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Fate夢幻旅程 > 第四十四章 提前出戰

第四十四章 提前出戰

作品:Fate夢幻旅程 作者:魔術抹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

    人人無可奈何,正如宮本武藏的反問,結果也顯而易見,服部半藏自己的分身反客為主境地就是證明。他必定比現在動手的分身們更積極主動,甚至不會產生撤退的想法。

    “你還真是位率直的武士。”服部半藏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改變不了一位信念異于常人的劍豪,他能做的僅剩下繼續等了。上次因為分身直視鈴木友紀的銅鏡禮裝,喚起了真實,他得以短暫干涉分身,撒菱保護鈴木友紀。他的分身很快總結了教訓,這一次出戰分身們就很在意鈴木友紀的銅鏡禮裝。

    能召喚出過于優秀的分身也並非好事情。

    “還有要嘮叨的嗎?”宮本武藏準備就緒,將出城執行蘆屋道滿的要求。

    “你如果真要盡心盡責地幫蘆屋道滿辦事,推薦先斬殺鈴木友紀身邊的刑部姬。根據我與分身的情報共享,Assassin刑部姬在妨礙上很有一手,小瞧她會吃虧的。”服部半藏結合分身們前後兩次實戰的經驗,即便未親身經歷,也探明了刑部姬的潛力。誤導宮本武藏刑部姬有助于拖延時間,以宮本武藏解放寶具真名時斬切萬象的威力,鈴木友紀的血肉之軀即便踫觸邊角,也是個身死的下場。

    宮本武藏對此則笑而不語。她在民間“傳記”里與刑部姬有直接的接觸交手,即便那是泛人類史的男性宮本武藏事跡,對她同樣也有借鑒的作用。她不會跟別的從者一樣輕視鈴木友紀身邊的刑部姬,但也不至于盲目認為刑部姬能真正妨礙到她。

    權當服部半藏錯估了自己的實力,宮本武藏沒拆穿對方的誤導行為。

    踏足極致之路的劍客比起外在表象,更相信自己的刀劍,斬人跟斬竹子對他們而言是一樣的。陰謀詭計正是拔劍之人心中留有他心,方引人步向歧路。

    若欲無境,當忘其心,心忘即境空,境空即心滅,此即為宮本武藏追求一生的“無空之境”。直至現在以漂流從者身份穿行不同世界線,這位宮本武藏自認沒能達成完美的“無空”,她理解的完美不只是可以作為從者能力銘刻在情報資料上,能被定義的“無空”怎能算完美?

    一次又一次與不同的敵人劍術決斗,宮本武藏與其說求“武道第一”,不如說她跟魔術師們一樣,舍棄其他一切,只為了抵達心中的“根源”,即便是原本所處世界毀滅的因素都沒能阻礙宮本武藏踏尋的信念。

    至于期間多少人因她而死,經歷的世界走向如何,她都不在乎。一個不會畏懼千難萬阻,無牽無掛的純粹劍客,亦是無心之人,淡情之人。

    銅鏡里隱藏著的服部半藏本體感受到了女性劍客踏步離開的氣場,比那時候拔刀與魔神寶具對決更為堅決,武者的果斷與決意他知道是改變不了的。他只能祈禱名為鈴木友紀的年輕人自求多福了。…

    ————

    時間走向清晨。整夜在小田原城度過,鈴木友紀在他人確認服部半藏暫退後,整個人緊張地累倒在地。刑部姬過量抽取魔力展開完全形態的姬路城對他身體造成了不小負擔,換別的御主當場昏死過去都有可能。

    不只是鈴木友紀不顧形象躺地上,風魔小太郎與北條氏政彼此席地而坐,包扎傷口。後者身著的華貴衣裝也在戰斗中破損,多道利刃切開的斷口裝點其上,著實讓人心生惋惜。

    “你們休息片刻就趕快回大阪城吧。服部半藏高概率撤退後還躲藏在城池附近,趁著他重整策略的時間,你們出城原樣折返安全些。”自己的內城被壓塌一大片,如今他並不心疼了,一切想開後,北條氏政連繼續呆在這場聖杯戰爭的**都消磨殆盡。

    他再次從自己體內取出聖杯,交給了一旁走來的刑部姬。“這就算是你們的勝利品吧,我也沒有必須依靠聖杯的理由了。如果能幫到你們,再好不過。”

    刑部姬見鈴木友紀累趴下的狀況,自己先打量起了這場特殊聖杯戰爭的聖杯,不出意外也是以魔力結晶聚而成的高等儀式器物。與鈴木友紀對茶茶夫人的聖杯描述一樣,北條氏政給她的聖杯內部同樣不是單純儲存功能。如同通道的無底洞連接向其他位置,按推測應該直連茶茶夫人的聖杯,兩個聖杯相互連接,得以拼湊出本次49騎從者參與的大戰場。

    其他刑部姬就看不出來了,她掌握的妖術及陰陽法術跟西方神秘體系衍生的聖杯沒關聯,但冥冥中她有一種靈感,聖杯本該如此嵌套,而非鈴木友紀之前幾場聖杯戰爭中單獨存在。具體還有什麼奇妙用法,她作為外行人想不出來。

    “我們拿走聖杯沒關系嗎?”刑部姬說這話顯得很沒底氣,畢竟她出手壓扁了別人的內城,攪得整座城防御體系崩盤。服部半藏這次能輕松潛入,後續再來的話,Caster北條氏政能抵擋住敵人?

