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其他類型 > 另類女王[快穿] > 第22章 chapter.22 殺師證道(22)

第22章 chapter.22 殺師證道(22)

作品:另類女王[快穿] 作者:可棲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崇厲忽的扶住喬棲的雙肩,卻小心翼翼地不帶一絲力道。喬棲怔怔地望著他血眸中的光,咽了咽喉嚨往後退了半步。

    “你……”不會是重生吧?

    【叮——!請宿主注意!請宿主注意!根據數據分析顯示︰人物魔君崇厲出現亂碼現象,系統正在查找原因】

    喬棲被突然出現的系統嚇得打了個激靈。

    亂碼?

    她內心啐了系統一下︰廢物東西,你說你有啥用,紙片人都能弄亂碼,你咋不把自己給弄亂碼直接爆炸得了,省得我穿來穿去的。

    系統沉默消失。

    喬棲抿抿唇,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崇厲的神色,覺得直截了當地證實自己的猜想︰“你……是否識得我?”

    崇厲聞言微微彎起吊梢眼,眼角三分處下的朱紅淚痣有些晃眼︰“我若說都是些前塵舊夢,你可信?”

    還真是重生?

    喬棲微微顫動睫毛遮住眼里的探究,決定謹慎些徐徐圖之得好,便故作疑慮道︰“我自幻型一來,一直待在須彌山境,甚少與旁人接觸,也不曾有過輪回歷劫,何來的前塵之事?”

    “于扶蓮仙子而言,的確算不得什麼前世,可于我而言,前塵往事卻宛若噩夢。”他嘴角扯開一抹較小的弧度,神色帶著幾分毫不掩飾的落寞,“扶蓮,你可知、我有多悔?”

    他苦笑,仰面重重地吸了一口涼氣,拂手間前方出現一扇暗門,魔族的氣息飄散出來,黑乎乎的一團團魔氣圍在他們身邊打轉。

    “走吧。”他說。

    喬棲微微蹙眉。

    這人說話怎麼只說一半就不能一次性說清楚,省得大家都得裝。

    喬棲思索間,崇敏銳地捕捉到了她眉間的川型,低頭輕笑一聲,言語間帶著幾分不符合他氣質的溫柔︰“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信我。”

    喬棲眉心更蹙,又想辦法引到關于他是否重生的話題上︰“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

    大哥,你把話講清楚好嗎我揣著人設裝不懂很累的好不好!

    可崇厲他偏不︰“有些事,你不明白,也不會信。你只需知道,我永遠都不會傷害你就好,扶蓮。”

    “……”

    好吧,無話可說。

    喬棲無語地自顧自走進去。

    崇厲心情大好地看著喬棲的背影勾起嘴角,跟在她身後走了進去。

    因為有著原主扶蓮仙修的意識,喬棲對周圍的魔氣都異常敏感,甚至感覺不適。她神色凝重地走在這壓抑的長道上,頗有些心神不寧。

    “扶蓮。”崇厲用他低沉的嗓音在身後輕喚了聲。

    “嗯”喬棲回頭。

    他躊躇片刻,輕笑道︰“你那徒弟可不是什麼好人,我適才瞧了你們許久,也看出你並不溺讓于他,怎會被他殘害至此?”

    喬棲心里咯 一下,訕訕笑道︰“你是指當初蒼生大劫,我被剜走五瓣心蓮之事也怨我識人不清,如今看清了,自然不會像從前那般傻。”

    “你只是太過良善。”崇厲熾熱的眼光灼灼望著她。

    喬棲有點不習慣地別開眸子,輕笑了聲︰“我也這樣覺得,我曾對任何人都懷揣著善意去對待,不過我現在想通了,有時候,他們根本就不配算作是人。”

    崇厲一怔,勾起嘴角︰“原來從前的你竟這般有趣,那因何會……”

    崇厲沒說下去,喬棲卻大概猜出他想說什麼,只是挑眉望著他。

    “你此後有何打算?”他有意無意地轉移話題。

    “你為何要幫江不執?”喬棲不答反問。

    “我不是幫他,”崇厲因為喬棲對江不執的態度而心情大好,解釋道,“只是不想他死得這般輕松罷了。”

    他神情帶著厲色,有些狠絕。

    喬棲敲敲系統︰統統,崇厲魔君的身份修為肯定高深莫測,又不是個善角,為什麼會輸給江不執啊這掛也不是這麼開的吧?

