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武俠修真 > 寒族仙路 > 第六十五章 雇凶

第六十五章 雇凶

作品:寒族仙路 作者:稻花釀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三江坊市。

    夜涼如水,在一個狹窄而又幽深的街道。

    三個黑衣人,一大二小,如幽靈一般飄蕩,來到一處殘破的閣樓。

    走在前面的高大黑衣人,站在門口四處張望了一番,然後敲響了閣樓的大門。

    “誰?”一道警惕公鴨子聲音,低低地傳了出來。

    “柳家靈丹閣大掌櫃柳飛有事拜見‘血刃’盟主,王源。”高大的黑衣人道。

    閣樓的里的人似乎在思索,許久,公鴨子聲音繼續傳來︰“此里沒有什麼王盟主,閣下請回吧。”

    柳飛冷哼一聲,道︰“想必閣下就是紫焰刀胡刀吧?既然盟主不在,找你也是一樣,在下只想跟閣下做一筆買賣,沒有其他意圖。”

    血刃是一個殺手組織,創立者叫王宇昂,築基二層修士。

    他們招募的是一些散修,組成了一個松散型的聯盟。

    為了修煉資源,經常干殺人搶竊的事兒,名聲極壞。

    在一些小型坊市,他們都設有一個隱秘的聯絡點,只有深諳此道的修士,才有可能找到。

    紫焰刀,胡刀被柳家修士一句話揭穿了老底,也就意味著,他們在三江坊市設立的這個秘密聯絡點,已經暴露了。

    也不知道四大修仙家族對‘血刃’知道多少,但至少在三江坊市,他們的一切恐怕為四大修仙家族所獲知。

    既然這樣,不如見上一面,摸一摸對方的意圖。

    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個高大壯碩的中年人站在了門口,笑著道︰“原來是柳前輩,快快請進。”

    柳飛點點頭,帶頭走進院子,來到客廳。

    胡刀正想去倒茶招呼一下,柳飛擺擺手,搖搖頭,指了指對面的座椅示意他坐下。

    四人分賓主坐下。

    柳飛開門見山地道︰“我想雇佣你們殺一個人!”

    胡刀心中一沉,‘血刃’論實力還是影響力都遠遠趕不上柳家,柳家自己為什麼不干,偏偏找上他們。

    柳飛似乎知道對方的心思,斟酌了一下說詞,道︰

    “有些仇殺還是交給你們這樣的殺手組織比較好,我只想問一下你們是做還是不做?

    像你們這樣的組織,在三江坊可不小,我知道的就有三四家。”那意思,你們不接,我找別人,至于後果。

    你掂量掂量,血刃肯定會遭到柳家的打擊。

    胡刀沉吟道︰“你們要殺誰?”

    柳飛一擺手。道︰

    “一個煉氣二層的小修,叫牧青雲,是一個一階制符師,他壞了三江坊市的規矩。大肆拋售一階符,損害了我們的利益。”

    胡刀問道︰“你給多少靈石?”

    柳飛伸出五個手指。

    胡刀眼楮一亮道︰“五百下品靈石?”干掉一個煉氣二層的小修,很容易。

    一般來說,煉氣二層差不多就是三百下品靈石的價,這次卻多了兩百下品靈石。

    柳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

    “五十,這個不能干!”胡刀耷拉著臉。

    柳飛還是搖頭。

    胡刀一思索,霍地站了起來,沉聲問道︰“五千?”

    柳飛微笑點頭。

    胡刀臉色變幻,眼楮咕嚕咕嚕轉個不停,然後才慢慢地坐下來,心思轉動也快,道︰

    “對方的來歷背景我們要做一番調查,我也要請示上層才能給你答復。”

    他明白,這煉氣二層的小修來歷恐怕不會簡單,後面的麻煩肯定不小,要不然柳家也不會開出如此高價。

    柳飛點點頭,把一張紙遞給胡刀。

    接著站起身來,問道︰“資料我已經給你了,希望盡快給我答復。”

    “三天!”

    “好,我三天後再來。”

    柳飛三人走在暗黑的街道上,跟在後面一直沒啃聲的柳嚴志終于忍不住,低聲道︰“飛叔,這樁生意他們敢接嗎?要不我們自己干掉那小子得了。”

    柳飛冷冷一笑︰“王源,這條毒蛇,性格陰狠,貪婪,這些年想來存了不小好東西,嘿、嘿,給你爹傳個信••••••”

    柳嚴志听後,這主意怎麼打到王源身上去了?

    似乎明白了些,看向柳飛的眼光就有些不一般。

    ••••••

    距離三江坊三百余里的一處山谷,叫落日谷。

    落日谷內有著幾座草房。

    在最大的草房內,有著數人正在商量著什麼。

    “胡刀,你確定柳家要殺的是牧家的一個煉氣二層的修士?”

    說話的人大約六十來歲,身著青衣,面色白皙,偏瘦無須,一雙眼眸透出寒光,帶著幾分威嚴,幾分滄桑。

    一股略有略無的威壓,散發出去,這是一個築基修士的氣息。

    胡刀恭敬地道︰“是,王盟主,我打听好了,這牧青雲現在正在三江坊市跟牧玄岸學習制符。”胡刀口中的王盟主,正是‘血刃’的創始人王源。

    “看來柳家與牧家不和,也並非空穴來風,都已經到了雇人暗殺的地步了。”王源淡淡地笑道。

    一個中年修士趕緊道︰“四大修仙家族,受太玄宗的庇護,一旦被察覺,恐怕在太玄宗的範圍內,我們將再無立錐之地,好不容易創立的組織也會分崩離析。”

    王源冷冷一笑︰“哪有那麼嚴重,一個煉氣二層的小修而已,哪里值得太玄宗這樣的龐然大物上心。”

    胡刀也道︰“盟主說得對,只要四大修仙家族中的任家、馬家不追究,屁事都沒有,一個勢弱的牧家怕個球。”

    中年修士道︰“學制符?那也不好動手。學符的人一般都深居簡出,難道我們去攻打牧氏制符店?牧玄岸地元境鼎峰修士,我們最小要派三個地元境修士偷襲才行。

    而且只有一次機會,一旦被馬,任兩家的築基修士聞訊趕來,死的恐怕就是我們。

    三江坊市離凌霄峰才八十里不到,直線距離會更短,如果讓凌霄峰的牧家人趕到,那後果更加嚴重,這事我認為不能干。

    就算我們饒幸得手,我們能夠從三江坊安全撤離吧?”中年修士顯然比較穩妥,還是不願意冒險。

    王源並不答話,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的話,又把眼楮投向胡刀。

    要論誰對三江坊市最了解,莫過于眼前這位。

    胡刀果然沒讓他失望,說出了一個關鍵情報,這牧青雲現在正在夜市練攤。

    我們選在他回制符店的路上動手,一個煉氣二層的小修,基本上可以瞬殺,這沒有任何問題。

    中年修士道︰“那萬一出現問題呢?比如剛好踫上馬家,任家的巡邏隊呢?你覺得殺了牧家的人,還能安然離開三江坊市?(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男尊女貴之休夫 盛世錦 農家女古代生存手冊 錦堂歸燕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盛寵毒女風華 古代生活 權臣閑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