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歷史軍事 > 唐朝第一道士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諸國使節心懼慌

第七百二十六章 諸國使節心懼慌

作品:唐朝第一道士 作者:流連山竹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沒有人敢在此時說話。

    也沒有人敢在此時站出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即便各國的使節們,心里或多或少都帶著一些不滿。

    可此時的他們,哪里有這個膽子站出來。

    高句麗國的使節淵蓋甦文都被打成這樣了,誰又敢在此時站出來呢?

    他們可是知道。

    淵蓋甦文,乃是一名武道高手。

    而且。

    淵蓋甦文,乃是諸國使團當中最強者。

    如此一個最強者,都被打成這副模樣了,誰又敢說話呢。

    哪怕在諸國使節隊伍當中,依然還有個先天之境的高手,可依然也不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站出去受死嗎?

    他們沒有那麼蠢。

    蠢的,也只有這個淵蓋甦文罷了。

    還真就如那位在咸陽城中的年輕人所言的一般。

    淵蓋甦文,就是一個蠢貨。

    囂張不說,還如此的自大。

    根本不知道唐國的強者如雲。

    而淵蓋甦文敢在長安城囂張,其也有囂張的本領,而且,還一直以為唐國的高手斷然是不可能幫助唐國皇家的。

    更甚者。

    在他來唐國之前,還特意了解了一下唐國皇室中的高手有幾個。

    當他得知唐國能願意護住皇家的,也只有影子這麼一個還算是高手的高手之後。

    隨著他一到唐國京城長安之後,就開啟了囂張之路。

    同時。

    他的這條囂張之路,也成了作死之路。

    此刻。

    高句麗國的其他幾名使節成員,見自己方的大對盧被唐國的一位年輕郡王一拳給轟趴下後,給紛奔向淵蓋甦文。

    眼神之中,充滿著仇恨。

    高句麗國人,對于唐國人也好,乃至前朝。

    均是恨意滿滿。

    這時時代的問題,也是歷史的問題。

    前朝對高句麗國,曾對高句麗國發動了戰爭。

    而今。

    高句麗國也休養生息過後,國力漸強。

    這不。

    到了淵蓋甦文的手中之後,越發的對唐國的國土虎視眈眈了。

    更是隨著朝拜之際,在長安城橫行霸道,打砸了鴻臚寺,更是把屬于鐘文的惠字一系酒樓也給砸了,更是傷了人。

    同時。

    也把利州商團所屬的店鋪,都給砸了。

    鐘文怎麼可能會放過淵蓋甦文。

    只要參與其中的任何一人,鐘文均不會放過。

    鐘文環視了一遍那些各國使節們,隨即走向依然安坐于寶座之上的李世民,輕聲道︰“聖上,今日之事,臣希望通過更為強硬的手段去處理,否則,後患無窮。”

    “可。”李世民一听到鐘文所言,斷然是明白。

    得了李世民的準許後,鐘文再一次的走回到中央,冷冷的看向那高句麗國的幾人,冷喝道︰“我看你高句麗國從我泱泱華夏學了不少東西去,卻是把這橫行霸道卻是學得淋灕盡致,身為奴才,就該知道奴才是怎麼侍奉主人的,膽敢以奴才的身份,來主人家行惡事,你就該想到,主人家會用什麼樣的手段把你這奴才打回原形。”

    躺坐在地上的淵蓋甦文,恨恨的看著鐘文。

    他知道。

    他此生是完了。

    一直想驅逐體內的那一絲內氣,到如今已是成了一股了,一直在他的體內開始大肆破壞。

    如果持續下去,他都可以想到自己必然會爆體而亡。

    如果眼前的這個鐘文,不幫他解除這種限制,他的結局不用多想。

    此時。

    當鐘文的話一落之後。

    各國使團當中,與著唐國有著領土交界的國家使節們,心中充斥著憤怒。

    這是拿高句麗國,來諷刺他們這些國家啊。

    著實。

    鐘文能說這句話,自然是用這些話來警告其余諸國。

    而鐘文說完話後,又是轉向諸國使節們,“扶桑國、百濟國、新羅國、真臘國……”

    隨著鐘文一一對這些國家點名之後。

    所點到名的國家使節們,頓時嚇得驚慌失措。

    能被鐘文所點名的國家。

    自然是與唐國有著領土交界的國家。

    而鐘文所點名的這些國家,均有著使節在場。

    如此多的國家前來什麼朝拜,卻是打著朝拜之名,卻是行逼迫唐國之事。

    迫使得唐國邊境緊張。

    “你們這些奴才,從古至今,從我泱泱華夏,學去了不知凡幾的技術,也從我泱泱華夏弄去了多少的東西,你們不知道感激也就罷了,而此次卻是聯同如此多的國家,前來我唐國舉事。真當我唐國不敢開戰,還是真當我唐國人都是吃素的不成嗎!!!”鐘文大喝道。

    當唐國官員,听到鐘文說要開戰之言。

    頓時驚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隨即。

    長孫無忌趕緊站了出來勸道︰“鐘少保,這開戰之事,斷然是不可啊。”

