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歷史軍事 > 司禮監 > 第二十一章 火燻

第二十一章 火燻

作品:司禮監 作者:傲骨鐵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長奠堡的駐軍是正紅旗牛錄,小奠堡的駐軍卻是正黃旗的,通過審訊俘虜得知,小奠堡的牛錄並非是女真兵,而是朝鮮兵,一共有三個半牛錄約千余旗兵,另外圍繞長奠堡居住的還有一千多朝鮮婦孺。

    建州內部又將這些朝鮮兵稱為高麗佐領,都是這二十幾年建州從朝鮮境內擄掠過來的朝鮮人,有的則是主動投奔。

    三個半牛錄的朝鮮兵雖隸正黃旗,但三個為包衣牛錄,只半個屬旗分牛錄。統管他們的甲喇額真是一個叫金德慶的朝鮮人,其下三個牛錄也是兩個金姓和一個韓姓。

    據長奠堡的俘虜交待,小奠堡的甲喇額真金德慶原是建州的通事,後來主動潛回朝鮮將自己的家人遷過來,從而得了奴爾哈赤信任,遂將旗編入正黃旗,並升其做甲喇額真,並將來歸的朝鮮人安置在小奠堡。

    奴爾哈赤此舉是希望能夠吸引更多的朝鮮人來投,同時以小奠諸堡為基地,進一步蠶食朝鮮地盤,壯大建州。

    一直以來,奴爾哈赤就對朝鮮虎視眈眈,數十年來不斷和朝鮮發生沖突,侵佔了不少原歸朝鮮管轄的土地,如寬甸六堡再往北的一大片土地原屬瓦爾喀部落,此部落和朝鮮關系較近,但奴爾哈赤卻通過李成梁向朝鮮施壓,命朝鮮人將這一地盤交給了他們。

    此後亦不斷越境搶掠朝鮮,使得朝鮮方面極為震怒,請求明朝予以制裁,但這些都被李成梁壓了下來。

    而為了不被朝廷打擊,奴爾哈赤也不斷上書朝廷表明自己的忠心,甚至在朝廷使者面前發誓道︰“保守天朝地界九百五十里,俺管事後十三年,不敢犯邊,非不為恭順也!”

    李成梁為什麼要縱容奴爾哈赤侵佔朝鮮地盤,這自然而然就讓魏公公想到了李成梁有意為朝鮮王的意圖。

    小奠堡由朝鮮旗兵駐守,魏公公也不奇怪,他知道不論是後金時期還是滿清時期,八旗都有朝鮮人做官。

    如果將純滿八旗形容成一家股份公司,朝鮮人在里面控股大概能佔百分之三,漢人控股百分之三十五,蒙古控股百分之二十多,真滿州也就是女真人大約只佔百分之三十多。日本人也有股份,約摸不到百分之一。

    只不過,這個股份公司中女真人佔據主導,其余各族是以金字塔方式存在,等級森嚴而矣。之後的蒙八旗,漢八旗則是這一等級制度的外沿,到了最後,本來雜交的八旗就成了所謂的滿州一族。

    ……….

    小奠堡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聯經長奠、大奠、永甸、寬甸諸堡的必經之地。奪取小奠就能在同時對其余諸堡形成威脅,因而單從駐軍數量來看,小奠是僅次于寬甸六堡主堡寬甸的。

