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武俠修真 > 穿成炮灰後我和反派大佬BE了 > 第十一章 交鋒

第十一章 交鋒

作品:穿成炮灰後我和反派大佬BE了 作者:酸酸甜甜哈密瓜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病秧子是個大夫。

    這讓許明月驚掉了下巴,她的目光跳過排著長隊的人群,看向端坐在明堂下的男人,蒼白瘦削,整個人籠罩著一層濃重的病氣,笑起來也是一副病歪歪的模樣。

    “我怎麼瞧著程大夫最近氣色越來越差了。”

    “哎,程大夫氣色什麼時候好過呀。”

    “他也是個可憐人啊。”

    許明月耳朵一動,裝作感興趣的樣子,扭著頭也插進幾個大姐們的閑聊,好奇道︰“幾位姐姐聊什麼呢?”

    大姐們話匣子拉開了就收不住,許明月听的津津有味。

    病秧子叫程立雪,搬到繁花城有十來年的時間,是這一片數一數二的名醫,口碑甚好,最重要的是,他給窮人看病分文不取,有時候甚至還倒貼腰包。

    “程大夫有家室嗎?”許明月問。

    “哎!”那個大姐嘆了口氣,“听說他妻子病逝了,這麼多年就一個人,孤苦伶仃的。”

    “倒是個痴情人。”

    許明月悄無聲息離開排隊的人群,低著頭往杏花胡同口去。

    剛走兩步,就听見人群嘈雜的議論聲︰

    “哎,程大夫怎麼走了?”

    “怎麼回事呀?”

    “……”

    “大家今天先散了吧,程大夫家里有急事,明日再來!”

    程立雪的身影從她身邊一閃而過,許明月看了半天,得得到一個結論︰

    人不可貌相,病秧子走路還挺快。

    不對!

    她腦中突然警鈴大作,程立雪這是往杏花胡同去。

    什麼事要這麼火急火燎的趕回去……

    楚硯——

    許明月暗道不好,她拔腿從另一條路往杏花胡同跑去,楚硯那個大少爺,該不會偷摸溜進程立雪家里了吧。

    她越想越不對勁,按照這廝的尿性,沒道理要分開行動呀,他是怕自己礙手礙腳,找個理由把她支開了。

    風從耳邊呼嘯而過,許明月跑的飛快,她甚至能听見自己心髒砰砰亂跳的聲音。

    快一點,再快一點…

    “呼呼——”

    許明月扶著那棵粗壯的桃花樹喘的上氣不接下氣,這身體太弱了,回去,回去我一定要好好修煉,她心想。

    太好了,程立雪還沒來。

    許明月抬腳就往巷子里去,剛走到昨日的位置,就听到一陣利刃交割的聲音,然後就是一聲怒喝。

    這是,楚硯!

    完了,不是程立雪沒到,是他早就到了!而且似乎還跟楚硯打起來了!

    許明月的腦子亂成一團漿糊,一時間,她閃過千頭萬緒,楚硯說這個人很厲害,硬來肯定不行,只能智取。

    智取,智取…

    她閉著眼楮想了半天,還沒想出個智取的方法來,半晌,靈光乍現,少女緊閉的眼眸驟然睜開,眼中一片瀲灩。

    她推開上次那扇無人回應的門,她記得楚硯說,這個院子肯定有異樣,只能賭一把了。剛進門,刺骨的涼意席卷而來,繞是許明月靈力低微,隱隱約約也感覺到不對勁了。

    靜,太靜了。

    踏入院子的那一刻,像是踏入了另一個世界,外界的一切都被隔絕開來,只有無邊無際的死一樣的寂靜。

    院子很小,收拾的整齊而干淨,牆邊還種了一棵桃花樹,樹下搭了個秋千架,秋千架上坐著個白衣飄飄的女子。

    許明月驚的汗毛倒豎,慌張退了三米遠。

    不對!

    她盯著女子看了好幾遍,才發現那只是道虛影。

    女子就來來回回坐在秋千架的蕩漾,明媚的臉上滿是笑意,坐在桃花樹下,簡直是人比花嬌,人面桃花相映紅。

    許明月想起傳聞里程立雪病逝的妻子,這難道是她妻子的殘影嗎?

    她無暇多想,大步穿過抄手長廊進了內堂,內堂里只有三個房間,依次排開,許明月接連推開兩扇門,都是空無一物,她站在最後一扇門前,心髒狂跳。

    希望自己沒猜錯,她咬咬牙用力推開緊閉的房門,灰塵四起,許明月嗆的滿臉通紅。

    剎那間,一道極亮的白光在眼前炸開,冰冷的威壓撲面而來,許明月一口氣沒上來,伸手按住自己翻騰的胸口,嘔出一口腥甜的血來,懷里的傀儡木牌裂成兩半。

    又一道亮光驟起,復而熄滅,錯愕的聲音響起︰

    “師妹?”

    許明月半眯著眼,看清眼前人之後差點又一口血吐出來,顫顫巍巍伸出手道︰

    “二師兄,我早晚死在你手里。”

    虞歸晚保持著持劍的姿勢,咬牙強行收回自己的真元,劍氣在內府橫沖直撞,他悶哼了一聲,沒說話。

    站在一旁的溫銘趕緊把許明月扶起來,輕叫了一聲,“小師妹?”

    “沒事吧?我們還以為是那個病秧子來了。”

    許明月趔趄了一下,那個傀儡咒給她擋了大部分攻擊,到沒有大礙,她顧不得那麼多,急道︰

    “快,去對面!楚硯跟那個病秧子打起來了!”

    二人同時一震,迅速起身,剛走到門口,一道瘦削的影子就立在明堂里。

    虞歸晚和溫銘迅速拔劍,幾個人就這樣沉默的對峙著

    那身影開口,依舊是虛弱的讓人膽戰心驚︰

    “小看你們了,竟然掙開了我的縛靈鎖。”

    楚硯自他身後緩緩走出,臉色慘白,嘴角噙著暗紅的血跡,扶光劍直指程立雪的後心口,一字一句道︰

    “以身飼魔,你不怕萬劫不復嗎?”

    程立雪低著頭,看不清表情,只低低笑著,雙臂微展,周身泛起一團黑影,他被裹挾在那團黑氣中,嘶啞道︰

    “我早就萬劫不復了,既如此,那就一起下地獄吧。”

    黑氣逐漸擴大,外面的天空也驟然黑了下來,黑氣所過之處竟是草木凋零。

    “過來。”虞歸晚不動聲色的拉過許明月,與溫銘二人將她擋了個嚴嚴實實,三把劍同時對著黑氣中的程立雪,呈包圍之勢。

    三劍齊發,劍意如狂風驟雨,浩浩蕩蕩從四面八方襲來,直到這個時候,許明月才真正感受到何為修行。

    她突然對修煉有了一絲憧憬,她想,我要站跟師兄站在一起,而不是躲在他們的身後。

    黑氣越來越重,程立雪抬手,兩團黑氣劈頭蓋臉的沖向許明月這邊,正撞在了她扔出去的防御界上,防御界的真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吞噬,那黑氣吃了幾口後竟越發壯大。

    “收起來!”楚硯在身後吼道︰“這黑氣能吞噬真元精氣,用劍!”(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風雲菱楚炎冽 武逆焚天 修羅武神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