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恐怖靈異 > cos原神三神來到橫濱片場後 > 第116章 116(七千營養液加更二合一)

第116章 116(七千營養液加更二合一)

作品:cos原神三神來到橫濱片場後 作者:箏曲布谷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夜斗已經失蹤五天了。

    沒有任何的征兆,&bsp&bsp也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如果不是手背上的名字尚且還在,那份羈絆尚且沒有丟失。天內理子是無法忍耐到這個時候的。

    從那天異變開始,夜斗就變得有些不對勁起來。或者說,&bsp&bsp他們變得不對勁起來。

    最初的時候她還沒有察覺,&bsp&bsp但逐漸的,她發現自己的存在感逐漸變得弱了起來。

    明明她走在路上,&bsp&bsp但駕駛著車輛的人們卻像沒有看到她一樣朝她徑直行駛過來。如是幾次後,她也就知道了這不是偶然。

    但她現在已經沒有心情再去思索究竟是為什麼了。

    這個世界沒有幾個人認識她,她只能一個人在過往休憩的神廟內獨自一人發呆。

    無論怎樣,那家伙總該跟她說一聲啊。

    但她也知道無論夜斗再不靠譜他也都是貨真價實的神明,&bsp&bsp即便沒有神器在,&bsp&bsp他應當也bu會出什麼事情。但五天過去了,&bsp&bsp內心的擔憂與慌亂讓她幾乎無法在理性的思考。

    她不想一個人。

    無論如何,&bsp&bsp她都不想一個人……這實在是太難以忍受了。

    那些她不認識的人無視她或者不記得她也就算了,但是……

    回過神來時,她已經跌跌撞撞地來到了武裝偵探社。下定決心後,她抬手敲了敲偵探社的門,很快,&bsp&bsp門便被打了開來。當看到那張熟悉的少女面孔時,她懸著許久的心終于放下,她不由笑了起來。

    “直……”

    開了幾秒的門被沒有半分猶豫地關上。

    “……美。”

    天內理子的黑眸短暫地失去了焦距。

    怎麼會這樣……

    她也……看不到她了嗎……?

    依舊是熟悉的布置,溫迪依舊是落座在afia首領的對面,桌上備好的依舊是上好的紅酒。就像投其所好一樣。

    唯一不一樣的是,這次中原中也並沒有像上次一樣離開,&bsp&bsp而是站在了森鷗外的身旁。

    “森首領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好客呀,&bsp&bsp我還以為再也喝不到這美妙的紅酒了呢?”溫迪注視著酒杯,&bsp&bsp頗為懷念的說到。

    代替中原中也開口的是森鷗外。

    “你這可就說笑了,&bsp&bsp溫迪先生是我港口黑手黨貴客這件事可是人人皆知的。”森鷗外輕笑,“不過此番請你前來,也是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于你。”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吟游詩人而已,莫不是你想拜托我歌頌你的英雄詩篇?”溫迪顯得有些為難,“嗯……可以稍加修飾,但太過火了就太違背良心了。”

    溫迪的一舉一動都被森鷗外收入眼中,他的紅眸幾不可見的暗了些許。

    港口afia的勢力遠不只是涉及橫濱或者日本,在國外他們也有著相當的勢力。即便如此,任他如何調查他也都無法得知溫迪究竟從哪里來。就好像是在幾個月前突然出現在橫濱一樣。就像當初溫迪帶著夢野久作離開的時候,他也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做到的。

    分明除了衣著打扮外無論從哪方面看上去都很普通,但卻像是一點憂慮都沒有似的來到了港口afia這樣的地盤,平且,從容地同他交流。在溫迪的身上他根本看不出半分局促的樣子。

    這不是一個看上去十五六歲的孩子會有的樣子。

    “前不久我帶小愛麗絲去買衣服的時候,偶然踫到了你。小愛麗絲可開心了,當時就想去和你打招呼,但是她很害怕那個與你同行的人也就沒有過去。”森鷗外道,“如果沒猜錯的話,那位應當是近來風頭極盛的異能特務科的那位‘雷電大人’吧。”

    溫迪稍稍回憶了一下便想到那應該是他和雷電影一同去查“桂木斬長正”時候的事,溫迪點頭“路上正巧遇到了也就一起同行了一段。”

