的是保護當事人也就是顧客的利益,他們付了錢就應該得到保障。我擔心有些人一直接受‘英雄的思想’教育,會轉不過彎來。以前,他們是保家衛國衛民,路邊不平舉手相助,這很好。但是,現在你們已經不是英雄了,你們是保安。”

    “利益對象不一樣了。如果在別人利益和當事人利益相沖突的情況下,應該怎麼把?怎麼選擇?”

    陳知年不是無的放矢。

    前段時間,有人眼紅陳知年的建材倉庫賺錢,然後讓一個身懷六甲的婦女在倉庫門口假裝跌倒早產。

    當時,倉庫里的倉管們第一時間就是‘樂于助人’,毫不猶豫的選擇把人送到醫院。但卻也因此讓倉庫差點被人放火。

    誰的利益至上?

    人家雇佣保安,肯定不是為了讓保安當英雄的是不是?

    陳健沉默的看著陳知年,他大概知道陳知年想要說什麼。

    “例如,你正在保護一個雇佣你的有錢人,而路邊一個老婆婆摔倒了,跌傷了,需要去醫院,你會怎麼選擇?”陳知年眨眨眼,“送老婆婆去醫院?但你保護的人因此而被人暗傷、暗殺了呢?”

    “別人會不會質疑你們的專業?會不會懷疑你們的態度?”

    “如果你不聞不問,視而不見,別人是否也會質疑你的良心?一個沒有良心的人,能當好保鏢嗎?”

    陳知年認真的看向陳健。

    陳健真的被問住了。

    如果是他?

    陳健搖搖頭,沒有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但他想,如果真的遇到這樣的情況,他會盡可能的因地制宜想出最合適的辦法。

    讓他視而不見是不可能的,否則對不起曾經的教育。

    但讓他為此而視公司的利益于不顧,也不可能。只能說,盡可能的問心無愧,無愧天地,無愧良心。

    “所以,我覺得你應該從國外請專業的保安訓練員回來培訓。培訓的不僅僅是身手,還有思維,從英雄到保安的思維轉變......”

    是英雄的時候,有責任救全世界。

    但保安,只需要保護當事人的利益就好,這是職業責任。至于其他的,是見義勇為,是樂于助人。

    但責任和良心互相踫撞的時候,不同的人不同的選擇,沒有唯一的標準。

    大家會要求英雄無私奉獻,但不會以此要求一個保安。職業不同,社會責任也是不同的。

    陳健突然就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我會盡可能做到專業,而又無愧于心。”以前,他的職業要求他無私奉獻,但退五以後,他必須為自己而活。

    職業不同,要求不同,選擇當然也不同。

    不過,陳知年說得對,他們需要請國外知名的安保集團的培訓老師回來上課。雖然,他們的身手不錯,但一些專業性的東西,還需要學習,需要借鑒。

    摸著石頭過河,還不如請老師回來培訓。

    “我就在旁邊租一個地方吧。”附近的倉庫這麼多,租一個當訓練場。距離陳知年的建材倉庫也不遠,還可以來建材倉庫鍛煉、體驗、實踐。

    目前,人員少,需要的地方也不大。

    等賺錢後,再換個更大更好的地方。

    “你是老板,你決定就好。”陳知年不打算參與保安公司的管理,相信陳健不會讓她失望的。

    陳健的個人能力還是很強的。

    如果不是一定要拖著一群兄弟,這樣的人才還輪不到陳知年的小倉庫。如果陳健有資本,即使沒有陳知年,他也能拉著一群兄弟干出一番事業來。

    雖然不參與管理,但陳知年能介紹業務。

    “人手盡快到位。”陳知年笑眯眯的看著陳健,“下個月,‘幸福家居’的兩家分店開業,我請了兩個明星到場......”

    再加上林螢光和周航飛,相信到時候絕對會人山人海。

    “需要保安哦。”陳知年眨巴一下眼楮,“這應該算是保安公司的第一單業務,打個折扣?”

