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穿越小說 > 滄元圖 > 第29集 第14章 劫起驅魔人

第29集 第14章 劫起驅魔人

作品:滄元圖 作者:我吃西紅柿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滄元界。

    大雪紛飛,孟川和妻子柳七月一同觀看著滄元界歷史上發生的故事。

    “嗯?”孟川忽然有所感應。

    冥冥中,天劫即將降臨,那浩瀚力量讓孟川都心驚。

    “七月。”孟川開口。

    柳七月看向丈夫,看到丈夫表情,立即意識到了,問道︰“要渡劫了?”

    “嗯。”孟川點頭,“我去渡劫了,不必告訴爹娘安兒他們。”

    家人們都知道,孟川成為元神八劫境要渡劫,但準確渡劫時間,孟川卻沒有說。

    “好。”柳七月鄭重應道。

    孟川起身,柳七月也起身立即擁抱住丈夫。

    “我等你。”柳七月輕聲道。

    “好。”

    孟川笑著放開妻子,轉頭便走向靜室。

    柳七月默默看著,跟著又坐下,看著飄著的鵝毛般大雪。

    “第八次元神之劫。”柳七月很清楚,這可能是丈夫遇到的最可怕的一次天劫。

    “阿川,你會成功的,我知道。”柳七月默默期盼著。

    ……

    靜室中。

    孟川散去了所有元神分身,僅有真身在此,盤膝而坐。

    “來了。”孟川感應到了。

    冥冥之中,天劫降臨了,那無形恐怖的力量轟擊在孟川元神上,元神震顫瞬間失守,根本無法抵抗。

    孟川只覺得意識轟隆,便失去了對自身的感知。

    模糊的意識,只覺得被這恐怖力量裹挾著,跟著猛然一扔!

    便穿越無盡時空,前往無比遙遠之地,那是比乾源山還遙遠的地方。

    那是另一個世界……

    ******

    “師兄,你別死!你別死,都怪我,怪我……”

    “師兄,我一定帶你回驅魔司!”

    “師兄,我們回來了,驅魔司到了!”

    “方岐他能不能醒過來,就看命了,他的傷勢太重,失血太多……”

    孟川的意識隱隱听到一些聲音,雖然不了解這語言,可卻本能明白。

    只是意識的‘載體’無比虛弱,令他的意識也恍恍惚惚,偶爾听到些外界的話語。

    漸漸的,意識的‘載體’逐漸穩定,孟川意識也開始穩定。

    終于有一天。

    “轟~~~”

    一位生命的記憶,被孟川的意識徹底接收。

    “大虞王朝驅魔司的‘驅魔人’?天下已然大亂,諸多軍閥並起?整個世界最可怕的存在……魔?”孟川完全明白了。

    這是凡俗的世界。

    大虞王朝是整個世界最龐大的王朝,統一天下,只是統治一千三百年後,已然徹底腐朽,伴隨著火器的興起,諸多軍閥利用火器裝配軍隊,大虞王朝已然搖搖欲墜。雖然朝廷高層有識之士知道得利用火器,可層層命令到下層後,卻難以執行。中飽私囊、軍隊臃腫、層層勢力盤踞,令朝廷軍隊腐朽不堪,根本敵不過那些軍閥的新軍。

    方岐,是孟川佔據肉身的原主人。

    他是一位土財主‘方大龍’之子,年少時就進入驅魔院學習,如今已是一位朝廷驅魔司的一位銀章驅魔人,也是七品官職。

    驅魔人,即便朝廷再腐朽也很看重。

    因為魔……是整個世界最可怕的存在,軍隊都無法對付魔。所以王朝任何時期,任何勢力都無比重視驅魔人。唯有驅魔人才能對付魔!

    “嗯?”

