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武俠修真 > 妖風錄 > 第92章 如影隨形的攻擊

第92章 如影隨形的攻擊

作品:妖風錄 作者:妖言先森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莫珂起了個大早,出巷子與剴力在客棧吃了一頓豐盛的早膳,反正是賒賬,然後慢慢散步回來權當是消食,待走到斗場,昨天大比的成績正在由古里大妖頒布。

    宣布完畢之後,古里大妖大聲問道︰“還有誰不服?按老規矩可以提出向前十名挑戰,機會只有一次,誰若是挑戰贏了,將替代那個名額,有誰?”

    很快有五個排在十名後的羊修站了出來,他們要挑戰八、九、十最後的三個名額,其余的羊修自認實力相差較大,不敢出頭挑戰。

    莫珂的目光與排在第五的波里一個對視,他能看出波里眼中對他毫不掩飾的恨意,笑了笑,問道︰“古里師伯,我等下若是贏了波里,那個名額是否歸我處置?”

    古里大妖看了一眼氣得四肢微微發顫的波里,心中嘆息一聲,波里太沉不住氣了,一點小小的言語挑釁就這般遭受不住,心境欠缺磨礪,道︰“你要那名額又沒用處。”

    “我可以送給其他羊修啊,怎麼能沒用處呢?呵呵,到時波里輸了,他將自動脫離羊,離開御溪城,他擁有的考核名額也就作廢,作為戰利品,我處置名額的歸屬應當沒問題啊。”

    波里再也惹不住,真是豈有此理,欺羊太甚,還沒比呢就當他輸了,

    他雙目噴火叫道︰“莫珂,你先贏了我再說……我呸,憑你那半吊子本事,想贏我?你做夢去吧。”

    莫珂就是要激怒對手,他雖然對自己非常有信心,但是一切能打擊對手的手段,他為什麼不用?

    他一路流浪萬余里,在血腥現實面前學會了不擇手段的對付敵人。

    仁義,那是留給自己人的。

    他與波里之間的比試,從站到對立面起,就已經開始。

    莫珂很認真道︰“我是說你萬一輸了,那名額總不可能還給你用吧,你都不屬于羊了,不能再佔用羊的寶貴修煉資源和祭徒的考核名額,我是為羊考慮。”

    他口口聲聲咬定對方輸了如何,一副很替羊做想的義正言辭、大義凜然樣。

    古里和三位大妖相視一眼,不做聲干涉,先讓他們兩個就這個問題辯駁一番。

    羊培養出來的優秀羊修,怎麼能不堪一駁?

    幾個奉承波里的羊修見大妖們在場,他們哪敢出頭與莫珂吵鬧,其他羊修交頭接耳看著眼前的熱鬧,

    波里氣極,正準備反唇相駁,目光掃過大妖的表情,突地一個激靈,

    他深深呼吸幾口氣,冷靜下來,哼哼兩聲,道︰“我若是輸了,不勞你操心名額的事情,你連大比都沒參加,沒資格接受我的名額,到時自有古里伯伯他們主持安排分配名額事宜,倒是你,色厲內荏,想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來擾我心緒,你輸定了。”

    莫珂目光不經意掃過岩炎的臉龐,口唇微動是幾個意思?

    有大妖幫腔,斗嘴就沒意思了哦,直接玩真格得了,哈哈一笑︰“行,你有輸的準備最好,相信各位守護者前輩,會秉公處理好空出來的名額事宜。”

    稍稍刺了岩炎一句,譏諷他沒有秉公持正。

    對古里道︰“師伯,是讓挑戰的先開始,還是我和波里之間先比過?”

    古里裝著沒發現岩炎的小動作,道︰“你們先來。”

    沒有就名額之事發表意見,怎麼處理?他心中自有主張。

    現在就宣布對名額做出處置,對波里是一種打擊,畢竟是羊優秀的一員,犯了錯,也受過懲罰,多少要念一些香火情,對庫西道︰“麻煩你來做場中裁決,照看著他們一點。”

    庫西笑道︰“放心吧,有我看著出不了事。”

    場地現成的,庫西把圍觀的小家伙們驅開遠點,他用腳在斗場最中間雪地里畫出一個不太規整的方形,大約有十丈大小,里面崎嶇不平,有踩實的殘雪,有埋在雪地里突出的岩石,還有各式不平的大小雪坑。

    示意莫珂和波里進入比試場,庫西簡單交代︰“無限制角斗,就是不限制你們使用任何手段技能,把一方打到認輸或者打出場子算贏,來吧,拿出你們的全幅本事,開始!”