    陳健很無語,“陳總,這也是你的公司。”不就是左手進右手出的事情嗎?

    “親兄弟明算賬。一個公司想要走遠,賬目必須分明。”

    陳健點點頭,“好。”陳健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去學習一下如何管理公司。懵懵懂懂,靠著人情,靠著兄弟情,公司是走不遠的。

    想要發展,就必須要緊跟時代的步伐。

    以前,他一個高中畢業生就算是文化人了,但現在......半文盲。

    不懂,就學。

    還有外語,可能也要學一下。

    陳健頓時覺得頭痛。

    “啊。”陳知年突然拍拍額頭,“我的分店開業可能不是第一個業務。”陳知年一臉神秘的看向陳健,“‘美在花城’你听說過吧?”

    陳健搖搖頭。

    陳知年咬牙,“一個選美節目。”

    陳健仍然搖搖頭,“沒有听說過。”以前在部對,兩耳不聞窗外事,特別是對一些娛樂的事知之甚少。退五後,為了生活奔波,沒有時間去了解。

    來了羊城後,雖然倉庫定有不少報紙豐富他們的精神生活,但也是《羊城快報》《羊城日報》等等之類的時事類報紙。

    像《八卦周刊》一類的娛樂報是沒有的。

    上次,陳知年帶林螢光來倉庫,陳健也沒有認出來,她就是電視台的知名主持人。後來,听同事說,林螢光是電視台的‘最靚主持’並不意外。

    林螢光是那種艷美得像中午太陽的女人,燦爛,刺眼,然後想看又不敢看。從那以後,陳健就常在電視上看到林螢光的身影。

    如果羊城選美的話,林螢光絕對有資格。

    “‘美在花城’的選美活動已經開始宣傳了,馬上就要進入報名階段,到時候肯定會需要很多保安維持秩序......”

    陳健沒有了解過這方面的訊息,如果陳知年說的是真的,倒是可以爭取爭取。

    “你了解一下,然後看能不能拿下這個節目的安保工作......”

    陳健點點頭,“我了解一下。不過,人手還沒有培訓......”不過,像這種在烈日下站姿充當牆壁的工作,也不需要怎麼培訓。

    “我盡力把工作拿下。”陳健在腦海里把他認識的人過一遍,希望能找到能牽橋搭線的人。他在部對多年,也不是完全沒有人脈的。

    只是,在非必要的時候,他不願意去麻煩別人而已。

    “好了。有什麼事你再聯系我吧。不過,你搞公司也不能忽略我的倉庫。”

    “你放心。既然我接了倉管的工作,就會認真做好。”不管什麼時候,他都感激陳知年在兄弟們最需要的時候給了他們這樣一份高工資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這份工作不累。

    今年開始,陳知年就找人買了好幾套初中、高中的課本,讓大家一般看守倉庫一邊學習。他們這群兄弟,就陳健的學歷最高,高中畢業。其他的人不是初中畢業,就是小學畢業,名副其實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陳健也希望他們能多學些。雖然他們沒有時間和錢去讀夜校,但自學的時間還是有的。

    陳知年帶著阿爸在倉庫走了一圈,然後成功說服陳健籌備一家保安公司。

    “倉庫要小心些。”阿爸還是心驚膽戰,倉庫囤的貨就是錢的,囤的貨越多積壓的錢就越多。要是出什麼事......阿爸根本就不敢想象。

    哎。

    “阿爸,你放心吧。有陳哥在呢。”陳知年對陳健的本事很有信心。在接管了倉庫管理工作後,陳健就帶人把倉庫方圓三公里內的人家摸了清楚,然後還會時不時的讓人在附近轉悠、熟悉。

    他們這些從退五回來的人,各有技能。

    陳知年的倉庫存在有大批的建材,在建材價錢一再上漲的情況下,她這倉庫里堆放的就是錢。誰不眼紅?

    眼一紅,心就黑了。

    心黑了的人,什麼事做不出來?

