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卷降妖譜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狐狸釣魚

第四百三十一章 狐狸釣魚

作品:我有一卷降妖譜 作者:中二少年膚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寅虎將話題聊到這個方面,本意是試圖盡快確認自己在十二生肖之中的領導地位。

    現在正是天賜良機,生肖鼠和生肖龍都已經缺位了,沒有人能跟他競爭。

    等他以外部壓力為由,統籌了其他生肖,等日後生肖龍和生肖鼠上位,再想動搖他老大的地位,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誰知,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新的生肖龍出現了。

    甦仙兒看向生肖龍的座位,上面同樣籠罩著一層黑霧。

    “又有新人來了,最近可真是熱鬧。”

    酉雞用他那不男不女的尖銳聲音說道,旁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個什麼立場。

    不同于甦仙兒的萌新入群姿態,蕭瑟剛一出現,就展現出了她強大的氣勢。

    “這是哪里,你們都是什麼人?”

    甦仙兒︰“……”

    不愧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有夠囂張的。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眾生肖想起之前溫順的生肖狗,對這個初入會議就大聲嚷嚷的生肖龍很沒好感。

    “你用了什麼手段來到這里的,自己不知道麼?”

    辰龍隔壁的巳蛇發出尖細的聲音嘲諷道,另一邊的兔子則十分溫柔地道︰“龍道友初來乍到,不知規矩也沒什麼。

    這里是點將台,傳聞中十二金人就是從這里誕生的。也是我們十二生肖交流集會的地方。

    在這里可以交流情報,也可以交換資源。”

    這個兔子倒是給出了不得了的信息,甦仙兒默默記了下來。

    剛才她說了那麼多關于自己的事情,卻沒有一個人提醒她這是干什麼的地方,蕭瑟一出現,就有人示好。

    看來,生肖龍在十二生肖中的地位果然不同。

    甦仙兒這麼多年不是白活的,只一番交流,她就摸出了這生肖會議的幾個陣營。

    虎和羊是一伙的,蛇和兔不對付,雞與猴看熱鬧不嫌事大,豬牛馬什麼事都不管,冷眼旁觀。

    這幾個生肖之間,必定各自有隱秘關系。

    蕭瑟就沒有甦仙兒這樣的政治眼光,她才剛融合生肖龍不久,感覺到金人有異動才凝神探查,一下就來到了這里。

    她之前就和生肖龍打過一架,看到其他生肖,她是恨屋及烏,自然沒有什麼友善的態度。

    如果可以,她甚至想在這里就和人打一架,以發泄內心暴躁的情緒。

    和林毅分開之後,她憑借著對十萬將士的救命之恩,在幾位將領的請求下,終于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畢竟是當了十多年世子的,他在權貴圈子里刷臉的次數也不少,之前忽然失蹤,蕭昭沒有說得很清楚,但蕭錦冒出來繼任太子,很多人都覺得意外。

    如今蕭瑟強勢回歸,自然能以最快的速度得到擁護。

    但凡蕭錦有點能力,都不至于這樣。

    暫時安撫住了軍隊之後,蕭瑟還有得忙的。

    她必須要盡快回到建康,確定身份登基,這一去,注定也是要充滿斗爭。

    蕭昭死在了林毅手里,舉國都會震動,要平定江山,維護朝局穩定,這又是不小的工作量。

    蕭瑟這才迅速融合了金人,多一點力量,她辦事也多一點依仗。

    她正是斗志昂揚的時候,就好比進入了狀態的斗雞,見到了誰,都想上去叨兩下。

    來到這個地方,自然也是做好了戰斗準備。

    不過,听到卯兔這麼說,她倒是收斂了一些。冷聲道道︰“既然是交換情報的,那關于這里的信息,作價幾何?”

    卯兔笑道︰“這種情報不值錢,你呆久了自然就知道了,不過今天恰好來了兩個新人,我就一起免費說給你們听吧!”

    卯兔這麼說,倒也沒人打斷,只有酉雞陰陽怪氣地諷刺道︰“每次就你愛做好人。”

    卯兔不理,繼續分享情報。

    “此處介于虛實之間,既真實,又虛幻,需要將真實的東西帶來這里,都需要消耗等量的香火。

    所以我們之間的交易,若非必要,都是約定地址,互相寄送。

    每次啟動會議都需要先有一人降臨點將台,其他人可響應召喚而來,只有啟動的人需要消耗自身香火。

    按照慣例,我們是每月十五進行一次會議,輪流點亮香火,香滅則會議結束。這次是戌狗道友自行點亮,也就不算在例會之中。”

    伴隨著卯兔的指點,甦仙兒才看到頂上有香煙繚繞,這里的光明都是香火帶來的。

    這一刻,甦仙兒感覺自己好像個大冤種。開啟這個會議要花錢,還特麼全歸我買單?