    孟川醒了過來,睜開了眼楮,看到了明媚的陽光從窗外照了進來。

    “好虛弱的身體。”孟川感知到身體,這具身體連呼吸,都感覺到吃力,“記憶中,身體還是很強健的,應該是在床上躺了太久。”

    孟川勉強坐了起來。

    看了眼自己的右臂,右臂處空蕩蕩的,僅有袖子飄蕩。

    “右臂斷了?”孟川也不奇怪,他記憶中最後一次驅魔,為了救下驅魔人師弟李豐,他損失了一條手臂,當時帶著師弟倉惶而逃,之後就徹底失去了意識。這肉身原主應該也是那時死去,自己佔領了這肉身。

    這個屋子,也很熟悉,是方岐平常起居所在,作為驅魔人,朝廷安排的住處還是挺不錯的。

    孟川一眼看到一面巨大的鏡子,鏡子清晰映照外界,單單這一面巨大鏡子,便價值百兩銀子,絕對算是奢侈品。

    孟川走了過去,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一個臉色蒼白的斷臂青年。

    “方岐,十九歲,銀章驅魔人。”孟川輕聲低語,“斷掉一臂,實力廢掉了九成。”

    驅魔人,需結印。

    雙手結印,和單手結印,區別自然大的很。單手結印,可能只能發揮一成的實力。

    “這個世界,驅魔人都是凡俗嗎?”孟川有些頭疼,作為朝廷驅魔司銀章驅魔人,他自然了解很多秘辛情報。

    驅魔人,也是凡俗,即便無病無災,壽命和正常人一樣,正常人能活到百歲那都是人間祥瑞了,能活到五六十歲就該很知足了。

    孟川拿起屋內的一根長棍,單手支撐著,慢吞吞走出了屋子,走出了小院。

    這座小院也是驅魔司的一部分。

    “方岐,你醒了。”

    “方銀章!”

    前方道路上,兩名驅魔司官員並肩走著,看到孟川都露出喜色。

    孟川微微點頭。

    “方岐醒了。”

    “方岐昏迷大半個月,竟然還甦醒過來了。”整個驅魔司這一天都知道方岐甦醒了。

    ……

    “方岐啊。”一位穿著官服的白眉老者說道,“你能醒過來,是喜事。如今你斷了一臂,實力下降太多,不太適合繼續擔當驅魔人了。你有兩個選擇,一,回歸鄉里,依舊會是七品官員,會給你安排一個悠閑的差事。”

    驅魔司在王朝各處都有分部,在家鄉分部,安排一個養老差事,不是難事。

    因為驅魔人,在驅魔中死去有很多,也有活下來卻成了殘廢的。驅魔司一直保證每一個驅魔人……即便殘疾,也能安度余生,畢竟即便再強大的驅魔人,也可能因為對付強大的魔成為廢人。保護這些廢人,就是保護將來的自己。

    “第二個選擇,是驅魔院。”白眉老者道,“在驅魔院,擔當一位教諭,在那教導年輕小家伙們。”

    “我選第二個。”孟川說道。

    白眉老者微微點頭︰“以你的銀章驅魔人身份,進入驅魔院可直接擔當正教諭,是從六品,你可還升了半品。對了,驅魔司的法器,記得交接。”

    “是。”孟川點頭,除了私人購買的法器,驅魔司給他的法器還是要交還的。

    ******

    斷臂驅魔人‘方岐’,在京城驅魔院擔當一位教諭,在驅魔人圈子內也傳開。

    大虞王朝京城,驅魔院。

    “師兄,你完全可以找個肥缺,好好享福了,甚至找幾房妾室,給你們方家傳宗接代了。非得留在京城這是非之地。”李豐是一位很清瘦的少年,今年十七歲,天賦挺高,今年剛升為銀章驅魔人,和方岐在驅魔院時就是睡在同一個房間的好兄弟。只是和方岐相比,經驗實力還是有些欠缺。之前那次對付魔,便因為失誤害得方岐殘疾。

