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其他類型 > 全天下都知道夫君愛她 > 第59章 第 59 章

第59章 第 59 章

作品:全天下都知道夫君愛她 作者:八月薇妮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見順義侯開始亂猜, 蕭夫人急忙擺手否認︰“不,不是,老太太好著呢。”

    “那、那又是什麼?”趙申平松了口氣,拍拍胸口道︰“我的魂兒都飛了,不是老太太有事便好。”

    蕭夫人怔怔地, 片刻才說道︰“是大伯那邊兒, 听說了蕭憲的一些事情, 大動干戈的。”

    趙申平吃驚道︰“蕭尚書?難道……是為了鎮遠侯夫人那件事?那個跟東妹妹長得一樣的女子?”

    這話一出,蕭夫人又想起了東淑, 便擦了擦眼角淚漬,道︰“就是為了這件。大爺那里怪蕭憲胡作非為呢。”

    昨兒李衾親自護送一輛車出城, 不多久,一向深居簡出風儀無雙的蕭尚書便衣衫不整神色大變的策馬狂奔而去……

    這本就是令人驚異之事了。

    後來李大人便又隨著那輛車回來了。

    之前東淑給安置在蕭憲的別院,雖然不曾大肆張揚,可畢竟沒有不透風的牆, 稍微一打探就會知道。

    而蕭憲在接了東淑回別院後, 更是衣不解帶的守了兩天,于是越發傳的沸沸揚揚。

    之前蕭憲在別院里, 府內所去的人便是蕭卓所派, 喝命蕭憲即刻回府。

    蕭憲當然也猜到了緣故, 父親必然是听了些風聲要興師問罪。

    只是這些話當然不會跟東淑說,免得她又多心。

    自個兒心尖上的妹妹好不容易回來了, 自然要密不透風的護好了。

    當時蕭憲回到府內, 到了蕭卓的書房里, 里頭蕭卓站在書桌之後,頭也不抬的只問他這兩天都在忙什麼。

    蕭憲便道︰“這幾天受了點風寒,故而並未上朝。讓父親大人擔心了。”

    蕭卓才把手中的筆往桌上一扔,道︰“我倒是不擔心,只怕我要失望罷了。”

    “父親這是何意?”

    “哼,你問我?”蕭卓冷笑道︰“鎮遠侯府的那個……是不是在你的別院里住著?”

    蕭憲若無其事的笑道︰“哦,原來是為了此事,確實如此。”

    “哈,”蕭卓也不怒反笑︰“你居然就認了,那好,你便告訴我,你為何要收留這女子在你府內?”

    蕭憲不疾不徐道︰“若說出實情,只怕父親又不喜歡,但也不能就瞞著父親。我之所以收留她,便是因為她的相貌有些像妹妹,且之前老太太的病也多虧了她……當時她跟鎮遠侯和離了,無處可去,正巧我的那別院是空著的,叫她去住也沒有什麼妨礙。”

    蕭卓眉頭緊鎖,听完之後說道︰“沒妨礙?興許你起意的時候是沒什麼妨礙的,可是現在外頭在傳什麼,你可知道?!”

    “這個,兒子雖沒有听說,但想來‘謠言止于智者’,流言蜚語自然不足為信。”蕭憲垂首答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並非智者,所以才會在意這些謠言?哼,你倒是會狡辯!”蕭卓盯著蕭憲,從桌後轉了出來,將走到他跟前才道︰“我早跟你說過了,要適可而止,你倒好,反而要玩火**,你把人收留了倒也罷了,昨兒又到底是怎麼了?昨晚上你又做了什麼?你竟絲毫也不肯避嫌!”

    蕭憲還未回答,蕭卓道︰“何況就算是相貌再相似,也不過是個不相干的女子,而且……她哪里比得上你妹妹,我家里就從沒有過下堂的女子!由此可見她的品行也是一般!”

    蕭憲听了這誅心的話,幾乎要忍不住,可對方畢竟是自己的父親。

    蕭憲想了想,便紅著眼楮道︰“和離是兩廂情願的事,倒也不是她的錯,據我所知,她是因為身子弱並無子嗣,且鎮遠侯又要娶他的什麼表妹,她才主動要求和離的,這是她識大體又孝順的緣故,卻並不是她品行有錯。”

    “你、你竟為了她跟為父頂嘴?”蕭卓不可置信。

    蕭憲微微垂首︰“父親容稟,兒子只是在解釋罷了。”

    蕭卓很是氣惱︰“好,你現在官兒做的大,當然自有主張,便不把我的話放在心里了是不是!”