    “當時你們穿著的都是同一款式的運動服……不會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吧?”森鷗外繼續道。

    本來是想捉弄一下雷電影的,這下倒是他自己栽了。溫迪感到心痛的滋味。

    “其實那是當前時令的流行款。”溫迪面不改色地瞎扯道。

    大不了回去之後也可以讓雷電影把他剛剛說的這句話給變成真的。

    “後來我又陪小愛麗絲出去買衣服了,又偶遇了正在散步的武裝偵探社的那位編外顧問,他穿的也是同款衣服呢。”

    溫迪“說明我們的審美還是很相同的嘛。”

    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總算是體會到了。

    “那想必港口商業街爆炸事件之前,有人看到三位舉止親密,相談甚歡,一定是你們志趣相投,偶然一見如故了。”對于溫迪敷衍的回答森鷗外並沒有提出什麼異議,只是在偶然上加了個重音。沒等溫迪回答又緊接著道“據我所知,你在黑手黨已經呆了幾天,不出意外也已經從他人口中知道那件事情了。”

    溫迪也順勢忽略了之前的交談,道“你說的是近幾天afia某些人莫名死亡的事?”

    “正是。”

    “你不會懷疑到武裝偵探社或者是異能特務科身上了吧?”

    森歐外靜靜地看著溫迪,沒有說話。

    “我與他們的確相識,但遺憾的是你也無法從我這里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不過就我觀察而言,我覺得並非他們搞的鬼。我認為你應該也是這麼覺得的。”溫迪托著臉道。

    “他們沒有理由對afia下這種手,只是我有些好奇罷了。”森鷗外的紅眸中頗為興致盎然,“你是怎樣看待這件事的?”

    “嗯?要我說嗎?”溫迪仔細的思考了一下,然後道,“不如反思一下afia最近是不是水逆什麼的?不然為什麼只有黑手黨的著道了。”

    溫迪所說的這件事森鷗外自然也是想到了的。

    這些天來他已經派人前去搜查,但是卻無法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他便自然而然地把視線放在了橫濱近來發生的事情上。

    “不知你對前幾天橫濱的那場異變是否有印象?”森鷗外繼續循循善誘,“當時眼見橫濱即將有危險,港口afia也同樣派了精英部隊前去支援,卻被風牆擋在了外面。听說那場突入其來的戰爭的全由雷電影一人解決的。”

    “你的意思是?”

    “黑手黨近來發生的事情都是在那場異變之後,這很難不讓人產生聯想。”森鷗外雙手交疊,“依照你與那位的關系,你許是也知道什麼。”

    除此之外,森鷗外還有些猜測並沒有說出來。

    那場異變來的太快,結束的也太快。在結束之時他就當機立斷地派人去調查情況,而後發現了一件不得不注意的的事情。

    據線人所說,在異變開始之前雷電影和溫迪一直都是在一起的,但是從風牆中走出來的人卻只有雷電影一人。並且他們也搜集不到異變之時溫迪在風牆之外的證據。

    雖然證據很少,但他懷疑溫迪當時在場。

    “其實不難想象。雖然現在黑手黨的人是凶手的目標,但其實這本來就是個概率性的事件,誰也不知道下一個被殺死的是誰——那些人手上不干淨,那兩方勢力的人也不見得清白。”森鷗外道,“這件事影響的並不只是黑手黨,若下一個出事的地方是武裝偵探社或者異能特務科,對于某些人來說,倒是後悔都晚了。”

    “你難道是想要他們兩方勢力也幫你一起查案?”溫迪撐著下巴,“以你們平日的交情,似乎有些難度?”

