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穿越小說 > 滄元圖 > 第29集 第15章 濱海的驅魔界

第29集 第15章 濱海的驅魔界

作品:滄元圖 作者:我吃西紅柿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你們幾個小兔崽子,趕緊去練拳。”方大龍對那群姨娘身邊的孩童們吼道。

    “是,爹。”立即有六個孩童連高聲應道,還是忍不住好奇看了看家族的長兄,長兄听說可是朝廷大官,還是驅魔人。可老爹的威信太大,這六個孩童都一如往常跑去練拳了。

    “岐兒,我帶你去你的房間。”方大龍對長子卻是和顏說道。

    孟川倒是了解方大龍的發家史。

    方大龍能從普通鄉下人爬起來,靠的就是能打。這個世界也是有拳法的,也有所謂的拳法大宗師……可拳法大宗師,也就千斤之力,仗著拳法精妙能以一敵百罷了。隨著火器興起,拳法地位越加沒落。畢竟十幾桿火槍一同開槍,拳法大宗師也得狼狽而逃,畢竟他們也是血肉之軀,稍稍跑慢了身上就得多幾個孔。

    “這個院子是你的。”方大龍帶孟川來到一小院,“屋子的布置和老家一樣。”

    說著推門而入。

    孟川一眼看出,屋子經常打掃,很干淨,擺放也和記憶中差不多。還放著一張相片,那是一對夫婦抱著兒女的照片。

    夫婦,男人是年輕時的方大龍,女人卻是一位溫柔的婦人。

    “你的東西,都從老家一同搬過來了,一件沒丟。”方大龍說著,走過去輕輕擦拭了照片,在他年輕時,照相是很奢侈的,他當初依舊帶著妻子兒女興高采烈去城里照了相。

    十六歲那年,他方大龍就成親了,妻子十七,大一歲。

    他白手起家,在那混亂世道硬是創出了一番大家業,和叛軍勢力有交往,和當地朝廷官員也關系極好,威震周圍百里,曾有當地官員要對他下手,之後那官員就被叛軍刺殺了。

    當地一群凶人都信服他,追隨他,甚至他也帶了不少同鄉來到濱海。

    ”我最後悔的,就是同意你去京城,去驅魔院。”方大龍放下相片,坐在床上嘆息道,這一刻這個老父親蒼老不少。

    “是我當初想要當驅魔人,不怪你。”孟川說道。

    年少時的方岐,听說過驅魔人驅魔的場景,便心生向往。

    “我不同意,你一個小崽子怎麼去得了京城?”方大龍瞥了兒子一眼,嘆息道,“還是我當初野心太大,想著火器這玩意太厲害,我們方家靠拳法傳家不夠靠譜,得學更厲害的手藝。所以我才讓你去京城驅魔院……在這亂世,就是金銀糧食都沒用,只有靠人,靠厲害的本事才能立足。驅魔人的手段,不管誰家都得敬畏三分。”

    孟川看得出,方大龍的確是梟雄人物。

    在家鄉,帶領一群凶人威震百里。來到如今最繁華的濱海城,能買下如此大宅子,護院便有十幾位,可見依舊頗為地位。

    “我愧對你娘,我在你娘墳前發過誓,一定照顧好你們兄妹倆,我食言了。”方大龍聲音有些無力。

    在外界他依舊凶悍,可終究過四十歲了,他能感覺到身體大不如以前。

    “不過你回來就好。”方大龍看著兒子,“回來就找幾房女人,生幾個娃娃,好好過日子。”

    “小妹呢?”孟川卻轉移話題。

    “你妹妹她又在外野著呢,太過寵她,越來越管不了了。”方大龍搖頭道,雖然後來娶了些姨太太,也有了其他孩子,但也只有方岐、方倩這一對兄妹他最為寵愛,也最是管不住。

    孟川點頭。

    在記憶中,妹妹方倩,是方岐同父同母的親妹妹。

    繼承了這一肉身,便是欠了方岐因果,孟川對方岐最關心的人自然也很重視。

    ……

    僅僅半個時辰後,妹妹方倩便趕回來了。

    “哥,哥。”波浪卷發的方倩飛奔著,沿著走廊跑到了孟川的小院。

    孟川听到聲音,從屋內走了出來,一眼便看到一名活力四射的年輕美貌女子,妹妹方倩容貌有照片上母親的幾分模樣,但更為年輕,眼神都很亮。畢竟是從小練拳長大,精氣神很足。

    方倩也看著眼前的布衣青年,袖子空蕩蕩,顯然斷臂了,氣息內斂沉穩,完全不像二十歲出頭,更像是四五十歲經歷過風霜的老一輩。

    方倩看著哥哥模樣,哥哥離家已是少年,完全能看出當初的模樣,只是更成熟了。

    只是這氣質……

    方倩知道,斷臂對哥哥的打擊一定很大。

    “哥。”方倩跑去,緊緊擁抱住兄長,淚水都浸濕了孟川的衣裳。

    ******

    “三姐,如今這位大少爺回來了,老爺不會讓大少爺掌家吧?”

