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恐怖靈異 > 末世醫少 > 第698章 百密一疏

第698章 百密一疏

作品:末世醫少 作者:最帥的帥白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楚天羽一邊跑一邊大喊道“讓開,讓開。”

    擋在楚天羽前邊的乘客看到一個軍人大喊大叫的往自己這邊跑,後邊還跟著警察,下意識就向兩邊讓去。

    不多時楚天羽就到達了他跟蔡梓嘉所在的包房,楚天羽也不拉,直接一拳轟在門上,路方斌、陳國立等一干警察立刻瞪圓了眼楮,堅固的鐵門竟然被眼前這個年輕的士兵一拳轟飛,這力氣也太大了一些吧?

    當楚天羽看到包房里的一幕時,雙眸中立刻閃現出深冷的寒光,身上的殺氣隨即彌漫看來,這濃郁的殺氣立刻讓周圍的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同時感覺站在他們面前的楚天羽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個殺神,任何敢擋在他的人或者物都會被頃刻間撕成碎片。

    房間里蔡梓嘉衣衫襤褸的被徐孟春壓在那,徐孟春一只手死死的捂住蔡梓嘉的嘴,一只手正在撕扯蔡梓嘉的褲子,但是他沒想到的是楚天羽竟然突然出現。

    徐孟春先是一愣,下一秒就飛快的從蔡梓嘉身上爬了起來,手里掏出一把匕首警惕的看著楚天羽,蔡梓嘉則是發出“哇”的一聲向楚天羽跑了過來,直接撲到他懷里放聲大哭,剛才的一幕對于蔡梓嘉來說簡直就是噩夢一般的存在,要不是楚天羽突然出現,後果不堪設想。

    徐孟春看著楚天羽以及他身後滿臉震驚之色的路方斌等人,臉上卻沒有任何的懼色,此時的他在不是楚天羽初見的那個眉清目秀斯斯文文的年輕列車員了,而是個五官扭曲在一起猙獰可怖的殺人犯。

    徐孟春並沒因為被人堵在在而感到驚慌,反而是很冷靜的道“你怎麼是我的。”

    這話路方斌、甘建民等人同樣想知道,楚天羽怎麼知道徐孟春是殺人凶手,還猜到他此時正對蔡梓嘉行凶。

    楚天羽先是把蔡梓嘉拉到自己身後,然後看著徐孟春道“我一開始真沒懷疑過你,我想所有人都不會懷疑你這個列車員既是小偷也是殺人犯。”

    說到這楚天羽突然道“但是,你不是個職業殺手。”

    徐孟春冷笑道“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個職業殺手?”

    楚天羽冷冷的看著徐孟春道“職業殺手講究的是一擊斃命,然後立刻離開,但是你那?竟然在衛生間里捅了陳大勇十幾刀,這可不是一個職業殺手會做的,你捅他十幾刀要麼是泄憤,要麼就是你在發泄,前者不大可能,你不可能跟陳大勇有什麼過節,你們雙方根本就沒有交集,一個列車員,一個靜海市的醫藥代表,你們之間能有什麼過節?”

    徐孟春哈哈大笑道“沒錯,我就是在泄憤。”

    甘建民跟徐孟春認識的時間不短了,他急道“徐孟春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在甘建民看來徐孟春不可能干這樣的事,他有穩定的工作,有父母,有朋友,是個跟他一樣普通但卻幸福的人,為什麼要干殺人的事那?這說不通。

    徐孟春沒有回答甘建民的話,而是對楚天羽道“說吧,你是怎麼知道人是我殺的,我還來這里?”

    楚天羽冷哼一聲道“其實很簡單,你知道我們全部的計劃。”這個沒錯,楚天羽需要單間來制造陳大勇沒死的假象,單間是徐孟春準備的,並且一開始听到廣播楚天羽趕到餐車的時候徐孟春就在那,所以他很清楚陳大勇已經死得不能在死了,更知道楚天羽做的是故布疑陣,所以徐孟春不會上當的。

    徐孟春看著楚天羽一字一頓的道“我問你、你是怎麼知道人是我殺的。”

    楚天羽靜靜的看著徐孟春道“我不光知道人是你殺的,老太太的錢也是你偷的。”

    徐孟春听到這立刻變得煩躁起來,大喊道“我特麼的問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是我做的。”

    楚天羽此時一拳打死他的心都有,但是還有太多的隱情沒查清楚,所以這個徐孟春不能死,楚天羽繼續道“一開始包括我在內人沒會想到這些事是你做的,但是你在監控上做了手腳,你刪了中間一段視頻,然後把前後兩斷拼接在一起沒錯吧?”

    徐孟春眼楮眯了起來道“你看出來了?”

    楚天羽冷冷的道“一開始我沒看出來,但是剛才我在監控室又看了一遍視頻,我發現很不對勁,陳大勇進衛生間之前有一個男子進去過,是他撿到你放在里邊的錢,而這錢應該是你要交給陳大勇,或者說是一個為了殺陳大勇放下的誘餌吧?”