    “這種離奇的事情突然發生在橫濱,難道武裝偵探是不應該去查查?”森歐外嘆氣,“黑手黨那麼多的人只是死了一兩個而已,實在是微不足道,單論仇殺afia一天不知道會死多少個,這都是常態。但現在情況明顯不同,你是聰明人,應當能看出來——這件事牽扯的是整個橫濱,而非只是afia一方勢力。”

    “說的是有道理,但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拿出足夠的誠意。”溫迪仰頭飲下一杯紅酒,又非常自來熟地自己滿上,口中還念念有詞,“森首領的酒還真是不容易喝呢。”

    “怎會呢?”森鷗外笑,“雖然你酒後鬧事砸了一棟別墅兩座酒吧,煽動一大批我腦子不清楚的下屬,還讓港口黑手黨勢力範圍內最繁華的街道歇業了整整一個月……。”

    “等等!”溫迪攥著酒杯一臉驚恐的分辯,“別墅的事情是中也酒量不行,我只能勉強負一點點責任。酒吧是兩個腦子不太清楚的咒術師鬧事,我還幫你救下了好幾瓶酒來著——不小心喝光這件事只是為了壓驚而已,至于……好吧我確實有一點點不對的地方,但那座酒吧一定還是完整的,只是人出了一點小問題,這怎麼能怪酒呢?”溫迪越說越理直氣壯了,“還有,港口商業街明明只停業了半個月不到,可不帶這麼訛人的!”

    “你看吧。雖然你酒後鬧出了這麼多事,但我仍然在用最好的美酒招待你,並沒有像其他地方那樣兢兢業業地將你和酒分開。”森鷗外一臉微笑的說道,並且非常絲滑地拿起溫迪面前的酒瓶,緩緩移到了離溫迪又遠了幾厘米的的位置上,“這還不能顯現出的我的誠意嗎?”

    森鷗外心里明白目前的形式並不樂觀。雷電影鋒芒畢露暫且不說,能被銀狼那家伙拉攏作為編外顧問的鐘離,也絕不是什麼善類。

    那麼,同時與那兩位有著難以言說的親密關系的溫迪呢。

    他嘴上說是相信異能特務科和偵探社,但如果真是他們做的……那可就麻煩了。

    這也是他把中原中也留在這的原因了,畢竟直到現在,他也無法摸清溫迪究竟是哪一方的人。

    “啊這,你還是更應該對你想要求助的對象展現誠意,而不是對一個沉醉于藝術與詩歌的吟游詩人。”溫迪又干了一杯,頗為留戀的看著酒瓶說道。

    “如果我請你在這里做客一段時間呢。”

    溫迪興奮道“包吃包住嗎?如果中也願意把他家的酒都給我喝的話,那我一定是一百個願意的~。”

    中原中也也沒想到自己會被突然提到,他下意識地表達了自己的不贊同“未成年喝酒本來就不對吧。”

    本以為中原中也會是舍不得讓他喝,卻沒有想到最終竟然是因為自己沒有成年的問題。溫迪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是該開心還是悲傷。他嘆了口氣,對森鷗外道“我說,你不會還是在試探我吧。”

    森歐外沒有反駁,他唇角勾起,看上去頗為愉悅的樣子。

    “如果他們並不想參與到這件事來,那麼如果我向你求助,你可有意願向我伸出援手?。”

    “求助?向我?”溫迪指了指自己,綠眸眨了眨。

    “可以這麼說。”森鷗外坦然承認,“你有這個實力。”

    “雖然不知道你是從哪點看出來的……還是非常感謝你的信任啦。”溫迪捧心,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你之前的建議是麻煩了些,不過看在中也的面子上,下次見面的時候我會將這件事同他們說一下,至于幫不幫可就不關我的事了。”

    森鷗外自然是看出溫迪不著痕跡地拒絕了“以個人名義幫助他”的提議,他也早有預料。

    “那就太好了。”森歐外抬起酒杯來,面上掛著得體的微笑,“不過,我上次的建議或許可以考慮一下。”

    “什麼建議?”

    “港口afia五大干部之一的位置會給你留著。”森鷗外道,“港口黑手黨隨時歡迎你的到來,溫迪先生。”

    *

    在結束和森鷗外的交談後,他就前往了武裝偵探社打算找鐘離交談一下此事。但當他到達偵探社的時候,卻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凜音?”看到站在門口的少女溫迪有些疑惑,“你怎麼不進去?”

    誰知在溫迪說完這一句話後,少女的身軀明顯顫抖了一下。下一刻她頗為僵硬的扭過頭來,一雙水汪汪的黑眸不可置信的望著他。

    “怎、怎麼了嗎?”