    “老爺對那對兄妹可寵的很。”

    五個婦人聚在一起,吃著點心討論著。

    “放心,如果方岐這位大少爺不是殘疾,又有驅魔本事,十有**是會掌家。但他是個殘疾,我們方家也是大戶人家,讓殘疾掌家會成為濱海城的笑話。我听說殘疾之後,驅魔本事都廢了,用火器都不行,如今這世道,根本沒資格掌家。”三姨娘自信道。

    如今三姨娘在方家後院中,隱隱是地位最高的,畢竟她本是跟隨老爺的數十位凶人之一,一手槍法也是精準的很,手下也有不少人命,嫁給老爺後,其他姨娘自然畏懼她一頭,她的見識也要廣不少。

    她的推測很有道理,原本只是普通驅魔人的方岐,數名同伴合力才能對付一頭詭魔。斷臂後實力怕是只剩下一成……連和同伴聯手去對詭魔的資格都沒有。驅魔本事說廢了,也相差不遠。

    只是孟川降臨,自然不同了。

    ……

    讓這群姨娘們放心的是,這位大少爺’方岐’回來後,根本不摻和家里任何事。老爺給他銀子,大少爺都拒絕了,反而隨手拿出一顆‘寶珠’安排府里人去買下驅魔材料,這讓方大龍鄭重幾分,自己這長子看來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啊,那些姨娘們則是看得目瞪口呆,她們大多目光短淺,為了錢財為了生存才嫁給老爺的。

    那拳頭大的寶珠,價值得有萬兩吧!這位大少爺在京城待了那麼多年,也很‘肥’啊,當即就有些年輕姨娘態度變了,討好了幾分。

    孟川自然看不上方家的積累,以他的本事,在皇宮大亂的時候,憑借幻術,順手撿一撿,掉包了皇族的一些奇珍,撿了半包裹的‘寶貝’,就超方家財富百倍了,絕對稱得上整個濱海城頂尖巨富。

    沒辦法,孟川要煉法器,越是珍貴材料,越是價格高昂。甚至不一定買得到。他公開拿出的價值萬兩的寶珠……僅僅是他包裹內寶物幾乎最便宜的了。

    “如今,雷法、五行之法都修煉到天師之境,陣法煉器之法還需鑽研。”孟川在屋內盤膝坐著,表情平靜。

    雷法,分諸多戰斗秘法、遁法。

    五行之法,也分諸多秘法以及五行遁法。

    打不過,得能逃!畢竟自己如今是凡俗之身,失敗丟了性命,那就渡劫失敗了。

    所以孟川很重視遁法,最快的雷遁,以及能應付種種險惡環境的五行遁法他都學了,在驅魔院的時候,他雷法就達到天師境!五行法相對復雜得多,得到皇宮三本驅魔寶冊,回到濱海城修煉半年方才盡皆達到天師境。

    “我修行的第一步,是將驅魔之法、煉器、陣法,都達到天師境界。如今第一步都還差不少。”孟川想著。

    要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強,按照他計劃,先循著這世界的體系,修煉到最強地步,包括煉器、陣法。

    有足夠豐富經驗後,第二步,進行開創,試著創出更強手段。

    第三步,煉制最適合自己的‘法器’‘法陣’。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為擅長用工具!這個世界原有的法器、陣法,一來時間太久,很多都損壞。二來保存的孟川也看不上,畢竟那些煉器驅魔師境界也有限,自己去煉制出最強的法器、最強的陣法,配合自身諸多驅魔秘法,才有望達到前所未有之境。

    “即便那樣,能殺源魔嗎?”孟川不知道。

    因為源魔從未死過。

    “找幾頭魔練練手。”孟川每修煉有所成,都會順手找魔試驗一番,翻手取出一法器羅盤︰“魔氣尋蹤。”

    這羅盤,乃是法器,控制它能感應三十里範圍內的魔氣。

    ”嗯?”看著羅盤上亮起的黑光,孟川驚訝,“如此強魔氣,是大魔?濱海城出現大魔?”