    “我暫時不想回去。”孟川笑道。

    “不想回去?”李豐說道,“听說你爹,找了第六房了,你不願見?”他也清楚自家師兄情況。

    “別問那麼多了,你回去好好練習,結印之法還得更熟練些,上次我能救你,下次我可沒法救你了。”孟川說道。

    “嗯。”李豐點頭,看著師兄氣色挺好,他也放心了,之後便踏著積雪離去。

    孟川看著李豐離去,也朝驅魔院的經書樓走去。

    “我來驅魔院,就是為了這座經書樓。”孟川暗道,經書樓的書籍,驅魔院的學生們都可以隨意借閱,作為教諭,自然更能隨意來閱讀。

    當學生時,方岐只學了關鍵的幾本書籍,閱讀了部分書籍觸類旁通。

    如今孟川來了,卻是更貪婪的閱讀,大虞王朝京城驅魔院的經書樓,在天下間都算排在前三,超過十萬冊驅魔書籍。雖然任由學生們借閱,但強大驅魔人的誕生……依舊非常艱難。

    超過十萬冊驅魔書籍,大部分一掃便可扔到一邊,但值得認真讀的依舊有過千本。孟川如今凡俗魂魄,閱讀起來也慢。

    “魔,分為三個等級,詭魔、大魔、源魔。”

    “驅魔人分為普通驅魔人、驅魔師、驅魔天師。”

    “普通驅魔人使用法器,得三五個合力,才能對付一頭詭魔。之前的方岐……就屬于普通驅魔人,就是在對付一頭詭魔時,因為救師弟便丟了一臂。”

    方岐已經是真正的驅魔人。

    也必須小心翼翼,和同伴配合更不能有一絲松懈。一絲錯漏便可能令某位同伴斃命。

    “驅魔師使用法器,可以單獨對付一頭詭魔,已經非常罕見,在朝廷驅魔司內至少也是五品官階。然而得一群驅魔師聯手……方才有望對付一頭大魔!”

    “驅魔天師,代表驅魔人的最高境界,朝廷驅魔司僅有一位驅魔天師。整個天下間……驅魔天師都屈指可數,驅魔天師配合法器等外物,可以一對一,對付一頭大魔。”

    “至于源魔?”

    “天下間九頭源魔,都被封印著,至少都活了數千年。歷史上每一頭源魔破開封禁,都會令天下震蕩,生靈涂炭,天下所有驅魔勢力都會聯手全力封禁。驅魔人即便數量再多,都未曾擊殺過一頭源魔,源魔不死不滅。”孟川暗暗皺眉。

    這個世界,驅魔師以精神溝通法印、符、法器等外物,撬動天地之力對付魔。自身依舊是凡俗。

    “我這次渡劫……”

    “冥冥中那力量,將我意識扔到這里,只降下一道訊息。”

    “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強者!”

    孟川看著面前的書籍,“可我能確定,這個世界,根本沒法吞吸外界之力。”

    孟川的心靈意志乃是元神八劫境層次,何等之強大?

    但如今他的心靈意志卻是依靠這一具肉身,肉身承載魂魄!魂魄太強大,會壓垮肉身。孟川能感覺到自身魂魄很弱小,心靈意志雖然令魂魄本質蛻變,但根本無法吸收外界一絲力量。

    天地之力、星辰之力、太陰之力、太陽之力……

    一切力量都被禁錮。

    明明這具肉身的魂魄饑渴無比,可急劇成長,就是沒有足夠的能量供應。無法外求,唯一吸收能量的方法……就是靠吃!

