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都市言情 > 穿成暴嬌少爺的白月光 > 第35章 賭注

第35章 賭注

作品:穿成暴嬌少爺的白月光 作者:慕叢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上吧, ”鐘烈沒在意他的語氣,四處找著什麼人,“來一次不容易,最近學校事情太多。咦,老板呢?”

    甦清瞥了眼場邊, “那個是不是?”

    鐘烈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果然看見一個身材精壯的男人, “你眼神還不錯啊,真的近視嗎?”鐘烈回頭看他, “還是說你好這口?”

    甦清撲哧笑了,沒好氣的搖頭。

    搏擊場里人多且雜, 他們正站在人流量最大的岔口。

    一場比賽結束,散場的人你推我搡的擠著要出去,擠出了搶錢的架勢。

    鐘烈把他拉到了一根柱子旁邊,用手給他比了個圓, “在這里, 不要動。這里人太多,什麼人都有, 說不定你會遇上什麼仇家。”

    “我為人很好, ”甦清認真看他, “我沒有仇家。”

    “你和我開玩笑?”鐘烈勾著唇角,打趣似的看他, “是不是你前兩天把欒封山逼得退了ai界?是不是你把鐘虛仁逼得聲名狼藉?”

    甦清抿著嘴角, 一副無辜被誣陷的慘模樣, “不是我。”

    小紅骰子隨著他歪頭動作垂到頸側,輕輕晃蕩兩圈。

    鐘烈臨走前撥了下他的小紅骰子,收手時指尖堪堪擦過他的下巴,

    像是在撩撥。

    每場比賽會間隔半個小時。這半個小時里,會有新的看客入場、買注。等到三十分鐘後的鑼聲一響,氣氛便像是被撒了炸•藥似的,瞬間沸騰。

    甦清靠在柱子邊,半步沒出小朋友給他畫的圈。他盯著場上,看見兩個裸上身的男人凶神惡煞走上了台,相互用骯髒至極的語言辱罵對方。

    稍後小朋友也會這樣和別人廝打。

    甦清覺出那種奇怪的感覺更強烈了,他蹙了下眉,想要擺脫這種情緒。

    “甦清?”有個聲音突然冒了出來,“你怎麼在這兒?”

    甦清回頭去看,發現了這個聲音的主人——是欒封山。

    距離欒封山退出ai界已經有段時日,欒封山的公司也已經被賣了出去,換成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接手。

    自那以後,甦清就沒再打听過這個人的消息。戰場上成王敗寇再正常不過,他不可憐,也沒感覺。

    “我陪一個人來,”甦清很溫順的望著他笑,像是在和老朋友敘舊︰“看不出來,欒先生也愛看這些?”

    欒封山顯得憔悴許多,眼周圍著一圈黑眼圈,過于消瘦的臉龐顯得整個人面相有些凶。他擠出一個笑︰“是啊,我也是來看看。”

    “您要買注嗎?我可以幫您,小朋友把我圈在這里,我不能出去,但是可以告訴您買哪一方贏率大。”甦清把場上兩方的優劣處一點點幫他分析透了,然後下結論,“這次比賽紅方穩贏,概率在百分之八十五左右。”

    恰巧這時第一小局告一段落。藍方被打腫了半邊臉,捂著嘴角逃下去。

    甦清挑起眉,“欒先生,現在買還來得及。這一場比賽分三局,您盡可能多的買,說不定能撈一大筆。”

    欒封山垂著眸,默不作聲听他分析局勢。他沒想到自己會在這里看見甦清。他原本在避著甦清。

    因為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怕自己沖動上頭,拿著刀殺了這個人。

    就像現在這樣,

    憤怒、嫉妒、仇恨等諸多情緒在心里發了瘋的糾纏醞釀。

    欒封山藏在衣袖里的拳已經攥得發顫,額角的青筋隱隱跳動。

    他承認自己是貪心了,

    但如果不是甦清!他完全沒可能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他手里的公司是自己白手起家一步步做起來的,多少年了,好不容易做到如今這個地步,卻在前兩天的一棋差錯下滿盤皆輸!

    他恨不得殺了這個人!