    “我降臨這方世界,還沒踫到過大魔呢。”孟川心動了。

    漫長歲月,源魔僅有九頭,卻都被封禁。一旦破封禁出來一頭,都是滔天大禍。

    大魔雖然要多些,可依舊罕見無比,或許如今這時代天下間有數十頭,但分散在天下……孟川想要踫到一頭,除非刻意去找,否則還挺難的。

    待在濱海城,踫到一頭大魔?

    在這夜晚,孟川悄然離開了方府,手持羅盤循著魔氣,一路追蹤。

    走了足足十余里地,來到一處繁華地段,孟川抬頭看去,一座豪奢府邸前有大量軍隊護衛,更有一位位貴客乘坐汽車到來,這‘汽車’是和火器崛起幾乎同時出現的新鮮事物,一輛汽車需上千兩銀子,在濱海城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萬會長,請。”

    “馬幫主,大帥沒有請你,你不能進去。”

    “巫先生,請。”

    “柳少爺,請。”

    濱海城一位位有頭有臉人物接連進入府邸。

    “娘希匹,我們血斧榜好歹也有上百號人,我堂堂幫主竟然不讓我進,忒看不起人了。”一位穿著體面的漢子頗為不甘心,看著燈火輝煌眾多貴人進去的府邸,那可是大帥府,如今整個濱海城最炙手可熱的人物。

    孟川在府邸外遙遙看著這些。

    “嗯?”孟川看到了。

    連續三輛汽車抵達,三輛汽車內出來六人走向府邸,六人中就有方大龍。

    “父親他也去了?”孟川若有所思,方大龍當初帶著同鄉來到濱海城,加入了好友的幫派‘金銀幫’,金銀幫是濱海城三大幫派之一,方大龍在金銀幫排行第五。

    孟川也走了過去。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  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現金/點幣等你拿!

    他這斷臂青年走過去,卻絲毫沒引起各方注意,似乎本能的就忽略了他。

    “請。”大門前的迎客也沒攔截,反而笑吟吟放孟川入內。

    孟川走進了府內,走過前院,便來到一座燈火輝煌的大廳,大廳內已經坐了很多賓客,大廳最前方有一高台,高台上正有歌女在唱歌,僅僅穿著幾片薄布的一群舞女跳著惹火舞蹈。這歌女也是濱海城有名的歌姬,但今天大廳下坐著的眾多賓客們卻沒幾個注意她。

    “大帥佔下大半個濱海城,今日召整個濱海城有頭有臉的人物來此,怕是來者不善吶。”

    “哼,他也未曾徹底佔下濱海城,若是惹怒整個濱海,各方合力,他怕是哪來的,得逃回哪去。”

    “各方合力?哪有那麼容易。”

    賓客們悄然議論著。

    方大龍坐在那,也眉頭微皺。

    “老哥幾個,大帥來濱海城一直沒有召見我們金銀幫,第一次召見卻是公開見,感覺不對勁啊。”為首的瘦削老頭聲音陰冷。

    “看形勢吧。”旁邊雄壯男子說道。

    “之前拜訪,都閉門不見,所求甚大啊。”一位皮膚白皙男子柔聲說道。

    “看看他胃口有多大。”方大龍說道。

    ……

    孟川則是坐在角落桌旁的一位置上,同桌也有兩名賓客,都笑著和孟川點頭示意,只是略有些困惑,似乎……不認識此人。

    “一位軍閥,府內竟然有十六頭詭魔、一頭大魔。”孟川有些驚訝,如此近距離他已經能感應到了,那大魔氣息深沉浩瀚,遠超孟川。只是驅魔人本就是借用天地之力對敵……不能從表面來判定實力。

    片刻後,歌舞結束。

    終于在兩名副將簇擁下,一位穿著軍服身材筆挺,眼神銳利的中年男子走到了舞台中央,頓時台下所有賓客們都安靜了下來,眼前這位就是如今濱海城最有權勢的人物。

    “諸位,石某率軍征戰十余年,如今大虞王朝終于被推翻了,但軍中兄弟很多都倒在路上,打仗,打的是銀子,石某連撫恤老兄弟們的銀錢都拿不出啊,愧對和我出鄉的老兄弟們啊。”中年男子慨嘆道,“石某知曉濱海城乃是豪杰之城,諸位更是其中佼佼者,今日望諸位支持銀兩,石某自然感激不盡。以諸位之巨富,若是還吝嗇,便是我石某之敵人。”