    他問完這句話後情況就更糟糕了。少女的眼眶發紅,澄澈的眸子中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你能看見我的……”

    “這麼大的人怎麼會看不見了?”溫迪感覺有些不對勁,準備繼續追問的時候,門被打開了。

    “就說听到你的聲音了呢。”谷崎直美笑盈盈地同溫迪打了個招呼,而後她扒著門把手左右張望了一下,有些奇怪地問溫迪,“你剛剛是在和誰說話嗎?”

    不對勁的感覺更強烈了。

    溫迪偏頭看向天內理子,卻發現她低下頭來拿袖子擦著眼,不知是在想著些什麼。

    順著溫迪的目光看去,谷崎直美復而又帶著疑惑的看向溫迪。

    “我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凜音也來了,就和她打了個招呼。”溫迪抓住了身旁凜音的手腕,同時偏過頭來問凜音道,“你來這里是找直美的吧。”

    “你的身旁……”

    “有人嗎”這三個字還沒說完,谷崎直美就明顯愣了一下,她揉了揉眼,像是不相信自己的眼楮。

    “凜音?”

    就像是觸動了什麼開關似的,凜音的眼淚再一次落了出來。驀然就撲到了谷崎直美的懷里,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脖子,一邊哭著一邊哽咽道“直美……你剛剛太過分了吧,就這樣把我關在門外面了……”

    “那個……”谷崎直美看上去有些局促,“我、我們認識嗎?”

    哭泣的聲音停止了,但很明顯,埋在谷崎直美肩膀上的少女身軀還是因為哭泣而微微顫抖。

    “大家怎麼不進來說話。”

    見幾人在門口聊了許久,谷崎潤一郎放下了鼠標走了過來,同溫迪打了個招呼。當視線落到報抱著谷崎直美的少女身上的時候。他和谷崎直美初見凜音的反應幾乎別無二致。

    是那副表情了。

    “她是凜音,是夜斗的神器。”溫迪看向兩人,“你們不記得了嗎?”

    “夜斗……凜音?”谷崎直美喃喃著重復著兩個名字。

    “啊,是凜音啊。”谷崎潤一郎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剛剛一下子沒想起來。不好意思,快請進來坐吧。”

    “哥哥?”谷崎直美眼里充滿了疑惑,“你認識她嗎?”

    “我和凜音只見過幾面,有些遺忘也是可能的。但直美你不應該啊。”谷崎潤一郎道,“你們明明是朋友。”

    “朋友?”谷崎直美咬了咬手指,“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谷崎潤一郎這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的神情變得沉重了些,同溫迪對視了一眼。卻只見溫迪搖了搖頭。

    “進去再說吧。”溫迪道。

    幾人來到武裝偵探社里面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江戶川亂步也在,他懶散地躺在沙發上嚼著吃著薯片。有一下沒一下地打量著剛進來的凜音。

    “亂步先生。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谷崎潤一郎有些緊張地問道。

    江戶川亂步把口中的薯片嚼碎咽了下去,一句話打破了谷崎潤一郎的希冀“凜音和夜斗是誰。”

    “怎麼你也……”谷崎潤一郎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但明明我和溫迪是記得他們的。”

    “難道是我們是異能者的緣故?”溫迪腦中靈光一現,錘了一下手心。

    谷崎潤一郎還沒有來得及應和溫迪的話,沙發上躺著的青年就不高興地直接坐了起來。

    “那我應該可以看見啊。”江戶川亂步氣鼓鼓地反駁道,“我和普通人半點邊也沾不到好吧。”

    “對,亂步先生也是異能者,也不應該看不見的。”谷崎潤一郎又開始苦惱起來。

    谷崎潤一郎入社較晚,並不知道江戶川亂步並非異能者。因此他也根本沒有想到江戶川亂步是因為不爽被別人認為是普通人所以才進行反駁的。于是乎他現在變得更加茫然了。

    “對了凜音。”溫迪忽然想到一件事,“夜斗怎麼沒和你一起來?”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江戶川亂步伸出右手食指指向天內理子,“你這次來的目的應該和那個叫夜斗的有關吧?”