    “甦清,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找你聊聊。”欒封山壓著聲線,竭力藏住情緒,“不會佔用你很長時間。”

    甦清像是毫無察覺,“可以,但是現在不行。欒先生,等比賽結束以後吧,您把位置發給我,我到時候去找您。”

    欒封山突然笑了下,“好。”

    聊完這幾句的功夫,場上又是一局結束,紅方幾乎是碾壓式的勝利。

    甦清撇了下嘴角,說︰“太可惜了,您沒買注。”

    欒封山看他一眼。

    “我特麼又輸了一局!這種子你不是說很穩嗎?怎麼他媽又輸了?”旁邊男人歇斯底里吼,“你把錢還給我!”

    “話不能這麼說,錢不是你心甘情願掏的?輸了能怪我?”

    “那下局呢?下局你說壓誰!”

    一場比賽結束,場上一片混亂。甦清听著耳邊不堪入耳的髒話和罵聲,眼底的光微微一亮,他偏過頭去看,頸側的小紅骰子被微光照得扎眼。

    賽場上空的預告滾動欄里滾出一行字︰紅方鐘烈vs藍方曹空

    .

    鐘烈和老板說好了安排,返回去找甦清。他回去時,看見那人半邊身靠在柱子上,右手捏著小紅骰子放在眼前,很專注的偏頭看。

    冷白的光從斜上方打下,先透在小紅骰子上,再落入他的眼里。

    “看什麼呢?”鐘烈走過去問他。

    “看一個不听話的小朋友,”甦清的語氣有些淡,他放下手里的小紅骰子,抬眸示意滾動欄,“那是誰的名字?”

    鐘烈挑了下眉,“我的。”

    “誰家听話的小孩會來搏擊場打架?”甦清偏頭看他時,眼底的溫柔有過一瞬間的變化,變得偏執而病態。他說︰“你不許上場。”

    是一種近乎于命令的語氣。

    鐘烈覺得更新奇了。

    甦清這是在生氣?可真少見,沒想到他還能見到甦清生氣的模樣——那雙眸子比往常更亮,更冷。

    鐘烈俯身湊近,玩笑似的試探︰“你這是在心疼我?”

    甦清目不轉楮盯著他,像是只隨時準備炸毛的貓,表面冷靜,內里卻藏著無數的針和刺。

    他輕輕開口︰“不然呢?”

    鐘烈揣摩不出他的真實心思,只能順著他的毛捋。只能試著去哄他的甦叔,他以前沒安慰過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讓人放心。

    “我很會打架,我打架的水平比賽車要高。甦清,你要相信你的小朋友。”鐘烈有些生硬的說著這些,盡可能把語氣放的溫柔一些,“你如果還是不放心,你壓我贏,有多少錢壓多少錢。”

    甦清垂下眸光,從他的眼里落到了他的唇上。

    鐘烈說︰“我可以輸,但是我總不能讓你輸,對不對?”

    .

    第三場賽事算是今晚所有比賽中的壓軸。老板之前就放了話,說今晚最後一局肯定非常有看點,故而吸引了很多人過來湊熱鬧。

    可是等眾人看清滾動欄上的名字後︰“???”鐘烈?

    “是那個鐘烈嗎?”有人認出來了,“鐘家那個小少爺?”

    “他不還在上高三?才十七歲,打死了怎麼辦?跟他打的那個好像二十多了吧,這樣打不算是欺負人嗎?”

    不過確實有看點。

    鐘烈之前的比賽也有人看過,覺得他的實力也不容小覷。但是這次和他對打的那個同樣實力不虛。畢竟是比賽,肯定要安排水平相當的對手。

    一大半的人都壓了那個叫曹空的。甦清很客氣的請人讓了路,然後把手腕上的表摘了下來,壓在鐘烈的名字上。

    比賽即將開始,

    甦清站在一個光線最好的地方,看見少年裸著上身走上台。亮到刺目的燈光投射在他身上,鐘烈膚色冷白,一層肌肉恰到好處的附在少削瘦高挑的骨架上,不夸張、卻很漂亮。和對面蘊含著爆炸性力量的男人形成了強烈反差。

    鐘烈安靜站在那里,沒有他想象中的張揚。他氣質冷而收斂,漆黑眸子底頓起風暴,裹挾著讓人膽顫的暴戾。

    “那小孩看著氣勢很足啊,說不定真能沖過曹空?我之前就見過一個沒成年的,也是又高又瘦,雖然打不過對面,但是最後拼著殘了一條腿,險勝!”

