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玄幻魔法 > 被照美冥挖了出來 > 第436章 陰九尾查克拉大名間的博弈

第436章 陰九尾查克拉大名間的博弈

作品:被照美冥挖了出來 作者:大赦天下L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佐助看到遠處倒在地上的鳴人,雙拳忍不住微微攥緊,臉上閃過一道復雜的神色。

    宇智波斑顯然根本沒有在意他所說的話。

    佐助可以清晰地感知到鳴人的氣息越來越微弱,被抽離尾獸的人柱力,根本沒有活下去的可能。

    結束了嗎?

    外道魔像在抽走九尾的查克拉之後,便重新化成巨大的白煙,消散不見。

    宇智波斑轉身便向著相反的方向離開,尾獸已經到手,自然沒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

    接下來,自然是右斗手中的那些尾獸了。

    宇智波斑雙目中閃過一道精芒,這件事情需要好好的謀劃一下。

    剛剛跟千手柱間結束戰斗,宇智波斑自然不會立刻就跟右斗開戰。

    宇智波斑很清楚,跟千手柱間戰斗和跟右斗戰斗,完全是倆種戰斗方式。

    若是沒有充足的準備,拖延到最後,宇智波斑可不認為自己一定能贏得過右斗。

    宇智波一族寫輪眼的「伊邪那岐」雖然厲害,但右斗那家伙不死之身能力太過于惡心。

    這樣的能力,天然的讓右斗本身處在一種不敗的狀態下。

    “真是麻煩的能力。”

    宇智波斑目光微微閃爍,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宇智波帶土的身旁。

    下一刻。

    一道空間漩渦出現,將宇智波斑,帶土,佐助三人包裹住,緊接著消失在了這片戰場上。

    隨著宇智波斑三人的離開。

    遠處被宇智波斑一腳踹飛出去的,自來也掙扎的站起身,嘴里猛的咳出一口鮮血。

    自來也不過嘴角的血跡,腳步蹣跚的向著鳴人的方向快速地趕了過去。

    當自來也趕到鳴人身前,看到鳴人雖然氣息微弱,但還沒有徹底的失去生息,心中忍不住重重的松了一口氣。

    普通的人柱力失去尾獸之後,幾乎百分之百的必死無疑。

    但鳴人的身上有漩渦一族的血脈,在這股強盛的生命力充斥下,鳴人並沒有被抽離尾獸之後立刻死去。

    “多虧早就有所準備。”

    自來也抬起手在嘴角一抹血跡,然後伸手拍在地上。

     !

    伴隨著一陣白煙散去,一只巴掌大小的青蛙出現在了自來也的手下。

    這只青蛙出現後,猛地張開嘴巴,竟然從嘴里吐出了將近一米左右大小的巨大卷軸。

    自來也強忍著身上傳來的劇痛感,將卷軸迅速的打開,同時將氣息越發微弱的鳴人,挪移到卷軸的最中心位置上。

    這份卷軸,正是當時自來也讓被穢土轉生的波風水門,將體內那只陰屬性九尾查克拉轉移出來的卷軸。

    “堅持住,你可不能死啊,鳴人!”

    自來也最終再次咳出一口鮮血,同時雙手快速的結印。

    在自來也的心中,鳴人不僅僅只是他的弟子,更是未來忍界的希望。

    蛤蟆仙人的預言,讓自來也堅信,鳴人就是忍界未來的希望。

    當然,也是木葉的希望。

    在自來也快速的結印下,卷軸上面刻著的密密麻麻的神秘咒印,立刻散發出淡紅色的光芒。

    大量的陰屬性就為查克拉,從卷軸最中心的位置溢出,開始進入鳴人的體內。

    而且伴隨著時間的推移,九尾的查克拉進入速度越來越快。似乎既為適應鳴人的身體,

    不過這也在意料之中,畢竟鳴人本身就是九尾的人柱力。

    就算是如此,也足足持續了將近五分鐘的時間,陰屬性的九尾查克拉,才全部封印進了鳴人的身體之中。

    做完這一切。

    看著其實開始逐漸平靜下來的鳴人,自來也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要快點離開這里。”