    心黑手狠的人來了一波又一波,全部被陳健化解。如果沒有點真本事,陳知年也不可能給陳健和他的兄弟們開這麼高的工資是不是?

    今年的三月份,陳知年又給倉庫的人漲了工資,而且每個月底還有不少的福利補貼。

    “麻煩你了。”阿爸看著陳健還有倉庫里的倉管們,叮囑,感謝,“等月底了,讓大妹給你們發獎金。”

    陳知年抿抿嘴,很無語,“爸,發獎金的是陳知年。”

    算了。

    這輩子都躲不過‘大妹’這個小名了。不管她說了多少變,家里的親戚朋友依然叫她‘大妹’。可能結婚生子後,還是‘大妹’。

    不過,陳健等人卻覺得‘大妹’這兩個字很氣親切。一直離他們有些遠的陳知年,瞬間被拉近了距離。

    原來覺得陳知年小小年紀就聰明能干,和他們村里、家里的‘大妹’是不一樣的。但此時此刻,他們卻覺得陳知年這個年輕的小姑娘就是他們村里的平凡的可愛的‘大妹’。

    陳知年和阿爸準備上車離開,一個面相老實有些木訥的男人叫住了陳知年。陳知年知道他,是倉庫的第一批員工,叫高小ど。

    明明只比陳知年大幾歲,但看起來卻比她老了十歲不止。看著就是從小吃苦長大的孩子。老實少話,平時埋頭苦干。

    “有什麼事嗎?”

    “我......我......”高小ど搓著雙手,滿臉通紅,就是憋不出一句話來。

    “別緊張。”陳知年耐心的等著,“慢慢說。”

    高小ど嘴巴張了張,好一會,“我,我想請你幫我想想。”

    想什麼?

    陳知年繼續在等著,笑著鼓勵他說下去。

    阿爸有些看不過眼,談談大男人竟然吞吞吐吐。阿爸想要說什麼,被陳知年拉住了,有些人只能鼓勵不能打擊。

    能被人通過周辭白介紹到她的倉庫來,相信高小ど也有自己的本事。只是,他不擅說話而已。

    吞吞吐吐,斷斷續續。

    說一句,斷一句。

    顛三倒四。

    不過,陳知年也听明白了。

    高小ど的老婆在鄉下被婆婆、妯娌磋磨,過不下去了,帶著女兒來羊城投奔高小ど。但高小ど吃住在倉庫,而倉庫全是大男人,她一個女人住進來不方便。

    高小ど把她們母女安排在附近的一家便宜旅館里。

    “你是要找租住的地方?”陳知年也不知道附近有沒有評價房出租。但是她租房的時候,周辭白直接推薦了幸福里。

    而她看過幸福里後直接決定,沒有再多看其他的地方。所以,她對附近的租房信息同樣很匱乏。

    最重要的是,高小ど看著就是生活條件不太好,不僅需要養自己的小家,還需要養父母兄弟一大家。

    說白了,就是身上背負著一群吸血鬼,還是一群不知道感恩的吸血鬼。

    不過,這是被人的家事,她無權多說。

    高小ど搖搖頭,“我自己找。”他這兩天在附近找了不少房子,雖然房租貴,但他工資高也不是不能負擔。

    高小ど是想問問陳知年,他老婆做什麼工作合適?進工廠的話,他女兒沒有人照顧。給人當個保姆?怕粗手粗腳打破了主人家的東西賠償不起。

    高小ど覺得陳知年很聰明,所以想要問問她。

    陳知年想了好一會,又詳細的問了他老婆的脾氣性格,“我覺得可以擺攤,賣衣服或者是小飾品,或者是小吃食。”

    “本錢不高,但利潤不小。”

    “如果你想要擺攤賣衣服,我可以幫你牽線從工廠拿貨......如果你老婆會做某種小吃食,例如煎餅、雞蛋糕等等,可以到人流量比較多的地方去擺攤,例如學校門口,工廠門口等地方,生意應該會不錯。”

    “至于你女兒,幾歲了?”