    “曹空最近是真缺錢,他欠了高利貸,肯定會拼命的。”

    甦清覺得這場景似曾相識,連耳邊人說的話都很像。

    上次在賽車場時,他听了這話只覺得有趣,想看看這小家伙到底能鬧出什麼樣的風浪。可這次好像有些不一樣。

    甦清忽視掉某種仿佛被抓住心髒的怪異感,慢條斯理告訴身邊人︰“我認識這個小朋友,他很會打架,這個跟缺不缺錢沒關系。”

    咚——

    鑼聲響起,第一輪比拼開始。

    他的尾音沒入了周遭成片的拼殺喊打聲,顯得無足輕重。

    曹空明顯是想要速戰速決,一把撈住鐘烈肩膀,右拳狠狠砸向鐘烈腹部。

    鐘烈攔住他的右拳向旁一掰,腳下靈巧轉過一個角度,側身閃過去。

    他動作很快,在繞到對方背後的時候還得出空來,沖著場下看他的某人痞笑了下,用口型說︰“第一輪。”

    甦清看到了他的痞笑。

    曹空本來就輕敵,又被偷襲,一個踉蹌摔趴在地上,沒站起來。

    “第一輪,鐘烈勝!”

    眾人唏噓一片,已經有人開始把種子改買到鐘烈名下。

    曹空顯然也是氣急了,他覺得自己剛才輸是因為輕敵,下一輪!他一定會使出十足的力氣打!

    甦清不自覺蹙緊眉。

    中場休息過後,兩個人再回場上,曹空顯然已經調整好了狀態。

    他沒有再莽撞地一股腦沖上去,而是調整好角度,在和鐘烈周旋兩三分鐘後,猝不及防發起了攻擊!

    鐘烈挨了他一拳,正好砸在胸口。這一拳是十成十的力氣,他嘴角出了血,卻頑劣的勾出一個嗤笑。

    曹空被他這一笑激怒了,揮著拳頭又砸了上來。鐘烈再次錯開一個角度,用左手接住他這一拳,順勢狠狠踹了他膝蓋一腳!等曹空身體失去平衡趴在地上時,再踩住他的肩膀!

    “第二輪。”

    鐘烈抿掉嘴角的血,氣喘吁吁的、固執的抬頭跟那個人做口型。

    甦清隱約覺得心口酸痛,像是被什麼東西死死壓住,透不過氣。

    他垂下目光。

    裁判宣布︰“第二輪,鐘烈勝。”

    按理來說,第三輪已然沒有必要打下去了,即使要打,雙方肯定也不會再拼了命的打,畢竟勝負已分。

    可曹空像是執拗上了頭,罵鐘烈︰“一個狗屁不通的毛孩子,就知道使巧勁兒!正經打的話算個屁!”

    鐘烈上了場,沖他擺手。

    曹空便惱羞成怒,他先出了幾拳,每拳都切實落在了鐘烈身上,察覺到對方明顯受了傷,狀態不佳,曹空心思一動,立即使出十分力氣反擊!

    鐘烈卻一俯身錯過去,又趁機用胳膊肘勒住了他的脖頸,

    他動作果斷而狠厲,這一下便是致命處。曹空被他勒的喘不過氣,想要向後踹,卻不料鐘烈就是在等他。

    鐘烈拌住他的膝蓋,狠狠踩下去。

    曹空跪在了地上。

    這個動作他完全無法發力,只能任由少年死死勒著他的脖子。

    再打下去,他可能會被勒斷氣。

    曹空一張臉憋得通紅,最後還是無奈比了個手勢,示意自己認輸。

    喊打喊殺的場內又瞬間換作了一片歡呼聲和叫罵聲。甦清被這些嘈雜的聲響刺破耳膜,耳鼓嗡嗡作響。

    他听不見任何聲音,

    他只能看到台上的小朋友肆意囂張的打了個響指,然後比出一個“槍”的手勢,槍口不偏不倚,正指向他。

    鐘烈笑著眨了下眼,眼底神情驕傲而任性,他用口型告訴他︰

    “你贏了。”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終極學生在都市 明朝富家子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男尊女貴之休夫 幻符 穿越長姐持家 異世界超能魔術師 古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