    “父親息怒,我並無此意。”蕭憲緩緩跪地,為自己疼痛的腰腿叫屈。

    蕭卓道︰“你若真無此意那就听我的話,快些將她打發了!別再跟她扯上關系,你縱然官兒再大,若是名聲毀了,非但是你自毀前程,更會累及蕭家,你當然該明白這個道理,可千萬別做那不肖子孫!”

    蕭卓是個耿直正統的性情,甚至近乎于迂了,又是一家之長,他認定的事情往往說一不二,不肯容人反駁,府內除了老太太外,沒有人敢違拗反對他的話。

    蕭憲听蕭卓說的嚴重,以他的心性,這會兒本是該服個軟,先搪塞過去。

    可是想到那是東淑……本來是該在這府內給千疼萬愛的女孩兒,她受了那麼多苦,如今還要給自己的親生父親嫌棄。

    蕭憲哪里忍得住,眼圈頓時紅了,便道︰“父親,我當然恪守祖訓,不敢有違,但是我自問我所做的絕沒有違背過天理人倫,也是問心無愧,父親、若是知情……恐怕……”

    他很知道絕不能把那真相說出來,否則的話,在蕭卓眼里,自己就是真的瘋了,也是真的“罪無可赦”了。

    畢竟沒有人會相信所謂“借尸還魂”或者“死而復生”。

    果然,就算蕭憲沒說出實情,蕭卓見他竟是冥頑不靈,一時氣的色變︰“你說什麼?這麼說你是不肯听了?那個江雪到底用了什麼法子把你弄的這樣神魂顛倒的,現在跟我頂嘴,將來只怕還要給她迷惑的真成了那種連累家族的不肖子孫,你、你且跟我說明白,到底肯不肯趕她走?”

    “父親!”一想起那就是東淑,蕭憲連一句違心的話都不肯說出口。

    蕭卓氣急了,左右張望了會兒,看不到有什麼襯手的工具,當下便揮起手,狠狠一巴掌打在蕭憲臉上。

    蕭憲從小兒就是出類拔萃的,加上生得好,性子精靈,人人都疼寵著。

    蕭府內雖有家法,卻從不曾落在他身上過,長這麼大……這還是頭一次挨打。

    但是蕭卓仍是不肯消氣,幸而在這時候外頭有小廝來,站在門口說道︰“老爺,老太太那里听說了三爺回來,擔心他的病呢,叫他快過去給老太太看看。”

    蕭卓听了這個,才無可奈何放了他出來。

    蕭憲出了父親書房後,臉上火辣辣的,知道必然會留痕跡,便忙叫留春拿了濕毛巾來敷臉。

    但他的皮肉本就嬌貴,蕭卓那一巴掌又不輕,雖然盡量敷過,磨蹭著到老太太上房的時候,臉上的指印還是很明顯的浮的高高的。

    順義侯府里,蕭夫人說了此事,便跟趙申平道︰“大老爺也太狠了,從來沒有人動蕭憲一根手指頭,今兒卻把他的臉打的腫成了那樣,誰看了不心疼?大太太哭的什麼似的。”

    趙申平問︰“老太太怎麼說?”他竟擔心周老夫人也責怪蕭憲。

    蕭夫人才道︰“幸虧老太太是個最通透的,她安撫了蕭憲,又把大老爺叫了來,說了他一頓,大老爺才不敢做聲了。”

    順義侯听後吁了口氣︰“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你怎麼還哭呢?害我以為老太太出事了呢。”

    蕭夫人道︰“我是因為這件事情,又想起了我們東寶兒……蕭憲之所以這麼護著江雪,無非是因為東寶……唉!”說著,又要掉淚。

    順義侯心里卻有點怪怪的,忍不住道︰“蕭尚書從來都是最睿智清明的人物,看事情也最是通透的,怎麼就只因為一個臉長得相似的人,行事就這樣的失常呢?我不是說大老爺動手就對,我只是也覺著他的所做的確有些反常呢。”

