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玄幻魔法 > 侯門有卿卿 > 第六十二章 敗露

第六十二章 敗露

作品:侯門有卿卿 作者:顧柒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謝恬還在愣神之際,楓姨娘突然一把推開謝恬,轉身將謝恬護在身後。

    “老夫人,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是我鬼迷了心竅,沒有教育好恬兒,要罰就罰我吧。”楓姨娘“噗通”一聲跪倒在青石板上。

    重重的一聲響,教謝黎看清楚了楓姨娘“破釜沉舟”的決心,也看到她眼中極盛極濃的懇求之色。

    “姨娘。”謝恬尚不知事情是如何敗露,卻也只能淒婉的喚了一聲,跟著跪了下去。

    陸老夫人恨鐵不成鋼的走上前去,一拐杖重重敲打在謝恬的背上,謝恬初承雨露,本就虛弱,這一下直接讓她重重的磕到地上。

    倉皇間,嘴唇被牙齒磕破,鮮艷的血隨著嘴邊滑落,一滴滴的落在那青石板上。

    “祖母。”謝恬吐出一大口血,慢慢抬頭喚了一聲,如同是小鹿一般濕漉漉的清澈眼神,教陸老夫人瞬間想起了謝恬小時候那小貓兒一般虛弱的模樣,心中也是一陣酸楚。

    “四丫頭,是誰?”不忍心的閉上眼,陸老夫人仰天長嘆一聲,絕望的問道︰“讓你心甘情願同他苟且之人,是誰?”

    最後那一層紗紙被無情捅破,謝恬絕望的看著陸老夫人。

    “祖母,您認為是我心甘情願的?”就像是杜鵑啼血的淒美,謝恬越柔弱,便越是有一種驚心動魄之美。

    “你還不承認嗎?”王夫人走上前來,扶著陸老夫人,慢悠悠道,“你二哥,在那樹叢中瞧見了你不知廉恥的樣子。”

    低低啐了一聲,王夫人接著道︰“若不是顧著我們平南侯府的顏面,你能不能全須全尾的回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謝運落後一步,看向謝恬的目光中充滿了鄙夷。

    謝恬輕輕笑了聲,目光慢慢從一張張臉上滑過,倍感恥辱的陸老夫人,恨其不幸怒其不爭的謝侯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謝黎,滿臉鄙夷的謝運,甚至連傻子一般的謝晨臉上都是嫌棄……

    謝恬絕望的閉了閉眼︰“我不會說的,他說過,會娶我的。”

    “你不說,我就打死你!”謝輝氣急,沒想到謝恬竟能如此不顧廉恥,“究竟是什麼人,能讓你一個侯府千金如此不顧廉恥。”

    謝輝本就是戰場上殺伐之人,向來看不得這些齷齪之事,卻沒曾想,他風光一輩子,到頭來卻可能會因為這種事情被眾人的唾沫星子淹死。

    謝恬低著頭不說話,謝輝恨不得跳上前去狠狠踹上幾腳。

    “你上次那樣詆毀你的親姐姐,我念著你年紀小,這些年我未曾對你多加關心,便高高拿起,輕輕放下。跪一跪祠堂,禁足幾個月便讓你重新去了桃花宴。可是你呢,你怎麼能做出這樣……這樣水性楊花的事情呢?”

    謝輝覺得自己已經盡量使用了文明的詞語。

    “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你倒是說啊……”

    然而謝恬已經是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樣,反而是楓姨娘,撲到謝輝的腳邊,涕泗橫流。

    “侯爺,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是我出的主意,說在桃花宴上肯定有許多名門公子,讓恬兒擦亮眼楮好好搭上線,以後可以自己尋得一個乘龍快婿。

    我們恬兒從小就膽子小,怯弱,連同人大聲說話的勇氣都沒有,她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自願做這種事情呢?侯爺,老夫人,夫人,您好好想一想,一個弱女子稍微露出點意思,那些公子哥肯定會起壞心思的,我們恬兒肯定是被脅迫的……

    恬兒,你說,是不是?”

    楓姨娘抱住謝輝的腿,轉頭大聲問道。

    謝恬後知後覺的抬起臉,在楓姨娘已經絕望的目光下,木然的點點頭。

    楓姨娘瞬間如釋重負,頹然坐在地上,把頭磕的砰砰作響。

    “求老爺和夫人饒孩子一條性命吧,她才十五歲,人生還未開始,便要為我這不稱職的姨娘買單嗎?”

    滿堂寂靜,青石板的路上很快有了一灘血跡。

    所有人都沉默著,沒人敢下這樣的決定。

    “有些錯誤,尚能有改正的機會;而有一些,便是沒有了。”陸老夫人長嘆一聲,看著謝恬道,“那人是誰?”

    謝恬從陸老夫人那渾濁的眸子中看出了殺意,心中的悲涼更甚。

    “是蕭。”她頓首,突然嚎啕大哭起來,抽抽噎噎回答道,“我去找大姐姐,和三姐姐走散了……然後就迷路了,然後就被人打暈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就已經……

    我能怎麼辦,他是高高在上的世子,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庶女,被人在草叢里面侮辱了,難道還能滿大街的喧嘩嗎?就算是看到二哥哥又如何,我已經是不潔之身了,嗚嗚嗚……我能怎麼辦?”

    謝輝的拳頭捏的咯吱作響,看向謝恬的目光像是要吃人,“是蕭逼迫你?”

    謝恬不答,只是哭泣。

    “我去撕了他!”謝輝怒吼一聲,就欲跑出門去。謝恬掛滿淚珠的眼睫微顫,絕望的眼中陡然生出些許希望來。

    “父親。”然而謝黎這清清淡淡,不含任何情緒的兩個字,便像是一擊重擊,又將謝恬重重捶到冰窟窿里面。

    “你要到哪里去?”謝黎雙手交疊在身前,眼楮像是兩泓平靜的秋水,謝輝緩慢的看了眼謝黎,又轉頭看到謝運和滿臉緊張的謝晨,無力的垂下了腦袋。

    是呀,他能到哪里去?

    人家欺辱了自己姑娘,可是自家姑娘已經傻乎乎的自己跑回來了,難道自己能打上門去嗎?

    就算打上門去,平南侯府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他的兒女們,都還是最鮮活的年紀,難道也都要為那個畜生的舉動陪葬嗎?

    像是一盆涼水兜頭澆下,澆滅了謝輝心中蠢蠢欲動的殺意,也澆滅了謝恬孤注一擲的打算。

    “母親,你處理吧。”像是瞬間老了幾十歲,謝輝心灰意冷的看了眼謝恬,沒有再說話。

    楓姨娘頹然倒在地上,絕望的看著陸老夫人。

    “老夫人,恬兒是你看著長大的啊,能不能……能不能您去談一談?”

    侯爺不肯去,夫人自然也是不可能去的,那麼老夫人呢?(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終極學生在都市 明朝富家子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男尊女貴之休夫 幻符 穿越長姐持家 異世界超能魔術師 古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