    吃,汲取的那點營養,來供應肉身,供應魂魄。而且這世界又都只是凡俗食物,吃這些,是沒法超脫凡俗的。

    “僅僅靠吃,連我的心靈意志駕馭魂魄,都無法吸收外界力量,應該是規則層面的禁止。”孟川明白這點。

    “凡俗,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強?”孟川思索著,又繼續看書。

    ……

    孟川在驅魔院教書,閑暇時間就是在看書,以及鍛煉身體。

    凡俗,自然可以鍛煉肉身。

    孟川知道太多氣血鍛煉肉身的方法,隨著嘗試,漸漸摸索出一套‘凡俗健身操’,這是根據他這斷臂肉身,摸索出的最適合的鍛煉方式。他也購買大量的肉食,每天吃大量肉食,足夠的肉食……不但讓肉身迅速強壯,魂魄也能汲取營養成長。

    每天吃肉食,需要吃半個時辰。每天鍛煉’凡俗健身操’,需要四個時辰。教書倒是平均一天一堂課半個時辰便足夠……每日鍛煉疲憊之余,還得抓緊時間看書。

    作為凡俗,他時間有限,即便拼盡全力,都很難渡劫功成。懈怠?怕是必定會失敗。

    除了睡覺,他沒有浪費任何時間。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制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  看書領現金紅包!

    單單這等心性、堅持……在凡俗中,能做到的便少之又少。

    兩年時間,肉身便鍛煉到凡俗的極限。

    “唉,凡俗的肉身,能承載的魂魄極限,也太弱了。”孟川左手拿起一百斤石鎖隨意扔了下,扔了五六米高,又伸手接住。

    看似挺不錯。

    可是隨意一頭詭魔,純粹力量都比自己強十倍以上。更別說能毀滅城池的大魔了。

    “這樣的肉身,就是這方世界的凡俗極限了?”孟川暗嘆,凡俗是有極限的。力量、速度,樣樣都有極限,難以逾越。自己估摸著有三千斤力氣,就是凡俗力量極限,當然也得考慮斷臂的原因。

    “肉身達到極限後,能承載的魂魄,也會達到極限。沒法再變強。這就是我能依仗的基礎。”孟川清楚這一點。

    “驅魔人,以精神溝通法印、符、法器等物……精神便是源自于魂魄,我的魂魄極限就這麼高。”孟川想著,“而且凡俗的肉身,三十歲開始,就從巔峰逐漸滑落,五十歲就老了,**十歲能活著就不錯了。”

    “所以我最好三十歲,就渡劫功成。越往後拖,身體越衰老,魂魄越弱……成為世界最強的難度會越高。”

    孟川也明白。

    世界的最強,自然不是和人類相比,而是和這世界所有生靈相比。

    ******

    孟川教書的第三年。

    “叛軍打進京城了!”京城大亂,戰火燃遍全城,皇宮都一片混亂,皇族都提前逃了。

    一位斷臂布衣青年背著行囊,從皇宮中走了出來,有亂兵踫到他,卻仿佛沒看見。

    孟川的魂魄,是這具凡俗肉身的承載極限,雖然還未成元神,但孟川也能施展些簡單幻術,至少迷幻住十幾二十個普通人還是能做到的。當然遇到意志夠強的,他如今的魂魄施展的幻術便可能被識破。又或者大量人面前……他也無法同時迷幻太多人。

    “這三本驅魔寶冊,那些皇族竟然都沒理會,只是帶著金銀珠寶逃掉。”孟川暗暗慨嘆。

    他早就盯上了這三本驅魔寶冊,都是大虞王朝最興盛時,逼迫三大驅魔勢力交出來的典籍。

    皇宮有存本,驅魔司總部也有存本。

    孟川卻沒去驅魔司,因為在他看來,此刻的皇宮反而更容易得手。

    “京城被破,大虞王朝徹底完了。”孟川也在這一天,離開了京城,踏上回家之路。

    ******

    南方第一大城,濱海城。

    “方岐他爹,賣掉所有田地,搬到這座大城了?”獨臂的孟川背著行囊,走在濱海城,濱海城靠海,貿易發達,明明如今天下大亂,但濱海城有好幾股勢力把持,卻保持著難得的和平,也讓各方富商貴人都攜家帶口逃到這里,戰亂之下,濱海城卻成了整個天下最繁華的城市。

    孟川在驅魔院教書,就得到方岐父親‘方大龍’的信,表示搬到了濱海城,還給了地址。

    “就是這。”

    孟川終于摸到了地址所在。

    “什麼,昨天晚上剛給你的一包銀子,你就沒了?”眼前宅子里傳來吼聲,吼聲讓孟川都無比熟悉,記憶中的那個聲音,他這具肉身的父親——方大龍!

