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玄幻魔法 > 我的野蠻老祖 > 第791章 細水長流

第791章 細水長流

作品:我的野蠻老祖 作者:雙刀彩虹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殷勤手掌一翻反扣了馮掌櫃的小臂,朗聲笑著︰“久仰馮掌櫃大名,卻一直未能一睹真顏,失敬失敬!”看兩人那股子熱乎勁兒,就好似多年未見的舊識好友一般。

    說笑間殷勤淡淡瞥了一眼站在邊上,面色稍顯尷尬的陳老頭兒。這老貨說是去找買家,沒成想竟然將這車馬店的大掌櫃喚了來。

    殷勤了然,這老貨所謂中人的身份恐怕只是個幌子,其背後真正的東家怕就是這車馬店。肥水不流外人田,看來車馬店是準備將這宗買賣截下來,只不過一個生蠻才兩三枚低階的價格,這點兒油水,對于車馬店來說實在是太小了點吧?

    殷勤心中藏著疑問,那胖成球兒的馮掌櫃卻只拉著他說東說西,關于那筆收購待宰生蠻的買賣卻是只字未提。馮掌櫃借著陳老頭的由頭,提了兩句益成號私賣會的事情,又說一回生二回熟,以後殷勤若是有購買生蠻的意向,直接過到這邊就行,用不著去到私賣會上繞個大圈子。

    殷勤連連稱謝,心中卻更加奇怪,據他之前與那陳老頭在一路攀談所了解的情況,哪怕是臨淵城里那些常來常往的老主顧,想要購買生蠻,即便不去私賣會,也要通過陳老頭之類的中人才行。他們尚且沒有直接上門的優待,殷勤一個初來乍到的生客,卻得了這般的便宜,卻不知這馮掌櫃打的是什麼算盤?

    馮掌櫃拉著殷勤在院門口敘話,對于他購買待宰生蠻的事情卻是根本不提。人家不提殷勤便也不問,直到一個小雜役從外間匆匆過來,與馮掌櫃耳語片刻,馮掌櫃才滿臉歉意地說還有急事要辦,需得先行一步。

    臨行前馮掌櫃又囑咐陳老頭一定要替他招呼好殷勤。陳老頭兒見話已經挑明了,也就不再藏著掖著,直接喚那馮掌櫃為東家,只說請東家盡管放心,一定會照顧好貴客的。

    送走了馮掌櫃,兩個褐衣役也都紛紛告退。陳老頭趕緊湊到殷勤跟前笑嘻嘻地問他,眼下已經到了吃飯點了,要不要去到邊上二樓小坐片刻?二樓指的是院落西牆邊上搭起的一排長廊,上面有吃茶飲酒的單間兒,是專給前來挑選蠻奴的各家買辦預備的歇腳之處。

    殷勤瞥了陳老頭一眼,似笑非笑道︰“陳老背靠大樹,卻將我瞞的好苦。”

    陳老頭老臉微紅,低聲解釋說,那可全是東家的要求,他還從來沒在外人面前透露過身份,言外之意已經將殷勤當做了自家人。

    “陳老做事有些不地道啊,我可是真把你當自家人,連我的底價都透給你了。”殷勤卻不听他湊近乎的套路,一邊往二樓走,一邊唉聲嘆氣地埋怨,“既然這事已經捅到了馮掌櫃那邊,咱倆之前商量的那個價兒到底是能不能成?”

    陳老頭不答,卻是連聲道歉,只說他也是人在屋檐下,身不由己。

    上到二樓,陳老頭將殷勤帶去殷公子與花二妮所在的單間,一進門就听花二妮在那里抱怨,嫌棄這車馬店的東西太過簡陋,茶難喝,飯更難咽。看見殷勤上來,花二妮又開始埋怨老四來的太晚。

    殷勤只說下面蠻人太多,看花了眼,見殷公子坐在了上首主位上,便在靠門邊的座位坐了。花二妮見他不挑理,得意都朝殷公子使了個眼色。殷公子之前可不敢坐這個位置,是花二妮一再堅持硬要,不得已才忐忑地坐了。

    陳老頭兒暗中窺測屋里的氛圍,也覺得有些奇怪,實在是看不透這三人之間的關系。無論如何這購買生蠻之事,應該全是這殷小哥做主。陳老頭在一旁忙活起來,先給殷勤斟一杯茶水,又要給花二妮續水的時候,卻挨了花二妮的冷眼兒,說這茶比街邊的大碗茶都難喝。

    陳老頭兒趕緊將門口伺候的雜役招呼進來,板著面孔一頓責罵,讓雜役將這桌的茶重新換過。

    殷勤安靜地坐著,看那陳老頭兒的表演,直到那雜役苦著臉委委屈屈地退下去,這才重新拾起剛才的話題,又問陳老頭,這筆買賣到底能不能成?

    陳老頭瞟了一眼花二妮與殷公子,見殷勤沒有回避的意思,又眼巴巴地瞅了好幾眼殷勤邊兒上的空座位。

    殷勤還是那付似笑非笑的樣子,也不說讓他坐下,陳老頭干脆厚著臉皮厚呵呵笑兩聲,將那座椅扯過來,挨著殷勤邊上坐了,這才拿腔作勢的清了下嗓子,對殷勤正色道︰“掌櫃的意思,這買賣能做。”

    “不過......”殷勤不緊不慢地替他做了個轉折。

    “不過咱們馮掌櫃卻提了兩個條件。”陳老頭兒扳著手指道,“第一就是這個價格,小哥兒出的價實在是太少了點,馮掌櫃的原話是,因為這麼點靈石招惹一下子麻煩,不值。”

    陳老頭瞟了殷勤一眼,見他面沉如水,看不出絲毫喜怒之色,便小心翼翼地繼續扳指道︰“至于這第二點嘛,掌櫃的想問問,殷小哥是想跟咱們做一錘子的買賣呀,還是準備細水長流?”

    “一錘子買賣怎麼做?細水常流又如何?”殷勤的臉上總算有了點感興趣的模樣。

    陳老頭兒忙道︰“掌櫃的意思是,倘若殷小哥只打算買前面那幾個的話,這買賣不做也罷,利太小,實在沒什麼意思。不過,若是小哥兒存了細水長流的心思,倒是可以繼續談下去。”

    “不知你們掌櫃的,打算將這細水怎麼個流法?”殷勤翹起二郎腿,伸手從桌上提了一條烤的焦黑的豕肉,放在嘴里嚼開了。

    陳老頭盯著對面大口嚼肉的小白牙,走了一下神兒,忙又收拾起心情解釋道︰“掌櫃的說,這細水最少也得流個三五年才有的做。不瞞殷小哥,就像前院那種貨色,咱們每個月都能有百八十個的量,不知殷小哥有沒有這麼大的胃口?”

    殷勤沉吟片刻,不答反問︰“價格呢?咱也別兜圈子,就說你們掌櫃的打算賣多少錢?”

    “一口價,十枚低階靈石。”陳老頭兒露出生意人的本色,說話斬釘截鐵,沒有半點退讓的語氣。(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悅君歌 男尊女貴之休夫 盛世錦 果園飄香之獨寵醫妃 盛寵毒女風華 古代生活 權臣閑妻 穿越之敗家福晉 穿越長姐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