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穿越小說 > 最強使靈 > 第兩百五十五章︰先天缺陷名聲揚

第兩百五十五章︰先天缺陷名聲揚

作品:最強使靈 作者:光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div id="cener_ip"><b></b>    “爹爹?!~~~”

    昊夢的一聲爹爹,直接是把王思博幾人給叫傻眼了,更是讓龍語雲整個不經怒火中燒起來,“臭!流!氓!給本小姐解釋解釋”一時間,幾人的連忙追問和好奇的眼神,愣是讓齊林風緊張得出了一身的冷汗,看著龍語雲那仿佛要吃人一樣的神情,更是猛咽口水,弱弱問道“額,大,大小姐,如果我說這一切都只是一個誤會,你,你信嗎”

    “你覺得我會信嗎”龍語雲二話不說就是直接給齊林風來了一套山路十八彎大連招,打得那叫一個滿地找牙鼻青眼腫,簡直就是查鬼哭狼嚎的程度了,“你今天不給我解釋清楚,本小姐就要換使靈!~~”

    “啊!~~听我解釋呀,啊啊啊啊”

    齊林風的那副慘狀,也是看得王思博幾人頭皮發麻,不敢言語,“這,這種時候的學姐,好,好可怕”

    “小聲點,可別亂說話,要是學姐等會兒發泄不夠,你頂上?”

    “齊林風我都有點同情他了,嘶嘶嘶嘶哦,這記回手掏,我看得都疼”

    “語雲呀下手稍微悠著點,這要是把他打得半身不遂了,這以後苦得還是你自己嘶嘶嘶嘶”

    然而,作為這次‘慘狀’的‘真凶’,昊夢卻是一旁一臉歡喜的神情,甚至拍手叫好,讓齊林風啞巴吃黃連,苦得都不能再苦了,“哇哦,爹爹娘親又打架咯,好好看”

    郭子聰幾人都是眼角猛抽,苦笑不已,“確認過眼神,是親生的沒錯了”

    片刻之後,一頓爆錘之下,龍語雲的怒氣才是消退,獨留下齊林風一臉紅腫,委屈巴巴地跪在地上求放過,而郭子聰幾人都已經是對昊夢好奇不已,詢問連連起來,“小朋友,你告訴哥哥,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昊夢。”

    “噢,那昊夢你告訴姐姐,你是從哪里來的?”

    “不知道。”

    “呃,那,那你告訴我們,你說誰是你爹爹?”

    昊夢的再次指向了齊林風,一下子也是讓齊林風後背拔涼拔涼的,面前的龍語雲更是鞭子抽地,怒氣又生,要不是剛剛打得都有點累了,估計這會兒又是一頓女王的無情鞭撻,郭子聰不由嗤笑,連連豎起大拇指,“可以呀你齊兄,沒想到你動作這麼快,連孩子都搞出來了,還,還都這麼大了,老實交代,你是不是隱藏了你這個寶貝女兒很久了?”

    “哎,齊大哥,本來還以為你是不多得的好男人好使靈的,沒想到你爆出了個驚天大雷,語雲,要不你再揍他一頓?他這渣男的名號是實錘了。”

    “呃,也許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齊大哥可以解釋解釋,對吧”

    齊林風瞬間感激涕零,潸然淚下,“還是王思博懂我。大小姐,你听我解釋,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那你倒是解釋呀,要是敢騙我,我,我絕不會原諒你!”

    一時間齊林風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總不能直接說自己是靈神重生,而昊夢的確是自己的女兒,只不過是他和龍語雲兩人的前世之女吧,“系統,怎麼辦呀,趕緊說話快救救我呀”

    “樓主,這本系統可愛莫能助,感情的事你自己處理咯,再說了,你平時不是听會瞎扯的嘛,照常發揮嘛。”

    “開什麼玩笑,現在大小姐這麼銘感生氣,我要是稍微說謊離譜,被她察覺到了,我可就瞬間萬劫不復,連女朋友都沒了,我,我可不想前幾天才剛剛談個戀愛,今天就給分了,哎,我們手都沒焐熱呢!”