    這位中年男子目光看向了坐在前排的一位胖子。

    那胖子連高聲道︰“大帥帶領大軍征戰,我等自然得出力,我願出十萬兩銀子。”

    “萬會長,謝謝了。”大帥微笑點頭。

    下方許多賓客都臉色變了。

    萬會長,在濱海城上層算不上什麼大人物,他都要拿出十萬兩。那地位最高的勢力,不得拿出’百萬兩’為單位?這不是吸血,是要割掉大腿啊!

    “李老爺,你呢?”大帥目光落在那位萬會長身旁一位老者。

    “我,我願出……”老者咬牙道,“我願出三萬兩!大帥,這已是我所有流動銀子了。”

    “太吝嗇了。”

    大帥搖搖頭。

    砰!

    老者眉心便出現一血窟窿,咕咕血往外冒,正是站在廳內邊上眾多軍人的其中一位開槍射擊。

    這讓整個廳內一片風聲鶴唳。

    “我說了,吝嗇便是石某之敵人。”大帥銳利的眼神中有著殺意,“敵人,自然得殺了。”

    “出多少銀子,看各自意願。就算大帥不滿意,也可商量。何必談的機會都不給,直接開槍呢?”坐在前排的一位眉心有著肉瘤的老者臉色陰沉,淡然說道。

    “如此要銀子,大帥是要搶整個濱海城,不怕崩掉了牙?”另一位帶著夫人的年輕男子也嗤笑道。

    孟川倒是知曉這兩位,這兩位都是頗有些威名的驅魔師,濱海地界有兩大驅魔宗派‘魂鈴派’以及‘海魔派’,驅魔宗派傳承久遠,以驅魔師、驅魔人為核心,在亂世也是有槍有人……還有種種施展天地之力手段,這才是濱海城真正的頂尖勢力。

    大帥看著那兩位,知道這兩位代表背後的宗派,不由笑了︰“石某很是敬佩驅魔宗派為無數人們做出的貢獻,魂鈴派和海魔派只需拿出一百萬兩銀子,石某便很滿足了。”

    “憑你數萬軍隊?”年輕男子輕輕撫摸著夫人的手,淡然道。

    海魔派,自身就有數千裝備精良的人馬,更是駕馭一頭頭‘海魔’,正面斗起來,海魔派都不懼那所謂的三萬大軍。只是傳承久遠的宗派,很少去火拼。

    論廳內戰斗,數量少的戰斗,驅魔師從來沒怕過!驅魔師是這個世界唯一能對付魔的存在,連魔都能對付,更別說凡人了。

    “大帥征戰四方,海魔派、魂鈴派的同道當體諒大帥的辛苦啊。”一位灰袍老者從虛幻中顯現,站在大帥的身旁。

    “風宗主?”

    “風宗主?”

    年輕男子、肉瘤老者臉色都變了。

    眼前灰袍老者,乃是天下間排在前十的大宗派‘煉魔宗’的當代宗主,煉魔宗一脈,以控制魔為主!煉魔宗歷史上可是煉化過一共三頭‘大魔’,這三頭大魔至今還有兩頭活著,雖然驅動很難……可驅動一頭大魔,便是媲美驅魔天師的實力了。風宗主便是能驅動宗派內‘大魔’的,是驅魔界真正的大人物。

    “魂鈴派,海魔派的同道,各拿出一百萬兩銀子,我相信他們是願意的。”灰袍老者笑道。

    年輕男子、肉瘤老者彼此相視一眼。

    “風宗主開口,我們願給大帥這面子。”年輕男子、肉瘤老者只能忍了,畢竟濱海城兩大宗派加起來,比之煉魔宗都要遜色些,煉魔宗宗主都現身了,煉魔宗定還有其他驅魔師也跟隨。

    “看來這亂世,煉魔宗支持石大帥爭天下啊。”廳內各方也明白了這點。

    如今天下軍閥並起,石大帥的實力不算顯眼,都算不到第一流,可第一流軍閥背後同樣有強大驅魔勢力支持。

    石大帥,能令煉魔宗支持,各方想法也有變化。

    “我李家願支持大帥二十萬兩。”

    “我傅家願出二十萬兩。”