    “嗯。”天內理子的眸光黯淡了些,“夜斗他已經失蹤五天了。”

    “失蹤?”這個倒是溫迪沒想到的,“你是他的神器,如果沒有你的話別說除妖了,即便是自保也做不到吧。”

    “我不知道。但是神主同神器一直是單向聯系,之前我也沒有遇到過這種狀況。”天內離子不安地抓著衣角,“雖然夜斗那家伙一點也不靠譜,但怎麼說也是個活了很久的神……對了!他之前和跟我吹噓過,只要有人記得神,神就不會死的。但我還是擔心他會出事……”

    “五天的話……”

    溫迪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我最近這段時間在黑手黨,听到了一些傳聞。”溫迪道,“那邊最近死了些人,好像也就是在五天前的時候開始的。”

    “死人?”凜音一怔,而後狠狠搖頭,“夜斗絕不會殺人的,他可是神啊。”

    “溫迪應該不是猜測這件事是夜斗做的,而是擔心有人想對夜斗下手吧。”谷崎潤一郎低頭思索,“但夜斗也不是黑手黨的人……這麼巧合的時間總歸是奇怪了。”

    “但是就像溫迪所說的那樣,如果神器不在身邊的話,他連一點抵抗的余地都沒有啊。而且如果他想,他只要在心里默念我的名字我就會出現在他身旁的。”凜音聲音有些顫抖,“但是直到現在他也沒有呼喚我。”

    “我打電話聯系他一下。”溫迪撥通了之前存好的夜斗的電話號碼。在等待的時間里,江戶川亂步又開口了

    “一個神主只能有一個神器嗎?

    冷不丁的開口吸引了眾人注意後,江戶川又撕開個糖塞到嘴里。

    “你看上去也不確定啊。”江戶川亂步含著糖道,“你怎麼就這麼確信他只會依靠你一個神器。”

    “沒有接。”溫迪把電話掛斷,他看向那邊怔住的天內理子,“夜斗失蹤之前,你感覺他有什麼異常沒?”

    “異常?有的。”天內理子的聲音有些發悶,“自從幾天前那場異變發生之後,我和他的存在感在人們心中很小。他看上去很失落的樣子,這幾天都悶悶不樂的。甚至接單賺錢都有消極怠工的架勢。”

    溫迪“……那雀石挺嚴重的。”

    就在溫迪準備再打一次夜斗電話的時候,他腦子忽然出現一個想法。

    “如果向神明許願的話應當沒那麼多講究吧?”溫迪搖了搖手機,“古代的神明又沒有手機當媒介。”

    天內理子想了想,道“是這個理,大概是因為這個世界上沒人認識他,他才要通過留小廣告然後用電話來接單的。”

    “那就好辦了。”溫迪雙手合十,“我們來向夜斗許願吧,只要足夠真誠,身為神明的夜斗一定會回應他信徒的願望吧~”

    “有、有道理G!”天內理子被點醒了,她雙手交握,看向眾人,“但我是神器,已經不是人類了……麻煩大家了。”

    “那就讓我先開始吧。”溫迪沉浸式地閉上了眼楮,真誠道,“萬能的夜斗神啊,我想要好多好多喝不完的隻果酒還有吃不完的隻果!”

    天內理子“……你這可能不行,他窮的自己都吃不上飯了。”

    谷崎直美一把攬住了谷崎潤一郎“那我許願和哥哥永遠在一起!”

    依舊沒有回應。

    “吃不完的零食~”亂步懶洋洋舉手。

    又是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就在毫無進展的時候,被半掩著的門打開了。太宰治進來就看到一個兩個的人都雙手合十跟做法似的。還沒問怎麼回事,靠在沙發上的江戶川亂步就開了口。

    “太宰,許個願。”

    太宰治“?”

    “有名為夜斗的神明幫你完成願望哦~”江戶川亂步添了把火。

    “!”

    太宰治立馬雙手交疊在胸前,陶醉道

    “夜斗神啊,請讓我朝氣蓬勃充滿活力地死去吧~”

    在太宰治睜開眼的時候,他就對上了那雙藍眸。

    biu

    biu。biu(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風雲菱楚炎冽 武逆焚天 修羅武神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