    “看您這點出息,行吧行吧,本系統就勉為其難,為樓主您想想應對方案吧”

    幾分鐘後,齊林風才是按照了系統給出的建議,開始了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其實昊夢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兒,她是一直被困在這幽泉地府的一處封存秘境之中,我先前不是消失了嗎,就是不經意誤入了那秘境之中,更是不經意打開了封印,還是不經意救出了她,所以,所以她才會一直跟著我出來的!”

    “是嗎?”幾人皆是深表懷疑。

    “齊兄,你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郭子聰那一臉的壞笑,明顯就是看戲吃瓜來的,“而且這麼多的不經意,怎麼就讓你給撞上了呢,其實齊兄,你不用這麼害怕的,昊夢這麼可愛漂亮,我們都很喜歡,而且看昊夢的樣子最多也就六七歲,不比小靈兒大多少,我算算哈,昊夢出生時,你大概也就十七八歲這樣子,有孩子挺正常的了”

    “我靠郭子聰,你吃瓜就吃瓜,看戲就看戲,能不能不要不嫌事兒大呀,亂說話會死人的”齊林風連忙解釋著,“大小姐,你想想我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女兒呢對不對,我什麼來歷你還不清楚?而且來到這里之後,我可是一直跟著你的,哪有時間,甚至都沒有離開過你多久吧對不對。”

    齊林風的話倒也是句句在理,合乎實際,龍語雲其實也就只是心里有些不悅而已,畢竟最近的她是逐漸有種越來越看不清齊林風的感覺了,她自然是心里相信齊林風的,只是一時間似乎也找不到不會懷疑的理由而已,齊林風隨即靠近其耳旁小聲說道“其實大小姐”隨後齊林風又是半真半假地扯了一遍,

    昊夢是被封存在所謂的秘境里數千甚至上萬年沒錯,但他不會說是惡神宮,昊夢是上古某位神明的子嗣也是真的,但他不會說是自己的前世,更不會說是靈神之女。所以,一番描述之下,龍語雲也是接受了齊林風的話語,而至于昊夢為什麼叫他爹爹,齊林風雖然只是用了一句似乎長得很像敷衍了過去,但龍語雲也明顯理解和接受了,畢竟剛剛她還是叫了龍語雲自己娘親呢,綜合所述之下,龍語雲幾人便是將昊夢理解成了是一個被封印多年,思緒有些混亂的可憐孩子。

    再加上龍語雲和羅紅兩個女生,骨子里便有的母愛情懷也是猛然被激發,齊林風這才是勉強地逃過一劫,看著眼前這個剛剛到自己腰間的小女孩,一身襤褸的衣裙,有些瘦弱的身軀,加上她一臉天真無邪,絲毫沒有壞心思的可愛模樣,龍語雲都是忍不住憐愛地撫摸她的叫小卷發問道“你的名字是昊夢,你還記得自己多久沒有見到爹娘了嗎?”

    (本章未完,請翻頁)

    昊夢試著搬動自己的兩只手手指,但似乎並不夠數,只能搖搖頭說道“夢兒不記得了,夢兒只記得自己要經常睡覺,也醒了好多好多次,但都沒有看到爹爹和娘親回來。”

    龍語雲不經心生可憐之感,昊夢一把撲進了她的懷中,很是愜意地享受著龍語雲給予的溫暖,“現在娘親和爹爹都會來了,夢兒就不用再一個人和小刀刀玩了,也不用一個人待在冷冰冰的房間里了,夢兒好開心!~~”

    “我,我不是”雖然被突然叫了娘親,龍語雲還是有些抵觸的,但感受這懷中這個瘦小的身軀獨自一人在封印的秘境之中存活了那麼久,實在難以想象當中的孤單和無助,龍語雲又是不忍心說出最後那兩個字,唯一能做的似乎也就只有緊緊地抱住她,給予她更多的溫暖和安危了,看著昊夢那都快笑開了花似的,祝曉峰幾人也都是紛紛神情凝重,心情復雜,“這孩子看來是病的不輕,連自己的爹娘似乎都不記得樣子了”羅紅也是一旁滿臉地憐惜,“好可憐的孩子,語雲,這下子可怎麼辦,數千年,甚至萬年都可能,她的爹娘恐怕早就”

    郭子聰一臉疑惑,“等等,這不對吧,別說千年了,就算是個幾百年,這小丫頭也不可能還只是個孩子呀,難道就我一個人覺得奇怪嗎?”