    各方都比照著第一個的萬會長,根據自身實力咬牙出價。

    僅僅大帥的軍隊並不可怕,但若是加上天下間頂尖驅魔大勢力‘煉魔宗’,就有些可怕了。

    “我金銀幫願出一百萬兩。”金銀幫幫主也開口道。

    “金銀幫,可是濱海城三大幫派之一,又是以金銀多出名,一百萬兩,太少了吧。”石大帥微笑道,“石某覺得,五百萬兩比較符合你們金銀幫的地位。”

    金銀幫幾位高層臉色大變。

    金銀幫的確勢大,可那麼多幫眾,每天消耗也很驚人。幫派表面看著光鮮亮麗,但實際底子是不及一些大商號的。拿出一百萬兩,已經是抽干幫派流動現銀,幫派接下來運轉都要抵押資產。至于五百萬兩?已經不是割大腿了,而是要命了。

    石大帥微笑看著,眼神卻很冷。

    驅魔勢力、背景深厚的大家族,他都能手軟些。

    至于所謂的三大幫派?一群泥腿子聚集成的幫派,他一個都沒打算放過。

    “三大幫派,地位相當,每方拿出五百萬兩,我覺得挺好。”石大帥道。

    “這——”

    “大帥!”

    另外兩大幫派高層也急了。

    幫派幫眾看似多,但遠無法和數萬軍隊相比,所以一聲令下,三大幫派高層都得過來,可沒想到石大帥這麼狠。

    “你們兩大幫派別急,我先和金銀幫談一談,相信他們都是愛軍愛民之輩。”石大帥看向了金銀幫的高層,其他兩大幫派高層臉色發白。

    “大帥,是要吃掉我們三大幫派啊。”金銀幫幫主瘦削老頭說道。

    “大魚吃小魚,不是天經地義嗎?”石大帥看著老頭。

    “五百萬兩拿不出來。”瘦削老頭搖頭,旁邊雄壯男子也道︰“整個金銀幫都交給大帥,也湊不足五百萬兩啊。”

    “幫派內當然拿不出,畢竟幫派銀子很多都在你們家里,你們家里搜一搜,就湊夠了。”石大帥笑道,“要麼你們當我的敵人,我殺了你們,派兵去你們家里搜一搜。要麼當我的朋友,主動拿出五百萬兩。”

    真的殺了這些高層,幫派大亂,幫眾帶著銀子跑了,他還真很難搜到那麼多。

    逼這些高層自己去湊,反而能湊更多。

    “這些泥腿子。”

    大廳內其他人們冷眼看著這幕,幫派和大家族、大商會、驅魔宗派本就有很大區別,幫派是從底層崛起,在亂世才形成如此之龐大。

    沒看到,石大帥對其他勢力逼迫雖狠,但對三大幫派簡直是要命嘛。

    “金銀幫是要當我的敵人嗎?”石大帥看著金銀幫六位高層,頓時有軍人舉槍指著他們。

    方大龍此刻也非常憋屈。

    叛軍勢弱時,還要和地方勢力結交,當初在家鄉就是如此。

    可朝廷徹底完蛋後,叛軍就凶多了,方大龍見勢不妙早早賣掉所有田地,舉家來濱海城,投奔老友,加入金銀幫。

    誰想,金銀幫也被逼迫。

    “亂世,大魚吃小魚,金銀幫也是小魚啊。”方大龍明白這點。

    “嗯?”方大龍忽然有所覺,轉身一看,一名斷臂青年走到他身邊。

    “岐兒?”方大龍吃驚,兒子怎麼來這了?

    孟川雖然驅魔手段高明,但終究是凡俗,如果距離遠,一顆子彈射向父親,他也來不及攔截,所以站在身邊!他在此……便是軍隊再多,也難以威脅到方大龍了。

    “你趕緊走。”方大龍連低聲催促,人家是槍指金銀幫高層,本沒有對付他兒子,兒子跑出來,不是自陷絕境嗎?

    “沒事。”

    孟川安慰一聲,抬頭看著那位石大帥,開口道,“石大帥,我很疑惑,京城是在北方,朝廷大軍大多匯聚北方。你要推翻朝廷,怎麼大軍一直往南跑,還跑到了濱海城?”

    大廳內安靜一片,都驚詫這位斷臂青年好大膽子,連金銀幫其他幾位高層都驚疑無比。

    “你是誰?”台上的石大帥冷漠道,那位灰袍老者風宗主袖內單手結印,雙眸泛著紫光看著孟川,不由臉色微變。(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傲世丹神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