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其他類型 > 嫁給殘疾皇子後 > 第38章 飯

第38章 飯

作品:嫁給殘疾皇子後 作者:李寂v5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寶寧坐在炕沿上, 看著裴原在那轉來轉去地做飯。

    那會和他吵架實在是情緒所迫,話趕著話就成了那樣,現在冷靜下來,回想起剛才自己掉的那幾滴淚,寶寧簡直羞憤欲死。

    現在知道尷尬了。但那時候不知道, 說著說著, 抹了裴原一身的眼淚和鼻涕, 還好他不嫌棄,干布隨便擦擦, 再套件衣裳,像是無事發生過一樣。

    她在委屈什麼呢?寶寧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可能是裴原難得溫柔,給了她放肆的資本,可以撲到他懷里大哭一場,不計較後果。

    這種帶些小女兒家矯情的事, 寶寧原先是不會做的, 這是第一次。

    雖然過程難堪了些,但不得不說, 還是有些效果的。她和裴原之間的關系, 似乎更近了一步。

    ……

    窗戶大開著, 吹進來好聞的味道,混雜著迎春花的淡淡香氣。

    天氣暖了, 寶寧穿的羅裙, 布料輕薄, 風吹起來裙擺飄飄蕩蕩,她赤著腳,踩著阿黃柔軟的毛。

    阿黃乖順趴在地面上,那片有陽光灑過來,亮堂溫暖,它半掀著眼皮兒打瞌睡。

    裴原執意要給她做頓飯。

    寶寧本是不願的,裴原昨日走得太多,有了助行器,他能走,但是堅硬木板和皮膚摩擦,肯定會不舒服,昨天拆開木板看的時候,他腿上已經磨出了好幾個血泡,最大的有指甲蓋那麼大。

    裴原能忍,連絲眉頭都沒皺,但他又不是銅皮鐵甲,怎麼能不疼?

    “哪個是醬油,哪個是醋?”寶寧正出神,被裴原叫回來。

    他手里拿著兩個小壺,掀了蓋子對著陽光眯著眼看︰“都是黑的,怎麼分啊?”

    “……”寶寧道,“你可以聞一下。”

    裴原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挑眉贊許︰“好主意。”

    寶寧蹙著眉頭,越發後悔答應他做飯的決定,他養尊處優的,會做什麼,怕是連鹽和糖都分不清,做出的東西怎麼能吃?

    果不其然,下一瞬,裴原又問︰“哪個是鹽?”

    他看著兩罐白花花的東西,眉頭擰成結︰“明明長成一個樣兒。”

    但有了前車之鑒,裴原學聰明了一點,舀了一點放在手背上,伸舌頭去舔︰“我嘗一下。”

    寶寧無語地看著他。

    “這個可以看出來的呀,糖是黏的,聚成一塊塊,鹽很干爽,你用手指捻一下就知道了。”

    “不知早說。”裴原嘔了一聲,往地上吐口水︰“真他娘的咸。”

    “算了吧……”寶寧彎腰穿鞋子,“你在旁邊看著,我來弄。”

    “不用,不就做個飯,有那麼難嗎?”裴原冷呵一聲,自信地拿起菜刀,把白菜往案板上一放,“這玩意都是無師自通的東西,我第一次做,不太熟悉情況,你就看著吧,一回生二回熟,保準讓你驚艷。”

    寶寧沉默地看他吹噓。

    裴原繼續道︰“不說別的,就說這刀,爺開始玩刀的時候你還不會走路,剁這顆白菜還不是輕而易舉?以前見過宮里的廚子切菜,學會一點皮毛,瞧著吧,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好刀法。”

    寶寧眼看著他抓起白菜在手里掂弄,一副躍躍欲試樣子,心里打了個突突兒︰“你別亂來……”

    裴原左手把白菜按在菜板上,右手稍微活動一下,運足力氣,提刀便砍。

    寶寧嚇得閉上眼楮,只听見“ ”的一聲,隨後“ ”的巨響,寶寧再睜眼,半截白菜已經和半截菜板一起掉在了地上。

    寶寧心疼得直抽抽︰“我的菜板是梨花木的。”

    裴原撇撇嘴︰“不結實,明個用石頭給你弄個。”

    “別添亂啦!”寶寧穿鞋下地,把他手里刀奪過來,搡著他到一邊坐好,“我可沒有第二個菜板供你折騰。”

    阿黃被剛才那聲嚇得精神起來,也不睡了,追著地上的半顆白菜舔,兩只前爪抱著,和白菜一起在地上翻滾。

    外頭的雞鴨瞧見,覺得有趣,沖進來和它搶奪。

    本就不大的屋子,被弄得烏煙瘴氣,一地狼藉,寶寧看向裴原,見他一臉無辜樣子,想批評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出去鬧去。”裴原拿著拐杖戳了阿黃屁股一下,“沒見著正主兒生氣了嗎,再折騰,一個個都沒好果子吃,別讓爺也跟著吃瓜落兒。”

