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偵探推理 > 柯南之我在酒廠抓臥底 > 第202章 注意安全

第202章 注意安全

作品:柯南之我在酒廠抓臥底 作者:董沐文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div id="cener_ip"><b></b>    在安室透回傳的情報中,最引人注意的毫無疑問就是甦格蘭與白蘭地不和這一條。

    說起來,在不知情的外人眼中,能夠獨掌一個勢力情報大權的存在,顯然是位高權重的一方大老。

    得知這個消息的公安,敏銳地認為,倘若這一情報的確屬實,那麼這將會削弱黑衣組織實力的絕好時機。

    對于窺視組織研究成果的餓狼而言,組織就像一只披甲的刺蝟,肉質鮮美但渾身帶刺,深怕一個不小心,肉沒吃到還被扎了滿嘴的血。

    簡而言之,組織那本就強大,現在在白蘭地的運作下更顯夸張的武備,才是確保黑衣組織在外敵窺伺中保持自身安全的根本原因。

    至于行事謹慎,干脆利落處理掉一切可能暴露組織存在的要素……

    這換了其他勢力肯定有用,但對組織來說用處真不大。

    不會真有人覺得一個內部各種臥底都能團建的勢力,其存在還需要什麼來暴露吧?

    言歸正傳。

    “波本,原因是什麼?”

    酒吧里面是安靜社交的人群,古典的鋼琴曲在天花板上肆意發散。

    儲酒的倉庫,安室透看著挑選名酒的白蘭地,听著對方慢條斯理的詢問。

    “是因為甦格蘭一直沒有給我分配任務,我懷疑他在計劃著什麼事情。”

    他將早已準備好的借口說出。

    “是這樣嗎?”淺倉真面對酒窖內部,目光落在那整齊排列的酒瓶上,臉上露出歡快的笑意。

    “那查清楚了嗎?”

    “很遺憾,沒有,甦格蘭的部下來得太快了。”

    浩司追蹤他的動作,讓他有些懷疑自己可能不是那人的對手。

    听著安室透的解釋,淺倉真隨手抽出一瓶酒托在手中,對著酒窖天花板上的燈光打量著瓶身上的文字。

    “其實,也不必打探他有什麼陰謀……可以稍微簡單一點。”

    他將酒遞到安室透的手上,然後點到為止,後面會是什麼內容,任憑安室透自己想象。

    然而在這種語境下,不能宣之于口的內容又會是什麼?

    很明顯,只可能是讓他不必這麼麻煩,找機會把甦格蘭解決掉。

    “我明白了。”

    安室透微微點頭。

    見他答應,淺倉真另選了一瓶名酒,指了指他手中那瓶,問道“你覺得這兩瓶,哪個比較適合拿來當禮物。”

    “嗯?”

    安室透比較了一下兩瓶的差距過後,並沒有做出第一時間做出回答。

    他觀察了一下白蘭地的臉色,試圖從中找出他真實的想法,未果以後,才斟酌著提出自己的建議。

    “我覺得就送禮物而言,我手里這瓶比較合適,價格、名氣等方面都比較合理,那一瓶的話,更加適合對酒比較了解的人。”

    “這樣嗎?”

    安室透看得出來,白蘭地似乎並不怎麼了解酒類,雖然他能夠熟練調制出干部們喜歡的口味,但也僅限于此。

    轉念一想,他回憶起以前白蘭地喝的都是汽水,便理解了。

    一段時間以後。

    安室透再度聯絡上了清本正隆。

    “我可以確認,甦格蘭和白蘭地的關系,確實非常惡劣。”他將這段時間觀察到的情況告知清本正隆。

    “他們踫面很少,白蘭地還暗示過我,下次行動的時候如果有機會,可以將甦格蘭殺死。”

    這種情況,無論再怎麼擅長推理的人,都只能得出兩人不和的結論,于情于理都不會出錯。

    只是很,可惜對面那個人開了全圖掛。

    白蘭地和甦格蘭會面少,那是因為後者諸伏景光的身份,又怎麼可能當著安室透的面與他頻繁見面。

    至于暗示安室透可以殺人——

    首先,淺倉真能拍著胸脯保證,自己絕對沒有讓他去殺甦格蘭,所謂的找機會殺死都只是他個人的腦補,請不要上升到領導。

    其次,他真的很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等諸伏景光再死一次的時候,當著波本的面揭開他的偽裝——

    既然都來當臥底了,怎麼可能一點代價都不付出呢?

    “也就是說,通過挑撥他們兩個人的關系,能夠大概率做到讓他們互相殘殺?”清本正隆身體前傾,好奇地問道。

    “自相殘殺不現實。”安室透回答,“白蘭地的勢力,要比甦格蘭強大很多,我上次潛入,根本沒引起什麼波瀾就被白蘭地壓下來了,所以,甦格蘭應該只是組織boss牽制白蘭地的一枚楔子。”

    “也就是說,我們最好的選擇是暗地里協助甦格蘭,打擊白蘭地是嗎?”清本正隆說。

    實際上,在派出臥底為組織的建設添磚加瓦的情報機關中,只有島國公安性質稍微比較特殊。

    組織雖說是個跨國犯罪集團,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那就是島國的本部比其他國家地區的分部要強出許多。

    在其他國家,組織最多和當地的黑惡勢力打成一片,而島國的他們則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地下世界的無冕之王。

    這種差別,讓公安的臉上著實面上無光。作為國家暴力機器,結果卻被民間社團騎臉輸出,臉都丟盡了。

    再加上削弱組織的武力,有助于研究成功以後搶奪成果。比起組織現在的武德充沛,還是先拔去其爪牙,才更能讓人高枕無憂。

    多種因素之下,找準機會對組織下手,已經算是島國公安的執念了。

    “說是這麼說”安室透皺著眉,不知道為什麼,在清本正隆說出公安計劃采取的行動時,他心中總有有種不祥的預感。

    刨根問底重新推演一遍自己知曉的所有情報以後,他卻無法找出預感的來源,好像這僅僅是不講道理直覺罷了。

    “不行,先不要行動。”

    作為臥底,安室透還是很相信自己對危險的感覺,有的時候寧可多一事,不可少一事。

    言情

    現在又不是將組織連根拔起的時機,出于安全考慮——

    “還是讓我再調查一下,我擔心有些問題。”他這麼對清本正隆說道。

    “這樣嗎?好的,我會回去和上面說明情況的,如果他們一意孤行的話,我也會盡力拖延,總之,盡快,還有”清本正隆正色接道,“注意安全!”

    <div id="cener_ip"><b></b>      (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