    卯兔接著說了一些其他的情報,如小金人是他們神位的重要媒介,收集香火,使用神通,響應征召,都需要小金人。

    小金人可以存放在靈台之中,也可以像法寶一樣隨身攜帶。

    放在靈台之中,使用者的實力有小幅度的提升,但自己的行為會被小金人影響,會情不自禁地做出一些符合生肖定位的事情。

    越是契合生肖神位,能發揮出的實力也就越強。

    甦仙兒這才明白,她會舔林毅,就是被神位影響的。

    除此之外,將小金人放在靈台之中,就可以和其他同樣將金人放在了靈台之中的人產生感應,進行定位。

    所以,通常情況,十二生肖都不會將金人放在靈台,而是寧願放在雲袋里隨身帶著。

    甦仙兒頓覺收獲頗豐,這些的確不值錢,但對剛掌握生肖神位的她來說幫了大忙。

    “今天我膽子那麼小,那麼笨,肯定都是被神位影響的!”

    聰明的狐狸很快給自己找到了甩鍋的對象,而蕭瑟也連連點頭,覺得收獲頗豐。

    “還有最後一點,這里是個隱秘之地,除十二生肖之外,不能告訴任何人。”

    實際上,這里也有一種奇怪的規則守護,只有擁有了十二金人之一的,才能來到這個地方,知曉這里的一切。

    就算是搜魂,非金人持有者,也無法獲取這里的信息。

    若是有人主動想說出去,也會受到金人的反噬。

    “好了,差不多就說到這里吧,正事要緊。”

    寅虎已經忍耐了很久,見卯兔說得差不多了,他便開始嘗試將話題往他關注的方向引導。

    擇日不如撞日,他怕再等兩天,子鼠就該回歸了。

    到那時,他可能又會多一個競爭對手。

    “當今天下,正值變局,我們雖然擁有強大的力量,卻不是無敵于天下。

    我們只有內部團結起來,才能更好地面對這詭譎變化的天地大勢,諸位以為如何?”

    “虎哥說得對!”

    未羊依然是第一個支持者,其他人沒有明確表態,卻也沒有人站出來反對。

    “虎哥說得在理,不知虎哥想要什麼樣的團結呢?”

    卯兔說話依然溫柔,似乎還在給寅虎捧哏,寅虎自然是順桿子道︰“我想的是推選出一個有足夠能力的大哥出來,總領全局,不至于像現在這樣一盤散沙,被人逐個擊破。”

    “這樣的大哥,當然非虎哥莫屬!”

    寅虎座下頭號小弟立刻響應,寅虎不等其他人發表意見,便直接問道︰“未羊覺得我能當這個老大,有誰反對?”

    這個生肖會議之中,中立黨是大多數,這部分的人不會旗幟鮮明地跟寅虎唱反調。

    寅虎覺得自己今天應該是妥了,冷不丁卻听到蕭瑟道︰“我反對!”

    寅虎︰“……”

    這個新來的龍是不是有點虎啊!

    狀況都沒摸清楚,就擱這鬧挺呢?

    蕭瑟一開口,就讓局面變成了她和寅虎對峙了。

    “你為什麼反對?”

    寅虎忍著沒有咆哮出聲,蕭瑟淡然道︰“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能當老大,如果滿足條件,我也想當。”

    寅虎的眼神頓時變得凶悍無比,前任辰龍就和他爭,新來的也和他爭?

    寅虎語氣不善地“龍道友,給在下一個面子如何?成為十二生肖之首對我非常重要。”

    “如果你這麼說,我就覺得你更不該來當這個老大了,既然你想要領導我們,我覺得你不應該考慮你能從這個身份得到什麼,你要想想,如果你當上了老大,能為我們做些什麼。”

    寅虎被蕭瑟這一句話說得啞口無言。

    這是什麼虛偽的做派,當大哥不就是為了自己嘛,哪里是為了別人的?

    但偏偏,這種他覺得很虛偽的話,倒是獲得了其他生肖們的認可。

    大部分的生肖不在乎誰當老大,他們只在乎有了老大之後,給他們帶來的是好處還是壞處。

    蕭瑟這番話,正中他們下懷。

    酉雞依然陰陽怪氣道︰“龍道友說的對,這年頭沒點好處,誰給你辦事啊!”

    這話說得寅虎就不愛听了。

    他當老大就是為了撈好處,但還沒撈好處就先要給別人好處,這豈不是太吃虧了?

    可若是不答應這些人的條件,恐怕今天是下不了台了。

    但今天一切都太倉促,他也沒想好條件,只好敷衍道︰“各位放心,我當了老大,有好處當然不會忘了你們。”

    “既然這樣,不如等虎道友什麼時候能確定給我們帶來利益,再來當這個老大,如何?”