    徐孟春臉上浮現出異常變態的笑容,他大笑道“沒錯,錢是我偷的,把錢放在衛生間也是引陳大勇過來,我好干掉他,你繼續說,我到想看看你是怎麼發現我的破綻的。”

    楚天羽看著徐孟春道“好,我繼續說,先說監控視頻的事,我之所以發現你刪了一段監控視頻,是因為監控視頻里沒有你進去的那一段。”

    路方斌不解的道“沒有他進去的那一段?什麼意思?”

    楚天羽看著徐孟春繼續道“很簡單,其實陳大勇一開始並沒有死,對吧徐孟春,你應該是給他喝了一些可以讓他暈倒的藥,當他到了衛生間後藥勁上來才暈了過去,而地上的血也是他提前藏在衛生間的角落里的,他作為列車員,帶上一些威力小到可以引爆血袋的東西應該不難,所以他算好了時間,當陳大勇進去暈倒後,他引爆了血袋,最終導致地上全都是血,這時外邊有人等了半天實在是等得不耐煩了,過來敲門,但是陳大勇暈了過去,不會回應,外邊的人又等了一會感覺不對勁就去找你,你打開門外邊的人一看里邊都是血肯定是嚇壞了,你打著去看陳大勇的幌子把門關上了吧?而監控視頻中少的就是你進去這段視頻,我說的沒錯吧?你進去後飛快的捅了他十幾刀,這並不需要太長的時間,十幾秒就可以做到,捅死了陳大勇你立刻把門打開,你只是把門掩上十幾秒,誰會懷疑你在這十幾秒鐘捅了陳大勇十幾刀那?所以根本就沒人懷疑你,但偏偏你自作聰明,把你關門這十幾秒的視頻給刪了,畫蛇添足。”

    路方斌立刻是愣住了,監控錄像他看了好幾遍,但是看的都是陳大勇進去前後的那一段,並且反復的看了幾次,但就是沒往後看,因為路方斌根本就沒想到會是徐孟春把陳大勇殺死的,並且他的殺人辦法十分的巧妙,作為列車員,給旅客倒水是他的活,他在水壺中偷偷給陳大勇下了藥,除了他自己誰能想到?

    他偷偷在衛生間里藏了血袋,並且安裝了胃里很小的引爆裝置誰又能想到?他進去後在十幾秒的時間內捅了陳大勇十幾刀又有誰能想到?

    所有人都認為要麼是凶手先進去等陳大勇,要麼就是後進去,在就是從外邊進去,但是誰也沒想到徐孟春會用這樣的辦法殺死陳大勇,可以說他的殺人辦法簡直做得是天衣無縫,但壞就壞在他自作聰明,把他進去的那一頓視頻給刪除了,可能是他怕有人看到他把門給關上了十幾秒懷疑他。

    徐孟春听後竟然把刀仍到一邊開始拍手,嘴里大笑道“精彩,精彩的推理,楚天羽你說的一點錯都沒有,我就是這麼干的,偷老太太錢的事也是我干的,那邊監控壞了,作為列車員哪怕是門反鎖了我也有鑰匙打開,所以也沒人會知道是我干的,但是你想知道我為什麼要偷了老太太的錢然後放在衛生間嗎?你想知道我為什麼要用這筆錢引陳大勇上鉤然後殺死他嗎?”

    听到這楚天羽突然感覺不對勁,就在這時候徐孟春的臉突然成了青色,他嘴里吐出一股白沫,但卻瘋狂的大笑道“你們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些的,哈哈哈。”下一秒徐孟春突然倒在地上。

    楚天羽幾步跑過去,把手放在徐孟春的頸動脈上,但是此時他的頸動脈已經沒有搏動了,這家伙提前吃了什麼可以致死的藥,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在吃了毒藥後還想來強暴蔡梓嘉?

    隨著徐孟春的死,這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沒辦法解開的迷,楚天羽緩緩站起來搖搖頭,示意徐孟春已經沒救了。

    很快徐孟春的身體以及陳大勇的尸體都被抬了下去,凶手是找到了,但是凶手行凶的動機卻隨著他的死而徹底成了迷。

    徐孟春好好一個列車員為什麼要干殺人的事?根據甘建民所說徐孟春可不是個心里變態的家伙,他的心態也沒理由扭曲,他父母和睦,有個談了一年的女友,正準備結婚,還有穩定的工作,他比很多人過得都好都要幸福,那他為什麼要殺陳大勇?為什麼要偷老太太的錢?為什麼要在還沒有暴露的時候就先服了毒藥跑來強暴蔡梓嘉?

    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終極學生在都市 明朝富家子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男尊女貴之休夫 幻符 穿越長姐持家 異世界超能魔術師 古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