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恐怖靈異 > 嬌軟小山神請留步︰瘋批道長已馴服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不會用那腌心思呢?

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不會用那腌心思呢?

作品:嬌軟小山神請留步︰瘋批道長已馴服 作者:不知羞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div id="cener_ip"><b></b>    “威風,你冷靜一些。”梁晉見他邪力外泄,知他不過再一步,就要行差踏錯,便想先將他安撫。

    陸威風輕動手指,竟是喚出一道黑霧,將梁晉緊緊纏繞。“梁叔叔,你就在妖界好生等著我的好消息吧。三界共生?三界共生有什麼意思?這世道,自然是該強者為王。那天上仙神,千萬年不死,也該是掉落紅塵,做做螻蟻了。”

    梁晉被束縛,驚詫于陸威風放出的力量。他竟是掙脫不得。

    陸威風抬手,將梁晉捆綁道一旁的石柱之上,而後便往玄虛淵而去。

    玄虛淵內,眾妖糾纏,看得陸威風心喜。他們被困玄虛淵許久,應該很饞凡人精血了吧。

    凡人被妖魔侵擾,必是困頓不堪。到時候,陸威風再放出消息,只要飲用神之血,便可以抵御妖魔侵害,那些凡人必然會為了自保,登上人界與神界之門,討要天神的神血。

    仙神受凡人供奉,三界之門未開之時,他們還能隨心所欲,控制降雨行雷,天災地禍。可當凡人可以接觸到天神,並且切切實實在他們面前,向他們討要供奉的利益之後,他們便不得不受制于人了。

    從前他們高高在上,凡人不敢輕易打擾。可現在,他們將會被妖魔逼入死路,為了活命,不得不上見天神,向他們討要神血抵御魔障。

    陸威風喚出體內萬般惡靈,沖破玄虛淵的禁制,且將其中惡妖盡數放出。

    妖界頓時陷入一片漆黑,萬千妖物從玄虛淵中沖出,而後竟是直直往那人界而去。

    陸威風輕笑,且與遠去的他們說道“你們千萬別忘了,我將你們放出的恩情。”

    以這些惡妖現在的狀態,肯定是比不過那些天神,可若是將他們放入人間,用人之精血豢養,必然會大增功力。等那些天神反應過來之後,恐怕已經要更加頭疼了。

    陸威風體內的惡靈也被他盡數抽出,同那些妖物一起,下了那滾滾紅塵。

    但願這人世的種種罪惡,都在如今顯現。

    段庭之終于抓到了法陣需要的最後一只惡妖。他縛著惡妖,進入鎮魔司的妖魔關押處,將那惡妖徑直扔進了鐵籠之中。

    籠中的十只小妖都不是什麼妖力深厚的,但用來獻祭幻化陣法已然是綽綽有余了。

    段庭之走到角落,掰動牆上燭台。

    一扇暗門大開,現出其內狹小密室。秦妙正被關在里頭。金光法索束縛著她的身體,讓她動彈不得。

    秦妙听得前方聲音,不由緩緩抬起了頭。

    “段司部,你來啦?怎麼,是準備放我離開了?”秦妙嘴角勾笑,心里卻清楚段庭之今日來並不是打算放她走,而大抵是集齊了十只妖魔,且要將她帶出去,洗去她一身妖血。

    段庭之也不多與秦妙言語,只緩步上前去,扼住她身前的金光法索,要將她帶出密室。

    段庭之心思堅定,秦妙對他使不了幻術。她又失去了行動的能力,便只能由他帶到了那鐵籠前。

    “若我變成了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自殺。”秦妙輕笑,只能用言語逼迫段庭之把她放了。

    段庭之聞言,臉色一滯,他卻緩而沉聲,只道“我不會讓你死的。”

    “你看不住我一輩子。”秦妙淡然道。

    “我看得住。日後我去哪兒,也必然會把你帶到哪兒。”段庭之說道。

    秦妙冷笑,這段庭之估摸著是說不通了。她從前怎麼沒發現,這小子是個這樣偏執自私的人?既然瞧不起她是妖類,那便放彼此一個自由好了,何苦這樣,讓她日後見著他,都要心生厭惡?

    情之一字,愛恨相加。

    段庭之將秦妙與那十只妖物關進同一個籠子里,而後從衣袖之中拿出了數根陰陽杵,且將那些陰陽杵狠狠釘入鐵籠四周,形成一詭異符號。

    段庭之又從衣襟中掏出一把自己早已畫好的黃符,而後飄散于半空。數十黃符自行歸位,竟是與那陰陽杵交相揮映,得出幻化陣法。

    關押處異光頻出,四周皆彌漫著震人的妖氣。

    鐵籠之中,那十只妖物的身上忽然起了一層炙火,他們盤旋在鐵籠上空,三五相並,且瞬間沖向籠中的秦妙。

    妖物刺入秦妙身體,秦妙霎時驚叫。“啊!”

    這妖物入體的感覺,活似被蝕骨灼心,吸血敲髓。

    不,有可能他們就是在啃食秦妙的妖骨,吸取秦妙的妖血。

    “啊——”秦妙痛得扭曲,驀然癱倒在地,十指緊緊扣著一旁鐵籠,那手間力氣,幾要把那鐵籠擰斷。

    鐵籠之上懸貼著的黃符卻又燒灼她的手心,使她手心現出一道道血痕。可這痛苦比之妖物蝕骨灼心的苦楚竟也不過百萬分之一。

    段庭之見秦妙痛苦不堪,心間抽動,雙手顫抖。他跑到鐵籠前,將秦妙的手從鐵籠上扒開,而後將自己的手放進秦妙手心,讓她緊緊抓著。

    “對不起,對不起。你再忍一忍,馬上就好了。我們馬上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段庭之的雙手被秦妙擰得幾要現出血跡,這空蕩的關押處,幾可听見指骨錯位的聲響。

    段庭之看見秦妙痛苦的模樣,竟是眸中帶淚。即使,他如今也並不為自己的選擇後悔。長痛不如短痛。

    “啊——”秦妙剩下的六只貓尾恍惚綻開,幽森的長影映在青石牆壁之上,竟有千般恐怖。

    “啊——”秦妙的六只尾巴,竟是一條接一條地開始斷裂。

    長尾斷落在地,即刻化為污血。

    這妖化為人,竟是要讓她承受斷尾之痛?也是,她是九命貓妖,該有九命。可凡人,只有一條命啊……

    不過半刻的功夫,秦妙之六尾便已然斷去五條。

    秦妙痛得落淚,心中暗自發誓,等這陣法結束,必會決然將段庭之這狗東西碎尸萬段!

    陣法眼看將要完成,這關押處卻忽然出現一不速之客。

    那人一頭白發,發鬢之上卻簪了一支紅石簪,竟如雪中紅梅,妖冶難當。

    秦妙苦痛之中抬眸,一眼便瞧見她額上清藍印記與那飄然白發,而後才瞧清了她的臉龐。

    “凜凜……”秦妙輕聲叫著邱凜凜的名字,驀然有些恍惚,還以為自己身在夢中。<div id="cener_ip"><b></b>      (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