    北條氏政顯然想過這類問題,但他對停留失去了訴求,後續何種結局他都能接受。“比起擔心我這邊,你們自己先想想怎麼面對德川聯軍強悍的攻城軍隊吧。小太郎你也跟他們走吧。呆在我身邊,對你也沒好處。”

    連自己身邊唯一自主的從者部下也吩咐離開,可想Caster北條氏政是真的沒有繼續盤踞一方等候時機的打算了。

    “大人,這不合適……”

    小太郎立刻出聲反對,但礙于北條氏政態度堅決,他也只得答應命令。

    目送三名Assassin背著鈴木友紀離城,Caster北條氏政的擔憂漸漸涌上心頭。

    太古怪了!

    作為誘騙來49騎從者參與並不斷輪回戰斗的幕後黑手,來歷不明的蘆屋道滿無論持有何種目的,放心大膽地把兩個聖杯放在他人手中,不作爭奪,實屬反常。

    有什麼訴求是充滿魔力的雙聖杯做不到的?孩童樣貌的身體限制了北條氏政的思維廣度,他覺得自己要是換成年後的身體,能想出里面的陰謀。…

    于此同時,隨著天際邊緣重新亮起陽光,灰蒙蒙的晨霧間,Berserker伊達政宗作為德川聯軍的先鋒軍再次抵達大阪城以南。他出城時鬧得動靜很大,但真正帶著軍隊接近大阪城後,卻放任軍隊花費時間慢慢列陣。他的狂暴被一身恐怖的黑甲覆蓋,看似可以溝通又無法交流。

    在狂戰士職介內戰擊敗一眾強敵,甚至最後一戰連東國無雙本多忠勝也以微弱差別敗在他手下,得到Berserker職介大名從者靈基補充的他,數次輪回間斬殺從者的戰績一直僅次于Saber宮本武藏,或者說這兩名從者最愛跟其他從者硬實力對決。

    凝視著大阪城側面的天空亮起朝陽的光亮,伊達政宗像是在等待大阪城一方忍不住出城進攻,等待對他是煎熬,亦是種對抗狂化理性喪失的方式,自我折磨的瘋狂如同在不斷磨礪著渴血的刀刃,一旦他的瘋狂超越自制力,爆發出的狂傲戰意將化以更為恐怖的形式朝著大阪城方向釋放。

    攻伐一座大阪城不足以平息他的瘋狂與嗜血,必須再增添點味道,在他混亂無序的記憶中隱約還殘存著之前幾次輪回的殘片,理性喪失也非絕對意義的副作用,常人的記憶追求邏輯會被修正,而他這樣的狂戰士沒有明確的邏輯,他記得強攻大阪城的結果。

    簡陋的城寨再次出現在大阪城外圍,抵擋了數十倍的德川軍兵力,多名德川方的從者被敵人陣斬,那樣的戰斗體驗過一次就讓Berserker伊達政宗刻骨難忘。

    他要繼續體驗,不斷地輪回完美符合了他的期望。這一次他將比之前幾次更為狂暴,而守城的赤甲從者又能單騎堅持多久,多少從者的圍攻?

    同行的武士沒人敢接近Berserker伊達政宗,畢竟本次輪回就有己方從者被伊達政宗戰場連帶斬殺的例子,被伊達政宗突然一刀斬斷的德川兵卒更是不計其數。伊達政宗的軍陣排在正中央,周圍清一色都是他直屬部隊,全員穿戴黑色甲冑,配置火繩槍與長短武器,每一人都長得比其他部隊更為煞人,恐怖的鬼怪化臉孔遮蓋在覆面甲下,暴露嘴角延伸的長牙,他們同樣沾染了瘋狂,只需伊達政宗一聲號令,都會不要命地跟隨伊達政宗沖鋒。

    鈴木友紀等人以原方式回到大阪城外,已經到了上午7時,他們幾人在城外的荒地上,很容易就看到了薄霧籠罩的邊際處,旗幟飄揚,一隊隊整裝待發的兵卒列陣備戰。

    借由風魔小太郎優秀的視力和轉述,鈴木友紀得知了德川聯軍提前準備攻城的態勢。疲乏的困意瞬間消退,他原本想帶著聖杯會見茶茶夫人研究兩個聖杯間存在哪些秘密,連通的又是哪里。

    “大概只是德川聯軍的先鋒部隊吧。我看他們攜帶的攻城用武器基本沒有。”加藤段藏給出了她的意見。

    “先鋒部隊也不好辦呢。我們快回城里,跟大阪方匯合吧。跟先鋒部隊拼個你死我活,而後德川聯軍後續部隊壓上,再想死守大阪城就晚了。”

    刑部姬傾向于加固城防,事實上鈴木友紀自己也沒什麼對策方法,他身邊3名Assassin從者或多或少都需要時間恢復,職介因素也沒一個適合打大戰場當武將領兵。

    城內,大阪的豐臣軍正在向南門大量集結,鈴木友紀進城後就撞見了正在發表戰前動員的ncer真田幸村。看對方的表情,情況很不樂觀。

    “你們可算回來了。如你們所見,城外德川軍已經列陣準備攻城,霧氣遮掩了視野,暫時看不清敵人具體人數和配置。”真田幸村邊說邊打量了眼鈴木友紀身邊多出來的兩名忍者類從者,不用解釋他也猜到是鈴木友紀收編的助力,正面戰場不論,現在有了3名Assassin從者,或許可以搞暗殺敵軍主帥的計策。

    。(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 太古星辰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