    阿黃嗷嗚叫一聲,屁股往前一縮,推著白菜滾出了門,雞鴨一擁而上,不多時外頭傳來慘叫,雞飛狗跳。

    寶寧往外看了眼,阿黃已經落敗,白菜也不要了,夾著尾巴逃走,往後院去,那里有一小片黃瓜地,黃瓜架子底下又清涼又安靜,許是去療傷了,它就愛往那兒鑽。

    裴原拿了個碗,站在寶寧身邊︰“我幫你打雞蛋。”

    寶寧回頭看他,指了指角落里的小壇子︰“雞蛋在那里。”

    她不想打擊裴原做飯的積極性,他願意幫忙是好事,她喜歡忙來忙去,也喜歡著裴原能陪她一起,他們一起努力經營,家才更像家。

    前提是別再禍害東西。

    寶寧把雞蛋和碗都放在炕桌上,扶著裴原到一邊坐好,讓他歇歇腿。

    她教他︰“你就捏著雞蛋,在碗邊輕輕磕一下,輕輕的就好,然後這麼一掰,就可以了。是不是很簡單?”

    “我還以為有多難。”裴原又開始吹噓。他就沒謙虛過幾次。

    寶寧無奈道︰“你先試試。”

    裴原眨眼捏碎一個。

    他不覺得尷尬,把蛋殼往地上一丟,手上粘稠蛋液都抹進碗里︰“別嫌棄,不干不淨,吃了沒病,我再給你弄幾個。”

    寶寧一個頭兩個大,她覺得裴原或許是真的沒有這方面的天賦,他的手指像 面杖一樣硬。

    “不能吃,髒死了。”寶寧端著碗到外頭去,蛋液潑在地上,那邊搶白菜的雞瞧見動靜,又飛奔過來啄。

    裴原看著她舉動,嘖嘖出聲︰“讓雞吃雞蛋,你好殘忍。”

    寶寧無言以對,看他半晌,憋出一句︰“沒常識,還很自得呢。”

    裴原趴在桌上笑,腦袋側枕著胳膊,偏頭看她。

    寶寧很難得見他這樣高興樣子,以往他就算笑,也只是稍微勾一下唇角,不像現在這樣,鼻子眼楮和眉毛,每一個部分都活了起來。

    寶寧不自覺地也跟著他笑。

    裴原又連著捏碎了五個雞蛋,他覺得問題出在雞蛋上,雞蛋殼太脆,又去拿鵝蛋練手。鵝是寶寧新買的,就看中它個大,沒想到它中看不中用,下蛋特別費勁,半個月就下一個,還疼的嗷嗷叫。

    寶寧心疼,不讓他弄,裴原的執著勁兒也犯了,他偏要。

    最後還是在手心里捏得粉碎。

    鵝蛋多金貴呀,寶寧舍不得喂雞,狠狠心,炒著吃了。

    早午飯,兩個菜,一個蒜苗炒鵝蛋,一個干炸小丸子,還有一碗雷打不動的枸杞紅棗湯。

    裴原一邊吃一邊笑話寶寧︰“還嫌我手髒呢,不是也吃得噴香,跟我裝干淨?”

    他長一張損嘴,不高興的時候出口傷人,現在高興了,說話也不中听。寶寧覺得早上和他哭鬧那一場,力氣都白費了。

    寶寧瞪著眼,把菜盤子都往自己這邊挪︰“愛吃不吃!”

    “錯了,錯了,別生氣。”裴原去哄她,手指抹去她唇角飯粒兒,往自己嘴里送。

    寶寧臉都皺成一團︰“你惡不惡心呀!”

    “不惡心。”裴原沖她擠眼楮,“甜的。”

    寶寧被裴原帶壞了,也學會了擠兌人︰“瞧你的樣子,還皇子呢,一點都不端莊矜持。”

    “身份是給外人看的。”裴原夾一個丸子送進她嘴里,語調曖昧,“在你面前,我就是你爺們兒。”

    不知哪里學來的村野土話。

    寶寧段位太低,丸子咸香滋味化在嘴里,她眼楮眨了眨,臉頰就紅了。

    裴原看著她肩頭垂的辮子,她很喜歡這樣梳,簡單又好看,頭發曾在脖頸皮膚處的感覺也很好,酥酥癢癢。

    發尾處系著紅色的發繩,頭發梢被風吹得飛起。

    寶寧坐在那,嬌羞可愛,一副小女兒情態。

    裴原沒想過他能有今天,能有人陪著他,不需要什麼大富大貴,就這樣簡單柴米油鹽日子,碗碟踫撞間,也有情.趣。

    他是個自負的性子,從小習性使然,他高高在上慣了,無論做錯與否,沒和誰道過歉,別說還是個女人。

    昨晚本想和寶寧僵持到底的,是早上睜眼後,瞧見寶寧忙碌背影,他才忽然覺出自己不對來。

    她那麼瘦,那麼輕,小腰細細一條,他一根指頭就能給戳折,他一個大男人,武力上已經佔優勢,性格上怎麼就不能低一下頭。

    本以為是很艱難的,話出口才知道,其實挺容易。她也很容易就滿足。

    這樣日子也挺好的。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終極學生在都市 明朝富家子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男尊女貴之休夫 幻符 穿越長姐持家 異世界超能魔術師 古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