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歷史軍事 > 漢當興 > 第六十九章 安靜的做個看客

第六十九章 安靜的做個看客

作品:漢當興 作者:冼青竹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不說信任不信任這方面,畢竟劉備如此對待馬超已經是表現出足夠的看重了,可看重不代表馬超就能直接上陣啊。

    蜀軍的作戰方式,荊州兵的作戰方式,這些都是馬超所不熟悉的,貿貿然的給他一支兵馬統率,甚至還要用來攻城,劉備表示自己家底還沒豐厚到可以這樣隨意浪費的程度。

    不是他不相信馬超的能力,而是一個人剛剛接觸一個新的環境,哪怕是馬超這般有著豐富統兵經驗之人,也不敢說自己就真的能夠帶好蜀軍進行作戰的。

    這一點馬超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所以他才沒有多嘴跟主公劉備提起這種事情,畢竟做一個識相明理的手下,總好過一個隨性妄為的屬臣

    當然了,其實馬超也不是沒機會刷兵登城,他不熟悉蜀軍的作戰方式,但手底下不還有五百精銳西涼鐵騎嗎,雖然現在變成了西涼步兵。

    若他真的想要參與攻城之戰,劉備也不是不可以讓他帶著自己的部曲登城試一試。

    只不過這事終歸還是會半途夭折,畢竟就算劉備同意了,不還有個劉禪再卡著嗎

    作為馬家西涼鐵騎僅存下來的一批火種,劉禪可是對那五百人寶貝的緊,哪能說這般輕易就派上戰場了,而且還是作為登城炮灰的步卒,這都已經是明珠蒙塵了,跟拿著玉璽砸核桃也沒什麼區別。

    劉禪可是想著用這五百西涼精銳重現當初馬家鐵騎的風采,而且還要靠這支鐵騎馳騁涼州橫聯關內呢。

    甚至這五百人完全可以說是劉禪的心頭肉,在某種程度上比之馬超都是不遑多讓,哪可能在這里隨隨便便的浪費掉。

    要知道當初縱橫幽州打的烏桓叫爹喊娘的白馬義從都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了,劉禪想要重現都沒有那個可能。

    四叔趙雲雖然出身義從之中,可他當初只是一個小小的什長,跟大部隊連從作戰到是掌握的一清二楚,但要說白馬義從整體的訓練方法,四叔就表示自己一籌莫展了。

    畢竟他在義從當中的時間也是不長,接觸的內情並不是很多,後來更是直接轉投到老爹劉備的帳下,直至白馬義從界橋之戰被麴義團滅了他也沒再回去過,所以對于公孫伯圭訓練義從的方法實在是一點都不甚清楚啊

    對此劉禪除了遺憾之外還是更多的遺憾,沒有辦法,誰讓公孫瓚那白馬義從太惹人眼饞了呢,尤其是十分缺少騎兵兵種的荊州益州兩地,更是大大的需要啊。

    劉禪曾經對老爹帳下部曲分析過,發現不管是步卒還是投射類別,個中兵種的建成和分類都很清楚,甚至其中精銳說是當世數一數二也不足為過,這一點從白揪 暇涂梢鑰吹貿隼礎br />
    但獨獨是騎兵方面,那是跟白紙一張啊,完全沒有什麼的發展好嘛,眼下在荊益等地騎兵施展不開倒也好辦,可要是真的打到了中原乃至北地,沒有騎兵那什麼爭奪天下。

    要知道這年頭,在戰車被淘汰之後,火器還沒有出現之前,各種各樣的騎兵才是戰場之上真正的王者。

    縱使是專門克制騎兵的重裝戟士,卻也得是在嚴格條件的配合下才能達到克制效果,否則單說一直游騎襲擾,無需達到擊潰的目的,只要慢慢溜著戟士玩,都得把那些身著重甲行動不便的步兵給玩到死

    再加上劉禪還有這年頭缺少的大殺器在,精銳的騎兵序列必然是他必不可少的版圖之一,那是一丁點都不能有失的。

    所以馬超眼饞歸眼饞,想帶著五百西涼精銳上城去作戰卻是萬萬不可能的

    不過人上不去,在下面觀戰解解饞不也是可以嗎。

    想到此處,劉禪眼珠轉了轉,放下手中的木劍拍了拍馬超的胳膊說道︰“孟起將軍,要不然你隨我去陣前看一看三叔他們攻城之戰可好?”

    “嗯?”

    馬超下意識的愣了會兒,而後猛地反應過來,怕不是自己剛才下意識的表露出一些情緒讓少主看見了,所以才會有一次一問的吧。

    不過正如劉禪建議的那般,沒有辦法親自登城作戰,只能在城下做個看客,雖然差了點意思,但總歸還是能夠解解饞不是

    “既然少主有請,在下自當隨同!”

    “少主!末將也可以隨行一起去的!”

    馬超這邊話音剛落,龐德忙不迭的趕緊接上,生怕劉禪兩人把他給忘了似的,畢竟相較于馬超那份對功業的向往,龐德龐令明才是真真切切喜歡沖陣刀刀入肉的那類人

    在征得了老爹劉備的同意之後,劉禪帶著馬超龐德兩人馬不停蹄的便趕到了南鄭城下蜀軍陣前,至于馬岱這位仁兄卻是沒有過來當看客的意思。

    按他的話將,現在自己是新人加入,不是很想做逾越規矩的事情,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營中比較好。

    對于這等死板規矩到一定程度,乃至影響了大腦的人,劉禪也沒什麼好說的,殊不見馬超跟龐德兩人都是一副早就習慣了的樣子嗎

    戰鼓擂擂旌旗招展,攻城一陣講究的就是個氣勢,若能一鼓作氣壓垮城上守軍,那麼縱使天下第一的堅城也無可奈何。

    可若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連番的挫敗,那就算是當世頂尖的勇將都扎堆到一起,怕也是奈何不了一個小小的土城

    不過眼下的南鄭城可不是司隸長安,而三叔張飛卻是當世數一數二的沖陣悍將,跟不用說還有一個喜歡收藏顱骨的魏文長,跟蜀中斬將吳懿。

    這三人一個比一個勇猛,一個比一個好戰,甚至在劉禪看來,吳懿更多只是個填頭,老爹把他派上戰場無非是給李嚴他們看的罷了,以示公平公正的競爭原則而已。

    真的要說在城牆上廝殺得力,打的守軍應接不暇死傷慘重的,還得是他三叔跟魏延兩人。

    殊不見馬超這才剛剛看了不一會兒功夫,就已經搓了四五遍手心了嗎。

    這動作代表什麼劉禪哪還不清楚,無非便是眼熱手癢罷了<>(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終極學生在都市 明朝富家子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男尊女貴之休夫 幻符 穿越長姐持家 異世界超能魔術師 古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