    有鑒于小奠的重要性,魏公公是親自率軍奔襲的。

    這也是兩世為人以來,公公第一次身騎大黃狗…身騎大黃馬,親自帶領皇軍將士沖鋒陷陣。

    戰前在義州時,公公就強調此次作戰的目標主要是人,但行動原則則是要快。

    這個快要如閃電一樣快,要讓寬甸其余諸堡的建州兵在一無所知時,就遭到大明皇軍步騎的強力打擊,從而瞬間崩潰。

    具體方式便是奪取一堡,只以少量兵馬駐守、轉移俘虜,主力繼續北進,以騎兵為先導,速戰速決。

    海軍方面則是不斷沿鴨綠江北進,在能夠駛入的支流中設立轉移點,第一時間將俘虜和繳獲物資運回義州。

    忠義挺進隊則在主力後面進行“清掃”工作,將漏網之魚打盡,同時承擔一部分破壞當地耕作和居住系統的任務。

    魏公公強調,必要的時候,要全部燒光。

    對小奠堡的戰斗發生在午時,正是吃飯的時候。

    奔襲的主力是騎兵,一共400人。

    其中220名是皇軍陸軍抽調的騎兵精銳,多為遼東飛虎軍。余下是由義州參將賀世義帶領的精銳家丁。

    戰況和魏公公戰前推演的如出一撤。

    完全不知道前面長奠堡已經淪陷的小奠朝鮮旗兵,在第一時間就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當場被斬殺兩三百余人。

    甲喇額真金德慶懼于明軍攻勢,在堡內陷入慌亂時竟然跳窗逃跑。約百名朝鮮旗兵隨他同時逃奔。

    金德慶沒敢往通往其余諸堡的大道上跑,而是選擇了不遠處的一片蘆葦蕩。此片蘆葦蕩是片沼澤地,里面的蘆葦長的比人還高,人跑進去後躲在其中根本不可能被人發現。發現額真帶人跑了後,不少朝鮮兵和婦孺也緊隨逃跑,一時間蘆葦蕩前到處都是攜老帶子的朝鮮人。

    只一韓姓佐領沒有逃跑,而是帶領部下憑借堡子的地形負隅頑抗,這使得皇軍騎兵在短時間內難以騰出手來追擊逃跑旗兵和旗民,而且也無法消滅那些躲在屋子里,居高臨下的旗兵。

    魏公公及時注意到了這一情況,立即傳令收兵,于身邊的義州參將賀世義道︰“殘寇不足慮,強攻徒增死傷,當以騎兵追殺潰逃建州兵馬,封鎖道路,不使消息走漏。至于此間殘寇,待步卒大隊趕到再行解決便是。”

    “是,公公!”

    賀世義也知以騎兵強攻那些頑抗的建州兵得不償失,忙遵令收兵,命其部和魏公公所部騎兵分堵各條要道。

    “爾等隨我來。”

    雖然殘寇及潰逃建州旗兵、婦孺尚有很多,但魏公公絲毫不慮戰局改觀。他縱馬奔上一處高坡,負刀在手,當真是橫刀立馬,豪氣沖天。只是方才奔襲之時,他那寶刀卻是不曾出鞘飲過人血,豪氣之余不免遺憾。

    遺憾之余忍不住詢問左右︰“剛才咱家手刃一賊,爾等可是看到了?”

    左右聞言皆愣。

    公公好不掃性,視線內卻有數兵正縱馬揮刀欲砍殺前方逃奔數人,公公不由大怒,縱馬飛奔而去制止軍士,喝斥道︰“咱家再三強調,人是第一生產力,此番北來,寧要活人不要死人,爾等怎能胡亂殺人。”

    眾兵士俱是惶恐,不敢再揮刀砍殺,只將那些旗民用繩索套了拉回。

    公公見狀,臉色稍緩,微一點頭。繼而有兵來報,約有千余人逃入蘆葦蕩中,難以搜索。

    一听有千余人,公公大喜,忙帶人前往察看,發現果是一片望不到頭的蘆葦蕩。蕩邊蘆葦倒折無數,不消說,里面不知藏了多少人。

    公公命找來朝鮮籍軍士前來喊話,要蕩中人出來投降,可保證其性命安全。然喊話若干,卻無人響應。

    “放火燻他們出來!”

    公公大怒。(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男尊女貴之休夫 盛世錦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盛寵毒女風華 古代生活 權臣閑妻 穿越之敗家福晉 穿越長姐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