    蕭憲是個“潔身自好”的人,往往的“不關己事不伸手”,這次真的是令人很意外的。

    蕭夫人卻道︰“這有什麼,他從來最疼東寶兒的,嗯,老太太病危的那天,又是江雪力挽狂瀾的,太太還不住口的跟我說,看見江雪,就以為是東寶兒還在身邊呢。我很理解蕭憲為何這麼做,所以越想越傷心。”

    順義侯便不說別的了,安撫道︰“別傷心了,東妹妹從來聰明懂事,就算在天之靈,也不願意看你這樣淌眼抹淚的傷心傷神的。”

    蕭夫人嘆息著靠在他的身上,正要說話,突然鼻子掀動,問道︰“身上是什麼味兒?你去喝花酒了?”

    順義侯忙擺手道︰“這可冤死我了!我哪里有空閑,今兒鎮遠侯叫我去喝酒我還拒絕了呢。”

    蕭夫人盯了他半晌,忽然握住他的荷包,破涕為笑道︰“差點忘了,我新給你換了的香丸……自己卻忘了。”

    順義侯白了她一眼道︰“你可嚇死我了,沒事兒也給你嚇出來了。”

    蕭夫人原先還傷心的,因為此時便分了心,便又問︰“鎮遠侯叫你去喝酒?他還是那麼著不知收斂?”

    順義侯道︰“最近倒是不常去的,忙著在京城內各處巡查呢。”說到這里他也覺著好笑︰“向來只有兵馬司的都指揮使才能統轄五城,自打有了鎮遠侯,就好像是又多了一個都指揮使,偏偏那些人還管不了他,真真有趣。”

    蕭夫人也笑道︰“這人行事太張揚了,恐怕是不少人的眼中釘。你倒是挺喜歡他。”

    順義侯道︰“物以稀為貴,我從不曾見過這樣的人物。哦對了,你留心著京城內有合適的門當戶對的女孩子,畢竟他現在和離了,可以再給他尋一門好的。”

    “你要我給他說親?”蕭夫人大驚失色,又笑著拍手道︰“你還是趁早兒別起這個心,鎮遠侯明明是個混世魔王,先前那個江雪,何等的好脾氣,還和離了呢,叫我看,不管說哪一家的女孩兒給他都是不成的,絕對是害了人家,到時候佳偶不成反而成了怨偶,連我也落了不是,何必多此一舉?”

    “難道天底下就沒有能配他的?”趙申平苦笑︰“何至于此?且我已經答應他了。”

    蕭夫人點頭嘆道︰“何必當真,我看他也只是隨口一說,將來若問起來,你只說我正找著,只是並沒合適的便罷了。”

    趙申平這才笑道︰“也罷。那就隨緣吧。”

    “對了,還有一件事想跟你商議。”蕭夫人道,“我想,既然那江雪現在住在蕭憲的別院,不如我找個時間去見見她……”

    “去見她?見她倒是無妨的……只是為何要見呢?”

    蕭夫人道︰“嗯,就算是看看她的心意吧。”說了這句又笑了笑︰“你兒子最近總跟我央求,說是要去見他的小姨媽呢,我跟他說過多少次那不是,他只管不听,又不住的求,所以不如就借著這個因由,帶他去一趟吧。”

    趙申平便一口答應︰“這些事情不必跟我說,你做主就是了。”

    這日天色尚好,蕭夫人帶了趙呈旌出侯府,乘坐車轎往蕭憲別院而去。

    眼見將到了,卻有一頂轎子也正要拐彎,兩下相遇,對方那邊兒先問︰“是順義侯府?”

    蕭夫人掀起車簾看了眼,啞然失笑,見竟是李府的轎子,隨轎子的一人正是金魚。

    當下含笑道︰“可是李大人嗎?”

    轎子落下,李衾從轎內躬身走出來︰“原來是二姐。”

    蕭夫人听他仍是這個稱呼,微微一笑︰“你要去哪里,總不會也是要去別院吧?”

    李衾道︰“正是,您也是同路?”