    卯兔一句話,將寅虎想要今天上位當老大的路子給堵住了。

    要麼他割肉出血,要麼就先拖著。

    不舍下點東西就想要當老大,那還是想得太美了。

    巳蛇也不耐煩了,插嘴道︰“選老大的事到此為止吧,今天有沒有人交換情報或者資源?沒有的話我就走了。”

    她懶得在這里跟人扯皮。

    寅虎心中氣惱,但見事已不可為,只能作罷。

    巳蛇接著說道︰“今日一早,青丘大戰,有人知道其中內情麼?我出一千香火。”

    交流情報,自然是私下交流。

    在點將台,兩人之間的秘密傳音,其他人是听不到的。

    甦仙兒心中一喜,這不,賺香火的機會到了!

    她立刻推出了座位,來到了巳蛇的旁邊,以觀察者視角闡述了青丘大戰。

    反正也不是多貴重的消息,對方只要去查,也不難查到,只是費一些功夫罷了。

    當然,甦仙兒也隱去了一些,包括林毅使用的法術,還有曾經出現的九尾天狐,她都沒說。

    但這也足夠了,巳蛇听完,忍不住憤恨道︰“我徒原是死在青丘之手,這仇我記下了。”

    甦仙兒心中一動,林毅當時殺的妖魔鬼怪太多了,也不知道誰是這巳蛇的徒弟。

    不過,這巳蛇大概是不知道林毅的厲害,還想找林毅報仇。

    恰好她剛才也沒有詳細描述林毅的神通妙法,反正這巳蛇已經記仇,不如算計她一番,引她自己上鉤。

    收下了巳蛇的一千香火之後,甦仙兒又主動道︰“蛇道友想知道那個凶手的具體情報麼?這個我也有噢!不過,這是另外的價錢了。”

    香火便是人間供奉所得,十二生肖本質上是走的香火成神的道路,只是其中又有一些不同而已。

    甦仙兒既然已經成了生肖神,自然也要為自己謀取利益,在賺香火的同時,還能把魚釣了,豈不美哉?

    但巳蛇並未同意,只是瞅了甦仙兒一眼,便道︰“這個就不用了。”

    交易結束,會議繼續。

    解除了“私密交流”模式後,甦仙兒便感受到了一道探究的目光,毫無疑問,這目光是來自蕭瑟的。

    甦仙兒不禁在心里暗暗嘲諷。

    你踢我一腳,我搶你生意!

    這邊的交流還未結束,卯兔也定向發布了對蕭瑟的懸賞。

    她想知道蕭瑟的生肖龍是怎麼來的。

    這點甦仙兒也知道,但她若是搶答,便會引來關注,索性沒說了。

    她心里跟該是為這些不厚道的人生氣,她剛才可是交代了自己怎麼獲得生肖金人的。

    雖然她沒一句實話,但這些假話本來也可以出售的!

    甦仙兒卻不知,蕭瑟的回答與她一模一樣。

    金人吶,當然是撿的。

    卯兔听完,面不改色,心里卻有了疑慮。

    生肖龍和生肖狗相繼離世,這會兒又接連有撿到金人的繼承者出現,真就那麼巧,你們運氣就那麼好?

    只是,她也沒說出來,只是暗地里將生肖龍與狗記住了。

    在卯兔之後,寅虎問道了北魏戰事,丑牛提到了南梁西蜀之地的叛亂。

    甦仙兒默默總結,發現這些人關注的都是兩國大事,顯然,不管是在朝還是在野,他們的地位都不低。

    但以此自傲,自以為立于人族之巔,這就有點井底之蛙的味道了。

    在很久之前,甦仙兒就知道有海外仙境了,只是一直未曾得見,今日算是托了林毅的福,遇上了蓬萊仙島的人,還有個什麼四聖齋。

    相較而言,四聖齋雖然沒有十二生肖組織隱秘,但他們絕對比十二生肖更強,也更高端。

    他們沒有特意隱藏,但只有達到了一定層次的修為,才能和他們接觸。

    並不是隱秘的組織就厲害,甦仙兒深諳這一點。

    約莫過去了半刻鐘,甦仙兒感覺光線變得晦暗了許多,場景似乎又要扭曲了。

    其他幾個生肖並沒有多大的反應,顯然,他們都習慣了。

    消耗的香火燃盡,這里便會將眾人驅逐。

    果然,空間很快扭曲,甦仙兒的心神也回到了自己的靈台,細細感應,她才發現自己原來可以查看小金人儲存的香火。

    這一次消耗了多少她並不知道,但生肖狗儲存的香火,竟足足夠一百萬縷。

    生肖狗死了,但香火不會消散。

    “早知道我這麼富有,就應該找他們買點東西的。”

    十二生肖的實力大概都是七千以上九千年以下的道行,這個階段的妖魔鬼怪正好和甦仙兒是同一個水平,買賣的東西,甦仙兒都能用得上。

    反正不是她賺的香火,不花白不花。

    甦仙兒還未從收獲巨款的驚喜中緩過來,鼻尖忽然聞到了一股濃郁的香味。

    她睜開眼,便看到林毅端著一碗湯站在她面前,眼神格外地詭異……(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風雲菱楚炎冽 武逆焚天 修羅武神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