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玄幻魔法 > 九龍聖祖 > 二千零六十七 祭拜密室

二千零六十七 祭拜密室

作品:九龍聖祖 作者:龐飛煙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要知道蒼龍帝宮行事一向霸道,只要是他們認定的事,旁人又怎麼可能敢問緣由,更不要說此刻被人當著面要證據了。

    帝龍軍乃是蒼龍帝親自掌控的一支鐵軍,比起各大城池的帝宮所來,身份地位還要高上一大截,對于他們的行事,從來不敢有人輕易置喙。

    一般來說,只要是帝龍軍出動,那這件事就再無轉寰的余地,哪怕是有著什麼疑惑,也不可能有人敢當面問出來,沒有人敢輕易挑釁蒼龍帝宮的威嚴。

    更何況此刻雲笑乃是當面質疑都統大人的決定,被這種下屬質問的情況,哪怕是諸多帝龍軍的小隊隊長,也是從來不曾見過,甚至連听都沒有听說過。

    因為在正常的情況下,哪怕是這名隊員所問合理合法,也算是落了都統大人的面子,若是在以後的任務戰斗之中,給點小鞋穿,說不定連性命都要送掉。

    只是當這些小隊隊長們,在意識到那個黑衣青年的實力和身份之外,也就釋然了,這位連古氏兄弟都敢殺,要說在南垣城帝龍軍中,天不怕地不怕也就這家伙敢稱第一人了。

    至于那邊的楊家諸長老則是面面相覷,全然不知道這個叫星辰的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好像是在幫著楊家說話啊。

    剛才的楊家諸人,都將許紅妝和雲笑當成關天榮的一丘之貉了,認為這些前來楊家的帝龍軍沒一個好東西,真是人人該死。

    可是現在,那星辰接連的幾番話,都是在在質問都統關天榮,不管其目的如何,確實是為楊家拖延了時間,否則戰斗恐怕早就開始了。

    “怎麼?難道我帝龍軍如今行事,連緣由都不問了嗎?這屠人滅族的罪名,我們紅雲小隊可擔當不起!”

    要說比口才的話,恐怕天榮中隊所有人加在一起,也未必說得過雲笑,這番大義凜然的話語一出口,諸人一時之間都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南彪!”

    有些下不來台的關天榮,臉色陰沉靜默了片刻之後,終于是將目光轉到了南彪的身上。

    這種被當面質問的情況下,他要是不給出一個答案,恐怕自己的這些下屬都會心生異樣想法吧?

    他總不可能說自己就是想找個借口陷害紅雲小隊吧,作為中隊都統,關天榮還是需要保留一些面子的。

    不過他也沒有太過擔心,此事乃是南彪上報,如果沒有確切的證據,想來這個得力助手,也不可能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隨便污蔑一個家族吧?

    “都統大人,這些楊家之人,在後堂暗室設下了祭拜歐陽家先祖的祭堂,我親眼看見的!”

    被關天榮這麼一喝,南彪不由身形一顫,而他此言出口後,那楊五的眼眸之中,仿佛真的噴出了一抹火光,簡直憤怒到了極點。

    想來當初楊五在將南彪帶回家族之後,這家伙並沒有安安心心養傷,而是暗中到處打探,最終被其發現了楊家的秘密。

    “南彪,你這個卑鄙小人,竟然……”

    “楊五,你給我住口!”

    狂怒攻心的楊五,似乎是想要說點什麼,但僅僅說得一句話,便被族長楊昊給厲聲打斷了,暗道這楊五還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啊。

    “既然有證據,那就好辦了,帶路罷!”

    這個時候的關天榮,再次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既然你星辰不相信這是歐陽家的余孽,那便拿出證據,到時候看你還有什麼狡辯之言可說。

    “是,都統大人!”

    在楊家眾長老一片難看的臉色之下,南彪朝著關天榮躬身行了一禮,然後當先往殿門外間走去,身後眾人快步跟上,連楊家族人們也不例外。

    看來在這樣的情況下,關天榮也並不怕楊家族人們逃跑,他早已在這楊家總部設下了天羅地網,再加上他對自己實力的自信,這一刻胸有成竹。

    “該死!”

    出得殿外,看到外間的帝龍宮修者時,楊家諸長老們都是心頭暗罵,當下只能跟著南彪朝著某個方向走去。

    越是靠近這個方向,楊昊等人的心情就越是絕望,因為他們知道南彪並沒有走錯,而事發突然,他們也根本來不及轉移那些祖先的牌位。

    嘩啦!