    自來也沒有絲毫的遲疑,迅速的起身,一只手將鳴人夾了起來。

    臨走之前,自來也深深的看了一眼火影岩的位置,咬著牙轉過身迅速地向著北邊的方向離開。

    自來也知道,今天過後,忍界就沒有木葉了。

    火之國境內。

    一家佔地極大的,裝飾豪華的私人莊園內。

    說是私人莊園,不如說是半開放式的酒店。

    只不過這家私人莊園並不是普通人可以隨便進的,一般都是招待一些貴族以及重要的貴客。

    這家私人莊園中,除了擁有正常酒店所有的功能之外,最出名的便是溫泉。

    傳言,里面的溫泉是忍者大人用忍術修造而成的,有養生長壽的作用。

    完全不弱于被稱之為溫泉之鄉,湯之國中的各種有名的溫泉。

    淡淡的白色霧氣在空氣中彌漫。

    溫泉池下方的出水口,不停地響起輕微的咕嘟咕嘟聲。

    一名看起來有些瘦弱,但眉宇之間帶著這上位者威嚴的中年男子,整個人正泡在溫泉之中,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泡一下溫泉果然就是舒服。”

    “在島上待時間長了,泡泡溫泉可以去一下身上的寒氣。”

    這名中年男子輕笑著開口,顯然,此刻這名中年男子的心情極為的不錯。

    “大名閣下如果喜歡的話,以後可以天天來這里了。”

    一名渾身打扮著一絲不苟老者,雙膝跪在溫泉的岸上,一臉恭敬的開口道。

    泡在溫泉里面的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水之國的大名!

    堂堂水之國大名,竟然出現在了火之國境內,而且看眼前的情況,似乎早就在這里待了一段時間。

    “北川,你說的不錯,以後沒事兒的話,的確可以天天來這里泡溫泉了。”

    水之國大名臉上帶著笑意,目光中閃爍著一道精芒。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來,並且向著水之國大名的方向快速的趕了過來。

    “那一位來了。”

    北川身體微微下彎,小聲的對著泡在溫泉中的水之國大名開口道。

    水之國大名嘴角微微一翹,不過臉上很快便浮現出古波不驚的神色。

    伴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

    一名怒氣沖沖,臉上帶著威嚴的神色,身穿繡滿了精美花紋長袍的中年老者,直接推開隔斷大步的走的進來。

    原本跪在溫泉池旁邊的北川,連忙站了起來,迅速地對著走進來的這名老者深深的行了一禮,然後臉上帶著恭敬的神色︰“見過大名閣下。”

    泡在溫泉池中的水之國大名,這個時候茫然的睜開了眼楮,看著走進來的火之國,大名,臉上帶著些許疑惑的神色。

    “沒想到你今天這麼有空,竟然也跑到這里來泡溫泉。”

    水之國大名看向怒氣沖沖的火之國大名,語氣中帶著幾分疑惑和茫然,輕笑著開口道。

    “少在這里給我假惺惺的齊藤!”

    “這就是你三天之前跟我說的普通的忍戰嗎!”

    “你知不知道,你手下的霧隱村聯合岩隱村,到底做了些什麼!”

    “立刻結束忍村之間的忍戰,你這是在破壞五大國之間的平衡!”

    火之國大名已經顧不得身為大名的禮儀,直接咆哮般的開口道。

    他感覺自己被耍了!

    原本火之國大名以為這只是普通的忍戰,跟以前的忍界之戰沒有任何的區別。

    忍者掌握著超凡的力量,一旦和平久了,這些忍者所聚集的力量,便會威脅到大名府的地位。

    所以每過一段時間,消耗一些忍者工具,這在大名的眼中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但眼前的這一次,明顯的跟以往不同!

    面對火之國大名,一上來便一連串的質問。

    水之國大名先是怔了一下,緊接著臉上也同樣出現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不可能!”

    “我們霧隱村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向是墊底的村子,就算是聯合了岩隱村,也不可能將你們木葉給毀滅了。”

    水之國大名眉頭微微皺在一起,搖了搖頭。

    火之國大名咬著牙,死死的看向水之國大名︰“你以為我是在開玩笑嗎!”