    孟川走上前去敲門。

    門開了,一位憨厚老漢朝外看了眼,嘴巴說著︰“誰啊。”

    這一看,憨厚老漢立即露出喜色︰“大少爺!”

    “老爺,大少爺回來了,大少爺回來了。”憨厚老漢連喊道。

    “三毛叔。”孟川微笑道。

    方大龍身邊的兩大狗腿之一‘王三毛’,三毛叔力氣大、膽子大、夠忠誠,方大龍青年時,王三毛就跟著他,甚至連家里女人……都是方大龍帶人給老兄弟搶親搶來的。王朝末年,官府權力不下鄉,鄉下混亂更靠拳頭大說話,搶親都成了一門風俗了。

    能搶下,佔住,便代表實力夠強,還會被認為是嫁得不錯。

    “岐兒回來了?”大嗓門聲音響震整個宅子,一位腰間插著兩把火槍的大漢跑了出來,大漢國字臉,毛發旺盛,雙眸如虎,一股莽氣。

    方大龍,就是靠著槍,靠著手下,成為一方土財主的,甚至將兒子送到京城驅魔院。

    孟川看著這位大漢,方大龍今年四十一歲,還不顯老態。

    方大龍看到穿著樸素的青年站在面前,走時,還是唇紅齒白的少年,如今卻是斷臂。

    “岐兒。”方大龍一把抱住兒子,淚珠一顆顆滾落,“都是爹的錯,爹的錯,不該讓你去驅魔院的。”

    ”是孩兒魯莽。”孟川說道。

    他倒是記得,方大龍送兒子去驅魔院時再三叮囑︰“岐兒啊,去驅魔院,學學驅魔本事,學完就回來。可別真的進驅魔司。”

    可年少氣盛的方岐,在京城顯然不管父親的叮囑,意氣風發加入了驅魔司。

    父子倆相擁時,一個個女人孩子都來到了前院。

    “這就是大少爺?”

    “怎麼是個殘廢?”

    “別瞎說,大少爺可是朝廷官員。”

    “朝廷都沒了,什麼官員。如今兵荒馬亂,家里用錢本就緊張,又多了一個大少爺。”女人們嘀嘀咕咕,有些更是目光不善。當初方岐去京城,也有不願和這些姨娘打交道的原因。

    方大龍緊緊擁抱兒子好一會兒才放下,孟川則是看向院子中來的一個個女人們,甚至還有些孩童。

    方大龍見狀略有些尷尬,陪笑道︰“你二姨娘她們你都認識了,有幾個你不認識,我給你介紹,這是你六姨娘,這是你八姨娘,這是你十一姨娘……”

    “到底娶了多少?”孟川問道。

    “你在京城,我不想讓你煩心,所以沒說嘛。”方大龍憨厚一笑,“在鄉下時,娶了老七,之後就搬到城里……如今兵荒馬亂,你老爹我越加吃香,在城里又娶了六房。不過你十二姨娘剛嫁給我半月,就投了別人!她可真是瞎了眼,有她後悔的!”

    孟川听著沒說話。

    方大龍見長子模樣,又陪笑道︰“不談那些掃興事,岐兒你回來便是最大的喜事,這次回來不走了吧?”

    “暫時不走了。”孟川說道。

    方大龍松了口氣。

    那些姨娘們不少臉色卻難看幾分。(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傲世丹神 武逆焚天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太古星辰訣 我是一個原始人 劍仙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