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恐怖靈異 > 病弱王爺的田園醫妃她颯爆了 > 第三百九十四五章故人歸

第三百九十四五章故人歸

作品:病弱王爺的田園醫妃她颯爆了 作者:甜心檬檬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div id="cener_ip"><b></b>    “李公子的身體調理的很好,從脈象上來看,可以進行下一步的治療。

    明日辰時準備治療,今夜戌時後不可進食。”

    “辛苦嫂夫人了,我當然會好好的听您的囑咐,絕對不讓您操心。”

    “如此就多謝神醫了。”兩人齊聲道謝。

    翌日,一大早,便準備好了。

    手術進行的很順利,雖然說不能保證絕對無菌。

    但在消毒,等方面月驚華處理的極為細致。

    侯爺夫人得知兒子沒事了後,高興的淚流滿面,死死的捂著嘴,又是哭又是笑的。

    對著月驚華又是一通感謝,經過兩個多月的休養,李雲浩的身體狀況好了許多,和普通人一般無二。

    威遠侯夫人來找月驚華辭行的時候,顯得很著急。

    無意間得知,是因為北境戰事。

    “本來是該听神醫您的話,讓吾兒好好修養的。但北境戰事吃緊,陛下下令,讓我家夫君……還請神醫您給吾兒再開一些調理的藥,我等感激不盡。”

    “什麼?”月驚華一連後退了好幾步,眼前漆黑一片。

    威遠侯夫人,也被她的反應嚇了一跳,本能的伸手扶住了她

    “神醫……月神醫,你沒事吧……月神醫……月神醫……”

    月驚華緊緊的抓住了她的手臂,急急的問

    “夫人,您方才說北境怎麼了?”

    “北境戰事吃緊,鎮北王帶領的玄衛軍在炎峰嶺,被域都的兵馬偷襲,不知所蹤,軍報已經送到了陛下手里,陛下下令……”

    後面的話,月驚華根本一個字都沒听進去,送走了李雲浩等人後,她無力的癱坐在了椅子上。

    許久後,沖著屋外喊了句

    “出來吧!”

    人影一閃,一個紅衣男子出現在了月驚華的身旁

    “夫人。”

    月驚華開門見山

    “我夫君被域都兵馬偷襲,可是真的?”

    “是。”玄一惜字如金,俊俏的面容上多了一絲裂痕。

    若是當初他違抗軍令,跟著主子一起走的話……

    月驚華又問

    “為何不肯告知于我?”

    “主子臨走前交代過,讓屬下保護好您。不可拿北境戰事驚擾于您,屬下不敢抗命。”

    月驚華從他的話語中听出了絲絲不甘,也不看他,厲聲道

    “那現下我夫君有難,還請您盡快回北境相助于他。”

    “可是……”

    “事急從權,您應當听過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更何況我夫君他現下下落不明。”

    “多謝夫人。”

    玄一感激的道,對月驚華的怨氣少了許多。

    月驚華從屋里出來時,手腳冰涼,腹中一陣翻江倒海。

    “嘔……”

    “大嫂你怎麼了?”沈思婉聞聲趕來,擔心的問,趕忙將她扶去了正堂。

    沈瑾安跟吳栓子等人也齊齊的看了過來。

    月驚華蒼白的臉色上多了一絲悲意,一閃而逝,不知道該如何,同他們說這一消息,強打精神道

    “許是累著了,不妨事的。”

    手習慣性的搭在了自己的手腕上,隨之臉上盡是錯愕之色。

    沈瑾安等人見到她這般,更是擔心

    “大嫂,可是病了?”

    “到底怎麼一回事啊,大嫂您快說話啊?”

    幾人都急得不成,吳栓子扶著自家媳婦兒坐下。

    上前,替月驚華診脈。

    隨之,哈哈大笑了起來。

    “恭喜驚華嫂子,恭喜恭喜了啊!”

    幾人都被他這反常的舉動給弄蒙了。

    “栓子哥你笑什麼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倒是說句話啊?”沈思婉急急的問。

    沈瑾安也皺緊了眉頭,一臉的擔憂

    “栓子哥,您快說說吧,我大嫂她到底怎麼了?”

    “你們別急!”吳栓子擺了擺手,笑得眼楮都看不到了

    “驚華嫂子她沒事,你們不必擔心。我方才……”

    “沒事,怎麼會忽然作嘔啊?”

    “……難道是有了?”這話是吳栓子的媳婦兒,何三花說的,即將臨盆的她,笑起來臉上有兩個小小的酒窩。

    “有了?”沈思婉有些摸不著頭腦。

    沈瑾安也是雲里霧里的,疑惑的看了看吳栓子他們兩口子,又瞅了瞅月驚華。

    突然,想到了什麼,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他家大嫂身上。

    “栓子哥,是說我大嫂她有喜了?”

    “哈哈哈……脈象上看的確如此,從脈象上看已經有四個多月了,瑾安你跟小婉,馬上就要做長輩了。”

    “我要當叔叔了?”沈瑾安少了以往的沉穩。

    沈思婉激動的跳了起來,開心的蹦蹦跳跳的,激動的抓住了月驚華的手,高興的說

    “太好了,大嫂您要做娘了,我也要做姑姑了。”

    “哈哈哈……”

    笑聲連成一片,被診出有孕的月驚華,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四個多月了?

    方才她診出滑脈的時候,自己個兒也被嚇了一跳,手下意識的落在了小腹處。

    “可嫂子已經四個多月了,怎麼會還犯惡心啊?”何三花問。

    吳栓子同他家媳婦兒笑笑,示意她安心,低聲道

    “驚華嫂子,您感覺不適,是因為太過于勞累了,胎象不穩造成的。我給您開兩副安胎的藥,以後得注意點,萬不能太過勞累。”

    “對對對,栓子哥說的對,大嫂您一定要好好休息,安心養胎。

    家里的事情,便交給我和我哥來做就好了。”

    沈思婉開心的不行,伸手想要抱月驚華,又怕傷著她了,手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了。

    一邊說,一邊笑

    “大哥還不知道,大嫂您有了,若是知道了肯定高興壞了。”

    “何止是高興壞了……”

    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滿心歡喜的期待著。

    月驚華落在小腹處的手,指尖深陷,掌心多了好幾道深深的痕跡。

    接下來,月驚華被沈瑾安等人保護的很好。

    轉眼間,已經入秋了,去往北境探查消息的人,依舊還是沒有好消息傳回。

    月驚華的身子越發的笨重了。

    這天,她如同往日一般,躺在躺椅上乘涼,腳邊有兩只肥嘟嘟的大兔子,有十斤左右的樣子。

    耳間忽然間響起了一陣馬蹄聲,由遠而近。

    抬眼,便看到一個俊逸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簾。

    “華兒!”<div id="cener_ip"><b></b>      (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