    看到火之國大名臉上的神色,水之國大名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連忙從溫泉中起身,向著岸上走了過來。

    早就準備好的北川,迅速從一側拿出一件干淨的白色長袍,披在了從溫泉中走出來的水之國大名身上。

    “這件事情我的確不知,我現在立刻就去問個清楚。”

    水之國大名從溫泉中走出來後,站在火之國大名的身前,微微彎著身子,臉上洋裝出生氣的樣子。

    五大國的大名雖然在地位上是等同的,但實際上卻不是如此,像水之國和風之國這樣的國家,地位上又怎麼可能跟火之國比。

    “啪”的一聲悶響!

    水之國大名一巴掌打在,站在他身後北川的臉頰上。

    “還傻站在這里干什麼?給我立刻通知照美冥,我要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水之國大名不滿地對著北川大吼道。

    北川的臉頰上清晰地出現了一個巴掌印,顯然,水之國大名的那一巴掌並沒有留情。

    但北川臉上沒有絲毫的怨言,依舊充滿恭敬的神色,點了點頭迅速起身離開。

    北川還沒有走幾步,兩名武士打扮的身影已經攔在了北川的面前。

    這兩名武士,自然是火之國大名帶來的隨從之一。

    火之國大名眯著眼楮看著水之國大名,一時之間整個氣氛迅速的凝固了起來。

    不過,片刻之後,火之國大名伸出手對著後方擺了擺。

    隨著火之國大名的動作,那兩名攔著北川的武士也讓開了前面的路。

    北川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連忙迅速的離開。

    “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水之國大名語氣中帶著一絲謙卑,臉上同樣布滿了汗水,也不知道是剛在溫泉中泡的,還是因為那凝固的氣氛。

    “希望如此。”

    火之國大名略微渾濁的雙目閃過一道冷芒,緊接著猛地一甩長袖,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跟在火之國大名身後的數名武士,自然緊隨其後。

    “大名閣下,這件事情,水之國大名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這其中恐怕……”

    落後火之國大名一步的大臣,小心翼翼地開口提醒道。

    “哼!”

    “他若真有什麼小心思的話,那就留在火之國吧。”

    火之國大名發出一聲冷哼,語氣中帶著一絲傲然和不屑。

    水之國的面積連火之國面積的15都沒有。

    而且還是處在海上,因此火之國大名一向看不起水之國。

    另外,他倒不怕水之國大名耍什麼心眼,現在整個莊園周圍都已經被他的人所包圍住。

    再加上以他對水之國大名的了解,這個家伙可是怕死得很。

    把自己置身于危險的境地,齊藤這個家伙可是做不出來。

    更何況,眼前的處境可不僅僅只是置于危險的境地而已,而是以身做餌!

    可惜。

    火之國大名並不知道,當一件事情的收益,遠遠大過風險的時候,那麼在怕死的人也甘願去冒險。

    另一邊。

    看到火之國大名離開,水之國大名臉上原本謙卑的表情,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眉宇之間閃過陰冷的神色。

    水之國大名轉身繞過後方的溫泉池,然後順著一條走廊來,來到了最後方角落的一間房間前。

    水之國大名拉開障子門,進入了這個房間之中。

    剛剛離開的北川,此刻正恭敬的站在房間里。

    當然。

    房間里不僅僅只有北川,還有照美冥,青,以及兩名霧隱上忍,

    “大名閣下。”

    看到走進來的水之國大名,照美冥幾人,連忙行禮道。

    對于這些虛禮,水之國大名現在根本不在意,隨意的擺了擺手。

    “現在情況怎麼樣,我不希望有什麼其他的意外。”

    水之國大名眯著眼楮看向照美冥等人,語氣輕輕的開口道。

    “放心吧,大名閣下,局勢已定。”

    “從明天開始,忍界就只有四個忍村了。”照美冥臉上帶著笑意,語氣平淡而認真的開口道。

    听到照美冥所說的話,水之國大名心中一定。

    “既然如此,那我這邊……”

    水之國大名突然想起了火之國大名對他隱約的威脅,目光中帶著擔憂的神色看向照美冥。

    “我們會留在這里,保證大名閣下的安全。”

    水之國大名話還沒有說完,照美冥便已經知道他想要說什麼,率先開口道。

    她自然知道自家大名膽小的性格,如果不是有足夠的利益吸引的話。

    自家大名根本不可能冒險出現在火之國,用自己來降低火之國大名的防備。(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傲世丹神 武逆焚天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