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科幻小說 > Fate夢幻旅程 > 第四十四章 引戰

第四十四章 引戰

作品:Fate夢幻旅程 作者:魔術抹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談判?”鈴木友紀半信半疑地示意古斯塔夫暫時別開槍,看完對方的情報資料,鈴木友紀確信古斯塔夫一對一情況下可以很容易地處理到對方,沒有寶具且屬性極差的刺客型從者,也就暗殺落單的部分御主有概率得手。

    “年輕的魔術師,听我母親說,你們都是此時代德國派來的魔術部隊,可你怎麼是東方人?記得你們團隊里真assass的御主也是個東方人。算了,聖杯戰爭參與進來就有資格競爭。怎麼稱呼?”約瑟夫以套近乎的方式詢問鈴木友紀,他依舊維持著雙手舉過頭頂,站在坑洞邊緣的狀態,不敢跨越坑洞接近。

    “鈴木友紀,來自魔術機構迦勒底。”

    “迦勒底?听著是一個歷史悠久的魔術組織名字。”約瑟夫見鈴木友紀身邊的archer女士壓下了槍口,沒有再指著他,他才稍微活動一下手腕,並保持雙手置與身前位置,確保對面的archer可以隨時確認他手上的小動作。“我年輕時候也嘗試學習魔術,但沒有天賦,完全沒學會。真羨慕你們擁有天賦的人啊。我是……”

    “特蕾西婭女王的第四個孩子,約瑟夫二世,1765年即位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鈴木友紀很自然地報出了對方的名號,相比于屬性下降及寶具丟失的糟糕資料,還是史書中記載的事跡更為顯赫。

    “啊,你能看穿我的真名?我有這麼有名嗎?一般人即便在我生前即位的時間,也都更容易記住我的母親。”約瑟夫表現得像是健談的大哥哥,完全沒有貴族架子和處于戰場的緊迫感。

    “談判得有誠意,我和我的御主時間都很寶貴。”古斯塔夫打斷了對方的自哀,她一直觀察著對方的手上動作,以防具備一定assass能力的約瑟夫偷襲自己的御主。

    約瑟夫會意頷首,他看了眼前方剛被炸出來的坑洞,“你們改變了這條靈脈的流向,原本我的母親可以從地下抽取魔力來源,現在鋼鐵騎士軍團要停產了吧。我的母親卻在1小時前還自信能抵抗住你們的進攻。”

    鈴木友紀驗證了自己的預感,這場聖杯戰爭的rider特蕾西婭的確與歷史記載中的形象略有不同,無論是聖杯因素還是她本身如此,rider都不是真正愛好和平的從者。

    “你的母親,rider特蕾西婭女王究竟想用聖杯做什麼?聖杯不吸收足夠數量的從者靈魂,本身的魔力不足以引發大型奇跡。”鈴木友紀有些懷疑rider特蕾西婭使用聖杯額外召喚劣化的從者,就是為了湊祭品數量,為此召喚來自己的孩子欲蓋彌彰也有可能性。

    聖杯戰爭本身就不能按人倫常理推斷,鈴木友紀在經歷多次後已經逐步加深了這個概念。

    “她究竟想要做什麼?我問過她,但她總說等待下去自然會知道,一直沒有正面回答過這個問題。而她的御主,也就是召喚她的甦聯魔術師,在我們降臨已經被她殺死了。這方面她倒是提過,她和御主趁亂搶奪了‘戰爭’騎士的聖杯,而後她下毒毒殺了御主,連帶御主的學生和家人一起,尸體都埋在宮殿的庭院里。據母親說法,那是個貪得無厭的糟老頭,換個小帥哥她可能會考慮留著當陪臣。貪婪的人死在分肉的宴會前,這很合理不是嗎?”約瑟夫談起這些全無對自己母親形象的尊重,最後一段不乏他自己的添油加醋,實則他根本沒見過召喚母親的御主長什麼模樣。

    但這不重要,約瑟夫有自己的目的。

    “連你也不知道嗎?那麼,你的母親今晚打算怎麼對付我們?”鈴木友紀換了一個問題,他清楚自己相對于主動投誠的約瑟夫二世,更具有談判籌碼。比如他向身邊的archer古斯塔夫下達命令,就可以很輕松地在這里殺死約瑟夫。

    “你們最具有機動性的assass從者不足以擊破我母親的護衛隊,充當正面主攻的berserker火力不足。而擁有火力優勢的archer女士,現在卻跟你單獨在外游蕩。你們三對主從各懷鬼胎,明面上是同盟,實則都想著讓其他人付出代價,自己獨享收益。白天作戰時候你們三對主從有真正配合嗎?各打各的,assass吐血受傷卻需要退到戰線後方由自己的御主治療。處于前方的berserker御主在做什麼?全程等待能偷襲的機會。還有你們三方各自有偵查手段,生怕盟友看到最新情報自己落下一步?”約瑟夫故意只陳述局面,不談具體的作戰安排。