    “五歲啊。那可以送幼兒園了。孩子送幼兒園的話,能不能學到東西是其次的,重要的是能讓她接觸到更多的同齡人......小孩子只有多接觸同齡人,多和同齡人相處,才能更開朗更活潑......”

    “你們這麼辛苦賺錢,不就是為了孩子麼。而且,有些幼兒園的收費並不貴。”

    高小ど直接朝陳知年鞠躬,“謝謝你。”真的很感謝。

    “你和妻子商量一下,看看是賣衣服還是賣小吃。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直接打我的電話,或者找陳健。陳健是你們的老大,不僅關心你,同樣也關心你的家人。”

    高小ど低著頭,“我知道。”

    “好好商量。有需要幫忙的,不必客氣。”

    離開倉庫,阿爸頻頻的回頭看,然後感慨一句,“還是你大膽。”

    “這不叫大膽,只是剛好抓住了能賺錢的機會而已。”看著賺錢的機會從手邊溜走,她會氣得睡不著的。

    “你從小就喜歡錢。”

    陳知年直接送老爸一個白眼,說得好像誰不喜歡錢似的。

    “關于錢,一點點小事,你都能記憶清楚。”阿爸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正在開車的陳知年,眼神有些復雜。

    雖然他長年累月的在外面打工,但對孩子的很多事也是知道的。

    陳知年從小就喜歡錢,從小就知道賺錢,存錢。

    她很小的時候,沒有賺錢能力,也很少賺錢的機會,她就收集鴨毛、鵝毛、破舊的塑料鞋等等東西。

    別人都是賣給上門收破爛的,只有陳知年要帶到鎮上的收廢品站。因為鎮上的收廢站會比上門的貴一角兩角的。

    下雨的時候,也會到橡膠林里去收集別人來不及收的橡膠。有時候,雷閃電鳴的,她一個人穿梭在橡膠林里,飛快地收集橡膠杯子里的橡膠。

    一點一點。

    不怕風雨,不怕雷鳴。

    她小學的時候,也會幫別人摘桉葉賺錢。阿爸記得有一次,因為沒有收到錢,陳知年直接哭了。

    那次,在上學的路上,鄰居真好在山里摘桉葉,然後和陳知年說‘你幫我摘一個小時的桉葉,我給你五角。’

    陳知年認認真真的幫對方摘了一個多小時,但對方沒有付錢。甚至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就讓陳知年上學去了。

    陳知年從小就是個堅強的孩子,很少哭。在阿爸的記憶里,三歲過後的陳知年真的很少很少哭,她哭的次數兩個巴掌也能數的過來。

    但是,那一次陳知年哭了。

    默默地流眼淚。

    沒有人知道她在哭什麼。

    但從那以後,陳知年就再也沒有幫鄰居摘過桉葉,也沒有幫別人摘過,她都是自己摘了賣給別人熬油。

    “阿爸,你居然還記著?”陳知年很驚訝,“我都快忘記了。”如果不是阿爸說起,陳知年真的要忘記這件事了。

    當時為什麼要哭?

    並不是因為錢,是因為她第一次知道原來大人的話不可信,原來大人說話就好像放屁,原來大人就可以說話不算數。

    莫名的,她就覺得難過,想哭。

    “你不會忘記的。”阿爸太了解陳知年了,“那五角錢,你是要記一輩子的。”關于錢,陳知年總是記憶深刻。

    “其實,你也不想想,在一分錢能買十個糖的時候,她怎麼可能給你五角?人家一天也賺不到五角,你一個小時......”阿爸在叨叨念,教育陳知年不能太貪心。

    陳知年撇撇嘴,“又不是我要的。是她主動說要給我五角的。”

    “你相信,是因為你沒有腦子。”

    聰明的人都不會相信有天上掉餡餅的事。

    陳知年鼓著腮,“我被套路了。”

    “不是。是別人利用了你的貪財。”