    約莫一柱香之後,諸人終于是來到了一片空地之上,也不知道那南彪在哪里踩了一腳,某處地面突然之間直接裂開了。

    “你……”

    見到這一幕,楊五差點又一次忍耐不住,暗道這家伙不僅是發現了楊家供奉祖先的密室,竟然連這開啟密室的方法都暗中打探到了。

    一眾人踏著長長的甬道,似乎是通到了地底之下,而在這地面下赫然是有一個極大的空間,密室的最里邊煙霧彌漫,隱隱可以看到滿牆的靈牌林立。

    “星辰,那些牌位,可以當作你需要的證據嗎?”

    就算是還沒有看清那些牌位之上的名字,關天榮也忍不住得意地笑容滿臉,指著深處的牆壁開口問道,他相信這一次,這家伙絕不可能再找什麼借口。

    “呵呵,有牌位也不一定是歐陽家的嘛,再說就算真是歐陽家的牌位,也不能說就是楊家這些人所設的啊!”

    雲笑臉上同樣有著一抹笑容,口中說著話,已是朝著內里走去,不過听得他言中之意,包括關天榮在內的所有帝龍軍小隊隊長們,都是一臉的冷笑。

    “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盯著雲笑的背影,關天榮不由冷笑出聲,隨之也是踏步而前,想要看看那些牌位之上的,到底是哪些人的名字?

    “歐陽鼎?”

    走近的關天榮,第一眼已經是看到最頂上的一個牌位之上,鐫刻著一個頗有些熟悉的名字,當下臉上冷笑更甚。

    “星辰,你可知道歐陽鼎乃是歐陽家末代族長,當初被帝後大人親手所擊殺,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看來關天榮身為帝龍軍都統,又是在這南域混跡,對于歐陽家覆滅之前的情況也是有所了解的,而所謂的歐陽鼎,正是近百年前歐陽家被滅之時的族長。

    至于歐陽鼎的牌位以下,盡都是當初在歐陽家族中大名鼎鼎的人物,很多天榮中隊的小隊隊長都不太陌生。

    此刻的雲笑並沒有過多理會關天榮,背對著諸人的他,臉上有著一抹淡淡的憂傷,畢竟前一世的龍霄戰神,和那位叫歐陽鼎的族長,可是有著極其深厚的交情啊。

    百年時間過去,如今物是人非,雲笑倒是可以轉世重生歸來,但是當年的那些老友們,卻只能淒淒涼涼被人立下一塊牌位,還不能正大光明地祭奠。

    當此一刻,雲笑打定主意,既然此事被自己遇上了,那就不可能置身事外,更不可能依關天榮所說,將這些楊家族人們盡數打殺。

    更何況雲笑還知道這一次關天榮將自己帶來,就是要置自己乃至整個紅雲小隊于死地,因此無論是前一世的交情,還是這一世的恩怨,他都不可能依關天榮之言而行。

    “這些牌位,倒真是歐陽家的不假,不過……”

    心中念頭電轉之後,雲笑終于是轉過了頭來,先是承認了歐陽先輩靈牌的真實性,不過說到後來卻是話鋒一轉。

    “不過關大都統又怎麼證明,這些歐陽家的靈牌,就是他們楊家所設呢?”

    雲笑打定主意要胡攪蠻纏一番,這似是而非的話語出口後,楊家諸人心生古怪,關天榮的一張臉,已是變得極度陰沉。

    “這地底密室乃是在楊家找到的,你還說不是他們所設?”

    關天榮再如何胸有成竹,也被雲笑生生激怒了,而且他很有些不解,這個看似精明的家伙,怎麼會問出如此愚蠢的問題?

    剛才眾人都是一路走來的,這地底密室也確實是在楊家的範圍內,要說和這楊家沒有關系,那是誰也不可能相信的。

    “敢問楊昊族長,你們楊家乃是世代居于這陽谷鎮嗎?”

    雲笑沒有去理會關天榮的怒聲,反而是將視線轉到了楊家族長楊昊的身上,此言一出,似乎是讓後者明白了一些什麼。

    說實話,經過這一系列的變故,此刻的楊昊,已然有些明白這個叫星辰的年輕人,似乎和那關天榮等人並不是一伙的,要不然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相助楊家呢?

    “不是,我們是半年之前才搬到這里來的!”

    楊昊微微搖了搖頭,然後就看到那黑衣青年滿意地點了點頭,當即知道自己所答並沒有錯,這似乎是一個極為難得的機會啊。

    “既然如此,關大都統又如何證明這靈堂不是前人所設,楊家只是受了別人的牽連,遭受這池魚之殃呢?”

    雲笑將目光轉回關天榮身上,口中有理有據的話語,讓得楊家眾人都不由有些佩服他的口才了,也讓他們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這位小兄弟說得不錯,我楊家搬到陽谷鎮還不到半年,對于此地有這樣的一間密室,事先是半點也不知情,還請關大都統明鑒!”

    。(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男尊女貴之休夫 盛世錦 農家女古代生存手冊 錦堂歸燕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盛寵毒女風華 古代生活 權臣閑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