    【是這樣的宿主,江不執修為提升的重要轉折點是在薄顏得了心蓮之後,心蓮有駐顏作用,但凡人壽命終是有限,所以他又為了她去尋長生之寶︰雲麓的鎮派之寶長生丹】

    喬棲來了興趣︰雲麓還有這等好玩意兒那曲仙年竟沒有私吞?

    【宿主聰明,曲仙年的確私吞了,也就是這一次的契機門派弟子發現了這個仙風道骨的掌門原來不是表面那麼坦坦蕩蕩。江不執沒能找到長生丹而以除惡之名聲討曲仙年,泠青也是在這個轉折點處身死的。】

    喬棲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系統又說︰【這是其一。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江不執體內有扶蓮的一瓣心蓮,他利用心蓮的氣息讓崇厲放下防備偷襲成功,將崇厲重傷。但憑他的能力即便是重傷之後的崇厲他也沒辦法徹底除掉繞,只能將他關在鎖魔司中,等崇厲出來之後早就物是人非,江不執已經飛升】

    奶奶的,這麼狗?

    喬棲听著就很氣,直接拍了拍崇厲的肩膀︰“兄弟,弄他!”

    “……”崇厲表情有些裂開。

    “……我是說,不如我們合作,讓江不執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永遠也別想飛升。”

    既然他這般在意自己的仙途,毀掉他的仙基,應該就是令他崩潰的最直接的方式。

    “合作?”崇厲怔怔地打量她半晌,就在喬棲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點了點頭,“好,合作。”

    奈斯。

    喬棲對完成任務看到了希望。不過上一世的前車之鑒讓她多留了些心眼,不敢太過相信崇厲。

    她試探地說︰“不過想來也沒什麼好合作的,我一個人也能收拾了他。”

    崇厲彎了彎眼角︰“的確。以扶蓮仙子的修為要收拾自己的徒弟,定然是輕而易舉。”

    “他可不再是我的徒弟了。”

    喬棲隨性的擺擺手,卻見他微微歪頭挑眉望著自己,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言下之意是,若是江不執還是扶蓮的徒弟那收拾他不是什麼難事,但他已經不是她的徒弟了,名義上不再是,心思上更不是。

    她笑︰“魔君是想提醒我什麼?”

    “只是方才看見了雲麓的掌門,有感而發罷了。畢竟雲麓有個鎮派之寶,能得長生。”

    喲呵,說得還挺像那麼回事兒,重生就重生,還擱我在這兒演戲呢。

    喬棲挑眉不語。

    “他/娘的,下次誰再誆老娘去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老娘就把他腦袋割下來當板凳!一群廢物東西,被人耍得團團轉都不知道,腦子給驢踹了是不是!虧你們還是魔族精英,丟人不,我都替你們丟人!”隔壁傳來一陣尖銳的謾罵聲。

    喬棲下意識隔著牆望過去。

    “她叫司瞳,是我魔界大祭司,性子雖然張辣些,倒也極好相處。你若不喜,我叫她避著你,不在你面前出現就是。”崇厲道。

    喬棲從系統傳來的數據中了解到原主扶蓮是不喜歡這樣的性格的,也曾和她鬧得有些不愉快。但喬棲不一樣啊,這簡直就跟找到隊友的感覺一樣,相識恨晚啊。

    她笑著擺手︰“哪兒的話,不用避著。”

    崇厲還未開口,隔壁司瞳的嗓門拉得更大︰“還敢狡辯?你們當老娘佛修不殺生是吧!誰要是不服罵就站出來,打得贏老娘這大祭司的位置就由他來坐,老娘也把腦袋擱下來給他當板凳坐!”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終極學生在都市 明朝富家子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男尊女貴之休夫 幻符 穿越長姐持家 異世界超能魔術師 古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