    阿爸淡淡的撇了陳知年一眼,“我倒是希望你能一直記住這件事,明白,過猶不及。一些超出常理的事情,就要多想。不能因為利潤大,就忽略其他的可能性。”

    “現在的建材的確賺錢,但上面不可能讓建材一直漲價下去,不可能讓建材業一直混亂的,總會被調控......所以,該收手的時候就不能猶豫,該舍的時候就不能貪......知年,寧願少賺一些,也不能賭一個僥幸。”

    “哇。阿爸,我發現你懂很多耶。”陳知年表情夸張,一臉的敬佩。

    阿爸抿抿嘴,“別搞怪。”

    “阿爸,你放心。我的精力主要在‘幸福家居’......”突然,陳知年發現自己說漏嘴了。

    “‘幸福家居’?”阿爸看向陳知年,“你還有什麼事滿著我?趕緊交代。”阿爸雙眼冒火,不知道女兒又干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他的心情啊。

    五味雜陳。

    復雜。

    陳知年訕訕,“嘻嘻。”

    “趕緊的。別嬉皮笑臉。”阿爸瞪著陳知年,“好好說。”家里的幾個孩子,阿爸別說打,就連罵都很少。

    其實,除了大弟,阿爸幾乎沒有罵過其他包括陳知年在內的三個孩子。

    他就是別人口中的‘慈祥的爸爸’。

    在別人奉行‘棒下出孝子’的時候,阿爸常說‘大家都好好說話,吵鬧沒用。’即使是大弟,也是被氣得沒有辦法了才罵兩句。

    阿爸在陳知年眼里真的很少發火,但現在陳知年竟然在阿爸的眼楮里看到怒火沖天。

    能不怒火?

    一個建材倉庫就已經讓他心驚膽戰了。

    再有個‘幸福家居’?

    天啊。

    阿爸覺得自己心梗都要犯了。

    陳知年吞吞口水,“‘幸福家居’是我開的一家公司,主要裝修和家居用品......阿爸,你要不要去我的公司看看?不過,今天周末,大家不上班。”

    阿爸的眼角直跳,“什麼?”阿爸捂住心口,憨厚的臉被陳知年接二連三的‘驚喜’嚇得一陣青一陣白,然後咬牙,“你什麼開公司了?”

    陳知年硬著頭皮,“嗯。有段時間了。至于‘家居用品店’則是去年......我也是忘記告訴你了。”

    呵呵。

    這麼大的事情竟然能忘記?

    阿爸簡直要被陳知年嚇暈過去,“你哪來的錢?全是林@女兒借你的?”

    “一部分是。”陳知年捏捏耳朵,“用品店是借螢光的錢。但公司,主要是我自己的。”

    “家居用品店的生意很好,而且建材也賺了錢,所以,我就開了家公司......”陳知年偷偷看老爸一眼,“我辭職了。”

    阿爸的眼角跳了跳,“多久了?”

    “嗯。一個月?兩個月。”陳知年咬著唇,“三個月。”

    “呵呵。快半年了。”

    陳知年努力狡辯,“哪有半年,不過是半年的半年。”

    阿爸努力運氣,咬牙道,“去公司。我要去看看。”不看看怎麼能放心?哎。家里的孩子是一個比一個的讓人操心。

    陳知年是太野,老二是太沉默陰郁,老三是沒有腦子耳根子軟,老四......就沒有一個省心的。

    父母,長憂九十九。

    小時候,怕他們不能健康長大,怕他們因為家里比別人窮而自卑;長大後,擔心他們工作不順心,擔心他們婚姻不幸福......

    阿爸瞪了陳知年一眼。

    陳知年慫著肩,繼續狡辯,“太忙了。所以就忘記了說。”

    “我最近真的很忙。”陳知年把最近忙的工作添油加醋的說一遍。

    阿爸無奈的笑了笑,“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最少夸張了三分。”

    “嘻嘻。到了。”陳知年挺好車,“前面不遠就是‘幸福家居’的門店,一會也可以看看。”(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劍仙歸來 贅婿當家 道神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