    其實齊林風一早也是有所疑慮,但無奈事情都發生得太突然,他是連機會都沒有來得及進入那所謂的主殿里一探究竟呢,就是帶著昊夢出來了,但經過系統的一頓掃描之下,齊林風至少可以確定,昊夢身上的謎團雖多,但似乎對他是真的沒有絲毫的惡意,所以齊林風也就不細究,而且所幸的是,齊林風在離開之前,也是早已將一塊獸人空間的空間開啟令牌留在了惡神宮之內,日後自然能再找時間回去研究研究。

    然而,就在龍語雲他們幾人交談之際,一直膩在龍語雲懷抱之中的昊夢卻是突然失去了意識,整個人直接在龍語雲的懷里沉沉地睡了過去,感受到不對,龍語雲不禁叫道“昊夢!昊夢?你怎麼了,臭流氓這怎麼回事呀?!”

    幾人幾乎有些手足無措起來,畢竟前一秒還好端端的,下一秒便是直接不省人事,這著實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了,齊林風思索了一會,隨即便是猜測道“說起來,昊夢不是說她要經常睡覺嗎,難道這就是她說的睡覺?”

    可是此時的龍語雲全然臉色驚慌了起來,“睡覺!?這哪里是睡覺的樣子,她,她整個人的氣息都是在飛速減弱呀!”齊林風也是有些吃驚之色,羅紅連忙查看,也是臉色難看,“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睡覺,氣息衰弱,靈力潰散,而且我也感受不到她的本源,這似乎是在死亡”

    郭子聰幾人也是明顯難以置信,“這怎麼可能,剛剛還有說有笑的,怎麼突然就”龍語雲也是急得有些無助欲哭了,“臭流氓,快想想辦法呀,這,這怎麼辦?”

    齊林風眉頭緊皺,“不應該呀,如果要死,這上萬年的塵封要死早死透了,而且她可是繼承了龍神血脈的,是那麼容易就死的?系統,趕緊掃描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不用了樓主,先前就已經掃描好了,這孩子是先天不足,本源缺陷,是打從娘胎就帶出來的問題,並非是什麼死亡,她只是真的如她所說的一般,在進入沉睡而已。”

    齊林風不禁意外,“先天不足?從出生之時就有的問題?不對呀,她可是靈神為父,龍神為母的混血兒,按理來說不應該更加強大嗎,這可是兩種血脈的融合。”

    “樓主,你想得太簡單了,自古以來都是損有余而補不足,這是自然,是道,至少在這個世界來說都是如此,真龍之神的血脈的確強大,但樓主您自己的血脈才是最主要的,在道的約束之下,你們兩個極端的融合,只會迎來道的壓制,所以沒有所謂的強強聯合更加強大,反而你們血脈的融合帶來的只有無法逆轉的缺陷,而她便是這份缺陷的承受者。”

    一時間,齊林風內心深處不由涌上了一股對昊夢的自責和憐愛,“所以你說了這麼多,意思就是她現在的這個狀態並非死亡,而是陷入了某種奇妙的沉睡,類似于假死,對她是沒有傷害的對嗎?”

    “不僅沒有傷害,而且這還是她目前唯一對抗自身缺陷的方式,樓主,她的內部經略和靈境示意圖已經共享給您了,就如您所見,她的本源是殘缺的,靈魂更是極為脆弱,自身靈力也很無序甚至于狂亂,原本按照這個情況她絕活不過周歲,但她卻生生熬過了萬年之久,憑借的就是體內那一個極為復雜和玄奧的靈陣以及印記,以休眠的方式來補充自身本源的虧損和靈魂的虛弱,所以每隔一段時間她必須進入這個狀態,而且還是強制性的。”

    看著昊夢此刻體內丹田處,那不過豌豆大小的靈陣以及印記,其中卻是神秘古老的符文眼花繚亂,而那印記更是顯得古怪晦澀難懂,“總之不是有害的就好,那她每次要維持這個狀態多久?”