    這些細節,鈴木友紀听完回想一下,確實暴露了他們這邊最大的問題,這也是聖杯戰爭結盟的通病。贏家通常只有一組,除了鈴木友紀,目的一致且能相互信任的情況很少,大多都是利益暫時不沖突的臨時合作。

    “所以rider今晚要先反埋伏assass組還是偷襲berserker組?她該不會打我的主意吧?”古斯塔夫大致明白了rider一方的戰略方向。分而破之,無須擊敗三騎,只要擊敗了其中一騎,局面就會完全翻轉。鈴木友紀現在要是不幸被殺,那些盟友很樂意立刻解剖尸體,研究復刻“解析”魔術的方法,還有鈴木友紀身上的幾件“紀念品”,對于魔術師的魅力同樣很足。

    “berserker。我母親覺得assass是你們3騎中最弱的,她現在也沒有御主需要保護,她沒理由害怕。”約瑟夫表現得真誠可信,理由充分。

    “你想要什麼?”

    不等鈴木友紀開口,古斯塔夫搶先提問,她現在產生了利用新情報的多個計劃,從中選擇最優解,或許能尋找到重創rider的機會。

    “我這人比較貪,想要聖杯。”約瑟夫直言不諱。

    古斯塔夫表情驟變,端起狙擊槍,瞄準了約瑟夫,“神聖羅馬帝國盛產異想天開的皇帝?”

    “我听弗洛伊德說了,就是大膽到闖入營地,襲擊鈴木友紀的老頭子。他查閱了你們的來歷,剛才鈴木友紀說過來自迦勒底?雖然迦勒底組織具體做什麼沒查明,但他知曉了你們並不求聖杯,而是求這個時代不發生巨大偏差。我拿聖杯的目的很純粹,我想登上英靈座,成為與母親、妹妹相同的存在,這個願望不會對‘人理’造成多大影響吧?這也是我今晚單獨過來尋求合作的目的。”

    鈴木友紀未曾想潛入自己夢境的弗洛伊德能查到如此多的情報,所幸部分情報對方可能無法理解。“聖杯就算我們這邊放棄,也有其他組合會謀求。以你的實力,很難守住吧?”

    鈴木友紀直白地指出了對方不切實際,rider特蕾西婭尚且要采取死守戰術,靠獨特的能力對抗競爭者。沒有寶具且屬性極差的約瑟夫二世憑什麼留下聖杯?換他口中最羸弱的assass也能很輕易暗殺約瑟夫。

    但鈴木友紀感覺自己一下子又忽略了某條重要信息。

    “我有我的辦法及自信。”

    “你覺得呢?aster?”古斯塔夫並不完全相信約瑟夫二世,但她不介意嘗試一下,名義上她也算是援助可能被偷襲的berserker組。

    “我們去瑪奇里及berserker那邊,先保證他們的安全。”鈴木友紀記得今晚berserker組負責防範鋼鐵騎士軍團突圍,扮演著守門人角色,她在明處,加之下雪導致瑪奇里的蟲魔術實力大打折扣,如果約瑟夫二世所言屬實,berserker組今晚處于十分危險的狀態。

    “目前合作僅限情報層面,戰場上我們依舊是敵對關系。抱歉,支援berserker,我就不能幫上忙了。我還有偵查工作需要執行,告辭。”約瑟夫快速後退,他的衣服隨風擺動,眨眼間融于黑暗,鈴木友紀難以再用肉眼看到對方。

    雪花繼續飄落,明天硝煙中的斯大林格勒將鋪上一層白裝。鈴木友紀試圖回想剛才自己忽略的點,卻還是沒想到可疑之處。

    “怎麼了aster?”

    “我們好像忽略了一件事?約瑟夫二世剛才提到的情報里,隱藏了一件事情。”鈴木友紀帶著憂慮告知古斯塔夫,他感覺那很重要。

    “那一定是受到了‘戰爭’騎士的影響。無論是被動還是主動,那一定與‘戰爭’騎士有關聯。情報抹消產生了作用。”古斯塔夫並沒有鈴木友紀提及的感覺,但她相信自己御主的直覺不會出錯。

    兩人還未跑出多遠,就听到了遠處廢棄房屋倒塌的響動。古斯塔夫望向那個方向,只見結界從那個方向展開,範圍遠比白天小,但這目的顯而易見。

    “希望他們能堅持到我們過去支援。”古斯塔夫立刻讓城外的火炮換裝針對魔術結界的穿透性炮彈,她感覺結界的強度比白天高出很多。

    試探性開槍射擊,前方停止擴展的結界頂住了古斯塔夫的射擊,表層隨著爆炸晃動一下,沒有其他反應。

    結界內部,剛撂翻一架鋼鐵騎士的女性berserker打量了一圈籠罩周圍的結界,視線最終停在前方高座于鋼鐵戰車之上的rider特蕾西婭女王。(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太古星辰訣 劍仙歸來 北地直播間 綜藝巨星從趕海直播開始[娛樂圈] 荒野生存365天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我是一個原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