    長孫無忌不說話還好。

    可這長孫無忌一開口,這就讓鐘文很是不爽了。

    “長孫無忌,你最好閉上你的嘴。”鐘文對長孫無忌很是不爽,從這話當中,就能听出鐘文到底有多不爽了。

    在這朝堂之上,又在這諸多使節在場之時,長孫無忌如此沒有眼力的站出來勸阻。

    說是好心。

    可好心辦壞事。

    開不開戰,並不是鐘文說了算,乃是寶座之上的李世民說了算。

    鐘文從李世民那兒得了指示,這才使得鐘文敢如此說話的。

    要不然。

    這開戰之言,鐘文要是沒有得到李世民的指示,他也不可能說要開戰的。

    況且。

    鐘文的這開戰之言,那也只是用此話來威喝住各國的使節罷了,開不開戰,最終還得李世民點頭。

    長孫無忌瞧著此時的鐘文處在一個極為暴怒的狀態,趕緊閉上嘴。

    就連寶座之上的李世民,都帶著一副非常不喜的怒容瞧向長孫無忌。

    就剛才。

    各國使團們逼迫之時,也不見任何一個文官站出來說話。

    到了如今,朝堂之上風向大轉之後,長孫無忌卻是如此沒有眼力的站出來勸阻。

    有道是。

    內外之事不分,這樣的一個國公,如放在鐘文的眼中,要他有何用?

    在需要他的時候不說話,不需要他的時候,卻是站出來。

    這哪里是一位合格的國公,又哪里是一位合格的朝中重臣。

    各國使節們,瞧著這唐國朝堂之上,冒似也是如此,爭端不斷。

    有些人的心中,也開如產生了一些新的想法來了。

    而此時,鐘文卻是再一次的喊話道︰“我知道,你們這幾百人當中,還藏著幾個高手,我勸你們自行出來,否則,別怪我廢了你們!”

    鐘文的話轉的快。

    同時。

    這也是一種嚴厲的警告。

    身為先天之境的高手,敢隱于這使節當中。

    可想而知。

    這些人的用心是多麼的險惡了。

    如果這些人真要膽大包天到要斬殺李世民。

    可想而知,唐國必亂。

    不過。

    這樣的事情,自然是不可能出現的。

    為何?

    因為伯溪就隱于太極殿後方。

    只要有任何的動靜,伯溪可以在第一時間殺將進來。

    而隨著鐘文一到後,伯溪就自行離開了。

    伯溪的離開。

    鐘文當然是知道的。

    身為武道之境七層顛峰的鐘文,眼楮與耳朵這麼好使,怎麼可能會听不到伯溪離開之時的突破之音呢?

    隨著鐘文的這又一聲大喝聲後。

    隱于使節當中的幾個先天之境高手們,心中卻是緊張的不行。

    出去?

    不出去?

    那幾人心中也都在衡量著得失來。

    安靜。

    殿內安靜的出奇。

    可隨著三十息一過之後。

    鐘文卻是不會再等了。

    直接一個閃身,直撲那幾個先天之境的高手而去。

    “撲撲……”

    隨著鐘文身形一動過後。

    鐘文的連拍數掌,把那隱于使節當中的五個先天之境的高手,以及六名圓滿境的高手,直接廢了。

    在鐘文廢掉那十一人之時。

    更是把一些使節直接給撞飛了出去。

    跌坐在大殿的地上。

    “哼,真當我唐國的宮城,是你們這些人可以隨意入內的嗎?敬酒不吃吃罰酒!”鐘文身形縱回,又是冷哼一聲。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惡魔!”

    “黃口小兒!”

    “……”

    被廢的十一人,從來沒有想到。

    這個年輕的唐國人,卻是如此的狠辣。

    直接把他們一生的修為給廢了。

    而且廢的很徹底,一絲能恢復的可能性都沒有。

    知道他們底細的那些使節們。

    瞧著自己一方的人被鐘文廢去,眼中的恨色更深了。

    心中甚至都不再害怕,開始想著趕快離開唐國,好回報消息回去,也好盡快對唐國開戰。

    自己一方的高手,今日來宮城的所有圓滿境高手,皆被廢了。

    如此的損失,可真不是他們這些使節們能承受的。

    估計,當他們回去後,向他們的主子回報,想來也是難逃其咎。

    鐘文听著這些人的叫罵,以及嚎叫聲,向著殿中的那些禁衛們揮了揮手示意了一下。

    片刻之後,這些人就被拖走了。

    而鐘文卻是又走近淵蓋甦文他們道︰“還有你們兩個,自行廢去,還是我來動手?”

    淵蓋甦文一系七人的使節們。

    除了淵蓋甦文,其中還有兩個同樣也是高手。

    一個先天之境三層,一個圓滿境。

    這也算是高句麗國為數不多的高手了。

    而鐘文要求這兩人自行廢去。

    這二人一听之下後,心中懼意已生,二話不說,內氣一運轉,就往著大殿外縱去。

    可當他們二人縱身逃離不到二丈之時。

    鐘文卻是隨手一揮,內氣噴涌而出,直接轟向了已是逃離至大殿門口外的二人。

    “砰砰”二聲過後。

    二人直接掉落在地。

    “殺!”鐘文對于敢逃的人,絕不會給他們有任何活命的機會。

    剛才已是給了他們二人活命的機會了。

    他們不要,那只能殺了。

    隨著鐘文的一聲殺之後,禁衛直接拿著刀劍撲了上去。

    片刻之後,二人被砍殺而亡,隨之拖離。

    如此血腥的一面,讓大殿當中的使節們,心中懼顫。

    誰也沒想到。

    來唐國卻是如此的凶險,一言不合,要麼被廢,要麼被殺。(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荒野生存365天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我是一個原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