    “這是不一定的,要視其本身在清醒過程中,對自身的損耗程度來決定,就掃描的已有痕跡來看,最長的一次記錄,她是足足沉睡了八百年,之後大約都已數十年為主。”

    雖然無害,但一听到這一睡就有可能數十上百年,甚至數百年的時候,齊林風都是忍不住驚呼了起來,“開什麼玩笑!這一睡就幾十上百年,誰等得起!”

    齊林風的話語全然讓龍語雲幾人困惑不已,“樓主,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在外界可以快速地提供她本源和靈魂所需的補充能源,便可提前醒來。”

    “有辦法不早說,是什麼?”

    “靈魂和本源的虧損,永遠也只有一種能量能補充,那就是天地鴻蒙初開之時的天地道能,同時也成為神力。”

    齊林風更是全然黑臉,“你能不能靠譜點,還神力,我上哪找神力給她,還神力,我現在連一個神都找不到!”

    “既是神力,也是天道之力,以前的四神都是神境生靈,自然可以轉化神力,以為己用,但還是很有極限和約束,不過樓主沒有這方面的困擾,畢竟您本身就有一個擁有海量天道之力的東西。”系統的話也是一下子提醒了齊林風,恍然驚覺,“天道之力,是擎天古樓!?”

    是的,要知道就連先前的應龍可都是在古樓之中,借助天道之力才可脫胎換骨,重修為天機龍的,齊林風不經一笑,“明白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

    “臭流氓,你明白什麼,昊夢到底怎麼回事?”

    “放心,她沒事,只是進入了一種沉睡的假死狀態而已,大小姐你跟我來。”隨後齊林風便是將兩人直接帶回了靈境,送進了擎天古樓之中,才剛一進入古樓,樓里的濃郁力量便是全然自行匯聚而來,顯然系統的辦法是對的,昊夢的氣色明顯有著回溫,“很好,看來是找對辦法了,昊夢沒事,等恢復過來她就會醒的。”

    “太好了”

    齊林風看著龍語雲那臉色不禁著急的模樣,也是有些意外,“大小姐,你不是才剛剛見到她而已,為什麼這麼緊張?”

    龍語雲一臉無語的神情,“你們臭男人果然都沒同情心,這麼一個小女孩突然昏倒在面前,正常人都會著急的好不,不過其實我也有點奇怪,明明第一次見,卻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懷念的感覺,而且雖然不願她一上來就亂叫我娘,可我心里似乎也沒有那麼抗拒,反而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像傷心,又像其他什麼”

    齊林風不經想道“果然血脈永遠不會騙人,如果大小姐真的是龍神重生,那還真是母愛偉大,即便過了萬年千年,依舊是能感受得到彼此間的熟悉”

    昊夢的情況雖然得到了改善,但明顯不會立馬甦醒,而龍語雲則是一直留在了古樓之中照顧她,至于齊林風則剛好出去讓郭子聰幾人繼續呆在表層洞窟之中繼續修煉,畢竟像幽泉地府這樣的絕佳修煉環境可不是隨處都能找到的,而且隨著修煉,祝曉峰幾人又都是逐漸有了突破的勢頭,至于齊林風,先是回到了幽泉入口處,將白尤叫了出來進行了蠻荒平原防衛的安排。

    “白尤,你去告訴武皇他們三個,在蠻荒平原的周圍除非是手持我齊雲商會的令牌,以及體內有我商會煉制的丹藥氣息,否則的話,反而靠近這平原周圍的不管是人類還是靈獸,亦或是其他的什麼東西,一律格殺勿論,不要再有想萬獸宗這種情況的發生,尤其是幽泉這里附近的森林,更要提高防御程度,將全部的霸體級惡靈都隱匿在周圍密林,惡神宮和幽泉都不能有失,否則的話,就讓它們自己來領罪吧!”