    蕭夫人道︰“我帶了呈旌要過去看看,既然是同路,就一起吧。”

    本是要謙讓著讓李衾在前的,只是蕭夫人倒是知道李衾為人,就算東淑不在了,他對待蕭家的人仍舊如同昔日一樣,這點上倒是無可挑剔的。

    于是便仍是侯府的車轎在前,李衾跟隨在後,相繼在別院門口停了。

    今日蕭憲卻是不在的,門口的家奴見是蕭夫人帶了小公子,急忙來迎著。

    只是看到李衾卻有些犯難,畢竟蕭憲有交代在前。

    當下只好硬著頭皮,滿面笑容道︰“李大人是來尋我們三爺的?真是不湊巧的很,三爺今兒不在這呢。想著這會子應該是在吏部……大人不如去吏部看看?”

    李衾何其精明,早知道他們的意思,卻不動聲色的道︰“不妨事,我可以在這里等。”

    “這……”家奴們更為難了。

    蕭夫人不知蕭憲交代的話,當然也不明白家奴們的用意是攔著李衾,還以為他們是真心的。

    于是隨口說︰“李大人不是外人,不必在意這些虛套,他既然要等就在這兒稍等就是了。”

    于是便同李衾一起進了門,往內而去。

    家奴們自然不敢硬攔著。

    趙呈旌起初還是乖乖的,越往里走越是高興,便雀躍嚷道︰“娘,小姨媽真的住在這里啊?你還跟我說那不是小姨媽,你看舅舅都讓她住在這里了,怎麼還能不是呢?”

    蕭夫人當然只以為這是“童言童語”,又生怕李衾听見這話心里不自在,于是忙制止了他,又道︰“行了,你先進去吧。”

    趙呈旌巴不得呢,當下答應了聲,飛奔入內找他的“小姨媽”去了。

    蕭夫人這又回頭,看著李衾道︰“對了子寧,你跟蕭憲最熟,最近因為這件事,府內老爺很不高興,你不如勸勸他?”

    李衾道︰“勸他?”

    蕭夫人道︰“樹大招風,他留了江少奶奶在這里,京城內無人不知。這次雖然是老太太把事兒掠過去了,可老爺心里仍不高興,何況……這江雪她雖是可憐人,但畢竟才跟鎮遠侯和離了,這般瓜田李下的,也著實不像話,到底要想個兩全之策才好呢。”

    李衾頷首道︰“原來是這樣,其實我倒的確有個法子,只是怕蕭憲不肯罷了。”

    “什麼法子?”蕭夫人忙問。

    李衾道︰“只要江夫人不在這兒住著,自然就跟蕭憲不相干了。所以我想,不如我負責帶了江雪走就是了。”

    蕭夫人一驚︰“你……帶她走?這又是什麼個意思?”

    李衾才微微笑說︰“哦,二姐不要誤會,我自然會將她妥善安排,總之不會如現在一樣引發些不必要的猜忌罷了。”

    蕭夫人這才放了心︰“原來是這樣,嗯,我看這個法子可行。”

    李衾嘆道︰“就是怕蕭憲不同意。”

    蕭夫人便說︰“你這法子不錯,是個兩全的,蕭憲若不答應,回頭我幫著勸勸就是了。難道眼睜睜看著他跟家里不合嗎?”

    李衾眼中掠過一道幽光,卻仍不露痕跡的說道︰“我也正是這麼想的。”

    兩人說話間,不知不覺到了內宅處。

    蕭夫人本是以為李衾會在外間廳上“等著”蕭憲的,只因為要商議此事,便忘了留他在外頭,如今倒也將錯就錯。

    才進了院子,就听見里頭是趙呈旌的聲音,歡快的叫嚷︰“小姨媽,我可想你了!你怎麼也不去看我!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蕭夫人聞听搖頭不止︰“這孩子真是……越來越胡鬧了,看樣子回頭要打他一頓長長記性才好。”

    話音未落,就听到里頭東淑的聲音道︰“我當然想你啊,你這個小呈旌……”

    這語氣之中竟像是有萬般的寵溺愛顧。

    蕭夫人听了這聲,猛然便止步在了原地,兩只眼楮直愣愣地盯著里屋。

    李衾的臉色也微微變了變,可是看蕭夫人如此,他卻故意的以手攏著唇,輕輕的咳嗽了聲。

    這一聲“提醒”過後,里頭便鴉雀無聲了。

    李衾卻緩步的走到蕭夫人身旁,若無其事地︰“二姐請。”

    他淡定自若,臉色沉靜,就好像剛剛什麼也沒听見。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終極學生在都市 明朝富家子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男尊女貴之休夫 幻符 穿越長姐持家 異世界超能魔術師 古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