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恐怖靈異 > 崛起,從1900開始 > 第492章 東洋人求和來了

第492章 東洋人求和來了

作品:崛起,從1900開始 作者:清波凡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洋介君,咱們還是言歸正傳吧。”賀川君忽然笑容一斂,低聲喊道。

    “哈伊!賀川教授,有何吩咐請您盡管說,我等遵照執行就是。”洋介四郎非常謙卑地說道。

    “本人想借用你的營帳,約見學堂的徐總辦徐錫林先生…”賀川慢條斯理地說道。

    “當然可以,徐總辦本座親自去請。”洋介當然是滿口答應,並且起身往營帳口走去。

    “那就有勞洋介君了。”賀川起身鞠躬行禮。

    徐錫林是學堂總辦,相當于東洋島國里的軍校校長,他當然得親自去請,才算禮數到了。

    否則,普通教官去請,還不一定請得動。

    見賀川先生要約見徐總辦,在場的教官教習們自知不能再停留在這里了,紛紛離席告別。

    只一會兒,學堂總辦徐錫林便隨洋介四郎走進營帳,拜會賀川豐彥。

    ……

    翌日早上,陽光普照大地,酷夏季節里氣溫上升很快,夜間那陣涼爽都已跑得無影無蹤。

    徐錫林帶了七八個隨從和護衛,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到了陳天華的帥帳門前。

    “哎喲徐大人,是什麼風把你吹到我這里來啦?”

    陳天華听說徐錫林到了他的營帳門口,吃驚之余,連忙出門笑臉相迎。

    “沒什麼風,清早打擾,多有冒犯,錫林在此謝罪!”徐錫林並沒有正面回答,只客套一句。

    “那就請吧!”陳天華大概能猜到徐錫林大清早的來意,也不便多說,招呼入帳。

    徐錫林讓自己隨從和護衛留在營帳外,自己一個人跟隨陳天華進入帥帳。

    陳天華的帥帳比徐錫林那要簡單得多,里面除了空子彈箱,油氣燈,一張行軍折疊床,啥也沒有。

    二人進入帥帳,陳天華讓護衛端來一盆清涼的山泉水,讓徐錫林先洗個臉,擦去身上的汗水,然後又端來一壺涼茶。

    他揮手屏退左右,帳內只有二人坐在空箱上,喝茶準備密談。

    “陳大人實不相瞞,錫林我大清早前來討擾,乃受人之托也,還望老弟給予面子,讓愚兄不虛此行。”

    徐錫林咕咚咕咚喝下去一杯涼茶,嘴一抹,抱了抱拳開口道來實情。

    昨晚,已是十點過了,忙碌一天的徐錫林正準備上行軍床休息,不曾想總教官洋介四郎前來拜訪。

    徐錚林留日多年,跟洋介等日籍教官們溝通交流,當然不需要翻譯在場,非常流暢。

    洋介開門見山,說明了來意。

    听說是日方總領事館來的代表,徐錫林心里咯 一下,他大概猜得到跟下來對方要交談的內容。

    跟著洋介來到隔壁營帳,見到文質彬彬的帝國學者賀川豐彥教授,讓徐錚林頗為驚訝。

    原以為來者是個軍人或副領事,參贊之類角色,結果對方是個漢語言專家。

    東洋人非常講究實效,雙方寒暄幾句之後,賀川就直接了當提出請求。

    他告訴徐錫林說,他是受日駐上海總領事館總領事之托,前來協調這次正元株式會社與煤廣自治區之間的武裝沖突,听聞徐錫林跟陳天華是同鄉好友,故請徐出面斡旋。

    賀川彬彬有禮,說話間不停地躬身施禮,態度誠懇,他沒有拿勢壓人,而都是請求,弦外之音還含有跟徐錫林交朋友之意。

    徐錫林是個識事務的聰明人,眼前這位學者教授,其背後不為人知的身份更加的耀眼,這是東洋人一慣作派。

    越是謙卑有禮,不以勢壓人,說明其勢力高深莫測,是個負有特殊使命的人,否則,他深更半夜的找上自己干啥?

    徐錫林同樣是負有歷史使命的革命黨人,像賀川豐彥這種第三方勢力,他當然願意去團結,至少不得罪吧!

    “賀川教授不必客氣,錫林十分樂意為先生去當一位斡旋者,不知您有何要求與條件,請盡量講!”

    “喲西,徐桑很夠朋友,那我就具體說了。”

    接著,賀川把意圖,要求,有關條件都講了一番,徐錫林逐一記下。

    翌日天蒙蒙亮,他便帶上參謀與護衛騎馬出發了,奔馳一個半小時才到達營盤山下。

    上山來是崗哨關卡林立,幾番交涉才到的陳天華帥帳,很不容易。

    “哎呀瞧徐兄說的哪里話,咱們之間同鄉同縣不說,就憑前夜徐兄仗義保護和提醒,小弟天華焉敢怠慢,你盡管說吧,只要我能做主的事,肯定答應你!”

    陳天華二話不說,非常爽朗地答應了。

    他雖然憎恨東洋鬼子,但不蠻干,把對方打痛打怕為止,讓對方知道華夏兒女絕非都是軟弱可欺。

    當然,他很懂得分寸拿捏,不能逼人太甚,狗急了還要跳牆呢。

    況且自己目前的實力,還不足以跟一個帝國明目張膽地干,而自己還有許多未完成事業,得繼續。

    徐錫林出面斡旋,說明對方服軟了,至少說暫時有和解意圖,這正合陳天華之意。

    “多謝天華老弟成人之美,那愚兄就代為轉達了。”

    “請說!”

    徐錫林代為轉達的意思,其實很簡單。

    日方表示︰正元株式會社與陳天華及煤廣自治區之間的對立仇恨,提議告一段落,雙方井水不犯河水,但凡陳天華的勢力範圍內的項目,今後正元株式會社以及日方勢力,不再干擾介入。

    本次武裝沖突,各自清掃門前雪,自舔傷口,尸體歸還對方,對外再不提此事。

    陳天華當場表示同意。

    這場戰斗,他清除了當涂日方勢力對煤廣自治區的威脅,相當于守住了國境線,戰斗中他幾乎全殲對手,是勝利方。

    既然佔了大便宜,就沒必要再賣乖了。

    “多謝天華老弟了,最後還有一件事,就是被貴方俘虜的有一名日籍軍官,他們願意出一筆錢,將他贖回去!”

    “贖回去?我這又不是綁匪,他只是俘虜。”陳天華愣了一下,之前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有些不太明白。

    “不不,沒有這層意思,因他們手上沒有對等俘虜或其它東西交換,只好說出錢來補償,贖回這詞意表達不一定貼切,反正就是請你放人,好像東洋人很在乎這件事!”徐錫林連忙作解釋。(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