    白尤目光凌然,嚴肅萬分,“是,屬下明白!可是主人,這令牌還好說,商會的丹藥恐怕武皇它們不一定知道是怎樣的。”

    齊林風直接丟出了一枚聚靈丹,雖然不是什麼效用驚人的東西,但絕對稱得上特殊,而且煉制的手法也只有齊林風和沐雲兩人知曉,所以外界無法復制,“把這個拿去給毒皇,它應該能明白,你們之後在互相轉告,反正這丹藥我稍後也會讓沐雲大量煉制,凡是我齊雲商會的人,都必須服用,去吧。”

    “是。”

    隨著齊林風的這個安排下去,之後的幾天時間里,蠻荒平原便是重新回歸了平靜和安逸,商會總部的建設也是逐漸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在此期間,張青玄他們也是在齊林風的指引之下,在這遼闊的平原之中開采了大量的珍惜礦石,提煉了海量的珍惜材料,有些甚至拿出去都會轟動整個大陸的程度,這是讓沐雲全然興奮不已,因為這意味著他的煉器術將在這下材料的支持之下,越發精湛高深。

    與其相反的是,在蠻荒平原周圍的三大森林,以及入口二十里之外的地方,短短數天的時間那全然變成了一片尸山血海,餓殍滿地,簡直就像是一幅活生生的地獄之景一般,蠻荒平原這個人類禁地的名字便更是再次響徹了整個靈域大陸,這此期間,不管外面是什麼人來,什麼高手前來,幾乎都是傷亡慘重,甚至于有好幾次幾個高級御靈將的高手聯合行動,試圖突破進入,卻愣是被周圍宛如海潮一般密集,瘋狂涌來的惡靈潮給打得狼狽不堪,甚至于還有個御靈將巔峰之人,試圖從後方的森林之中潛入平原,硬生生地便是直接迎來了隱藏在哪里的數十頭霸體惡靈的聯手擊殺,

    這一下,才是徹底打消了很多人試圖擅闖蠻荒平原,人類禁地的念頭,而最讓整個大陸震驚的是,幾乎所有人都是知道了,聞名整個龍皇世家,甚至都聞名整個靈域大陸的新興商會,齊雲商會卻是把總部建設在了蠻荒平原之中,而且流雲飛雪等商品依舊是不間斷供應,由此證明,齊雲商會不僅是在禁地之中扎穩了腳跟,更似乎是有著特別的方法或者手段可以避免平原周圍的惡靈不對他們進行攻擊,這一點著實讓四大王族各大勢力紛紛驚詫,一時間,齊雲商會不僅是商品有了飛躍的提高,發展了更多更廣的分店,甚至還是不經意間宣傳了自己的名氣。

    這一點甚至連商會內部的眾人們都是震驚不已,而張青玄和甦落語幾人卻是難以置信地看著齊林風,因為這顯然都是在他的預料之中,“齊大哥,這你都能想得到,用這種方式來宣傳,著實高明。”

    就連甦芸兒都是不禁感嘆,“你這家伙,可真是個人精,還是個精打細算到了極點的好商人呀。”

    “怎麼,難道這不都是一個會長該有的能力嗎?”

    而隨著近乎半月的恢復下來,古樓之中的昊夢也是重新甦醒了過來,而這段時間,龍語雲幾乎是寸步不離地守護在側,照顧有加,經過幾天的相處下來,龍語雲更是對這個小妮子喜愛不已,只是一想起她可憐的身世和情況,每每都是不能自控地悲傷,此時的昊夢在和獸人族的孩子們一起玩耍,顯然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和別人玩耍的她,笑得是那般活潑開朗可愛,甚至在龍語雲的眼里都儼然成了一個小天使一般。

    齊林風也是和她坐在了古樓大門前的台階之上,看著靈境之中的落日風景,听著昊夢的歡聲笑語,龍語雲都是不自覺地將腦袋親膩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之上,惹得齊林風都是不禁一陣緊張,“呃,我倒是沒想到大小姐你戀愛起來,真的挺主動的”

    “怎麼,你緊張呀?”

    “我,我我我才沒有,我只是覺得一時間有點不適應”

    只是龍語雲下一秒的話有些出乎齊林風的預料之外,“臭流氓”

    “嗯?”

    “不如,我們就真的當昊夢的父母吧”說完這話,龍語雲自己都是不自覺的臉蛋緋紅,顯然她自己也有些覺得這話說出來很是羞人,可當齊林風看著眼前是那般開心快樂,笑容可愛的昊夢,自然也是沒有任何意見,畢竟昊夢的事情也許沒人比他更清楚了吧。

    “只要你願意,好。”

    (本章完)

    7017k

    <div id="cener_ip"><b></b>      (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