    莫珂目光掃視著場地,見波里稍稍低頭,把一對羊角斜著朝前,往他的方向緩緩逼近,也不由得暗中點頭,剴力和他說過,打架的第一要點是冷靜,第二才是隨機應變和技能,對手很冷靜啊,那他先賠著玩玩。

    十丈的場子才三十米長寬,莫珂腳下小跑,繞著步步進逼的波里兜圈子,

    幾圈下來,雙方仍然沒接觸過一次,場外圍觀的羊修發出噓聲,夾雜著各種怪話,譏諷莫珂是沒膽慫貨只知道躲避怠戰。

    莫珂幾圈轉下來把場地摸熟,不再磨蹭,撒腿加快速度繞圈子,時不時朝著緩緩移動穩打穩扎的波里沖去,每次都使得波里低頭抵足嚴陣以待。

    如此五次之後,莫珂突地縱身躍起,喝道︰“看暗器!”

    波里渾身妖氣彌漫,他知道對方擅長速度,以靜制動是最好的應對,突听得‘暗器’呼喝,側頭以斜雙角擺出防守姿勢,沒等來暗器,只見莫珂從五丈外就這樣飛身撲過來。

    他有些疑惑,這是什麼古怪斗法?

    身在空中,氣勢上是一往無前,卻不利于防守以及變招應對啊?

    對付這種飛撲的攻擊,波里弓身探頭,雙角斜指上空,

    他要以挑和刺的穿山角組合技能一舉擊敗對手,最好是能刺穿對手的脖子,看那家伙以後還如何囂張。

    “噗”,一聲尖嘯,波里稍吃了一驚,還真有暗器攻擊。

    他用余光掃視,判斷著暗器的攻擊落點,

    一晃脖子,雙角左右快速搖擺,晃出一片重影,

    “啪”,暗器擊在羊角上撞成粉末,就這麼眨眼的工夫,波里發現他的視線里失去了凌空飛沖而來的莫珂身影,他這一驚非同小可,同時听到場外響起陣陣驚呼,

    他心知不妙,猛地朝前躥去,把速度發揮到了極致,身在空中,他扭腰擺臀以犀利的羊角橫掃,他看不到對手在哪?只能憑感覺猜測。

    場外的驚呼再次響起,像是見到什麼不可思議之事,波里有些慌了,

    他沖出三丈遠,身體擺橫了過來,視線等于是繞了大半個圈子,卻仍然沒有發現該死的裝神弄鬼的家伙,他不相信對手能始終躲在他的視覺盲區。

    怎麼可能?

    身在空中怎麼可能如此靈活轉向躲避他的視線?

    稍稍停滯在空中他也能做到,他甚至還能凌空多跨一步,但也最多如此。

    還不待波里再次轉向用雙角橫掃,就在他驚慌遲疑的瞬間,他右邊腹側靠近臀部的位置遭了一記重擊,波里察覺出是蹄子踢的,巨大的力道差點把他給踢倒在雪地。

    他忍著劇痛趔趄幾步,一只腳蹄踩在雪坑里打滑,

    若是平時,他隨時能調整腳下的深淺,此時卻破壞了他平衡的力道。

    第二擊接踵而至,幾乎是踢在相同的位置,護身妖氣都不及重新凝聚,“ ”,波里再也支撐不住,在地上翻滾一圈撞上岩石,腹側鮮血淋灕,他自認為淬煉得扎實的身軀不堪一擊,痛徹骨髓。

    所有圍觀的羊修目瞪口呆,這是什麼古怪的攻擊?

    身在空中,還能像踏地上一般的自由轉向撂蹄子反踢?

    好犀利詭異的攻擊!防不勝防啊。(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男尊女貴之休夫 盛世錦 農家女古代生存手冊 錦堂歸燕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盛寵毒女風華 古代生活 權臣閑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