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黃金屋 > 武俠修真 > 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 > 第八百零三章我就在天路的盡頭

第八百零三章我就在天路的盡頭

作品: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 作者:廢紙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div id="cener_ip"><b></b>    與紅裙女子的爭鋒,已然是道與理的爭鋒理念與認知不同,他們注定是仇敵這樣的仇,甚至是遠遠超出了世俗中‘殺父奪妻’此等大恨、大仇身受反,被扒了馬甲的紅裙女子,並不僅僅只是掉了馬甲關鍵在于,她讓,讓那些幫助的文明之靈們,進一步的‘認識’了她隨著她身上的馬甲被一層層的扒開,哪怕是還沒有觸踫到底層,她所攜帶的未知與恐懼,也已經大打折扣此消彼長之下,浩無的宇宙深處,淺層的能量交鋒,深層的道理沖突,都逐漸開始變得一面倒這一次…節節敗退的是紅裙女子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圍堵,她無法逃離,只能迎戰時空成為了她的籠,認知成為了她的,思想正在限制著她,文明正在拘束著她她已經處在了宇宙的底端,是所有惡意的凝結點所有的一切,都在針對著她,限制著她,要將她摧毀,要將她掩埋她向全宇宙施壓,制造了駕于所有文明之指南如今恐怖文明反,她自身所要承擔的重量用個體意志,駕于宇宙之上,這樣的結果準備哪怕是,也是一樣他創造了靈能之法,以個人意志強行修改宇如果反,所遭受的沖擊,也絕不異常這就好比鑄壩蓄水,雖是利國利民,卻是在爆發的洪水,會帶來更大的災難光手持神劍,一面是道,貫穿星空,橫跨的道理算不得真理,但當他的劍達到如斯程度,達到如斯層次的時候他就是宇宙的真理,他手中之劍所貫穿的,就是絕對的重心此時的,自然也早就不必在拘泥所的劍招、劍理、劍法他所用,即是法、是理、是道、是萬物萬化的向心點從今往後,那些被遮蔽、保護在諸天世界里的眾生,于那間,在天地宇宙中所領悟的劍理,都是站在宇宙的中心,向諸天世界射的‘余韻效仿,學習光,便是最大的道,最大的理,最正統的通天之路那些文明之靈們,如此的縱容,如此的幫助他,難道就不怕是在引狼入室?

    們還真不怕對于們而言,紅裙女子是未知的恐懼,是籠罩在頭頂的陰影,是必須要打破的頑疾,是卡在喉里不吐不快的魚刺而是他們親手提攜,一眼一眼看著成長起來的即便是的個人訊息,還有所隱瞞,但暴露的更多沒有大的未知作為掩護,在們的認知里,光永遠也無法達到紅裙女子的程至于直觀上的所‘其她’,對文明之靈們而言,毫無意義們也並不向往與推崇,所的宇宙霸業一切都是為了文明的存在與延續,以及向更高的層次遞進、突破所以,即便是真的因此成為了宇宙霸主,執掌宇宙的核心,們也毫不介做的越多,暴露的就越多破就越明顯文明之靈這層次里,往往比較的不是誰比較強勢,而是誰隱藏的更好,擁有更多的未知隨著的道理之劍,一次又一次凶猛的落下紅裙女子周身環繞的恐懼,被消減的愈發淡薄她就像是正在被卸掉厚實包裹的外殼,結束顯露出她核心處的堅強當最後一恐懼的氣息,被光的道理之劍消除,紅裙女子反而徹底的松下來她沒有再做任何多余的抵抗任由那來自萬物萬靈萬化眾生的劍,狠狠的落在身上,將她體外的科技外甲壁碎,將她的身變得殘破她還有底牌未出,但是卻不再選擇反抗而是敞開雙臂,任由光施展也並不留情,更不遲疑事已至此,前後顧反而不妥換個角度想,紅裙女子的不反抗,難道就不會是一種刻意的心理戰?八壹中文

    在賭想要從她身上獲知更多?

    一劍疊著一劍落下,就像是宇宙的刑罰,一次次的鞭著紅裙女子她的身上,燃燒起了聞名的火這是她自己的選擇火是一種呈現方式真實的狀態是,她正在主動的消散‘自我此刻燃燒之後,散去的每一點火星,都是她的存在當火焰燃盡之時,這諸天之上,宇宙深處,便不再有她這樣一個文明之靈取而代之的,將會是諸天萬界里,諸多她的‘化身’,她將以各種各樣的身份,在不同的世界里活著她好保有意識,但這些意識並不破碎就像一個個碎裂的、散落的夢人在夢里,是無法完全認知自己、掌控自己的散落諸天的她,存在卻並不統一文明之靈無法被徹徹底底的消亡,只能通過各種方式分化、掩蓋“我在天路的盡頭,等著你”紅裙女子正在燃燒的最後半張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微微起的半張嘴唇,緩緩開合著,對光說出了這樣一句話這像是一種更像是一種對命運的遲延預測與規劃像她這樣的存在,最後以破碎的形態,留下的一句話…怎麼都不像是一句廢話此時手持宇宙的道理,正是萬象歸一之至境故而反手一劍,斬在自己身上,要將身上可能附著的一切不利因素,全都斬出數聲完整聲後,光的身上,的確冒出了幾團獨特的氣息而另一邊,亦有數名早在身上埋線的文明之靈,發出了悶和不滿之聲但是,沒有找到紅裙女子,在他身上留下類印的痕跡那似乎真的只是一句話…無關其他又接連三劍,分別斬向了過去、現在與未來無論命運如何安排,他都斬斷了那命運,維系著自我此刻的大權在握,有權不用,可是過期作廢“還是沒有遇到阻力”

    “看來也不是遲延為我的命運,埋下了伏筆”

    “那她這句話,就要結合‘前後文’,進行更深層次的解讀了”不喜,反而放心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淨。

    <div id="cener_ip"><b></b>      (www.twnovel.org




推薦閱讀: 重生願在種花家 傲世丹神 一劍獨尊 最強神醫混都市 我能看到氣運線 武逆焚天 黃泉陰司 透視醫聖 武道蓋世 都市小保安